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三十五章門戶之見(中)

  
  第七百三十五章【門戶之見】(中)
  親家第一次到來,平海省政法委***丁巍峰也表現出相當的重視,他特地在省『政府』招待所訂了一桌飯,還把大兒子丁兆偉夫『婦』兩人叫了過來,小兒子丁斌目前在國外留學,自然是不能來了,其實不回來更好,省得大家都尷尬。
  想起趙靜先是小兒子的女朋友,可現在變成了二兒子的未婚妻,丁巍峰的眉頭就不禁皺了起來。丁巍峰在內心深處對這件事是不滿的,為此他還專程和兒子談了幾次,可丁兆勇的態度很堅決,在他麵前擺出了非趙靜不娶的架勢。丁巍峰也的確沒有辦法,他了解自己的這個二兒子,別看平時樂的,可『性』情倔得很,認準的事情絕不會回頭。既然反對不了,就隻能聽之任之。
  丁巍峰雖然在無奈之下默許了這件事,可他的妻子錢惠敏到現在仍然接受不了,本來她今天都不想來,可丁巍峰硬『逼』著她過來,臨來的路上錢惠敏還忍不住嘟囔著:“什麼事兒,你也不怕別人笑話!”
  丁巍峰的兩道眉『毛』凝結在一起,表情很嚴肅,其實他多數時間都是這個表情:“什麼笑不笑話?你胡說什麼?”
  錢惠敏道:“先跟老三好,這一轉眼就把老二給哄上了,沒幾天就要談婚論嫁,你不覺著丟人?我還覺著沒臉見人呢?”
  丁巍峰怒道:“胡說!”
  錢惠敏道:“我說錯了嗎?自從他們兩人好上之後,我在大院堻ㄖC著頭走路,背後不知有多少人議論我們呢。”
  丁巍峰極度鬱悶的閉上眼睛,低聲道:“夠了,現在都提倡婚姻自由,我們當父母的隻能提提建議,最後怎麼選還得靠孩子自己。”
  錢惠敏道:“我真是受不了她,你看她那一臉的嫵媚相,你以為她真心喜歡咱們家兆勇?她是看上了咱們家的條件。”
  負責開車的丁兆偉和妻子朱婧對望了一眼,兩人都沒有『插』話,可心中對這件事也都有些想法。
  汽車來到省『政府』招待所,丁巍峰看了一下時間,還差十分鍾到六點,他向丁兆偉道:“小偉,跟你弟聯係過沒有?”
  丁兆偉道:“爸,聯係過了,他們已經到東江了,下午陪著趙靜一家去江灘公園轉了轉,說好六點鍾就到的。
  丁巍峰點了點頭,他向妻子道:“回頭見了人家客氣點!”
  錢惠敏負氣道:“你跟我過這麼多年不知道,我這人就是不會虛情假意!”
  幾個人下了車,丁巍峰讓丁兆偉在門外等著,錢惠敏道:“等什麼?又不是不認識字!”
  丁兆偉頗為為難,又朝父親看了看,丁巍峰向他點了點頭。
  大兒媳朱婧很會做事,趕緊上前挽著婆婆的手臂,錢惠敏幾個兒子之中最疼的就是這個老二,老大現在在東江警備司令部任職,平時不怎麼喜歡說話,長大成人之後就不怎麼著家,結婚後回家更少,老小丁斌太貪玩,到現在都不懂事,隻有老二丁兆勇最孝順最體貼她這個當媽的,所以錢惠敏對這個二兒子寄予的希望也是最大,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如今丁兆勇在婚姻上的抉擇讓錢惠敏極其不滿。
  因為路上堵車,丁兆勇陪著張揚一家在六點十分才來到省『政府』招待所,為了晚上的見麵,張揚特地給母親和趙鐵生買了身新衣服,親家頭次見麵,怎麼都要穿的整整齊齊。
  趙靜看出他的不自然,上前挽住他的手臂,笑道:“爸,你好帥!”
  “是嗎?”趙鐵生不自然的笑。
  徐立華小聲對張揚道:“三兒,媽這心底總覺著不踏實……”
  張揚笑道:“媽,就是吃飯說說話,沒什麼。”
  丁兆偉看到他們一家人過來,笑著迎了上來,張揚笑眯眯走了過去,和他握了握手道:“兆偉哥,你好,很久不見了。”
  丁兆偉樂道:“我一直在部隊,和你們地方幹部不一樣,不如你們自由。”他向趙鐵生和徐立華道:“趙叔和徐阿姨吧,你們好,我爸特地讓我在這媯扔菮O,我是兆勇的大哥丁兆偉!”
