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三十五章門戶之見(下)


    第七百三十五章【門戶之見】(下)

    張揚倒沒覺著什麼,誰也不是生來什麼都經曆過,趙鐵生緊張也在所難免。

    丁巍峰示意服務員倒酒,服務員給趙鐵生倒酒的時候,趙靜提醒道:“爸,你身體不好,少喝點!”

    趙鐵生愣了一下,其實他身體好的很,女兒提醒他的原因是,趙鐵生喝酒之後管不住嘴巴,喜歡胡說八道,萬一說錯了話,肯定鬧得大家都尷尬。趙鐵生笑了笑:“嗯……那……我胃不舒服……不喝了……”

    丁巍峰笑道:“少喝一點吧,不勉強!”

    徐立華道:“少喝一點!”兩家人頭一次見麵,趙鐵生要是一口不喝也說不過去。

    酒倒好之後,丁巍峰端起酒杯微笑道:“老趙啊!歡迎你們一家來東江做客,咱們一起同幹一杯!”

    “噯!”趙鐵生等他說完,咕嘟一口就把杯中酒給喝了,趙鐵生認為喝得越痛快越是對主人的尊重。

    丁巍峰也看出趙鐵生是個實在人,他也把杯中酒喝了,張揚一直都沒說話,今天他隻需要扮演好晚輩的角『色』。

    三杯酒下肚之後,丁巍峰道:“老趙啊,你在江城是做什麼工作的?”這句話就表明丁巍峰並不了解趙靜的家庭,甚至在這次見麵之前,他都沒有搞清楚趙鐵生是住在江城還是春陽。

    趙鐵生道:“丁***,俺家住在春陽,我是春陽農機廠的工人,現在已經內退了。”

    “哦!”丁巍峰應了一聲,向徐立華道:“嫂子呢?”

    趙鐵生道:“在家,她一直沒工作,在家洗洗衣服做做飯,就是家庭『婦』女。”

    趙鐵生介紹這些的時候說的很坦然,張揚聽得也很坦然,因為趙鐵生說的是實話,趙靜卻把頭垂了下去,父親的這番話讓她感覺到有些自卑,雖然和丁兆勇戀愛的時候,她竭力想忽視兩人之間的門第差距,可事實仍然擺在那,無論她想或不想,事實都存在。

    丁巍峰端起酒杯道:“老趙,你們不容易啊,沒有忽視對子女的教育,為國家培養了一個年輕的幹部,還有一位大學生。”

    趙鐵生和丁巍峰碰了碰杯子,因為酒精的緣故,他這會兒說話自如了許多:“說起來我挺對不住這倆孩子的,小靜能上大學,全都是因為他哥,當初她的成績並不好,幸虧三兒給她爭取到了保送名額……”

    “爸!”趙靜心這個急啊,父親一沾酒,說話就沒有把門的。

    錢惠敏聽在耳,心中是越發的不待見趙靜了,輕聲道:“無論有沒有參加高考,畢業證都是一樣的。”

    丁兆勇趕緊為趙靜說話:“小靜成績很好,在同屆畢業生中也是名列前茅。”

    錢惠敏道:“不是還沒畢業嗎?”

    丁兆勇道:“我們都說好了,等畢業後小靜就加入我的公司,我們倆一起開創事業。”

    錢惠敏道:“說起這件事我就有些不理解了,當老師多好的職業?非得要去做生意?”

    丁兆偉幫忙說話道:“現在不都流行下海嗎?連我有時候都動心了,你看兆勇現在車是一輛一輛的換,我都是開部隊的車,憑我們兩口子的那點工資,這輩子也買不起自己的車。”

    錢惠敏道:“有錢什麼好?有錢是非多!”

