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三十六章劍走偏鋒(上)


    第七百三十六章【劍走偏鋒】(上)

    丁巍峰夫『婦』的臉『色』都不好看,徐立華這一巴掌看似打在趙靜臉上,可他們卻都覺著臉上一熱,趙鐵生和徐立華走了出去,張揚拉著妹妹也跟著走了出去。

    丁兆勇想要跟出去,錢惠敏怒道:“兆勇,你給我站住!”

    丁兆勇道:“媽,你這是幹什麼?”他準備追出去向趙家解釋,卻聽到大哥驚呼道:“媽,你怎麼了?”

    丁兆勇轉過身去,看到母親臉『色』蠟黃,捂住胸口,癱倒在座椅上,幸虧丁兆偉及時扶住她的身子,不然肯定摔在了地上。錢惠敏虛弱無力道:“你走吧,你走吧,我就算死了,你也不會管我……”

    丁兆勇看到母親這個樣子,當真是進退兩難,咬了咬嘴唇,終於折返到母親身邊:“媽……”

    趙鐵生憤然離去,因為走得匆忙,險些撞到了走廊那邊走過來的幾個人,有人攔住了他,趙鐵生抬起頭,看到一群西裝革履的人,他正在氣頭上,怒道:“攔我做什麼?我犯法了?”

    張揚隨後趕了過來,他認得,走過來的幾個人正是省長宋懷明和他的幾名隨行人員。

    攔住趙鐵生的是宋懷明的秘書鍾培元,他擔心趙鐵生衝撞到了宋懷明。

    張揚慌忙走過去,叫了聲:“宋省長,這是我爸!”

    趙鐵生聽說對方是省長,剛才的那點硬氣頓時泄了個一幹二淨,在他們普通老百姓心,省最大的官就是省委***和省長,至於省政法委***,在他們心目中跟前兩者根本不是一個檔次,趙鐵生嚇得腿都軟了。

    宋懷明剛剛接待完客人,他也沒想到會在走廊上和張揚的一家人相遇,宋懷明笑道:“張揚,你家人過來,怎麼也不跟我說一聲,真是!”他向前走了一步,鍾培元識趣的走到一邊,宋懷明握住趙鐵生的手道:“老哥,我一直都想去拜訪你們,可是最近工作忙,始終抽不出時間,如果不是今天迎麵遇到,我都不知道你們來了東江。”他又忍不住責怪張揚道:“張揚,這就是你的不對了,為什麼不請爸爸媽媽去我們家做客?”

    趙鐵生沒想到對方是省長,更沒有想到這位宋省長對他如此熱情,表現的如此平易近人,他隻是一個普通老百姓,人家可是一省之長。趙鐵生結結巴巴道:“宋……宋省長……好……”

    宋懷明笑道:“老哥,你跟我還用這麼客氣啊?咱們兩家孩子都定親了,雖然是第一次見麵,早晚都是親家。”

    趙鐵生因為宋懷明的這句話,滿臉的光彩,省長大人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就認同他這個親家,這是何等的榮耀。

    徐立華這才把宋懷明和楚嫣然的爸爸對上號,張揚笑著把母親介紹給宋懷明認識:“宋省長,這是我媽!”

    宋懷明笑道:“嫂子,我是嫣然的爸爸,你和大哥吃飯了沒有?”

    徐立華小聲道:“吃過了,吃過了!”

    宋懷明道:“千萬跟我別客氣,剛才我接待客人也沒好好吃飯,小鍾,安排一下,我和大哥一起吃點,順便聊聊孩子的事情。”

    趙鐵生慌忙道:“宋省長,真吃過了,我們真吃過了!”

    宋懷明把目光投向趙靜道:“張揚,這是你妹妹趙靜吧,,過去我在大院見過!”

    趙靜眼圈還有點紅呢,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宋叔叔好!”

    宋懷明滿意的點了點頭,他主動邀請道:“既然吃過飯了,就到家坐坐,張揚,你柳阿姨也早就想和你爸媽見見麵。”

    張揚道:“改天吧,今天太倉促了!”

    宋懷明道:“也好,那就明天晚上,都到家來吃飯,都是自己人,就不去外麵了,在家熱鬧些,說話也方便。”臨走之前,他又和趙鐵生握了握手道:“老哥,明天我還得上班,沒時間陪你們,讓張揚陪你們到處轉轉,晚上我一定早點回去,在家恭候你們的大駕!”

    趙鐵生激動地連連點頭,他心中暗想,同樣是高官,同樣是親家,咋做人的差距這麼大呢?

