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三十七章本性(下)


    第七百三十七章【本『性』】(下)

    宋懷明絕不會想到李同育以這樣的方式走完了他人生的最後曆程,其實就連李同育自己也沒有想到,因為這件事涉及到柳玉瑩母子的安危,省***廳副廳長榮鵬飛親自接管了這個案子,柳玉瑩母子平安。如果不是李同育在緊急關頭開車衝了上去,將那輛標致車撞翻,那麼柳玉瑩母子連同那個小保姆絕對無法幸免於難。

    宋懷明聞訊之後,第一時間趕到了家,孩子沒有受到驚嚇,已經睡了,柳玉瑩顯然還沒有從驚恐中恢複過來,坐在搖籃旁望著熟睡的兒子,默默地流淚,看到宋懷明驚魂未定的趕到家中,柳玉瑩隻叫了聲懷明,就撲入他的懷中泣不成聲。宋懷明小聲勸慰著妻子,聽妻子斷斷續續將剛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宋懷明雖然沒有沒有親眼目睹發生的一切,仍然能夠想象到那一刻的驚心動魄,他緊擁著妻子,望著已經安然入睡兒子恬靜的小臉,李同育本可以讓他痛苦終生,可是在最後一刻,他轉變了念頭,宋懷明無法知道是什麼改變了李同育,可是他卻知道,這對他和他的家庭來說是永遠無法忘記的一天。

    榮鵬飛緊皺著眉頭,他向坐在自己對麵的張揚道:“說!你們怎麼會在那?”

    張揚一身血跡,這鮮血來自於李同育的身上,今天的一幕實在太突然,他歎了口氣道:“到現在我腦袋麵都空空的,我本以為李同育要殺柳阿姨母子,卻想不到他救了她。”

    榮鵬飛道:“開標致車的人叫戚景良,過去曾經是靜安市建委副主任,因為貪汙罪被判刑,當時宋省長在靜安擔任紀委***,這件案子是他主抓的,戚景良入獄期間,他的老婆精神病發作,殺死了他的女兒,所以戚景良認為是宋省長害了他一家,出獄之後一直都在尋找報複的機會。”

    張揚倒吸了一口冷氣,他低聲道:“這件事和李同育沒關係?”

    榮鵬飛道:“怎麼會沒關係?李同育找到了他,兩人一拍即合,是李同育給他創造條件,戚景良剛才什麼都交代了,他想殺死柳玉瑩母子,卻想不到李同育會阻止他。”

    張揚道:“我也沒有想到。”

    榮鵬飛道:“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為什麼你們幾個會在現場?”

    張揚這才將自己讓黃軍盯住李同育的事情說了出來。

    榮鵬飛聽完之後低聲道:“照你這麼說,李同育得了絕症?”

    張揚道:“應該是這樣,這也是他歇斯底瘋狂報複宋省長的原因。”

    榮鵬飛歎了口氣道:“這個人真的很難評判!”

    此時他的手下將李同育的屍檢報告送來了,果然不出張揚所料,李同育得了肺癌。

    榮鵬飛把這個消息告訴張揚之後,張揚沉默了很久,他低聲道:“榮局,這件案子最後會怎樣?”

    榮鵬飛道:“案情已經明朗,等我見過宋省長再說。”他收起卷宗道:“張揚,這沒你事了,對了,今天發生的事情,你們幾個千萬不要對外聲張。”

    宋懷明和榮鵬飛一起漫步在省委大院內,榮鵬飛是專門過來向他匯報案情的,宋懷明聽完他的匯報,很長時間都沒有說話。

    榮鵬飛道:“宋省長,案情十分明朗,李同育雇傭戚景良意圖謀害您的家人,可就在戚景良開始行動的時候,李同育良心發現,他開著自己的汽車衝了上去,阻止了戚景良的犯罪行動,戚景良認為自己受到了他的愚弄,李同育擔心他進行下一步行動所以抓住了他,戚景良在他的身上一共捅了二十七刀。”

    宋懷明道:“李同育……”

    榮鵬飛道:“救護車趕到的時候已經死了,失血過多。”

    宋懷明道:“他的事情能不能低調處理。”

    榮鵬飛道:“什麼?”他有些詫異的看著宋懷明。

    宋懷明抬起頭,望著天空中的白雲,目光不知為何有些濕潤了,他低聲道:“他曾經是我最好的朋友,無論怎樣,今天他拚著『性』命救了我的妻兒,他最後的舉動已經足以抹去他所有的錯誤,我不想他留下汙點。”

    榮鵬飛小聲提醒他道:“戚景良還活著!”

    宋懷明道:“死無對證,如果是他故意誣陷李同育呢?”

