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三十八章我要去西藏(上)

  
  第七百三十八章【我要去西藏】(上)
  安語晨並沒有返回香港,張揚聯係過她的父親安德銘之後馬上證實了這一點,安德銘對女兒表現的相當放心:“張揚,她昨天上午給我打過電話,說是要去爬山玩,清明節的時候會在清台山等我們。”
  張揚並沒有多說話,心事重重的放下電話,安德銘看來對他女兒的真實情況並不清楚,安語晨現在的情況很不好,根據李信義描述的脈象,張揚當初利用霸道的內力強行為她打通的臨時經脈隻怕即將閉塞,張揚後悔到了極點,如果當初自己再細心一點,再對她多一些關心,就能夠察覺她的異樣,自己不該離開春陽,無論怎樣都要見她一麵再走。
  張揚返回南錫之後,始終把自己關在辦公室內,別人都不清楚他到底發生了什麼狀況,最後還是一致推舉常海心過來看看。常海心本不想來,可是她心中又的確關心張揚的一切,雖然她無數次下決定想要割斷和張揚之間的一切聯係,張揚離開南錫的這段時間,她又無時無刻不在想念,她明白自己這輩子隻怕是離不開他了。
  常海心輕輕敲了敲房門,房門並沒有關,開了一條縫。
  張揚沒好氣道:“誰?”
  “我!”
  聽到常海心的聲音,張揚歎了口氣,低聲道:“進來!”
  常海心推門走了進去,看到滿麵愁容的張揚,她反手將房門關上,走了進去,並沒有馬上說話,而是拿起張揚的茶杯,為他換了茶葉,泡了一杯新茶,重新放在他的麵前,無聲的舉動卻將她對張揚的關心和體貼表『露』無遺。
  張揚道:“小妖出事了!”
  常海心發出一聲驚呼,憑直覺她感到肯定不會是小事,否則張揚不會表現的如此沮喪。
  人在心情低落的時候往往需要一個傾聽者,張揚也不例外,他低聲道:“小妖天生絕脈,我一直都在尋找救治她的方法,可我卻始終找不到正確的途徑,我本來自以為醫術冠絕天下,可是現在我才發現很多時候,我仍然無力挽回,我無法讓嫣然的外公死而複生,我也阻止不了李同育流血而亡,現在連小妖也……”張揚說到這堙A心中一陣說不出的難過,甚至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常海心默默靠近他,從他的身後將他抱住,用她柔軟而溫暖的懷抱慰藉張揚的內心。
  張揚道:“她看出我上次救她已經傾盡全力,也知道我沒什麼好辦法,所以她不想我為她冒險,竟然選擇默默離去。”
  常海心小聲道:“因為她愛你!”
  張揚身軀一震,其實他早就明白這個事實,安語晨對他的感情不可謂不深,從他在黑山子鄉初涉仕途,一直到現在,隻要張揚需要,任何時候,安語晨都會毫不猶豫的為他付出,她對他絕不僅僅是徒弟對師父的感情,也早已超出了友情的界限,張揚怎能不明白?
  常海心能夠理解安語晨,如果同樣的事發生在她的身上,她也會毫不猶豫的做出這樣的選擇。她柔聲道:“為什麼不去找她?”
  張揚黯然道:“我找不到她,我找遍了一切可能知道她消息的人,真的找不到她。”
  常海心道:“她既然決定走,就不會把這件事告訴其他人,如果我是她,最難以割舍的人隻能是你,你仔細回憶一下,最近她有沒有向你說過什麼?”
  張揚道:“她隱瞞的很好,我甚至沒有聽出任何的異樣。”
  常海心道:“過去呢?她有沒有說過有什麼未了的心願?”
  經常海心提醒,張揚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又一次安語晨在他家中聊天,曾經說過,她還有許多地方沒去過,要趁著還走得動,要走遍這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她還要去***,還要去攀登珠穆朗瑪峰……
  安語晨的聲音在他的耳邊變得越發清晰:“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要死了,我寧願死在喜馬拉雅山的冰峰之上,永遠永遠被冰封凍在那堙A我很愛美,我不想變成白骨累累的樣子……”
  張揚驚呼道:“她去了***,去了珠穆朗瑪峰!”
  常海心充滿詫異的望著張揚,張揚激動無比道:“一定是,一定是!我現在就去找她,來得及,我應該來得及!”他站起身,抱住常海心,用力在她的櫻唇上親吻了一記:“謝謝你海心!謝謝你!”
  常海心一張俏臉羞得通紅 ,真是一個瘋狂的家夥。
  張揚走出辦公室,他衝向隔壁的房間,還沒有到常淩峰的辦公室內,他就大聲叫道:“淩峰!淩峰!”
