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三十四章失心瘋(上)


    第七百三十四章【失心瘋】(上)

    為人父母者嘴說著兒女都一樣,可是對兒女的態度卻不可能真正相同,都想女兒嫁個好人家,高門大戶不怕,似海侯門也不怕,可到了兒子這就指望著他找一門溫柔可人賢良淑德的媳『婦』,對方的門戶不要太高才好,可楚嫣然是平海省長的女兒,又是美國大財團的當家人,這樣的女孩子能在家安安分分的相夫教子嗎?張揚身邊的那幫女朋友,徐立華見過不少,印象最深最好的還是何歆顏,那女孩乖巧懂事,又是窮人家的女兒,徐立華在感情上更容易溝通一些,不過既然兒子已經選了,她也不好說什麼。

    趙靜道:“剛好這次爸媽要去東江,幹脆和宋省長他們也見見麵,你和嫣然姐的事情也該定日子了。”

    張揚道:“還沒到時候。”

    趙鐵生見市委***都感到有些誠惶誠恐的,讓他去見省長,他打心底是不敢的。不過想想他老趙家的祖墳是冒煙了,女兒夾給了省政法委***的兒子,兒子又要娶省長的女兒,他趙鐵生做夢都想不到會有這樣的好事兒。

    晚飯之後,趙靜帶著丁兆勇去春水河遊玩去了,張揚和杜天野來到他們家的『露』台上,搬了張小桌,弄了幾道涼菜,繼續喝酒。

    張揚和杜天野認識多年,知道這些年杜天野剛烈的『性』情在現實的磨礪中已經失去了昔日的棱角,很多事開始藏在心底,可從張揚掌握的情況,杜天野最近並不好過,他低聲道:“李同育的舉報會不會帶給你麻煩?”

    杜天野笑了笑:“省紀委隻是他的第一步,據我說知他已經去中紀委了。”

    張揚道:“這個王八蛋。”

    杜天野道:“他大概忘了,我當初是從哪出來的。”

    張揚從杜天野的臉上看到了信心,杜天野當年就是中紀委五室的主任,在中紀委的關係很多,這種捕風捉影的事情,李同育是告不倒他的,再說他本身未婚,就是李同育拿他和蘇小紅的一些關係說三道四,他也不怕。

    張揚道:“這種小人不得不防!”

    “不用擔心我的事情,我能夠解決!”杜天野比起過去更多了幾分鎮定,任憑風浪起穩坐釣魚台的鎮定。

    張揚道:“我有些不明白,這些查無實據的東西,為什麼省紀委要當成一回事兒?”

    杜天野微笑道:“我和李同育不熟,可是他既然能夠做到東南日報的社長,應該不是一個盲目衝動的人,向省紀委舉報我還可以理解,可他舉報宋省長又為了什麼?”

    張揚道:“都是為了報仇,跟你是世仇,跟宋省長是情仇。”

    杜天野道:“這麼多年,他為什麼要選擇這個時候,又為什麼要選擇同時舉報我們兩個?”

    張揚皺了皺眉頭道:“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

    杜天野道:“開始我也想不通,李同育應該可以想到這樣查無實據的舉報不會給我們造成根本上的影響,可他偏偏要這樣做,為什麼?可最近發生的兩件事讓我開始明白,他的背後一定有人支持,有人利用了他。表麵上對我和宋省長沒有影響,事實上,李同育的舉報還是對我們造成了影響。”

    張揚道:“劉豔紅辭職了!”

    杜天野道:“你大概不知道南武市市委***已經提名平海省常務副省長。”

    張揚道:“是他?”

    杜天野道:“被考察的對象一共有三個,東江市委***梁天正,南武市委***焦乃旺,還有一個是我。”

    張揚的思路明晰了,梁天正因為湍江水汙染事件被弄得灰頭土臉,這件事正是自己一手造成的,杜天野現在又被李同育舉報,三個考察對象,兩個出了問題,焦乃旺的勝出已經毫無疑問,由此看來,這件事從開始就是省委***喬振梁在布局,湍江水汙染事件中,他果斷對東江方麵進行懲罰和打壓,不僅是為了公道,也是為了順帶打壓梁天正,而這次他又利用了李同育的舉報事件,將劉豔紅和杜天野排除在省委領導層之外,而自己的麻煩都洗不清的宋懷明,現在已經成了孤家寡人。張揚不得不佩服喬振梁的老謀深算,可他又有些不解,喬振梁的做法對平海真的有好處嗎?喬振梁在他的印象中並不是一個隻懂得玩弄權術的領導,他不相信李同育的舉報也是喬振梁計劃中的一部分,可事情偏偏就是因為李同育而起,難道這一切都是巧合?

