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三十三章如果不相見(下)


    第七百三十三章【如果不相見】(下)

    如果張揚知道他掃墓的時候,安語晨就在竹林中偷偷看著他,他絕不會走,離開清台山,手機有信號之後,他馬上給安語晨打了一個電話,可惜聽筒中始終回『蕩』著——您撥打的手機不在服務區。

    趙靜帶著丁兆勇回到家,受到了全家人的熱烈歡迎,趙鐵生專門把兒子和兒媳『婦』們全都叫了回來,徐立華開始的時候還有些不放心,可是見到丁兆勇之後,發現這個年輕人雖然和丁斌是一家出來的兄弟倆,可丁兆勇的身上卻沒有任何官宦子弟的傲氣,為人謙和厚道,徐立華很是喜歡。

    丁兆勇因為是第一次登門,出手也是相當的大方,給每個人都帶來了禮物。

    趙立軍的老婆俞美蓮拿著趙靜給她新買的皮包,高興地格格直笑,嘴都合不攏了,其實她聽說張揚今天要來,本來都不想過來了,上次被張揚打了一個耳光到現在還記憶猶新呢,是趙立軍好說歹說才把她哄過來。

    俞美蓮這個人嘴巴特能說,她格格笑道:“小靜就是有眼光,你看看咱們這位妹夫,長得那個帥,真是英俊瀟灑,你們三兄弟加一起也比不上啊。”

    趙立軍嘿嘿的笑,他算是被老婆給欺負倒了。

    趙立武聽不下去了:“兆勇長得是不錯,可你也不能這麼寒磣我們兄弟仨吧?”

    趙靜道:“行了,嫂子,你就別誇他了,再誇他還不知得瑟成什麼樣,丁兆勇,走,跟我去菜市場。”

    徐立華道:“小靜,哪能讓兆勇去啊!”

    趙靜笑道:“我是帶他出去轉轉,熟悉熟悉環境。”

    徐立華道:“正好看看你小哥回來了沒有。”徐立華的心中還是放不下兒子。

    趙靜兩人走後,俞美蓮又嘖嘖讚了起來:“小靜真是有福氣,這下好了,嫁入豪門了!”

    趙立武切了一聲道:“什麼豪門,不就是一當官的,我們家老三也是官。”

    俞美蓮道:“你懂什麼?官還有大小呢,老三是處級幹部,人家小靜的未來公公是省部級,差的太多了。”

    趙立武對這個大嫂打心底看不慣,又哼了一聲道:“省部級怎麼了?退了休也就是一平民老百姓,我們家老三可是正當年,以後別說省部級,正國級都有可能。”

    俞美蓮道:“你可真敢想!”

    趙鐵生把煙蒂摁滅道:“行了,一家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吃飯,抬什麼杠?”他也不喜歡這個兒媳『婦』,可當公公的也不好多說話。

    俞美蓮眼皮翻了翻,擠出一臉的笑,挽著徐立華的手臂道:“媽,明兒您和爸是不是要跟他們一起去東江?要不我和小軍也跟你們去吧,你們年紀都大了,去省會這麼大的城市,我還真有點不放心。”

    趙鐵生又點了一支煙,徐立華不好說什麼,有些為難的看著他,趙鐵生道:“我們還走的動,雖然認字不多,可路標還認得。”這個兒媳『婦』在他心底就是勢利,帶她去東江,門兒都沒有。

    俞美蓮氣得抓住趙立軍的手臂用力一擰,趙立軍忍痛不敢吭聲,他知道老婆讓他說話,也笑了笑道:“小蓮也是為你們著想,這麼一說我還真有些不放心。”

    外麵響起一個洪亮的聲音道:“有啥不放心的?”卻是張揚和杜天野一起到了。

    市委***來到這,一家人不由得有些誠惶誠恐,別看俞美蓮平時嘴巴閑不住,看到平時隻能在電視新聞中見到的江城最高領導人忽然出現在自己的麵前,嚇得連話都不敢說了。

    張揚來到母親麵前叫了聲媽,一聲就把徐立華的內心喊得暖融融的,他又來到趙鐵生麵前叫了聲趙叔。

    趙鐵生的臉上也『露』出慈和的笑容,過去他一直都把張揚視為拖油瓶,對張揚沒有過多少好臉『色』,可這些年來隨著張揚的平步青雲,他的家庭也蒙受了很大的照顧,張揚以德報怨的做法讓趙鐵生感到慚愧,現在看張揚怎麼看怎麼順眼,有時候甚至有些失落,這麼好的兒子怎麼就不是自己親生的呢。

    趙立軍趙立武哥倆見到張揚也是一臉的笑。

    杜天野笑道:“趙叔、徐阿姨,我今天是不請自來,給你們添麻煩了。”

    趙鐵生道:“杜***,平時我想請也請不到您啊!”

