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四十章自然與人(中)


    第七百四十章【自然與人】(中)

    張揚道:“每一個生命都有存在的價值,即使自然也不能輕易將之剝奪,請你幫幫我,我需要邊防證。“

    喬鵬飛意味深長道:“在我的記憶中,你還從沒有開口求過我!”他指了指牆上的辦事流程道:“已經下班了!”

    張揚內心一沉,想起自己和喬鵬飛過往的恩怨,他未必肯幫助自己。

    喬鵬飛道:“不過既然你趕著去救人,我還是要為你破例一次,把你的證件拿出來,我現在就給你登記!”

    張揚喜出望外,他真沒有想到喬鵬飛會幫助自己。

    喬鵬飛很快就為他們三人辦好了邊防證,張揚對他的感激之情溢於言表,真誠道:“大恩不言謝,以後有機會,我會單獨向你表達謝意。”

    喬鵬飛道:“一張邊防證而已,如果講原則,你就得等到明天上班,可這一夜的耽擱說不定一條生命就這麼沒了,沒有什麼比生命更值得我們尊重。”他停頓了一下,低聲道:“這也是我來到高原之後懂得的道理。”

    張揚由衷的感覺到喬鵬飛成長了起來,他沒有多說話,起身告辭離去。

    沒走多遠喬鵬飛又跟了出來,他叫住張揚,遞給他一張藍『色』的特許證,低聲道:“從這兒前往定日,測速點密集,經過檢查站,必須按照限速條上麵的時間抵達下一個檢查站,有了這張特許證,你們就不必按照限速條上的時間,免卻了不少的麻煩,不過要記住,安全第一!”

    張揚用力點了點頭,他沒有繼續道謝,有道是大恩不言謝,喬鵬飛送給他的這份人情不可謂不大,半天的時間,這半天的時間或許就能夠決定一個人的生死。

    前往定日的途中,趙天才有些奇怪的問道:“看起來這個喬鵬飛不像你的朋友。”

    張揚笑道:“非但不是我的朋友,反而是我的仇人!”

    周山虎不解道:“仇人還這麼盡心盡力的幫你?”

    張揚望著窗外的荒原低聲道:“這片高原改變了他!過去他是個驕橫無度的紈子弟,現在的他有種洗盡鉛華的感覺,變得真實了許多。”

    前往定日花去了他們三個小時的時間,等到了那,張揚才真正體會到喬鵬飛給他這張特許證的方便,每過一個檢查站按照正常規程幾乎都會罰款,可是看到特許證之後,馬上就予以放行,進入定日的那個檢查站,因為周山虎沒有係安全帶,檢查站的工作人員要罰款五百,看到特許證方才作罷。來到珠峰大本營檢票口,已經停止檢票,張揚拿著特許證過去交涉,又塞給工作人員二百塊錢,這才得以順利進入。從318國道拐入珠峰公路,還有一百多公的搓板路段,路況極其糟糕,高低不平,而且大都是連續的急轉彎。

    趙天才提醒周山虎放慢車速,此時天『色』已經全黑,雖然看不到周圍的景『色』,可是他們能夠感覺到內心之中有種無形的壓力籠罩著,海拔在車輪下不斷地升高。

    三個小時的奔行之後,他們經過了世界上最高的寺廟——絨布寺。這是著名的紅教喇嘛廟,位於珠峰北坡冰川的末端,這也是觀察珠穆朗瑪峰最佳的位置,不過現在整個珠峰都在夜『色』的籠罩中,隻能看到白雪皚皚的山頂,張揚更沒有心境欣賞景『色』,他隻想盡快找到安語晨。

    又過了半個多小時,在荒蕪和寂靜中翻越了海拔五千二百米的加烏拉山口,終於抵達了珠峰大本營。珠峰大本營比他們想象中要熱鬧得多,雖然已經是深夜,可還有不少沒有入睡的遊客,正圍繞著篝火喝酒跳舞,帳篷旅館一間挨著一間,空曠的坡地上停滿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汽車。

    張揚拿著安語晨的照片,逐一去詢問,一名旅館老板告訴他,可以去找一個叫次仁旺傑的當地導遊詢問,他是當地最出『色』的向導,每天早晨都會帶遊客前往珠峰,據說他曾經多次單獨攀登上珠峰的最高點。

