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三十九章不開眼的劫匪(中)


    第七百三十九章【不開眼的劫匪】(中)

    張大官人有很多方法讓人說實話,沒過多長時間,那名藏人就交代了這件事的來龍去脈,果然不出張揚所料,這名藏人和之前在安久拉埡口意圖打劫他們的藏人都是一夥的,這些人的頭領都是那個惡狼帕加。

    周山虎和客棧老板聊了一會兒,滿臉笑容的走了回來,他向張揚道:“知道帕加是什麼意思嗎?”

    張揚搖了搖頭,藏語他可不懂。

    “豬屎!帕加就是豬屎的意思!”

    張大官人忍不住笑了起來。

    周山虎笑道:“你別笑,真的,他們藏人起名字跟咱們那邊差不多,都喜歡起個賤名好養活,什麼狗屎豬屎之類的,跟咱們喊狗蛋黑蛋二狗一樣尋常。”

    張揚點了點頭,那客棧老板又過來勸他們趕緊走,省得惡狼帕加帶人過來尋仇,張揚也看出惡狼帕加在藏區的名氣很大,得罪了他,連客棧老板都不敢留他們住宿了。

    趙天才很快就修好了汽車,輪胎可以補上,可被砸碎的玻璃隻能臨時用膠帶封上。

    張揚稍作考慮之後做出了馬上上路的決定,他並不害怕什麼惡狼帕加,不過張揚急於找到安語晨,越來越多安語晨的消息,讓他確信安語晨就在他們前方不遠處,也許明天就能夠追上她了。

    他們決定離去,讓客棧老板暗自鬆了口氣,不但把他們的住宿費都退了,而且告訴他們前行的注意事項。

    離開了米堆村,張揚讓趙天才和周山虎都去休息,自己駕車前行。

    趙天才病情還沒有完全痊愈,縮到後座去睡了,周山虎不放心張揚一個人開夜車,他堅持沒有去睡,穿著大衣,坐在副駕幫助張揚小心監測前方的道路。破裂的車窗雖然用膠帶糊住,可是起不到密閉保暖的效果,車內的溫度比起平時低了許多,張揚打開了暖風。

    再往前行是川藏路上的天線通麥,因為通麥到排龍約十四公的道路山體疏鬆,遇到風雨和冰雪融化的天氣,這一路段經常會發生山體塌方和泥石流。不幸的是他們來到這一路段之前,天空又開始下起雨來,氣溫也突然低到了零下,雨水落下就結成了冰,這就是氣象上常說的凍雨。張揚將暖風對準了車窗不停地吹。

    趙天才也醒了過來,他接連打了兩個噴嚏,叫苦不迭道:“這膠帶不行,等到了八一鎮,必須先把這塊玻璃給換了。”

    周山虎忽然驚聲道:“停!”

    張揚沒敢把車踩到底,路麵已經結冰,如果車踩得太死,恐怕會讓汽車改變方向,偏離出路麵。

    周山虎推開車門走了下去,前方的道路上散落著幾塊石頭,周山虎徒步跑到那幾塊石頭前,將石頭推落山崖,然後指揮張揚緩緩通過那一路段,因為這一段道路上全都是落石,周山虎幹脆就步行引路清障,沒過多長時間,他身上的衣物就已經全部濕透了,哆哆嗦嗦的跑回車內,向張揚道:“張大哥,不成了,要不咱們還是停一停再走。”

    趙天才道:“停一停?想被凍死在這嗎?剛才就不該離開米堆村,既然走了就得繼續,咱們輪流引路,你換身衣服在車暖和暖和,我接著下去。”

    張揚阻止他們道:“你們負責開車,我來引路!”他停下車,推門跳了下去,和周山虎他們相比,自己的內力要渾厚許多,至少不會被這冷雨凍僵,雖然他們帶了雨衣,可是在這樣的天氣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周山虎將手燈遞給他,張揚拿著手燈繼續前行,沒走出多遠,前方道路出現了一道壕溝,張揚利用落石將壕溝墊平,周山虎小心吧汽車駛了過去。

    他們就這樣走走停停,兩個小時才走了不到七公的距離,照這樣下去,走過通麥路段恐怕天都要亮了。

    雨越下越大了,前方的道路卻越發狹窄,風雨中,不時聽到轟隆隆的悶響,那是遠處山體落石的聲音,即使張大官人擁有絕頂武功,可是在這樣惡劣的自然環境下也不禁暗暗心驚,人的力量和自然相比實在是太渺小了。

    小心翼翼的經過前方最為狹窄的地方,雨突然就變小了,張揚做出手勢示意他們停下汽車,前方道路中斷,一顆足有成年人腰粗的大樹橫躺在那,趙天才推開車門走了下去,他來到大樹前看了看,笑道:“鬆樹噯!張揚,我看咱們就利用這棵樹取取暖,休息休息再走吧。”

    張揚點了點頭,經過這一番折騰,他也感覺到有些疲倦了。

    趙天才從車內拿出鋸子,不一會兒就鋸下了一堆鬆枝,來到避風處生起了一堆篝火,然後三人合力將那棵鬆樹移到道路旁邊,周山虎將汽車開過這一路段,在安全的地方挺好車子,拿著濕衣服來到篝火旁,鬆枝雖然易燃,可是點燃後油煙很大,山風一吹,空氣中到處都是嗆人的味道。不過和禦寒相比,這根本算不上什麼。

    張揚笑道:“真是不好意思,哥幾個汙染環境了!”

