《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四十一章冰窟(下)


    第七百四十一章【冰窟】(下)

    張揚對李信義給他的那張修煉古籍早已爛熟於胸,之前和秦清也曾經多次演練過,可是他的內力過於渾厚,兩人的配合始終難以達到最佳狀態,如果不是安語晨瀕臨絕境,張揚也不會冒險一試,他擔心安語晨脆弱的經脈根本無法承受他渾厚內力的衝擊。

    在安語晨來說這是她人生全新的經曆,完成了從女孩到女人的真正蛻變,可是在張揚來說,現在卻是極其凶險的,在營救楚鎮南的時候,他體內的功力損耗甚巨,乃至於最後不得已采用了金針刺『穴』,將體內潛在的能量全都激起,如今他正處於最為空虛的時候,冒險采用這種方法營救安語晨,實則是將自己的『性』命作為賭注。

    張揚並非沒有考慮到後果,可是為了小妖他決心一試……

    黑暗的冰窟之中分不清白天黑夜,安語晨和張揚赤『裸』的身軀交纏在一起,兩人都很疲憊,張揚是一種虛脫感,安語晨也很累,卻感覺到體內似乎有一隻熱乎乎的小耗子在『亂』衝『亂』突,她將這奇怪的感覺小聲告訴了張揚,張揚道:“那是我的內息!”

    安語晨握著張揚的手,打開了帳篷內的小燈,這才看到張揚的臉『色』蒼白的嚇人,她顫聲道:“你怎麼了?”

    張揚淡然笑道:“沒事兒!”

    兩人目光相遇,安語晨俏臉不由得又紅了起來,現在她和張揚的關係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安語晨一伸手又將小燈關了,這才重新鑽入張揚的懷抱中,柔聲道:“現在我已經了無遺憾了。”

    張揚道:“做人不能這麼自私,你沒有遺憾,可我還有,我一定要治好你。”

    安語晨道:“真的可以治好我?”雖然她對徹底治愈不報任何的希望,可說來奇怪,她剛剛經曆這件事之後,雖然有些疲憊,可是身體的不適感緩解了許多。

    張揚道:“一定可以治好你,不過,眼下咱們應該穿好衣服,想想如何離開這個地方。”

    安語晨最大的變化並非身體上,在遇到張揚之前,她已經抱定必死之心,張揚的出現,和他們剛剛發生的一切,讓安語晨重新鼓起了活下去的意誌和勇氣。

    兩人穿好了衣服,張揚明顯感覺到自己的體力下降了許多,安語晨的狀態卻相當不錯,他們先爬到了冰崖之上,兩人的體力都在這一過程中消耗大半,坐在厚厚的積雪上重新休息,張揚打開氣爐,融化了一些雪水,在海拔八千米的地方,雪水永遠都燒不開,水溫最多75度就出現了沸騰。

    兩人喝了點水,吃了一些方便食品,安語晨用手電筒照『射』著上方,她墜落下來的洞口已經被積雪覆蓋,從下到上至少有三十米的距離,真是難以想象她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來居然沒事。

    張揚等到體力稍稍恢複了一些,就開始整理登山工具,他對攀岩並不在行,不過好在有安語晨,安語晨是這方麵的行家,利用冰鎬在冰岩上砸出縫隙,然後做好固定,一點點向上攀爬。

    如果在平地之上,張揚還有壁虎遊牆可用,現在是在高山之巔,他的內力又因為拯救安語晨損耗過度,現在的他和一個普通人無異,按照安語晨教給他的方法,在冰岩之上緩慢行進,兩人相互扶持,足足耗費了三個小時方才接近洞口的位置。

    張揚一手抓住固定,一手利用雪鏟去鏟除封住洞口的積雪,上方的積雪已經蒙上了厚厚一層,連續三鏟,洞口的積雪才見鬆動,呼啦一下落了下去,張揚用冰鎬***外麵的冰麵,艱難的從洞口爬了出去,身體剛剛『露』出洞口,一股強勁的冷風夾雜著風雪拍打在他的身上,冰冷的空氣幾乎要把他的呼吸道給凍住,張揚爬到了外麵的雪麵上,然後伸出手,抓住安語晨遞過來的手臂,全力將她從冰窟中拉了出來。

