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三十六章劍走偏鋒(中)


    第七百三十六章【劍走偏鋒】(中)

    張揚雖然人在東江,可是沒有一刻能夠放下對安語晨的牽掛,他擔心安語晨向自己撒謊,每天都要打幾個電話,安語晨的電話始終處於暢通之中,通話中也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異樣,可張揚還是有些心緒不寧,他以為,自己之所以這樣,並不僅僅是處於對安語晨的擔心,還因為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家的事情,工作上的事情,全都一股腦湧了過來,每件事都需要他去解決,江城那邊薑亮幫他調查著李同育的事情,果然不出張揚的所料,李同育當年居然也在江城機械廠工作過,他是江城機械廠的通訊報道員。但是李同育和小石窪村沒有任何關係,張揚推測出,李同育和沈靜賢之間的交集也是從這時候開始。

    梁東平在慎重考慮之後,終於決定去南錫工作,事實上他已經沒有了更好的選擇,他大學學得就是新聞專業,除了這一行當他不會其他任何的東西,梁東平做出這個決定之前,又來到了東南日報社門前,在馬路對麵眺望著這片曾經承載著他希望和夢想的地方,平心而論,如果不是發生了這件事,梁東平在東南日報還是很滿足的,他本以為找到了自己可以為之奮鬥和努力的地方,可現實卻給了他一記狠狠的悶棍,以後他再也不是記者了,梁東平心很難受,來到報社門前,遠望著東南日報社那五個大字,仿佛看到了自己已經幻滅的過去,那五個字就像墓碑上的銘文,他在向自己的過去告別,文人中不少人都是多愁善感的,梁東平就是這樣,他來告別過去的時候,卻意外的看到了一個人——李同育,李同育回來了。梁東平在把自己決定前往南錫體委任職的消息告訴張揚的時候,順便把李同育的回歸告訴了他。

    這對張揚來說是一份禮物,這兩天,他已經查到了李同育的不少事情,他準備好了對付李同育的方法和手段。

    李同育是昨晚從京城回來的,事情比他想象中困難得多,中紀委對他的舉報反應冷淡,甚至他的兩個哥哥也找到他,他們因為李同育的事情承受了某些方麵的壓力,兩人非但不支持這個弟弟繼續搞下去,反而奉勸他趕緊收手,不要拿自己的前途和命運開玩笑。

    李同育很失望,前途和命運對他來說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他也不存在什麼前途,宋懷明的根基比他想象中要深的多,從兩位哥哥的口中李同育知道,宋懷明已經發動各方麵的關係給予他們壓力,他繼續鬧下去是不明智的。

    現在的李同育已經喪失了理智,他這樣的人又怎麼可能明智?

    李同育在悄然規劃著他人生的最後日子,他要走得了無遺憾,他要了卻所有的恩怨。

    李同育坐在辦公室內靜靜思索的時候,聽到了外麵的『騷』動聲,然後聽到蓬!地一聲響,然後有東西唏哩嘩啦落了一地的聲音。李同育皺了皺眉頭,起身準備出去看看發生了什麼情況,又聽到自己辦公室的房門被人一腳踢開了。

    張揚出現在門外,不過這廝臉上居然沒有任何的怒氣,一臉的笑,雖然笑得很不真實,但是的確他在笑,報社的兩名保安跌跌撞撞的跟了過來,兩人的臉上都有些淤青,李同育擺了擺手,很鎮定的說道:“沒你們的事!”他盯住張揚,他表現出來的鎮定讓張揚也不得不佩服,李同育微笑道:“來了!麵坐!”

    張揚點了點頭,來到李同育的對麵坐下。

    李同育很客氣,也很禮貌,給他拿了瓶礦泉水。

    張揚擰開礦泉水,喝了一口道:“你不會在麵下毒吧?”

    李同育微笑道:“害怕你還喝?”

    張揚道:“你沒那個膽子!”

    李同育道:“我們做新聞的想殺人不會用這麼低級的手法,唇槍舌劍你難道沒聽說過?”

    “聽說過,而且知道你李社長是這方麵的絕頂高手!”

    李同育笑了起來:“找我有事?”

    張揚道:“去京城告狀回來了?”

    李同育並不否認:“回來了,這世上總還有幾個敢說真話的人。”

    張揚道:“壞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從不認為自己做的是壞事!”

    李同育道:“每個人評判好壞的標準都不一樣,我隻按照自己的標準去做事!”

    張揚道:“你的標準是什麼?”

