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三十四章失心瘋(下)


    第七百三十四章【失心瘋】(下)

    蘇媛媛本來想送,杜天野讓她留下來照顧沈靜賢,他和張揚離開小巷的時候,一輛摩托車和他們擦肩而過,卻是蘇媛媛的大哥蘇國澤到了,不過他心急趕路並沒有看到杜天野和張揚。

    杜天野和張揚回到汽車上,杜天野還是感覺到張揚的神情不對,低聲道:“怎麼了?”

    張揚笑了笑道:“被沈靜賢罵了一頓,心不舒服。”

    杜天野笑道:“她神誌不清,你不會和她一般見識吧?”

    張揚道:“當然不會。”

    杜天野道:“去我那兒住!咱們哥倆晚上好好聊聊!”

    張揚道:“不去了,你把我放在皇家假日門口,我想去蘇小紅那轉轉。”

    杜天野聽到蘇小紅的名字顯得有些不自然,最近李同育正在拿他和蘇小紅之間的傳聞做文章,所以他當然不方便一起過去。他總覺著張揚從蘇媛媛家出來之後表現有些反常,有些擔心道:“你真沒事?”

    張揚笑道:“真沒事,對了,你和蘇媛媛最近一定要保持距離,千萬不要讓李同育那個老烏龜有機可乘。”

    杜天野笑了笑,沒說話。

    張揚在皇家假日門前下車,目送杜天野遠去之後,他給薑亮打了一個電話。

    薑亮聽說張揚回到江城了,忍不住責怪道:“回來了也不找我!”

    張揚笑道:“這次為小靜的婚事回來的,當然要把家的事情辦完才想起你們這幾個老朋友。”

    薑亮問明張揚在哪,這就準備過來,張揚道:“你先別急,幫我查一件事!”

    “什麼事情?”

    張揚把他爹張解放的名字說了:“你幫我查查,張解放這個人過去是幹什麼的,是怎麼死的!”他對父親的印象少得可憐,因為他是從大隋朝穿越來到現代社會,所以很少問母親這些事。

    薑亮問清楚張解放是張揚的親生父親之後,他馬上答應下來。

    走入皇家假日的大門,兩名迎賓小姐迎了過來,笑盈盈道:“先生一個人嗎?”

    張揚道:“蘇總在嗎?”

    說話的時候,剛巧蘇強送客人出門,看到張揚,當真是又驚又喜,他衝上來抓住張揚的肩膀道:“張主任,稀客啊!什麼時候來的?”

    張揚笑道:“剛到,紅姐在嗎?”

    蘇強熱情的摟著張揚的肩膀往麵走,他向張揚道:“我姐在魚米之鄉那邊,最近這邊的事情都交給我了。”他一邊說話,一邊拿出手機給姐姐打了個電話。

    張揚和蘇強一起正邊喝紅酒邊等她。

    蘇小紅一進門就吆喝道:“張主任,我還當你把我這個窮姐姐給忘了。”

    張揚笑道:“你可不窮,你現在是江城數的著的富姐,在解放前這成份就得是資本家。要說到窮,我們這些國家幹部才窮,兩袖清風,身無分文,所以才到紅姐這討吃喝來了。”

    蘇小紅笑道:“你啊,還是過去的樣子,嘴巴還是那麼能說,得,我說不過你,蘇強,去開一瓶皇家禮炮,我和張主任一醉方休。”

    張揚道:“紅姐,我今兒可不是來喝酒的,就是順道過來看看。”

    蘇小紅何其精明的人物,雙目一轉已經知道張揚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她使了個眼『色』,蘇強頓時明白了姐姐的意思,借口出去照看生意離開了房間。

    蘇小紅拿起茶幾上的紅酒給張揚倒了一杯,自己也倒了一杯,搖曳著紅酒,看著杯中深紅的『色』彩,輕聲道:“說吧,找我什麼事?”

    張揚道:“紅姐,最近有些別有用心的小人舉報了杜***。”

    蘇小紅的表情從容鎮定,盡管她的內心和搖曳的紅酒一般無法平靜,笑了笑道:“你們這些當官的也不容易,一邊要辛辛苦苦為老百姓做事,一邊還要提防小人。”她卻知道張揚既然說給自己聽,這件事就和她一定有關係。

    張揚道:“甚至有人把拿下這間夜總會的事情也扣到了杜***的頭上。”

    蘇小紅道:“張揚,你明說吧!”