    丁兆勇笑道:“媽,我還真不是個有錢人,跟我一起玩兒的,陳紹斌、梁成龍他們都比我有錢。”

    錢惠敏道:“梁成龍肯定比你有錢,他本來公司就不小,清紅又是天驕集團的董事長,門第出身,聽說他們兩口子就快有孩子了,真好,這樣門當戶對的婚姻才讓人羨慕。”

    錢惠敏說出門當戶對這四個字的時候趙靜的臉刷一下就白了,她內心中刀割般難受。

    張揚隻差沒站起來罵娘了,感覺手忽然一緊,是妹妹抓住了他,趙靜了解自己這個小哥的『性』情,錢惠敏的這番話肯定會觸痛他的神經。

    趙鐵生也臉紅了,不過好在喝酒,別人看不出來,他『摸』出一盒煙,抽出一支遞給丁巍峰,丁巍峰微笑著表示不會,趙鐵生自己點了一支煙。

    錢惠敏厭惡的皺了皺眉頭,聞到煙味兒,誇張而劇烈地咳嗽起來。

    趙靜有些抱怨的看著父親。

    趙鐵生愣了一下,含在嘴的煙顫抖了一下,然後他迅速拿起香煙摁滅在煙灰缸。

    丁兆勇意識到自己必須要說話了,不能讓場麵繼續惡化下去,他笑道:“今天大家都在,我和小靜想宣布一件事,我們打算五一節結婚。”

    他說完之後所有人都靜了下去,趙靜的臉上重新浮現出幸福而甜美的微笑,未來婆婆對她的態度她早就領教過,不過隻要今天順利的定下婚事,受點委屈也算不了什麼,本來趙靜最擔心的就是張揚,她害怕哥哥按捺不住『性』子,可今天他一直表現的很好,沒這麼說話。

    丁兆勇看到無人回應,他端起一杯酒來到趙鐵生麵前:“趙叔,我敬您,我和小靜是真心相愛,您就同意我們的婚事吧。”其實趙鐵生對他們的婚姻一開始就讚成,丁兆勇這麼說,是要給趙家圓麵子,也等於間接為母親的那番刻薄話道歉。

    趙鐵生笑著接過那杯酒道:“好,好,你們倆結婚,我歡喜的很,開心得很……”

    錢惠敏冷淡的聲音再度響起:“兆勇,你說的是明年五一還是今年五一?”

    丁兆勇愣了一下,來之前和母親說的好好的,她今天看來真的要借題發揮了,丁兆勇笑道:“媽,今年五一!”

    錢惠敏道:“趙靜,今年五一你還沒畢業吧?大學都沒上完,怎麼結婚?”一句話讓現場的氣氛頓時到了冰點。

    丁兆勇道:“媽,我們沒打算大『操』大辦……”

    錢惠敏道:“婚姻是一輩子的大事,怎麼能當成兒戲呢?我還以為是明年五一,怎麼突然變成了今年五一?趙靜大學都沒畢業,你們就這麼急著結婚?”其實錢惠敏當然清楚兒子要和趙靜在今年五一結婚,她之前反對過,後來因為兒子的堅持而沉默,可她一直都沒表態同意,現在當著趙家的麵說出來,搞得趙家好不尷尬。

    趙鐵生和徐立華的臉『色』都很難看,他們有些後悔這次的東江之行了,他們過來是為了兩家人見麵,把婚期定下來的,可沒想到丁兆勇的母親對這件婚姻如此抵觸,他們本來就覺著自己高攀不上丁家的門楣,這會兒更覺著難過。

    張揚想要發作,可趙靜始終抓住他的手,張揚清楚的感覺到妹妹的手變得冰涼。

    丁巍峰還算是顧全大局,他笑著解釋道:“兆勇、趙靜,你媽沒有反對你們結婚的意思,就是說你們現在的狀況,是不是有點急了?是不是等到畢業之後再說?年輕人嘛,畢竟要以學業為重,老趙,你說是不是啊?”

    趙鐵生沒說話,端起酒杯默默抿了一口,他心憋屈,可再憋屈也得忍著,他知道人家嫌棄的不是自己閨女,嫌棄的是他們這個家庭,身為趙靜的父親,他沒本事啊,讓人家看不起。

    丁兆勇道:“爸,媽,我和小靜已經考慮好了,我們定下的事情不會改變,今年五一我們就要結婚。”他說得斬釘截鐵,沒有半點可以回旋的餘地。

    趙靜癡癡看著丁兆勇,能夠得到他如此對待自己,剛才受到那點委屈根本不算什麼。

    張揚望著丁兆勇也流『露』出幾分欣慰,這樣的場麵的確輪不到自己說話,就算是存在問題,也應當由丁兆勇和趙靜解決,丁兆勇是條漢子,關鍵時刻敢於擔當,趙靜這次沒看走眼。

    丁巍峰笑了笑,沒有說話,但是從心底他對這場婚姻也是抗拒的,不過他沒有那麼激烈罷了,他認為妻子的發難有一定的道理,他認為兒子的婚姻充滿了太多衝動的成分,拖延一段時間,給他自己一段時間,一個冷靜的過程,也許過陣子他會重新考慮婚姻的問題。

    錢惠敏道:“兆勇,你還年輕,很多事情你不懂,趙靜也一樣,年輕人,多把心思放在工作和學業上,不要一門心思的想著情情愛愛,耽誤自己也耽誤別人!現在不冷靜對待,以後後悔就來不及了!”

