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三十九章不開眼的劫匪(下)


    第七百三十九章【不開眼的劫匪】(下)

    張揚笑眯眯站在道路正中,目光中充滿了不屑和挑釁:“你就是惡狗帕加?”張揚有意在激怒對方。說話的時候他留意到對方來了十二個人,其中至少五個人都帶了火器,這是一幫凶悍的土匪。

    惡狼帕加開山刀在手,咬牙切齒的向張揚走去。

    張揚道:“一對一,你不是我的對手,一起上吧!”張揚故意這麼說,雖然他藝高人膽大,可是也不想落入群起而攻之的場麵之中,更何況對方擁有槍支,而他並不是處於最佳的身體狀態。惡狼帕加給他的印象是這個人不但凶殘,而且相當的自負,當著那麼多手下人,他想要立威,隻要在單打獨鬥中擊敗自己,他的領導地位就越發的不可動搖。

    惡狼帕加向前跨出一步,地麵發出蓬地一聲悶響,張揚微微皺了皺眉頭,他並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擁有不弱的實力,惡狼帕加的速度很快,瞬間已經衝到了張揚的麵前,揚起手中開山刀,唰!地向張揚的頭頂力劈而去。

    張揚的手也向上一揚,藏在身後的鋼管『露』了出來,鋼管和開山刀撞在一起,噌!地一聲,開山刀切豆腐一樣將鋼管切掉了小半截。

    乖乖格隆,張大官人不由得吐了吐舌頭,身形向後疾退,躲過了惡狼帕加的這一刀,沒想到這廝的開山刀如此鋒利。

    惡狼帕加獰笑一聲,他一刀就將對方的鋼管削斷,這極大地提升了他的信心,惡狼帕加低吼道:“我要砍下你的腦袋當夜壺!”他的話引來身後那群藏人的一片爆笑。

    張揚笑道:“當夜壺還是你的大腦袋合適一點,來啊!”

    惡狼帕加大步向前,一刀快似一刀,張揚暗暗稱奇,他真是沒想到惡狼帕加的刀法竟然如此精妙,無論是出刀的速度還是出刀的角度,都稱得上一流,張揚忌憚他手中的開山刀鋒利無比,所以再不和他硬碰硬,隻是憑借自己靈活的身法在刀光之中來回穿梭,刻意消耗惡狼帕加的體力。

    惡狼帕加一路刀法使完,連對方的衣角都沒有沾到,此時他開始意識到遇到了一個高手。他的呼吸明顯變得急促起來,這一路刀法消耗了他不少的體力,惡狼帕加道:“有種別逃!”

    張大官人笑道:“對你,我用得上逃嗎?”他說話的時候,步法已經啟動,惡狼帕加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兒,就看到他突然來到自己的麵前,驚慌之中慌忙揮刀劈去,卻砍了個空,張揚手中的半截鋼管已經抵在了他的咽喉之上,這鋼管剛才被惡狼帕加一刀削斷,現在殘端如同鋒利的矛尖,隻要張揚稍稍用力這鋼管就會刺破他的皮膚,幫他在咽喉上開一個天窗,惡狼帕加整個人頓時石化在那。

    張揚從他手中拿過開山刀,歎了口氣道:“我說你們這幫小賊,怎麼就那麼不開眼?我沒找你們麻煩,你們就該燒高香慶祝,現在居然死皮賴臉的纏上來報仇?”

    惡狼帕加卻沒有流『露』出絲毫的畏懼,獰笑道:“有種你殺死我,現在有七杆槍指著你,我死了你一樣要陪葬。”

    張揚笑道:“那就看看是他們的槍快,還是我的刀快!”開山刀貼住惡狼帕加的咽喉,森寒的刀鋒接觸到的皮膚上起了一層細密的雞皮疙瘩。

    惡狼帕加低聲道:“別忘了這是在哪?在這片土地上,你說了不算!”

    張揚哈哈大笑,他的笑聲很快就中斷了,因為他看到周山虎和趙天才兩人被槍抵住後心押了過來,周山虎一臉的沮喪,兩人因為不放心張揚單獨應戰,所以過來幫忙,卻想不到被伏擊的敵人抓住,對方手有槍,他們幾乎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抗。

    張揚有些想不透,自己守住了這條道路,這些劫匪是通過何種方式繞到了他的身後?惡狼帕加這幫人都是土生土長的藏人,他們對環境要比自己熟悉得多。

    幾名挾持趙天才和周山虎的劫匪用槍抵住他們的後心,要挾道:“放開我們老大,否則……”

    張揚冷笑道:“否則怎樣?”他揚起手中的鋼管,狠狠砸在惡狼帕加的大腿上,誰都沒有想到張揚會做出這樣的舉動,鋼管的尖端***惡狼帕加的左腿,痛得他發出一聲悶哼,張揚已經將鋼管拔出,帶血的尖端指著那幾名劫匪道:“我給你們一個機會,我數到五,馬上放開他們,給我有多遠滾多遠,否則,我格殺勿論!”