    徐立華道:“杜***,來這就是自己家。”

    杜天野道:“既然這樣,你們就別杜***長杜***短了,叫我天野,我和張揚那可是親如兄弟!”一句話拉近了他和趙家人的距離。

    丁兆勇和趙靜這會兒也回來了,丁兆勇看到杜天野居然在,也是非常高興,杜天野道:“兆勇,趙靜也是我妹子,你以後一定要好好對她,不然,我饒不了你。”

    丁兆勇隻是笑。

    俞美蓮還惦記著跟公公婆婆去東江的事兒,推著趙立軍讓他給張揚說,她也明白,現在這個家地位最高的是張揚,隻要張揚答應,肯定就沒問題。

    趙立軍瞅機會跟張揚說了,張揚道:“以後吧,這次隻有一輛車,咱爸媽加上我還有他倆,滿員了!”,張揚的回答很婉轉,也沒傷他麵子,趙立軍怏怏道:“你嫂子總想出去轉轉,我們結婚這麼久還沒出去旅遊過呢。”

    張揚笑道:“等我忙完這一陣子,要不這樣,十月你們一起來南錫,整個平海最好玩的地方都在南錫,到哪吃喝住玩,我全都安排。”

    趙立軍聽弟弟這樣說,麵子也有了,媳『婦』那邊也有了交代,自然歡天喜地。

    俞美蓮得了這個消息,也是開心非常,似乎忘了小叔子上次給他的一個耳光,一口一個兄弟叫的是異常親熱。

    晚上徐立華和趙鐵生親自下廚,趙鐵生廚藝不錯,燒得一手好菜,不過他平日很少動手,最近也就是兒女從外麵回來才主動下廚。

    俞美蓮看在眼,心又有些不平衡了,趙立軍和她從來沒享受過這樣的待遇,想起來就覺著自己的男人沒本事,找了個機會又對趙立軍連掐帶擰。

    丁兆勇這次是專門來提親的,酒到中途,他提起了自己和趙靜的婚事。

    趙鐵生隻知道女兒談戀愛了,卻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準備結婚,現在距離五一也就是一個多月,平時父母都念著兒女趕緊長大,早日成家,可真到了這種時候,心卻有些舍不得,這方麵,兒子和女兒的感覺不同,兒子那是娶回來一口子人,女兒卻是嫁出去,雖說趙靜這些年一直都在外麵上學,可嫁人和不嫁人,心感覺就是不一樣,趙鐵生沒說話,默默抽著煙。

    丁兆勇看到未來嶽父這種反應,心感到有些沒底,他向趙靜看了一眼。

    趙靜道:“爸!”

    趙鐵生笑了笑仍然沒說話。

    趙靜用手推了推張揚,張揚笑道:“趙叔,媽,你們是不是太開心了,開心也得給點反應啊!”

    徐立華道:“我們的確開心,雖然我們兩口子沒啥文化,可也不是老封建,兒孫自有兒孫福,女兒大了,早晚都會有嫁人的一天,她選誰,是她的自由,我們隻能提提建議,我們不可能做她的主,小靜是大學生,這麼大了,什麼事都懂,不要***心,兆勇小夥子不錯,年紀輕輕,又有自己的事業,還是三兒的好朋友,三兒這個人,交得朋友我信,他認同了,就是我認同了,他隻會對妹妹好,比我還護著小靜!”說著說著徐立華的眼圈居然有些紅了。

    趙鐵生抽了口煙道:“孩兒他娘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兆勇啊,兩個人能走到談婚論嫁這一天不容易,別的我也不想多說啥,小靜這孩子從小被我們寵壞了,你能讓她盡量讓著她點兒。”

    “爸!”

    丁兆勇笑道:“趙叔、徐阿姨你們放心,小靜挺好的,平時都是她照顧我。”

    杜天野笑著幫襯道:“好事啊,咱們別那麼傷感行不,我提議大家一起幹杯。”

    張揚、趙立武、趙立軍一起舉起了杯子。

    徐立華道:“現在我最擔心的就是三兒,這麼大了還是不定『性』!”

    張揚道:“您別催,你看我們杜***,都四十多了還沒結婚呢,我們這些國家幹部都是先立業後成家。”

    杜天野笑道:“你可別拉我墊背,對了,你不是訂婚了嗎?這事兒還沒跟家說?”

    徐立華聽說他訂婚了,也是驚喜非常,驚喜之餘又不禁抱怨起來了:“好小子,訂婚這麼大的事兒都沒跟家說一聲,快說,哪家的閨女?”

    張揚道:“還是過去那個!”

    徐立華道:“嫣然!”

    張揚點了點頭。

    徐立華笑道:“嫣然挺漂亮的!”

    

Snap Time:2018-01-18 02:17:55  ExecTime:0.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