  常淩峰正在辦公室內和蕭苕敏商量省運會的事情,自從他來到南錫之後,張揚基本上將所有的事情一股腦都交給了他,常淩峰真是無可奈何,自己上輩子應該欠了他什麼,他指使自己工作從來都是那麼理所當然。
  蕭苕敏看到張揚衝入房間內,她笑了笑,向常淩峰說了聲,又和張揚打了個招呼,知趣的告退。
  蕭苕敏剛走,張揚就激動無比道:“淩峰,我得出去一陣子,你得給我盯著!“
  常淩峰直愣愣的看著張揚,這廝從來都是那麼風風火火,回到南錫連半天都沒有,這就要出去,常淩峰道:“張大主任,你出去這麼多天剛剛回來,我還沒來得及向您匯報工作,你現在就告訴我你又要出去,現在幾月份了,我想不要我來提醒你了吧?”
  張揚道:“四月份!管他幾月份,省運會還早著呢!”
  常淩峰道:“十月份開幕,你跟我說早著呢?滿打滿算還有半年,咱們不僅僅要麵臨一個省運會,還有經貿會,老大,拜托你認真點行不行?”
  張揚道:“我必須要出去!”
  常淩峰道:“去哪兒?去幾天?”
  “***!怎麼也得二十天吧!”
  常淩峰臉上的表情複雜到了極點:“你開玩笑?對了,是開玩笑,今兒四月一號,愚人節!”可他馬上看出張揚的表情根本不像是在開玩笑:“你沒開玩笑?認真的?”
  張揚點了點頭。
  常淩峰道:“你就這麼走?說走就走?把南錫這邊的事情全都交給我?”
  張揚道:“淩峰,你了解我,打天下我在行,可治理天下我不成,現在舞台我都給搭起來了,真正該唱戲的時候應該你來主持了。”
  常淩峰道:“你當初把我弄來的時候怎麼說的?說是讓我幫忙,我是幫忙,不是主事!”
  張揚道:“有分別嗎?現在我要你幫忙,幫我這個大忙,你是我哥們不?”
  “你就不能不去?等采集聖火的時候再走不行?”
  張揚道:“不行,小妖等著我去救命,我必須要去,而且馬上就得去,去晚了,隻怕要給她收屍了。”
  常淩峰聽說安語晨有事,頓時明白張揚為什麼要急於前往***,他低聲道:“她去了***?”
  張揚道:“十有***!”
  常淩峰道:“那就是你還不能斷定,為了一件還沒完全斷定的事情,你就要千堶|迢往***走一趟?”
  張揚道:“哪怕隻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我也得走一趟,淩峰,如果失蹤的換成章睿融,你會怎麼做?”
  常淩峰歎了口氣道:“你去吧,我算看清你了,什麼官職,什麼權力,和美人相比,那是統統要靠邊,不過安語晨也是我朋友,這次我幫你。”
  張揚抓住常淩峰的手用力握了握,他又道:“這邊有這麼多人幫你,有什麼事,隻管吩咐他們。”說完這句話,他風風火火的就離開了。
  常淩峰望著這廝的背影,充滿無奈的搖了搖頭,張揚隻要做出了決定,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張揚來到樓下的時候遇到了前來報到沒多久的梁東平,梁東平已經被常淩峰安排在宣傳科了,因為張揚的特別關照,所以常淩峰對他十分的客氣,還將體委宣傳科交給了他,梁東平來的時間雖然不長,可是他已經初步找到了一些感覺,準備要好好在南錫體委工作了。
  梁東平見到張揚,免不得要打聲招呼,說兩句感謝的話。
  可張揚哪有時間跟他絮叨,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東平,我有急事得出門,改天咱們再聊。”
  梁東平愕然看著他,張揚來到自己的吉普車前,拉開了車門,剛一啟動,常海心就出現在車前,從旁邊拉開了車門,坐到了副駕上。
  常海心道:“你幹什麼去?”
  張揚道:“不是跟你說了嗎?我要去***!”
  常海心道:“去***?就你這破車?一點準備都沒有,你今兒沒發燒吧?”
  經常海心這麼一說,張大官人這才冷靜了下來,的確,去***路途遙遙,道路艱險連點準備都沒有,開車就想走,根本不現實啊,別的不說,就這輛吉普車,半路拋錨他也處理不了。常海心柔聲道:“欲速則不達,想去***可以,不過要找一輛好車。”
  張揚心說我這一時半會的去哪兒找好車去,因為安語晨的事情,張大官人對很多事情都無暇顧及了。
  

Snap Time:2018-10-18 03:21:34  ExecTime: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