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三十七章本性(中)

  
  第七百三十七章【本『性』】(中)
  黃軍道:“沒問,你不是讓我別驚動他嗎?我就站在一旁看他們開『藥』,他也沒說什麼,就是把『藥』開完就走了,我記住了幾樣『藥』名,問了一下,全都是抗腫瘤『藥』物。”
  張揚道:“繼續盯著他,我馬上過去!”
  黃軍道:“得,你趕緊到啊,你讓我做賊還成,警察的活兒我還真幹不了,太他媽累了。”
  張揚問明了黃軍現在的地點,馬上趕了過去,梁成龍閑著沒事要跟著湊熱鬧,張揚讓丁兆勇和趙靜回家,和梁成龍一起開車前往和黃軍會和。
  他們在鼓樓廣場見到了黃軍,黃軍一見到張揚就叫苦不迭的抱怨道:“我這兩天跟著他,腿都跑細了。”
  張揚笑道:“別埋怨,回頭我請你吃飯!”他把梁成龍介紹給黃軍認識,黃軍對梁成龍聞名已久,他笑著和梁成龍握手道:“梁總,久聞大名,最近我也組織了一個小建築公司,以後有什麼小活照顧照顧。”
  梁成龍笑了笑,嘴上說著沒問題,心底對黃軍這種混社會的混混兒卻很是不屑。
  張揚道:“李同育呢?”
  黃軍指了指不遠處停車場的一輛黑『色』桑塔納:“那是他的車,他去買報紙了!”
  張揚道:“先上車再說!”
  他們一起上了梁成龍的車,過了沒多久,就看到李同育走了過來,他並沒有急著上車而是四處看了看,然後接了一個電話,隨手將報紙扔到了垃圾箱,這才開著那輛桑塔納向遠方駛去。
  張揚道:“跟著他!”
  黃軍道:“還跟啊!就他那樣,也不像是違法『亂』紀的壞分子啊!”
  梁成龍道:“跟得了他一天,你跟不了他一輩子!”
  張揚道:“我總覺著這人很不對頭,咱們跟一段,看看他幹什麼!”
  李同育的確剛從醫院出來,他去醫院的目的隻是開『藥』,最近幾天感覺身體越來越虛弱了,他意識到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應該沒幾天好活了。人在死前總會習慣『性』的對自己進行一個總結,李同育也不例外,回顧自己即將過去的一生,他發現自己居然一個真正的朋友都沒有,李同育知道自己不可能交到朋友,自從最好的朋友宋懷明搶走了他的至愛楚靜芝,他就對朋友這兩個字產生了抵觸,他再也不相信友情,他甚至不相信任何人,李同育猶如一個遊魂,孤獨的遊『蕩』在人世間,現在他又行將離去。他沒有時間了,雖然他很想報仇,很想去折磨宋懷明,想讓他痛苦一生,李同育不甘心這樣離去,為什麼命運待他如此不公,所有不幸的事情全都落在他的頭上,而偏偏又如此眷顧宋懷明,這樣的人,無論是感情還是事業都如此得意?
  李同育看了看後視鏡中的自己,臉『色』蒼白,黯淡的目光顯得毫無生機,李同育感覺自己要死了,其實他的這顆心早就死了,自從楚靜芝嫁給宋懷明的那一天,他的心就死了……
  電話再次響起,李同育拿起電話:“喂!”
  “錢到賬了!”
  “做你該做的事!”李同育說完停頓了一下:“等等,我想親眼看你動手!”
  對方笑了起來:“不相信我?”
  李同育道:“不是不相信,就是想親眼看看!”
  “衡山路,知秋園,她們帶孩子玩呢,出門的時候我動手。”
  “好,我馬上到!”
  柳玉瑩最近幾乎每天都會和小保姆帶兒子出來散步,讓他感受一下正午的陽光,讓他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知秋園距離省委大院不遠,不到一公的距離,柳玉瑩和小保姆推著嬰兒車步行走到這,柳玉瑩的心情很好,有了這個孩子,家庭才真正完整起來。
  在知秋園轉了一圈之後,她們回去了,車內的小庚新已經睡著了,柳玉瑩望著熟睡的兒子,『露』出會心的笑容,她很小心的將『毛』巾被給兒子蓋好,然後放下童車的紗罩,向保姆輕聲道:“回去吧!”
  李同育把車泊在知秋園的門外,靜靜望著知秋園大門口,他看到了柳玉瑩,看到了她和保姆一起推著童車,談笑著走了出來。
  李同育咬了咬嘴唇,他落下車窗,看到柳玉瑩又突然停了下來,那孩子在哭,柳玉瑩把兒子從童車中抱了出來,李同育清晰的看到那孩子天真可愛的小臉,小庚新的臉上還掛著兩顆淚珠兒,陽光的照『射』下發出璀璨的光芒,李同育望著他的小臉心中忽然生出一種異樣的感受,他看到了一個鮮活的生命,這生命正如一輪初升的太陽。
  張揚和梁成龍他們因為害怕被李同育發現,所以跟得很遠,他們不知道李同育為什麼會到知秋園來,當柳玉瑩出現的時候,張揚的麵『色』不由得一變,難道李同育要鋌而走險?張揚低聲道:“不好!”