    幾名挾持趙天才和周山虎的劫匪對望了一眼,因為惡狼帕加在張揚的手中,他們有些投鼠忌器。

    惡狼帕加大吼道:“別管我,殺了他們!”

    張揚用開山刀的側麵拍了拍他的麵孔,開始計數:“一、二、三、四……”

    那些劫匪因為張揚的計數而顯得有些驚恐,張揚朝周山虎他們使了個眼『色』。惡狼帕加怒吼道:“殺了他們!”

    “五!”趙天才和周山虎同時低頭。

    張揚手中的開山刀和鋼管全力投擲了出去,靜夜之中傳來兩聲慘叫,鋼管將挾持趙天才的那名劫匪的顱腦貫穿,挾持周山虎的那名劫匪更慘,腦袋竟然被開山刀削掉了半個,白花花的腦漿滾落出來。

    周山虎眼疾手快,抓住開山刀,一刀朝身後另外一名舉槍的劫匪砍去,將他握槍的手臂齊齊斬斷,那劫匪發出大聲的慘叫,斷裂的手臂中鮮血噴『射』而出。

    張揚用手鎖住惡狼帕加的咽喉,利用他的身體作為掩護,向身後那幫劫匪怒喝道:“全都放下武器!”

    那幫劫匪看到張揚出手就連殺兩人的駭人場麵,一個個膽子都被嚇破了,他們竟然顧不上惡狼帕加,扶起地上的摩托車就向山下駛去,不一會兒功夫就逃了個幹幹淨淨,現場除了兩句屍體,就隻剩下惡狼帕加和那名被周山虎砍斷手臂的劫匪。

    惡狼帕加這會兒已經失去了剛才的銳氣,張揚鬆開他的咽喉,一拳將他打倒在地。

    惡狼帕加想從地上爬起來,又被張揚踩住手臂,張揚冷冷道:“你們這幫混賬東西,為非作歹,搶劫謀殺,無惡不作,我本來沒那麼多時間搭理你們,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進來。”

    惡狼帕加咬牙切齒道:“少廢話,給老子一個痛快!”

    張揚笑道:“痛快?做了這麼多壞事,想要痛快,沒那麼容易!”他一腳踏在惡狼帕加的手臂之上,隻聽到喀嚓一聲,惡狼帕加的左臂被他硬生生踩斷,然後又踩斷了他的右臂。

    張揚道:“我不殺你,我讓你用一輩子來懺悔自己做過的惡事!”他下手毫不容情,又將惡狼帕加的雙腿踩斷。

    周山虎當然不會放過搜羅紀念品的機會,把幾名劫匪身上的值錢物品全都掠劫一空。

    趙天才忍不住笑道:“虎子,我看你挺適合幹劫匪的。”

    周山虎道:“我才沒那麼壞,我要好好跟張大哥走,以後爭取當個國家幹部。”

    張揚笑眯眯看著周山虎,想不到這小子誌存高遠。

    對付了這幫劫匪之後,他們重新上路,趙天才向車後看了看,惡狼帕加仍然躺在道路之上,他低聲道:“就這麼讓他自生自滅?”

    張揚道:“這幫劫匪的手上不知要有多少人命,沒殺他已經足夠仁慈了。”

    周山虎道:“斷了的手臂可以再續,以後等他長好了還會做壞事。”

    張揚笑道:“我踩斷的手臂,天下間隻怕沒人有本事幫他接起來。”

    第二天中午他們抵達了林芝地區的首府八一鎮,此地原名拉日嘎,解放前隻有幾座小廟,幾十戶人家,建國後得到飛速發展,如今已經發展成為一座小型城市,是藏東最重要的物資貿易集結中心,這又有***的江南之稱,距離***首府拉薩也不過隻有四百多公。

    這的治安也相對好了許多,他們商量之後決定在鎮上休息一夜,明天清晨繼續前往拉薩,因為天氣預報說,當天傍晚到夜還會有雨,他們放棄了繼續冒險趕路。再說這兩豐田霸道也需要好好的維修一下了。

    趙天才驅車去附近的汽修廠修車,張揚和周山虎兩人在賓館中休息,順便詢問一下有沒有人知道安語晨的下落。

    張揚抽時間往內地打了幾個電話,安語晨果然沒和任何人聯係過,南錫方麵工作還算順利,有常淩峰坐鎮,張揚放心得很。

    周山虎這一路收集了不少紀念品,他對惡狼帕加的那柄開山刀尤其是愛不釋手,張揚看了看那柄刀,刀身材質很棒,怪不得可以削鐵如泥,張揚對周山虎道:“抽時間我教你一套刀法!”

    周山虎欣喜無比,連連點頭。

    張揚又拿出安語晨的那張照片,靜靜望著安語晨的俏臉,閉上眼睛,他似乎可以感覺到安語晨就在周圍,可是為何還是無法相見?

    

Snap Time:2018-06-21 08:24:52  ExecTime:0.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