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四十章自然與人(上)


    第七百四十章【自然與人】(上)

    趙天才修車回來又帶來了一個消息,前往珠峰大本營,需要辦理邊防證,八一地區不能辦理,要去日喀則。

    趙天才擔心張揚著急,他安慰張揚道:“根據咱們目前掌握的情況,安語晨應該還沒有抵達珠峰,她這一路應該是邊走邊玩,咱們基本上都在趕路,我估計她現在最快也就是到了拉薩。”

    張揚道:“車子的情況怎麼樣?”

    趙天才笑道:“還好,沒什麼大『毛』病,不過等咱們回到了南錫,需要好好的維修一下,不然真不好意思把這車交給常海龍。”

    周山虎在旅館外買了一些冬蟲夏草,樂的跑了回來,外麵又下起雨來了,而且是雨加冰雹,張揚看了看窗外的情況,還是打消了連夜前往拉薩的念頭,欲速則不達,這樣的天氣情況下繼續趕路並不明智。

    張揚看了看周山虎買來的那些冬蟲夏草,價錢很便宜,不過全都是假貨,周山虎聽說全都是假貨,頓時火冒三丈,拎著蟲草就要去找那小販算賬,可來到外麵,小販早不知跑到哪兒避雨去了。

    這一路之上因為信號的緣故,張揚的手機也是斷斷續續,在八一的這段時間電話格外的多,不時有人打電話過來詢問他的情況,晚上的時候楚嫣然也打來了電話。張揚對自己此行的目的也沒有隱瞞,老老實實告訴了楚嫣然。

    這次讓張揚意外的是楚嫣然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勸慰他道:“張揚,你別擔心,我相信小妖一定吉人自有天相,她不會出事!”

    張揚道:“嫣然,你不生氣啊?”

    “我為什麼要生氣?”

    “那啥……”張大官人反倒變得有些笨嘴拙舌了。

    楚嫣然輕聲笑道:“你擔心我會吃醋啊?”

    “嗯……”

    “我要是吃醋你會不會回來?”

    張揚笑了一聲,楚嫣然肯定知道答案。

    楚嫣然道:“你又不是去做什麼壞事,你去救人,我為什麼要阻止你?而且我想通了,隻要你真心真意的愛我就足夠了,別人喜不喜歡你,是她們的事情,我管不著!”

    張揚被楚嫣然的理解感動了:“嫣然……”

    楚嫣然道:“別誤會我的意思,我說這話並不是給你一張通行證,讓你在外麵肆無忌憚的勾三搭四!”

    張揚信誓旦旦道:“嫣然,我不是那種人!”這廝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透著心虛。

    楚嫣然幽然歎了口氣道:“你呀,你是什麼人我還不清楚嗎?總之你自己要注意安全,小妖要救,我更要你平平安安的,不然以後我找誰算賬去?”

    張揚道:“你放心,我好著呢。”

    兩人又聊了幾句,張揚方才依依不舍的掛上電話,一旁旁聽的趙天才不無羨慕的砸了砸嘴唇道:“張揚,我真是佩服你,人活到你這種境界,死也值了!”

    張揚笑罵道:“你丫有大爺沒?***大爺,咒我是不是?”

    趙天才哈哈的笑,反正他沒大爺,隻當張揚在『操』空氣。

    張揚道:“我想好了,等到了拉薩,你和虎子就留下,我一個人去珠峰大本營。”

    趙天才道:“不行,我答應了常海心,要是總陪著你。”

    張揚道:“別介啊,這一路最危險的路段都走過來了,這前往珠峰的最後一段,我想一個人過去。”

    趙天才道:“你真的以為安語晨會去攀登珠穆朗瑪峰?”

    張揚沒說話,但是他的目光已經認同了趙天才的說法。

    趙天才道:“張揚,我知道你很強,可攀登珠峰不是開玩笑,你又不是專業登山隊員,缺乏專業訓練和知識,在珠峰上,任何惡劣的氣候都可能遭遇到,萬一遇到危險,到時候就呼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張揚笑道:“我去珠峰,並沒有說一定要爬到珠穆朗瑪峰的最頂端。小妖一定會去,以她的身體狀態,肯定爬不到峰頂,也許我在半山腰就能夠找到她,也許,我到珠峰大本營就能找到她。”

    趙天才歎了口氣道:“你有沒有想過,她根本就是在有意避開你,就算她看到了你,也未必肯出來和你相見。”

    張揚抿了抿嘴唇道:“我一定能夠找到她!”