  就在這時,一輛黑『色』的標致轎車緩緩啟動,啟動之後忽然加速,衝著柳玉瑩母子高速衝了過去。
  張揚目眥欲裂,他預見到了什麼,大吼道:“開車!衝過去!”
  梁成龍已經將車熄火,此時重新啟動,再想衝過去肯定來不及了。
  柳玉瑩聽到車胎摩擦地麵的聲音,抬起頭,她的俏臉頓時變得煞白,她抱著兒子,根本沒可能逃過這輛高速衝來的汽車。
  李同育看著眼前的一幕,他的目光中沒有欣喜,甚至他的心中也沒有感覺到任何即將大仇得報的欣快感,他的眼前晃動著一張天真無邪的小臉,李同育痛苦地閉上了眼睛,他仿佛聽到了楚靜芝憤怒的聲音:“李同育,你變了,你再不是過去那個李同育!”
  李同育爆發出一聲歇斯底的大吼,他的腳將油門踩到了最底,事實上她一直都沒熄火。
  桑塔納以驚人地速度向前衝去。
  柳玉瑩抱著兒子想要逃走,可是兩輛車同時向她衝來,她完全被嚇傻了,她意識到這不會是一場意外,可是這樣的狀況下,她已經不知該怎麼做,小庚新似乎也意識到危險的來臨,他突然停下了哭聲。
  桑塔納擦著柳玉瑩的身邊駛過,重重撞擊在標致車的側方,將那輛標致車撞得翻滾到了一旁,因為劇烈的撞擊,桑塔納前檔的玻璃完全碎裂了。玻璃的碎片四散飛出,有不少向柳玉瑩的方向飛去,她用身體阻擋著這些玻璃碎片,護衛著自己的兒子。
  標致車中一個男人搖搖晃晃逃了出來,李同育也推開車門走了下去,滿頭滿臉的血,他迎向那名男子似乎想要阻止他的下一步舉動,那男子忽然揚起手,一道寒光刺入了李同育的腹部。李同育死死抓住他的手,他感到冰冷的刀鋒刺穿了自己的身軀,刺入了他的髒腑,李同育的臉上帶著微笑……他的喉頭含糊不清的說著什麼。
  那名男子想要擺脫他,可是李同育死死抓住他不放,他隻能一刀又一刀的刺向李同育。
  張揚、梁成龍和黃軍三人第一時間衝到柳玉瑩的身邊,張揚大吼道:“保護柳阿姨!”說完他就衝了過去,一腳將那名瘋狂刺殺李同育的男子踢倒在地上,那名男子想要爬起來,張揚出手絕不容情,抬腳踏在他的右腕之上,哢嚓一聲,那名男子的手腕已經被張揚踩得粉碎,張揚隨後一記重拳,將那名男子擊暈在地。
  兩名巡警迅速跑了過來,張揚指著那名業已昏『迷』的男子道:“銬起來!”
  張揚來到李同育身邊,李同育四仰八叉的躺在那,身下的鮮血已經流成了一條小河,張揚伸手點中他身體的『穴』道,想幫助他止血,卻被李同育染滿鮮血的手掌抓住:“不……要……”
  “為什麼要這樣做?”
  李同育望著正午的太陽,眼前的一切變得模糊而虛幻,他看到楚靜芝身穿白裙漂浮在空中,曆經多年,她依然容顏不改,還是那樣年輕,那樣美麗,李同育鬆開張揚的手臂,帶血的手掌伸向半空想要抓住楚靜芝:“靜芝……”
  他看到楚靜芝在向自己笑,看到她溫柔的眸子閃爍著晶瑩的淚水,李同育的手顫抖著:“靜芝……別哭……別為我哭……不值得……”
  楚靜芝沒有說話,伸出潔白柔嫩的手握住他帶血的手掌。
  李同育道:“別弄髒了你的衣服……”
  楚靜芝溫柔的笑,兩顆晶瑩的淚水無聲飄落,落在李同育的臉上卻變成了陽光,她的影像在李同育的視野中變得模糊,整個人沙粒般隨風逝去。
  “等我……”李同育顫聲道。
  “堅持住!你一定要堅持住!”張揚大聲道。
  李同育淒然笑道:“宋懷明……為什麼要吵醒我……為什麼……靜芝要帶我走了……我和她……再也不會分開……”他用盡全力緊緊抓著張揚的胸口,似乎要將張揚胸口的肌肉扯下一塊來,然而他的力量迅速的減退,沒過多久,他的手臂無力的垂落下去,癱軟在殷紅『色』的血泊之中……
  

Snap Time:2018-12-13 23:23:39  ExecTime: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