    趙天才道:“這種汙染跟工業汙染相比根本就是『毛』『毛』雨,不過話說回來,現今國內這樣的淨土已經不多了。”

    周山虎道:“你們說,那幫劫匪還會不會追上來?”

    趙天才道:“怎麼可能,這樣的鬼天氣,除了我們三個傻瓜,誰還會在這麼晚出來趕路?”

    張揚笑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幾個蟊賊算不了什麼,可是我實在不想在他們身上浪費太多的時間。”

    周山虎道:“藏區怎麼治安這麼差?”

    張揚道:“幅員遼闊,地廣人稀,當然管理上做不到像內地這麼周密。”

    趙天才道:“你老實交代,今晚去哪了?”

    張揚離去的時候隻說是去村口轉一轉,並沒有跟他們說去米堆冰川,張揚笑了笑沒說話。

    周山虎道:“張大哥,你是不是去了米堆冰川?”

    張揚點了點頭。

    周山虎笑道:“我就說!”他向趙天才伸出手去,趙天才無可奈何的掏出一百塊遞給他,原來兩人打了賭。從結果上來看,顯然是周山虎贏了。

    趙天才嘟嘟囔囔道:“去冰川也不叫我。”

    周山虎道:“我也很想去,張大哥,等咱們找到安小姐,回來的時候,一定要好好遊覽一番。”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一定!”

    一聲淒厲的鷹鳴撕裂了寂靜的深夜,他們三個同時停下說話,張揚傾耳聽去,他的聽力比起過去還是稍稍減弱了一些,過了一會兒,方才聽到摩托車的轟鳴聲由遠及近。

    趙天才和周山虎兩人並沒有聽到,不過從張揚突然變得凝重的表情上兩人都意識到了什麼。趙天才低聲道:“敵人來了?”

    張揚點了點頭道:“這幫劫匪還真是陰魂不散!”

    周山虎道:“隻怕他們的目的已經不是單純的打劫了!”

    張揚道:“他們想報複!”張揚起身拍了拍周山虎的肩頭道:“照顧好你天才哥,其他的事情交給我來應付。”

    狹窄的山路之上,十多輛摩托車魚貫而行,騎手全都是身高體壯的藏族漢子,為首一人黑須長發,膚『色』黧黑,高鼻深目,正是這幫人的頭領惡狼帕加,他是土生土長的藏民,糾集了一幫藏族犯罪分子,流竄在川藏線之上,以搶劫過路客商和遊客為生,惡名遠播,因為他們人數眾多,手段殘忍,而且對周邊地形熟悉,往往作案之後都能全身而退,雖然當地***武警係統針對他們策劃了幾次行動,也抓住了幾名犯罪分子,不過都是小嘍囉,都沒有造成致命的打擊。

    惡狼帕加是這幫人的主心骨,他的手下先是在安久拉山埡口接連受挫,遭遇張揚那一次,幾名倒黴的劫匪全都被當地***抓去,惡狼帕加聞訊大怒,他派出手下去探聽張揚這三人的來路,今晚用弩箭『射』擊張揚的就是惡狼帕加的親弟弟努瓦,想不到努瓦也栽在了張揚的手上。惡狼帕加這些年來還從沒有遭遇過這樣的挫折,所以他帶領精銳部下,追過來尋仇。

    十多人的車隊拐過前方的彎道,忽然看到前方一人站立在道路的中心,手中舉著一根碗口粗細的樹幹,那***聲道:“帕加!”

    惡狼帕加微微一怔,卻見那人手臂一抖,那根碗口粗細的樹幹就朝著他們投擲過來,惡狼帕加低頭躲過樹幹,頭頂風聲颯然,那根樹幹貼著他的頭皮飛掠而過,他雖然躲了過去,他後麵的部下就沒那麼幸運,一人被樹幹當胸撞中,從摩托車上慘叫著摔落下去,摩托車在結冰的地麵上滑行出去,接連撞中兩名同伴的機車,狹窄的山路之上倒了一片,隊伍頓時變得狼狽不堪。

    惡狼帕加怒吼一聲從車上跳了下去,反手抽出『插』在背後的一柄開山刀,夜『色』之中,開山刀宛如一泓秋水,閃爍著森然的寒光。

    

Snap Time:2018-04-23 10:01:56  ExecTime:0.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