    宋懷明又禮貌的向張揚一家道別,這才離去。

    當晚張揚並沒有在省『政府』招待所安排家人就住,而是帶他們來到了南國山莊,趙鐵生對今晚遭遇的一切感觸良多,等到了房間之後,趙靜低聲哭個不停。

    趙鐵生道:“哭啥,你多跟你哥學學,做人不能沒有骨氣!他丁家門檻兒高,咱攀不上!”

    張揚卻知道趙靜對這場婚姻看得很重,他拍了拍妹妹的肩膀道:“小靜,咱們出去走走!”

    趙靜含淚點了點頭,和張揚一起來到了外麵,當晚的月光很好,水銀一樣瀉了了一地,眼前的景物仿佛都籠上了一層銀霜。

    張揚有些愛憐的看了看妹妹,低聲道:“疼不疼?”

    趙靜搖了搖頭,眼圈又紅了。

    張揚歎了口氣道:“我知道今晚你很難做,但是爸媽那樣做是為你好!”

    趙靜小聲道:“我知道!”

    張揚道:“其實他媽有句話沒說錯,你大學都還沒有畢業,結婚沒必要急於一時。”

    趙靜沒說話,睫『毛』垂落下去,望著自己的足尖。

    張揚道:“我知道你喜歡兆勇,兆勇也是真心喜歡你,可是你們有沒有想過在還沒有得到他父母認同的情況下結婚,你們的婚姻從一開始就會存在問題?”

    趙靜道:“我始終覺著,婚姻隻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

    張揚因為妹妹的幼稚而發笑了:“如果你真的那樣認為,為什麼還要安排兩家人見麵?你們誰都不要通知,你們隻管去結婚就是了,何必管其他人的想法?”

    趙靜咬了咬嘴唇。

    張揚道:“沒有人不想風風光光的舉辦自己的婚禮,沒有人不想得到父母的祝福。小靜,既然你對你們的感情擁有信心,為什麼一定要急於用婚姻來證明呢?”

    趙靜無言以對,本來她也沒想這麼早結婚,可後來她懷孕了,所以才定下結婚,沒想到又發生了意外流產的事情,丁兆勇沒有改變訂下的婚期,趙靜流產後就處於一種患得患失的心態之中。她害怕流產事件會帶給自己和丁兆勇改變,雖然丁兆勇對她一如既往的好,可女人的心態總是微妙的。她開始變得害怕失去,開始變得對自己對感情不自信。而這些,趙靜都埋在心,她無法對其他人講,趙靜道:“哥,我以為兆勇都安排好了。如果我預先知道是這種狀況,我是不會讓爸媽和他們見麵的,不會讓你們難堪。”

    張揚歎了口氣,今晚的狀況已經表明,丁巍峰夫『婦』並不喜歡趙靜,張揚今天始終沒有發表任何的意見,他認為無論是趙鐵生還是自己的母親在這件事的處理上都很得當,張揚道:“其實我們並沒有覺得難堪,不喜歡最多不見麵,權當路人就是了,可是你和兆勇結婚,必須要麵對他的父母,這是無法回避的。”

    趙靜流淚了:“哥,我應該怎麼做?”

    張揚道:“我想丁家之所以對你們的婚姻不看好,不僅僅是因為家庭的原因。”張揚說得委婉,但是他的意思表達的很明確,丁家對這樁婚姻的反對,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趙靜過去曾經是丁斌的女朋友,現在結婚的對象卻是丁兆勇,身為父母的丁巍峰夫『婦』心中不悅,有些想法也是在所難免,這也是人之常情。

    趙靜低下頭去,感情的事情她也無法控製。

    張揚道:“小靜,有句老話叫一口吃不成胖子,什麼事都得慢慢來,你還小,還沒有完全準備好,真的沒必要趕著結婚,哥勸你這番話,並不是要你放棄和兆勇的感情,兆勇對你好,我看得出,你們急著結婚更是想給對方一個證明,讓對方放心,其實沒有必要,真正的感情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你給兆勇時間,等於給你自己時間,用時間來證明你們的感情是真的,用時間來證明兆勇的選擇沒錯,這世上沒有一個父母不想自己的孩子好。小靜,我相信丁兆勇的父母也是一樣,等他們真正明白兆勇的幸福就在你的身上,他們一定不會阻撓你們!”

    趙靜抬起頭,她的雙眸熠熠生輝,張揚的話讓她明白了什麼,她輕聲道:“哥,我懂了!”

    張揚愛憐的伸出手去,『揉』了『揉』她的頭發。趙靜笑了,仿佛回到了她上高中的時候,小哥的這個招牌『性』的動作一直未變。她小聲道:“媽說得對,無論別人怎麼看,我們不能自己看低自己。”

    

Snap Time:2018-07-20 10:49:08  ExecTime: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