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三十八章我要去西藏(下)


    第七百三十八章【我要去西藏】(下)

    雖然賓館本來就有飯菜準備,可趙天才建議還是出去看看,既然來到***,怎麼都要嚐嚐當地的特『色』小吃,不過隨著時代的發展,藏區受到漢族文化的影響已經越來越多,這條小街上反倒是川味菜館居多,大都是為了滿足絡繹不絕的入藏旅遊者。

    三人身體素質都很出『色』,從開始到現在都沒有出現什麼高原反應,因為擔心住宿的地方不安全,貴重的東西都由周山虎背著,他背著十多公斤重的背囊仍然健步如飛。張揚出來的目的是為了到處看看,興許可以遇到安語晨,這些天來,他始終有個直覺,認為安語晨是一個人驅車前往***,所以他也選擇了驅車前往,以免和她在途中錯過,可是他們如今已經入藏,到現在還是沒有見到安語晨的影子,張揚開始對自己的直覺產生了懷疑。

    他們在街角處發現了一家藏民開得飯店,從門口停靠的車輛來看,生意是相當的不錯,他們來到飯店內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坐了,趙天才點了幾道***特『色』菜,汆灌腸、爆燜羊羔肉、蒸牛舌、還有大塊的犛牛肉。

    趙天才叫了青稞酒,張揚嫌青稞酒沒勁,讓周山虎拿出兩瓶茅台,喝酒的時候,他們喝酒的時候,鄰桌的幾名藏民不停向他們張望。

    趙天才發現了這一點,低聲向張揚道:“那幾個藏人看我們的眼神好像不太對。”

    張揚淡然笑道:“管他呢,咱們吃咱們的他們不惹咱們便罷,如果敢惹咱們,一樣揍得他們找不著北!”張揚留意到其中兩名藏民正是他在客棧遇到的那兩個。

    周山虎頗為羨慕的看著那些藏人腰間懸掛的藏刀,低聲道:“人長得不咋地,可刀真好看,回頭得弄幾把帶回去。”

    張揚道:“等到了拉薩,你想買多少,就買多少!”

    趙天才端起青稞酒道:“咱們長途跋涉順利來到***,來,哥幾個共同幹一杯。”

    張揚抗議道:“你這酒度數太低,這也叫著幹杯,欺負人是不?”

    趙天才笑道:“我酒量不行,喝這剛好!”

    張揚也不是真的和他一般計較,笑了笑,端起酒杯居然真的將那一玻璃杯白酒給幹了,趙天才也將那杯青稞酒喝了個一幹二淨。

    周山虎道:“我就佩服張大哥!”

    張揚笑道:“佩服我什麼?”

    周山虎道:“佩服你為人,佩服你酒量!”

    趙天才道:“我也佩服他!”

    張揚道:“你佩服我什麼?”

    “為了一個女孩子能萬迢迢找到***來,真是至情至聖!”

    “諷刺我?”

    趙天才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沒有,絕對沒有!”他是真沒有諷刺張揚的意思,其實當初在美國的時候,張揚為了顧佳彤就將紐約州攪得天翻地覆,眼前的一幕讓趙天才感到非常的熟悉。

    此時外麵傳來雨點敲擊窗戶的聲音,周山虎跑出去看了看,轉回來告訴他們,下冰雹了。

    張揚剛剛有些放鬆的心情再度沉重了起來,他最擔心的就是天氣突變耽誤了行程。

    趙天才看出了他的心思,輕聲勸慰道:“不用擔心,兩天內咱們就能夠抵達拉薩。”

    第二天清晨,五點鍾的時候,張揚就已經起床,聽到動靜周山虎也爬了起來,趙天才仍然睡著,張揚去拍了拍他,趙天才***了兩聲,張揚『摸』了『摸』他的額頭,觸手處火燙,趙天才不巧病了,張揚讓周山虎拿來『藥』包,找了些『藥』給趙天才服下。趙天才吃完『藥』之後,長舒了口氣道:“沒事兒,咱們接著上路。”

    三人來到外麵,冰雹已經變成了小雨,拉開他們的越野車,先把後座放倒,鋪好毯子,讓趙天才舒舒服服的躺在上麵。周山虎負責開車,張揚在旁邊指路。

    整條道路上隻有他們一輛車在躑躅行進,因為小雨越下越急,道路又顛簸不平,周山虎把車速放得很慢,張揚目力超強,他全神貫注的盯住前方,不時提醒周山虎需要注意什麼。

    經過前方的泥濘山路,海拔也在不斷提高,根據路標顯示,他們距離安久拉埡口已經越來越近。因為張揚之前聽說過這有劫匪出沒,所以格外小心,前方的山路愈見狹窄,大約二百米的地方停著一輛滿是泥濘的吉普車,車後放著反光標誌,有一名身穿藏袍的男子站在那向他們揮舞著雙臂。

    周山虎放緩車速,低聲道:“好像有些不對!”