  趙鐵生站在那堳巡蛩L笑,趙靜推了他一下,他才反應過來,上前熱情的伸出手去:“首長……你好!”他太緊張,看著丁兆偉身穿軍裝,估『摸』著是個部隊的大幹部,居然稱呼起首長來了。
  趙靜窘得俏臉通紅,張揚卻笑了起來。
  丁兆偉笑道:“趙叔叔,你叫我兆偉就行,我可不是什麼首長,快請,快請!”他引著眾人來到包間內。
  看到張揚一家到來,丁巍峰笑著站起身來,雖然他心堳雂ㄤ峈A,但是麵子功夫還是要做的,既然已經阻止不了兒子結婚,隻能順其自然。
  丁巍峰表現的很熱情也很主動,他主動向趙鐵生伸出手去:“你是趙靜的爸爸吧!”
  趙鐵生這輩子也沒和這麼大的幹部握過手,緊張地滿頭都是大汗,手心堣]是汗,他覺著這樣伸出手去,對人家肯定不禮貌,在身上擦了擦,這才伸出手去,丁巍峰看出了他的緊張,笑著和他握了握手,拍了拍他的手背道:“老趙啊,大家都是自己人,別客氣。”
  趙鐵生嗯啊了兩聲,卻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丁巍峰放開了趙鐵生的手,又向徐立華笑了笑:“歡迎你們到東江來。”
  徐立華微笑道:“客氣了!”
  丁兆勇向母親看了一眼,錢惠敏坐在那堥癡S有起身,他的內心中頓時感覺到有些不妙。
  丁巍峰向趙鐵生和徐立華夫『婦』介紹道:“這位是兆勇的母親,今天她身體不太舒服,我剛陪她從醫院過來。”丁巍峰這個人畢竟是政治老手,應付這樣的場麵太小兒科了。
  趙鐵生這會兒總算有點緩過勁來了,他又在西服上擦了擦雙手,向錢惠敏伸出手去:“親家母……你好……”
  錢惠敏的臉『色』不好看,一點笑容沒有,她也沒有任何的表示,仍然坐在那堙A輕聲道:“坐吧,我身體不舒服,不好意思啊……”
  趙鐵生伸出去的手僵在那堙A一張臉漲得通紅,雖然趙鐵生沒多少文化,可別人的臉『色』他還是懂得的,這位親家母根本看不起他,趙鐵生訕訕的放下了手。
  趙靜也覺著很難堪。
  徐立華道:“兆勇他媽,身體不舒服就不要出來了,你帶著病過來,我們真是過意不去。”徐立華在此時的隨機應變是極其必要的,她化解了驟然緊張的氣氛,也化解了丈夫的尷尬。
  張揚打進門起就看出錢惠敏的臉『色』不對,他在官場混了這麼多年,從對方的表情推測對方的心理早已熟稔,馬上就意識到錢惠敏對這樁婚事並不滿意,換成別的場合,張揚才不會給她麵子,可今天不同,今天是為了妹妹的婚事,來之前,母親就特地把他拉到一旁專門交代,他們家條件不如人家,萬一發生不快,讓張揚無論如何都要忍著『性』子,千萬不要因為衝動壞了妹妹的婚事。
  丁巍峰及時開口道:“坐!趕緊坐,都是自己人,別客氣!”
  錢惠敏陰陽怪氣的來了一句:“都六點二十了,趕緊坐吧,賓館都催好幾次上菜了。”
  張揚看到她的樣子氣就不打一處來,可今天這種場合自己要是發火的確不好,撕破臉皮的話,傷害的不僅是兩家的感情,而是自己妹妹的終身幸福,拋開錢惠敏的因素,丁家其他人還是比較熱情的,看在妹妹和丁兆勇的份上,今兒忍了。
  丁巍峰邀請趙鐵生夫『婦』上座,趙鐵生哪兒敢,他誠惶誠恐道:“丁***,您是領導,您上座!您先請!”
  丁巍峰笑道:“關起門來都是一家人,什麼領導不領導的,一起坐!”於是他和趙鐵生先坐了,徐立華坐在丈夫旁邊,趙靜挨著母親坐了。
  丁兆勇本想和趙靜坐在一起,錢惠敏道:“兆勇,你坐這邊!”
  丁兆勇笑了笑,當著這麼多人總不能拂了當媽的麵子,來到母親身邊坐下。
  張揚挨著妹妹坐了,丁兆偉坐在他旁邊,服務員上涼菜,又上了擦手用的『毛』巾。
  趙鐵生頭一次經曆這樣的場合,渾身上下都不自在,這會兒又拿捏出一身的汗,看到『毛』巾拿上來,他抓起『毛』巾擦了擦手,然後又擦了擦脖子,最後『毛』巾又擦了擦光禿禿的腦門。
  朱婧看到趙鐵生滑稽的樣子,忍不住笑出聲來,可笑了之後馬上覺著不禮貌,趕緊低下頭去,強忍住笑,一雙肩膀抖個不停。
  趙靜的臉越發紅了。
  

Snap Time:2018-10-15 17:30:55  ExecTime: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