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三十九章不開眼的劫匪(上)


    第七百三十九章【不開眼的劫匪】(上)

    趙天才經過這麼一鬧騰,出了一身的汗,病情居然減輕了許多。張揚因為終於得到了安語晨的消息,心情也變得輕鬆了許多,根據那名劫匪所說,安語晨前天才從這經過,隻要他們抓緊時間趕路,很快就能夠追趕上她的步伐。出了安久拉山埡口,來到然烏湖。

    然烏湖是著名的高原堰塞湖,分上下兩部分,是雅魯藏布江最大的直流——帕隆藏布江的源頭,湖邊是綠茵茵的草場,茂盛的青稞田,閃耀是鬱鬱蒼蒼的蒼莽森林,碧水藍天,倒影著森林的剪影,眼前景『色』美不勝收。

    考慮到張揚迫切的心情,即便是麵對這麼美麗的景『色』,趙天才和周山虎都沒有提出停留一下,他們把希望寄托於返程,希望張揚順利找到安語晨,那樣他們就能夠一起在歸程中好好欣賞一下這美麗的高原景『色』。

    途徑然烏鎮他們也沒有休息,當天夜晚已經來到了中國最美麗的冰川——米堆冰川。當晚他們在米堆冰川腳下的藏族村子米堆村入住,這兒海拔不高,擁有肥沃的耕地,茂密的森林,用原木搭建的藏屋大多是二層,第二層有一半是曬台,曬台上支起的木杆上搭滿了收獲的小麥和青稞,每家都有一個像籃球場大小的院子,麵不但長著高大的喬木,在樹旁還『插』著幾麵風馬旗,在樹林中隨風飄揚。

    村的藏民很熱情,在張揚他們分發了一些學習文具給藏族兒童之後,一些孩童的家人熱情的請他們去家喝酥油茶,張揚謝絕了他們的好意,拿起安語晨的照片詢問有沒有人知道她的下落。一名藏民告訴他,照片上的女孩前天晚上在這住宿,昨天一早去了米堆冰川。

    越來越多安語晨的消息,讓張揚激動,他顧不上休息,執意要前往米堆冰川看看,雖然他也知道安語晨仍然留在米堆冰川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可是他仍然不願放棄這個找到她的機會。

    從米堆村前往米堆冰川,常人步行需要兩個小時,張揚沒有叫上趙天才和周山虎同路,他離開米堆村之後,施展輕功,在夜『色』***形如燕,在山地之上高速奔行,疾如流星,迅如閃電,沒過多長時間就已經來到米堆冰川。

    冰川在米堆河的上遊,米堆河帕隆藏布江的直流。米堆冰川發育在源頭海拔6000米左右的雪山,雪山上有兩個巨大的圍椅狀冰盆。冰盆三麵冰雪覆蓋,積雪隨時可以崩落,直立的雪崩槽如刀砍斧劈般,頻繁雪崩的時候,在幾個小時內就能觀察到多次雪崩。頻繁的雪崩是冰川發育的主要補給方式。冰盆中冰雪積聚多了,就會已流出來,它以巨大的冰瀑布形式跌落入米堆河源頭冰盆地中,冰瀑布足有七八百米之高,景象奇特,氣勢宏偉,實屬世間罕見,如果把冰川看作是高山上遨遊下來的遊龍,米堆冰川的弧拱構造恰似龍的根根肋骨,它們是由於冰瀑區的冰在冬天和夏天所溫度和濕度不同而造成的。

    前往米堆冰川,要徒步穿越蒼莽的森林,翻越三道冰川運動留下的終磧壟。月上中天的嘶吼,張揚終於翻越了第三個終磧壟時,一個冰湖出現在眼前,冰湖平整如鏡,月光投『射』其上,整個冰湖泛起銀『色』的光芒。冰湖的另一端有一道寬近兩米、高達十數米的斷裂的冰舌,發出幽幽的藍光,從天而下的冰瀑布在陽光下閃著銀『色』的光芒,近800米的落差讓人感到一陣頭暈目眩,一陣陣從冰川上吹來的寒風迎臉撲來,在靜夜的月光下讓人感覺到不寒而栗。

    一個人單獨站在這樣的環境之中,感歎於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又不由得感覺到自身的渺小,張揚尋了個安全的位置,大聲道:“小妖!你在哪?”他中氣十足,聲音隨著寒冷的山風遠遠送了出去,回『蕩』在這空曠的冰川之上。

    聲音震動,數根冰淩隨之鬆動,斷裂後落了下去,刺向冰湖平整的表麵,隨之又摔得粉身碎骨。

    張揚又叫了幾聲,遠處傳來一聲聲的沉悶響聲,或許他的聲音又引起了某處的雪崩,這樣的自然現象在冰川地帶十分常見。

    張揚在冰川上呆了近一個小時,確信沒有任何人回應他,這才準備下山。

    回到米堆村的時候,整個村莊已經變得一盤漆黑,村民們早已入睡,張揚走向他們投宿的客棧,發現一道黑影在他們的越野車前晃動,張揚微微一怔,怒喝道:“什麼人?”