    安語晨爬回雪麵之後,兩人同時躺倒在了雪地上,安語晨轉身抱住了他,兩人都沒有說話,天空黑蒙蒙的,應該是在夜,風雪遮蔽了天地,他們根本看不清周圍的景物,這樣的天氣狀況並不適合盲目下山,他們頂著強風找到了一個避風的地方,重新紮起營帳,雪不停地下,很快就將帳篷整個覆蓋了起來。

    兩人在帳篷中緊緊擁抱在一起,張揚牙關不住打顫,因為內力損耗,他的抗寒能力也明顯不行了。

    安語晨也冷得夠嗆,她艱難道:“早知道外麵這麼冷,咱們還不如呆在下麵……”

    張揚笑了笑,他看了看手上的鬆拓腕表,現在的溫度已經低達零下四十五度,他們的位置在海拔8019米,夜晚11點,而且氣溫仍然在繼續下降。

    兩人都開始懷念起剛才那溫暖的睡袋,冰窟的溫度要比上麵高十多度,而且沒有那麼強勁的風雪,他們出來的太早了。兩人的目光相遇,安語晨流『露』出幾分羞澀,張揚道:“要不……咱倆還是鑽進去……”

    安語晨紅著臉點了點頭,兩人再度鑽入睡袋之中,在極寒的冰峰之上,唯有彼此的體溫才能相互取暖,孤男寡女在這樣的狀況下相偎相依,自然是幹柴烈火。

    冰峰一夜,雪落無聲,兩人經過一夜的修習,感覺精力都恢複了許多,張揚的臉『色』恢複了正常,安語晨的俏臉之上蒙上了一層羞澀的紅暈,李信義交給他們的雙修秘籍果然收到了奇效,兩人穿好衣服,一起走出帳篷,卻見遠處一輪紅日冉冉升起,整個冰峰雪野都被蒙上了一層淡淡的玫瑰紅『色』。

    張揚站在雪地之上,暗自調息,讓他驚喜的是,經過這一夜之後,他的體力非但沒有絲毫的減弱,甚至連昔日損耗的內息也恢複了不少,他在雪地之上抬手頓足,打了一套空明拳,安語晨一邊收拾營帳一邊微笑看著張揚的動作,她也發現自己身體的變化,同樣的海拔,昨天她出現了明顯的高山缺氧症狀,可今天她感覺整個人輕鬆了許多,一個人把營帳收拾完畢,竟然沒有出現一絲的氣喘現象。

    一套空明拳打完,張揚徐徐收回動作,意態休閑的站在那,安語晨來到他身邊,關切道:“累不累?”說完這句話,俏臉不知為何又紅了起來。

    張揚一臉壞笑道:“為了你,再累也值得。”

    安語晨揮拳欲打,卻被張揚捉住皓腕,輕輕一帶,擁入懷中,低頭吻住安語晨誘人的櫻唇,安語晨閉上美眸,黑長的睫『毛』宛如蝴蝶翅膀般輕輕顫動,親吻良久,她方才掙脫開道:“我就快透不過氣來了。”

    張揚笑著放開她,剛才他已經悄然探查過安語晨的脈息,安語晨現在的身體狀態已經重新回歸於穩定。看來這種陰陽雙修的方法對修複她的經脈相當有效,不過想要徹底治愈她的絕脈,恐怕還要花費一番功夫。

    安語晨道:“我忽然感覺輕鬆了許多,張揚,難道我的病真的可以通過……這種方法治好?”

    張揚道:“至少可以穩定一段時間,我記得你們安家所有的女孩兒都在未成年的時候夭折,所以她們都沒結過婚生過孩子。”

    

Snap Time:2018-08-15 03:26:09  ExecTime: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