    張揚喝了口酒道:“紅姐,其實有些事我不該說,可是我這人又憋不住。”

    蘇小紅將那杯紅酒一飲而盡:“好了,不用說了,我明白,我知道應該怎麼做。”

    張揚詫異的看著蘇小紅。

    蘇小紅又倒了一杯酒:“張揚,謝謝你,無論怎樣我都要謝謝你!”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心忽然感到一陣酸楚,她知道杜天野因為她的事情遇到麻煩了,蘇小紅絕不想這樣的事情發生,她發現自己已經愛上了杜天野,這對她來說是極其可怕的事情,她清楚的意識到自己和杜天野之間的差距,她是個不祥的女人,害了方文南,害了洪偉基,如果說前兩者是罪有應得,而杜天野不是,見到杜天野第一次的時候,杜天野就把她從車輪下救了出來,杜天野為人正直無私,這樣的人是蘇小紅夢中理想的情人,曾有一度,她因為發生在身邊的變故,厭倦了這座城市,厭倦了自己,正是杜天野的出現改變了這一切,讓她對生活,對未來重新充滿了希望。

    她從未想要求杜天野什麼,她和杜天野都是在感情上飽受創傷,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就像兩頭孤獨的狼,在互『舔』著傷口,在蘇小紅感覺自己的傷口即將愈合的時候,她發現自己很不幸的愛上了杜天野,而她的過去,讓她的愛變得如此艱難,她的愛不會帶給杜天野幸福,能夠帶給杜天野的隻有麻煩和痛苦。

    蘇小紅放下空空的酒杯,張揚看到那酒杯,有些後悔自己來了這一趟,他低聲道:“紅姐……”

    “什麼都不用說!”蘇小紅拿起倒滿的酒杯,透過酒杯看著眼前的世界,世界一片血紅,她似乎聞到一絲血腥殘酷的味道,她知道這血腥的味道來自於她的內心深處,她的內心在滴血。

    蘇小紅輕聲道:“張揚,我是個不配擁有感情的女人,但是你放心,我還有愛,我會盡自己的一切努力,去護我愛的人。”

    張揚默然無語,他不該來,他真的不該來。

    薑亮打來了電話,張揚趁機起身告辭。

    蘇小紅道:“張揚,我永遠不會帶給他麻煩!”

    張揚的心中很不舒服,無論是從沈靜賢那得來的秘密,還是蘇小紅的這番話,都讓他感覺到心情煩悶,他感覺自己的胸口仿佛壓著一塊巨石,壓得他就快透不過氣來。蘇小紅寥寥的幾句話,已經表明了她對杜天野的情意,張揚相信杜天野對此絕不會一無所知的。杜天野是江城市委***,而蘇小紅卻是方文南和前任市委***洪偉基兩人共有的情『婦』,杜天野和她是不可能有結果的,雖然張揚在感情上看得很開,可是他也不想杜天野拿著前途和命運開玩笑,蘇小紅的那番話讓他相信,蘇小紅也不會讓杜天野那樣做。

    薑亮和張揚約在漢江燒烤見麵,張揚到的時候,薑亮已經在小包間把菜點好了,張揚心情不好,甚至沒多少心情和店主李承乾寒暄,打了個招呼就走入了小包間。

    薑亮道:“啤酒還是白酒?”

    張揚搖了搖頭,『插』著衣兜在薑亮對麵坐下:“不想喝,一點喝酒的心情都沒有!”

    聽他這樣說,薑亮也不勉強,自己叫了一小瓶二鍋頭,他有些餓了,先弄了幾串燒烤墊著。

    張揚不吃也不喝,無精打采的看著他,今天張大官人真的像是霜打的茄子,徹底蔫了。看到薑亮隻顧著吃也不說話,張揚終於忍不住了:“我說,你倒是說話啊,到底幫我查清楚沒有?”

    薑亮道:“查到了一些,張解放死於一九七三年五月,距今二十三年了。”

    張揚道:“我知道!”

    薑亮又喝了口酒道:“死因是服毒,因為他死前喝了酒,就死在車,所以沒有查到任何的線索。”

    張揚道:“就這麼完了?”

    薑亮點了點頭道:“他真是你爸?”

    張揚道:“聽我媽說過,他是喝酒過量死的,沒跟我提過中毒的事情。”

    薑亮道:“農『藥』很好買,每年都有喝敵敵畏『自殺』的。”

    張揚道:“我爸不是『自殺』!”

    薑亮道:“什麼意思?不是『自殺』難道是他殺?”

    張揚沒說話,這事兒沒法說,根據從沈靜賢聽來的那番話,自己的父親十有***不是什麼好人,如果他真的***過沈靜賢,並讓沈靜賢給他生下了一個女兒,那麼沈靜賢殺他也在情理之中,張大官人對這個素未謀麵的親爹當然不會真有那麼深的父子之情。

    薑亮道:“事情都過去這麼多年了,別難過了!”

    張揚道:“我不是難過,我就是心有點堵的慌,你說他怎麼就莫名其妙的就沒了?”

    薑亮道:“對了,還有一件事,你爸,也就是張解放生前是江城機械廠的司機,當時許常德就是江城機械廠的副廠長!”

    

Snap Time:2018-04-21 06:23:01  ExecTime:0.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