    雖然張揚不想趙天才和周山虎隨同他冒險,可是兩人仍然不願留在拉薩,從八一出發之後,他們並沒有在拉薩停留,而是直接選擇走318國道北線前往日喀則,為了趕路,他們繞過了羊湖景區,他們是在第二天黃昏抵達日喀則,來到日喀則之後飛赴當地辦理邊防證的地方,可來到那一看,已經過了下班時間,幾個人和門前的武警軟磨硬泡了一番,可武警戰士仍然恪守原則不為所動,無奈之下,他們隻能決定回去,明天一早再過來辦理手續。

    張揚正準備走的時候,迎麵遇上了幾名軍人,正中一人卻是很久沒見麵的喬鵬飛,喬鵬飛和那幫戰士有說有笑的走了過來,長時間的高原生活已經讓他的膚『色』變成了健康的黎黑,比起過去,他瘦了一些,不過卻顯得更加幹練,他感覺有些異樣,抬起頭,目光和張揚相遇,喬鵬飛的吃驚遠甚於張揚,他根本沒有想到會在這雪域高原與張揚相遇。喬鵬飛和張揚的恩怨始於多年以前,也正是因為他無休止的報複張揚,所以才觸怒了爺爺,被爺爺送到了這參軍,幾年的軍人生涯讓喬鵬飛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許多,他開始重新看待自己的過去,他開始發現生命的價值,爭強好勝並不是人生最重要的組成部分。

    張揚向喬鵬飛點了點頭,無論他們之間過去存在什麼仇怨,可異地相逢,張大官人還是表現出應有的大度。

    喬鵬飛向他走了過去,來到張揚的麵前,他的臉上仍然不苟言笑:“有事?”

    張揚點了點頭道:“來辦邊防證的,可惜來晚了。”

    喬鵬飛道:“想去珠穆朗瑪峰?”

    張揚道:“是!”

    喬鵬飛笑了,『露』出一口潔白整齊的牙齒,其實他的牙齒和在內地的時候並沒有太多的分別,不過膚『色』的變黑,反襯出牙齒潔白。喬鵬飛道:“來遊玩?想看看珠峰的景『色』,然後回去就有了炫耀和吹噓的資本?享受別人把你當成勇士一樣膜拜的眼神?”他的話語中充滿了嘲諷的味道。

    張揚道:“那是你的想法,如果不是有事,我不會無聊到來到這閑逛,我有很多正經事要做,不要把我想成一個無所事事的紈子弟。”

    如果在往常喬鵬飛或許會憤怒,可高原磨礪了他的『性』格,讓他成熟了許多,喬鵬飛道:“來這的多數人都是為了旅遊,你不要告訴我,你前來珠峰的目的是為了攀登珠穆朗瑪峰,是為了登上地球的最高點!”

    張揚道:“我沒有那麼大的誌向,我隻想找一個人!”

    “誰?”

    張揚道:“你的好奇心很強。”

    喬鵬飛道:“說出來聽聽,或許我可以幫上你的忙!”

    張揚半信半疑的看著他,喬鵬飛不報複自己就算好了,居然還要幫他的忙?難道這段時間的高原兵營生活真的讓他轉了『性』?

    張揚道:“安語晨,她一聲不響的跑來***!”

    喬鵬飛笑了一聲,他搖了搖頭道:“不要把這當成什麼浪漫談情的地方,這兒是高原,稍不留神,就會把姓名留在這。”

    張揚道:“她得了絕症,沒幾天了,我必須盡快找到她!”

    喬鵬飛愣了一下,他咬了咬嘴唇。

    張揚道:“我真的很需要邊防證。”

    喬鵬飛道:“跟我來!”

    前往珠峰大本營的多數人都會在這辦理邊防證,張揚跟著喬鵬飛走入辦公室,喬鵬飛給他們看了這兩天的記錄,果然找到了安語晨的名字。

    喬鵬飛指點著那份記錄道:“安語晨,女,24歲,香港人,不錯,昨天下午她在這辦理的邊防證,她的確來過這。”

    張揚看到安語晨的親筆簽名,心中又是激動又是擔心,激動的是現在終於可以確定安語晨就在***,而且她肯定去了珠穆朗瑪峰,擔心的是,她昨天下午就已經出發,現在應該早就抵達了珠峰。

    喬鵬飛合上記錄本道:“她已經去了珠峰!”

    張揚的雙目中流『露』出懇請的目光,他低聲道:“可以幫我辦理邊防證嗎?我必須要盡快找到她,否則她會有生命危險。”

    喬鵬飛道:“來到這的人,哪個沒有生命危險?不說別的,高原缺氧症隨時都可能奪去一個人的生命。可能你會以為自己如何強大,可是在自然的麵前,人的生命真是太渺小了。”

    

Snap Time:2018-04-23 04:07:26  ExecTime:0.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