    丁兆勇道:“媽,我考慮的很清楚,我也足夠冷靜,我喜歡趙靜,我認準了她,我要和她結婚,我要和她生活在一起。”

    趙靜很感動,她感到自己應該說一句話了,她輕聲道:“錢阿姨,我知道我很多方麵做得還不夠好,可是我以後一定會努力做好,我和兆勇是真心相愛的……”

    錢惠敏今天大有豁出去的架勢,她冷笑了一聲道:“真心相愛?這樣的話我很熟悉,你們這一代的感情我不理解,我也不相信,你們這一代做事太現實,太有目的『性』!”

    趙靜的臉刷一下就白了,她用力咬著嘴唇,委屈的淚水就快奪眶而出。

    趙鐵生默默端起酒杯,他把那杯酒一口給喝完了,然後把酒杯輕輕放在桌上,站起身道:“這婚不結了!”

    所有人都愣了,趙靜忍不住叫了聲:“爸!”

    趙鐵生站起身,他的腰杆挺得筆直,有生以來他還從沒有挺得那麼直過,他看著錢惠敏:“俺不會讓閨女嫁入你們家的,你們的兒子是塊寶,俺們家的閨女也不是根草!俺沒啥學問,也沒啥見識,可俺知道俺閨女是個好娃兒,就算是有不對的地方,也輪不到外人教訓,該打該罵俺自己會出手,別人說俺閨女一個不字,我他媽就跟她拚命!”趙鐵生雙目一翻,目光之中幾乎要噴出火來。

    錢惠敏被他看得內心不由得一顫。

    徐立華也站起身來:“老趙,咱回家!”她的目光已經濕潤。

    張揚嘴唇抿得很緊,從他認識趙鐵生以來,對這個繼父一直都沒有什麼太好的印象,可今天趙鐵生的這番話推翻了過去他對他所有的惡劣印象,趙鐵生也是一個好父親,在子女受到委屈的時候,他一樣可以爆發出無窮的勇氣,他同樣會不惜一切來捍衛兒女的利益。

    丁巍峰陪著笑道:“老趙,別生氣,咱們不談這些不開心的事,吃飯,吃飯!”

    趙鐵生道:“你兒子把我們請來就是談婚事的,我沒吃過飯?既然不開心,婚事不談了,我跟你談什麼?扯犢子!”此時的趙鐵生眼中的丁巍峰光環盡褪,什麼省政法委***,狗屁,你為了你兒子,我為了我閨女,都是當爹的,誰怕誰?

    張揚依然沒說話,起身準備離去,他用實際行動表達對趙鐵生的支持。

    趙靜一看家人要走,有些慌了,丁兆勇也慌了,趕緊過來挽留。

    趙靜知道父親脾氣倔,犯了脾氣,誰都勸不來,她抓住母親的手臂道:“媽!”

    徐立華道:“走!”

    丁兆勇道:“趙叔,徐阿姨,好好的別生氣,咱們坐下來好好談談行嗎?”他是真心挽留。

    趙靜道:“媽,爸,別生氣,你們誤會了。”她又向丁巍峰和錢惠敏道:“丁叔叔、錢阿姨,我爸脾氣直,平時說話就是這樣,你們千萬別介……”她的話還沒說完,徐立華忽然揚起手狠狠給了她一記耳光,這一巴掌把趙靜打懵了,也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趙靜捂著麵孔,委屈的淚水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媽……你……”

    徐立華心疼的望著女兒,她一字一句道:“我從小就教過你,咱們雖然是平民老百姓,可咱們堂堂正正做人,別人看低咱不怕,無論任何時候自己不能看低自己,打你,因為你是我閨女,打你是要你記得,人活在這世上圖的就是一個尊嚴!”

    

Snap Time:2018-01-16 15:57:49  ExecTime:0.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