    杜天野道:“在官場中,站隊永遠是個關鍵的問題。”

    張揚道:“你站在哪邊?”問完了這句話,張揚覺著自己問得有些多餘,杜天野當然是站在宋懷明那邊,如果不然,喬振梁也不會出手打壓他。

    杜天野微笑道:“你說得對,人不在乎當多大的官,要在乎做多大的事,江城都沒有搞好,我不應該去想其他的事情。”

    徐立華和趙鐵生回到自己的房間,兩口子卻同時歎了一口氣。趙鐵生道:“孩兒他娘,你歎什麼氣?”

    徐立華也道:“你又歎什麼氣?”

    趙鐵生道:“我不想去東江。”

    徐立華沒說話,跟著點了點頭,她也不想去。

    趙鐵生道:“兆勇那娃兒不錯,我能看出他是真心待咱家小靜,可人家是高幹子弟,爹媽都是大幹部,我就一普通工人,你說咱家拿什麼跟人家比。”

    徐立華又歎了口氣,她低聲道:“我是怕咱們不去,會失了禮數,兒女結婚,親家總得見麵,躲也躲不過去,可又害怕見麵不知道說啥,萬一說錯了話還給小靜添堵。”

    “可不是,今天我見到趙***這腿肚子都轉筋,要是見了省級幹部,隻怕我連站都站不住了。”

    兩口子越說心越是沒底,不由得長籲短歎了起來,商量之後的結果,決定讓徐立華去找張揚,跟他說說,看這件事能讓他全權代表不。

    張揚一聽頓時就搖起頭來:“媽,這事兒我怎麼能代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談婚論嫁的大事兒,你們不出麵怎麼能行呢?”

    “三兒……”

    不等母親說完,張揚就知道他們在擔心什麼,他笑道:“媽,你放心,有我陪著你,你們兩人隻要出麵就行,其他的全都交給我來辦。”

    徐立華道:“可人家是……”

    張揚道:“省政法委***也是人,沒什麼了不起,你們要是不去,小靜心會怎麼想?她會覺著你們不疼她,丁家那邊怎麼想?人家會覺著你們不樂意這樁婚事。”

    聽兒子這麼一說徐立華也不好再說什麼了,歎了口氣道:“那好……我和你趙叔就硬著頭皮去這一趟,不過,咱可得先說好了,你得一直陪著我們。”

    張揚長這麼大還從沒見到母親這麼緊張過,不由得笑了起來。

    此時門外傳來急促地敲門聲,拉開房門一看卻是杜天野,杜天野進來叫了聲徐阿姨,然後把張揚叫到門外,有些緊張道:“你得馬上跟我回江城一趟。”

    看到他的表情,張揚就知道一定出了事情,張揚二話沒說,回去跟母親說了一聲,和杜天野一起出門,等開車出了春陽,杜天野方才道:“蘇媛媛打電話過來,說她的母親突然得了瘋病,剛巧她哥哥又出差去了外地,所以……”

    張揚一聽又是蘇媛媛的事情,不由得歎了口氣道:“你對她可真是好啊。”

    杜天野道:“大家畢竟認識一場,而且之前的事情已經說明白了,她又不是有心害我。”

    張揚看了他一眼道:“懶得說你,蘇媛媛這個人倒是沒什麼,不過她母親沈靜賢和你大哥之間的關係很複雜,我總覺著她對你們家不懷好意。”

    杜天野道:“事情都過去了這麼多年,無論誰對誰錯,咱們都沒資格進行評論,如果不是蘇媛媛的那張照片,你也不會把這件陳年舊事給查清楚。”

    張揚笑道:“什麼查清楚?到現在都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呢。”不過提起沈靜賢,張揚又興起了一探究竟的好奇心,沈靜賢發了瘋?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她突然就發了瘋?在張揚心中這個本名沈良玉的女人陰沉而理智,這樣『性』情的人很難發瘋。

    可等他們到了蘇媛媛家,方才發現沈靜賢真的瘋了,嘴不停叫著:“陳天重,我殺了你,陳天重,我殺了你!”

    蘇媛媛六神無主,哭得淚人一樣,她不知道陳天重是哪一個,杜天野卻知道陳天重是他的大哥。

    蘇媛媛含淚道:“我媽不知怎麼了,今天接了一個電話,開始就喊著要殺人,我不知該怎麼辦才好,所以……”

    杜天野點了點頭,他向張揚看了一眼。

    張揚走了過去,走進沈靜賢的時候,沈靜賢驚恐的看著他:“張解放……你殺我來了……你殺我來了……”沈靜賢的這一嗓子把張大官人叫得心驚肉跳,張解放何許人也?張解放就是他親爹,徐立華的丈夫,張揚雖然對這個親爹沒有任何的印象,可名字是知道的,沈靜賢怎麼會知道他老子的名字?

    

Snap Time:2018-01-21 11:04:46  ExecTime:0.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