    張揚問清了次仁旺傑所在的地方,位於珠峰大本營西南的一座小小帳篷,來到帳篷前,看到帳篷上還有一行白『色』的字體,上麵寫著提供導遊服務。

    張揚在外麵喊了一聲。

    次仁旺傑並沒有睡,他推開帳篷的門簾,邀請張揚進去。來到他這大多數的人都是為了尋求導遊服務,次仁旺傑道:“明天清晨五點鍾上山,每人一百元,我會帶你們去最好的位置欣賞珠峰最美的景『色』。”說完這番話他就伸出手來,在他看來沒有說廢話的必要,你給我錢,我帶你上山,交易本來就這麼簡單。

    張揚道:“我是來找人的!”他把安語晨的照片遞給次仁旺傑。

    次仁旺傑看了他一眼,並沒有去接那張照片。

    張揚明白他的意思,趕緊拿出一張百元鈔票遞了過去。

    次仁旺傑這才把錢和照片一起接了過去,看了看那張照片道:“她來過,昨天晚上到的,來我這請教過上山的路線,本來交了錢,可是早晨我召集大家一起上山的時候並沒有見到她。可能突然改變主意,不願意上山了。”

    張揚道:“你跟她說得哪條路線?”

    次仁旺傑沒說話又看著張揚,張揚心中暗道,看來這些淳樸的藏人如今也沾染了太多的世俗習氣,免費幫助別人的事兒絕不會做,張揚又拿出一張百元鈔票。

    次仁旺傑道:“給我五百元,明天一早我帶你過去!”

    張揚道:“一千元,現在就帶我過去!”

    次仁旺傑驚詫的張大了嘴巴,在他看來這個人莫不是瘋了,半夜想要攀登珠峰?這黑漆漆的能夠看到什麼?

    張揚道:“我要找人,並不是為了遊覽什麼景『色』,我可以斷定,她肯定一個人上了山,我必須盡快找到她,如果晚了,我害怕她會有生命危險。”

    次仁旺傑道:“我的手上已經有了十二名遊客的單子,如果帶你過去,我會損失一千二百元。再說了,晚上登山太危險,明天五點鍾……”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要現在去,我給你兩千元,現在咱們就出發!”

    次仁旺傑道:“兩千元就讓我去冒險?”

    “五千!”張揚幹脆利索道。

    次仁旺傑咽了口唾沫,他已經開始心動了。不過他看出張揚急於上山的心理,這種時候當然要趁機提提條件,他獅子大開口道:“一萬元!”次仁旺傑也知道自己叫價有些高了,他估『摸』著如果張揚還價,怎麼也能多要一點。

    張揚點了點頭道:“成交!”他從背包中拿出一萬元遞給了次仁旺傑:“你準備一下,我們馬上就出發。”

    次仁旺傑壓根沒想到張揚會這麼痛快,雖然他不想冒險在夜晚登山,可是看到那厚厚的一遝人民幣,對金錢的占有欲頓時戰勝了內心中的恐懼,次仁旺傑點了點頭道:“好!二十分鍾後,還在這會麵!”

    張揚連夜攀登珠峰尋找安語晨的想法遭到了趙天才和周山虎的堅決反對,兩人都認為張揚這樣做太冒險了,趙天才道:“怎麼不能等到明天?明天一早走要安全許多。”

    張揚道:“我能等,可是小妖不能等,我必須盡快找到她。”

    周山虎道:“我和你一起去!”

    張揚搖了搖頭道:“多一個人就多一份累贅,我一個人什麼情況都能夠應付,可是到了山上,情況瞬息萬變,萬一你們中再有一個人出事,我怎麼照顧兩個人?”

    周山虎還想堅持,張揚厲聲道:“都聽我的,你們全都留在大本營等消息,我也不是一個人前往,次仁旺傑是這一帶最優秀的向導,有他為我引路,應該沒什麼問題。”

    趙天才道:“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找不到安語晨怎麼辦?”

    “我一定可以找到!”張揚大吼道。

    趙天才和周山虎對望了一眼,他們都知道張揚主意已定,他決定獨自前往珠峰,張揚將他們帶來的登山裝備換上,周山虎默默在一旁幫他準備著行裝。趙天才道:“我相信安小姐一定吉人自有天相,就算找不到,也不一定代表她會有事。”

    張揚沒說話,他明白趙天才在擔心什麼。

    周山虎道:“給你24個小時,如果你還不回來,我們就去山上找你。”

    張揚將行囊背好,微笑道:“72個小時,如果三天三夜我還不回來,你們就去召集救援隊!”他將自己的手機遞給了趙天才,在珠峰上,手機就失去了作用。趙天才將一個對講機交給了他:“記得打開對講機!”

    

Snap Time:2018-01-17 16:50:27  ExecTime:0.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