    張揚道:“沒事兒,開過去看看!”

    在距離前方五十米左右的地方,張揚讓周山虎把汽車停下,他推開車門走了下去。地麵非常濕滑,不少的地方都結滿薄冰,那名藏民朝著略嫌生硬的漢語道:“拋錨了,兄弟幫忙推一推!”

    張揚看了看周圍,那名藏民似乎並沒有同伴,他點了點頭,向那輛吉普車走去,沒等他走近那輛吉普車,那藏民忽然動作起來,從腰間抽出藏刀,倏然向張揚的腰腹部抵去,他應該沒想傷害張揚的『性』命,隻是想將張揚製住,利用他來要挾車內的其他人。

    張揚一直都在提防著這名藏民,對方的藏刀剛剛抽出,張大官人的右拳已經奔雷一樣砸向他的麵門,那名藏民悶哼了一聲,直挺挺倒在了地上,藏刀也落在了一旁,吉普車的後門打開,從車內竄出兩道黑影,車下也又三人翻滾而出。

    從吉普車內衝出的兩人赫然是張揚在客棧中遇到的那兩名藏民,他們手中都拿著獵槍,二話不說,抬起獵槍照著張揚當胸就『射』,蓬!蓬!兩聲槍響,兩名藏人以為肯定要打中張揚,可張揚的身軀卻鬼魅般消失了,當他們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張揚已經出現在他們的麵前,雙拳幾乎在同時擊中兩人的腹部,將兩人打得癱軟了下去,剩下三名劫匪並沒有槍械,他們揮刀向張揚衝去的時候,周山虎也跑過來增援,他和張揚合力,三拳兩腳就將三名劫匪放倒,這幫劫匪顯然沒有遇到過這麼強悍的過路客,張揚製住他們的『穴』道,周山虎把他們的吉普車靠到道路旁。

    趙天才也從車上下來了,他裹著大衣,走過來逐一在劫匪的身上踹了一腳,覺著還不解恨,每人臉上又吐了一口唾沫。

    周山虎忙著把他們的藏刀都給收繳了,樂得合不攏嘴:“張大哥,這下不用花錢買刀了!”

    幾名劫匪麵如土灰,他們之中又兩人專門從八宿盯到這,想不到盯上了三個瘟神。

    一名張揚在客棧中遇到的藏人結結巴巴道:“饒命……饒命……大家是自己人……”他看到周山虎和趙天才兩人把他們身上的值錢東西都給收繳了,以為今天遇到了同道中人,對方黑吃黑。

    張揚啐道:“***自己人,我們這是替天行道!”他向趙天才道:“把值錢的東西留下,這幾個狗日的全都弄到車上,然後把車給推到懸崖下麵!”張揚有意在嚇唬這幾名劫匪。

    幾名劫匪嚇得差點『尿』褲子,那名剛才說話的藏人道:“好漢饒命,我們不敢了,我們不敢了……”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對了,那張照片……那張照片……”

    張揚微微一怔,他想起曾經在旅館內拿著安語晨的照片詢問消息,一種不祥的感覺湧上了他的心頭,難道安語晨也從這路段經過,遭遇了這些劫匪,如果他們膽敢對安語晨下手,自己絕對放不過他們,想到這,張揚一把就揪住那名藏民的耳朵,大力拖拽之下,那名藏民的耳朵肌膚都被撕裂,鮮血流了出來,他慘叫道:“我說,我什麼都說,照片上的那女孩前天從這經過,當時我們看到她漂亮想下手,可是拉吉過去搭訕探聽她虛實,被她給痛揍了一頓。”拉吉就是他身邊的一名藏民,那藏民苦著臉道:“她比你還要凶,我隻不過說了兩句話,就被她賞了兩記打耳光,還把我的藏刀和天青石手鏈給搶去了!”

    聽到這話張揚不由得笑了起來,他們沒有欺騙自己,一定是小妖從這經過,這幫蟊賊也真的不開眼,居然想搶劫安語晨,安語晨什麼人?清台山悍匪安大胡子的孫女兒,她的家族就是強盜出身,骨子流淌的都是強盜的血『液』,搶她,她不搶別人都是好事兒。

    周山虎畢竟是孩子心『性』,把幾名劫匪弄到車,然後用自噴漆在車上噴上了車內有劫匪五個大字。反正張揚點中了他們的『穴』道,十二個小時之內不會解開。

    趙天才和周山虎將這些劫匪身上、車上的財物掠劫一空,反正都是不義之財,黑吃黑也吃得心安理得。

    

Snap Time:2018-01-18 22:02:15  ExecTime:0.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