    榮鵬飛馬上明白了宋懷明的意思,他是要幫助李同育保全清白,李同育已經死了,宋懷明不想他在背負一個殺人犯的罪名。

    宋懷明低聲道:“既然我們已經無法改變結局,為什麼不讓這個結局變得美好一些,陽光一些?”

    榮鵬飛抿起嘴唇,低聲道:“我不會說,相信張揚也不會說!”

    宋懷明道:“沒人會說!結局都是一樣,不過我想我的朋友能夠走的安祥!”說出朋友這兩個字的時候,宋懷明的內心宛如灌了鉛一般沉重,在楚靜芝出現之前,他和李同育曾經是最好的朋友,想起李同育這些年的改變,自己恨難說沒有一丁點的責任,如果自己照顧好靜芝,那麼李同育或許就不會變成這個樣子,宋懷明無法否認,李同育對楚靜芝的感情絕不次於自己,甚至他愛的比自己更深更加的執著,他的一生都在為楚靜芝而活,正是對這份感情的絕望毀去了他的一生。

    宋懷明很想對李同育說句話,他終於發現自己一直都欠李同育一句話——對不起,這聲對不起是因為他沒有照顧好靜芝。

    張揚還是去專門看了李同育的遺體,在他的記憶中,還從沒有為一個自己憎恨過的人這樣傷心過,李同育臨終前的行為大大出乎了張揚的意料,他想起了一個人,想起了黑山子鄉的鄉長胡愛民,兩個都曾經被張揚否定又否定的人,在真正麵臨生死抉擇的時候都表現出他們過人的勇氣,也許這才是他們的本『性』。

    望著李同育那張已經完全失去生命力的麵孔,張揚感到一陣難言的悲傷,他很想挽救李同育的生命,可是已經太晚了,如果不是知道自己身罹絕症,李同育或許不會做出那麼多瘋狂的報複舉動,可是他在即將達成自己心願的時候,卻選擇了放棄,這足以證明,他的心底還是善良的。真正讓張揚感動的,卻是李同育對楚靜芝執著的愛,一個可以用生命去捍衛自己感情的人,應該值得所有人去尊重。

    張揚來到停屍房外,黃昏的陽光很溫暖,可是從他的內心深處卻泛起一絲冷意,生命永遠都是如此脆弱,你永遠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就會離去,張揚裹緊了衣服,不知為何,他忽然很想給嫣然打個電話,雖然明知道這時候會吵醒楚嫣然的美夢。

    楚嫣然的聲音透著慵懶:“喂!好早啊!”

    張揚笑道:“東江是黃昏!”

    楚嫣然輕聲道:“看來咱們現在總是不同步!這麼早打電話過來有事?”

    “沒什麼,就是想聽聽你的聲音!”

    楚嫣然笑道:“好,那我就多說幾句,讓你聽個夠!”

    張揚道:“嫣然,你真好!”

    “怎麼了?”楚嫣然感覺到他有些異樣。

    張揚道:“沒什麼,快點回來吧,我想你了!”

    “肉麻!”楚嫣然小聲嗔怪著,可心底卻透著暖融融的幸福。

    張揚當晚就回到了南錫,李同育已經死了,應該不會繼續帶給宋懷明麻煩,然而他的死卻讓張揚對生命的意義又認識加深了一層,他想到了安語晨,可再打電話,安語晨的手機已經處在關機狀態中了。

    張揚本以為是太晚的緣故,第二天再打,依然如此。張揚開始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妙,他坐在辦公室內,逐一撥打電話,甚至讓他的二哥專門去了一趟清台山,去找老道士李信義詢問安語晨的下落,又讓薑亮去南林寺廣場問問安語晨近期有沒有去過那。

    第二天中午的時候,先是薑亮打電話過來,告訴張揚,安語晨的確去過南林寺廣場,不過是幾天前的事情了,去過的當天她就走了。緊接著李信義來到黑山子鄉給張揚打了電話,他的聲音透著緊張:“張揚,她不是去找你了嗎?”

    張揚聽李信義這麼一說,心頓時涼了半截,安語晨之前和自己在電話中說的那些話,全都是在欺騙自己。張揚抑製住內心的惶恐,低聲道:“李道長,你最後一次見她是什麼時候?”

    李信義道:“就是和你打電話之前,張揚,我看這事壞了,這丫頭指不定要出什麼事……”李信義聲音都顫抖起來。

    張揚安慰李信義道:“李道長,你別擔心,也許她回香港了。”

    李信義道:“不可能,這孩子說了,她以後就留在內地,不回香港了!”

    張揚像是對他說又像是對自己說:“你放心,我一定會找到她,就算踏遍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要把她找到!”

    

Snap Time:2018-01-21 22:56:18  ExecTime:0.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