    “說了你也不懂!”

    張揚道:“你活在世上的目的就是為了複仇,知道你為什麼這麼在意仇恨?因為你的心胸太狹窄,你又是個極度自卑的人。”

    李同育笑得很開心:“在我眼,你隻是個孩子!”言語中充滿了對張揚的不屑。

    張揚道:“你恨宋省長,認為他奪走了你的至愛,可惜你並沒搞清楚一件事,就算沒有宋省長,嫣然的母親也不會喜歡你,你這種自私狹隘的人又有誰會喜歡?”

    李同育仍然微笑看著他。

    張揚道:“你舉報杜天野,因為你認為你父親的死和杜山魁、陳崇山這些戰友有關,認為是他們出賣了他,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你的父親和你一樣心胸狹隘?”

    李同育怒道:“住口!”他無法容忍張揚這樣評價他的父親。

    張揚道:“或許我沒有資格評價你的父親,但是我認識杜山魁、陳崇山、楚鎮南,我了解他們每一個人,他們的風骨和品格絕不會做出賣戰友的事情,你敢說你的父親在落難之後,沒有舉報陳崇山,你敢說他沒有舉報楚鎮南?你隻記得自己家庭的不幸,有沒有想過他給別人帶去了怎樣的不幸?楚鎮南和陳崇山的家庭因為你父親的舉報而離散,他們的妻子為了保護丈夫,全都選擇了默然離去,這傷口是永遠都無法彌合的。”

    李同育怒道:“就算我父親什麼都不說,他們一樣會有事!”

    張揚道:“這句話你說對了,那樣的年代,就算沒有任何人說你父親什麼,他一樣會有事,一個戰場上被子彈下破膽的人,在任何人的心中都不是一個英雄。”

    李同育明顯被張揚刺激到了,他怒吼道:“如果你今天過來,就是為了說這番混賬話,現在,你可以滾出去了!”

    張揚出奇的鎮定,他沒有絲毫的憤怒。李同育一向老謀深算,很少有沉不住氣的時候,他現在終於被張揚刺激到發怒,顯然是被張揚命中了要害。

    張揚笑道:“別生氣啊,一個人背地幹多少流氓事都不會覺著丟人,可是要是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把他遮羞的褲子扒下來,想必會惱羞成怒,李社長,你說是不是啊?”

    李同育冷哼一聲,激將法,這小子居然對自己用激將法,也太小瞧了自己,李同育迅速冷靜下來,他倒要看看,這廝究竟還知道什麼?李同育道:“調查我?看來花費了不少的功夫。”

    張揚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一個人想不被別人發現做壞事最好的方法就是別去做。你也算得上是一個文化人士,出門在外,別人也尊稱你一聲李社長,可要是把你幹的事情說出去,嘖嘖嘖!真是有辱斯文。”

    李同育道:“你沒資格指責我!”

    張揚道:“下一步打算怎麼辦?準備繼續舉報?宋懷明還是杜天野?既然你恨他們,為什麼不自己去,何必要利用一個已經癱瘓的女人?”

    李同育內心劇震,他的雙眼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目光,他實在無法相信,張揚怎麼會知道這件事?他又怎麼能夠想到,當時他給沈靜賢打電話的時候,張揚就在沈靜賢身邊,將一切聽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張揚道:“你當年在江城機械廠從事過宣傳工作,雖然時間不長,可是足夠你了解到一些內幕,你這種人生來就是做記者的材料,偷窺偷聽偷拍全都是你的特長,你發現了一些見不得光的東西,所以利用這些事威脅那個女人,朱小橋村山民械鬥的時候,你就利用這件事威脅她,讓她『逼』迫自己的女兒做出不利於陳崇山的供詞,可是你沒有達到自己的目的。”

    李同育的臉『色』變了,張揚竟然知道這麼多,李同育忽然感到無比的頹喪,自己精心布置的一個局已經徹底被別人識破。

    張揚道:“你真可憐,這些年來一直為仇恨活在這個世界上,等你死亡的那一天,你會發現自己在這個世界上什麼都沒有留下。”

    李同育近乎抓狂的吼叫道:“滾出去,我要你現在就給我滾出去!”他宛如一頭暴怒的獅子一般衝上去,想要抓住張揚的衣領,想把他從自己的房間內扔出去,可是在他沒有完成自己的動作之前,已經被張揚推倒在地。

    

Snap Time:2018-07-22 11:17:58  ExecTime:0.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