    那道黑影聽到張揚的呼喊聲扭頭就跑,張揚發足想要追趕,倏然一道冷風卷著森寒的空氣向他直『射』而來,張揚下意識的一個後仰。伸手向虛空中抓去,一支弩箭被他準確無誤的抓在手心,弩箭高速運行之中嘎然停止,箭杆在張揚的手中猶自顫動不停。

    一箭『射』罷,兩箭接踵而至,張揚發覺這兩箭卻不是『射』向自己,兩支弩箭瞄準的是他們的那輛豐田霸道,分別釘入前後輪胎之中。

    張揚勃然大怒,他向弩箭『射』出的方向衝去,卻聽到一聲摩托車的轟鳴,夜『色』之中,一人騎著山地摩托車向遠方疾馳而去。

    張揚揚起右臂將手中的那支弩箭全力摜出,弩箭從他的手中激發而出,其速度絲毫不遜『色』於勁弩『射』出,那名偷襲者似乎預感到危險來臨,駕駛著摩托車在高速中一個側傾,雖然如此,弩箭仍然『射』中他的右側肩胛,貫通了他的右肩。疼痛讓他失去了對摩托車的控製,機車歪斜著倒在泥濘的道路上,他的身體從車上摔落下來,接連翻滾出十多米的距離。

    張揚已經向他追了過去,與此同時,另外一輛山地摩托車朝著那人高速衝去,摔倒在地上的偷襲者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來,他向同伴跑去,可是張揚豈會給他這個機會,抓起地上的石塊閃電般扔了出去,石塊撞擊在偷襲者的膝蓋之上,他發出一聲悶哼再次摔倒在地上,倒地的時候大聲道:“快走,別管我!”他的那名同伴看出勢頭不妙,急忙調轉摩托車的方向,瞬間消失在夜『色』之中。

    倘若在過去,張揚把他們全都攔截下來絕對沒有任何的問題,可是之前他為了喚醒楚鎮南耗去了太多的內力,此時未免力有不逮,他來到那名偷襲者麵前,偷襲者忽然向他撲了上來,手中一把明晃晃的軍刺,刺向張揚的咽喉。張揚一把就將他的手腕握住,啪!地一巴掌打在他的麵門上,打得這廝滿麵開花,隨即將他的手腕脫臼,點了他的『穴』道,推倒在地上。

    張大官人這一連串的動作一氣成,可做完之後,也不免有些氣喘籲籲,這在過去是從未有過的現象,一來因為他之前功力損耗過度,二來因為這是高原,在這做任何一個動作都要比平時難上許多。

    外麵的動靜驚動了客棧中的人們,不過大多數人都不願多事,隻有趙天才和周山虎出來查看情況,看到張揚拖著一人回到院落之中,周山虎慌忙迎了上去:“怎麼回事?”

    張揚擦去額頭的汗水道:“偷車的,剛巧被我遇到!”

    趙天才聽說有人偷車,慌忙去車旁去看,兩條輪胎都被弩箭『射』中,駕駛側的玻璃也被砸爛了一個大洞,車內一片狼藉。趙天才用手電筒照著那名被張揚抓住的偷襲者,卻見他是個年輕的藏族人,膚『色』黧黑,頭發有些蜷曲,鮮血把他的連給弄花了,肩頭被一支弩箭穿透。趙天才怒道:“你好大的膽子,我們的車你也敢偷?”

    那藏族人笑了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你們倒黴了!”

    周山虎抬腳就把他給踹到在地上:“倒你媽的黴!”

    藏族人道:“惡狼帕加不會放過你們的!”

    隨後走出來的客棧老板聽到惡狼帕加的名字,嚇得臉都白了,他把張揚請到一邊,低聲道:“放他走吧!惡狼帕加是藏區最凶狠的劫匪,你如果得罪了他,等於得罪了死神。”

    張揚笑道:“藏區怎麼著?藏區也是社會主義新中國,我他媽還不信了,一個劫匪還擁有這麼大的威懾力,什麼狗屁惡狼帕加,得罪了我,我讓他變成餓狗!”

    周龍山道:“不錯,讓他變成惡狗!”

    那客棧老板,聽到他們的話,歎了口氣,居然道:“各位,我看你們還是趕緊趕路吧。”

    張揚明白了,這客棧老板害怕那個惡狼帕加,他甚至不想再留宿他們,更不用說幫忙報警了。

    趙天才檢查了一下他們的車,幸好沒有什麼大『毛』病。

    張揚卻不相信今晚偷襲他的這些人是普通的偷車賊,趙天才修車的時候,他又把那名藏族人弄到一邊好好的盤問起來。

    

Snap Time:2018-01-21 06:50:35  ExecTime:0.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