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三十二章以德報怨(上)


    第七百三十二章【以德報怨】(上)

    劉豔紅道:“當年杜天野的那件事我仍然記憶猶新,他卷入了清台山朱小橋村的打鬥,當時陳崇山為了救他,還打死了一個人。”

    張揚道:“對,我當時很奇怪,為什麼東南日報會對這件事這麼熱心,還專門派了記者在朱小橋村蹲點,鼓動村民***,現在回頭看看這件事根本不是偶然,李同育不是為了新聞,而是為了報仇。”

    劉豔紅道:“李同育和杜天野有什麼仇?”

    張揚道:“杜天野和他過去都不認識,怎麼可能有仇。照我看這件事很可能和上一代有關係,應該查查李同育的出身,他曾經親口告訴我他父親過去曾經擔任過覲遼地委***,當年楚司令曾經救過他的命,後來他父親在***中被迫害致死,死後還是楚司令保護了他一家人。”

    劉豔紅道:“查出這件事並不難,照你這麼說李同育的父親、楚司令、杜山魁、陳崇山這些人彼此之間都是認識的。”

    張揚點了點頭,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李同育對杜天野的仇恨應該源自於上一代,他的父親肯定和陳崇山、杜山魁有矛盾。劉豔紅提到的這幾個人多數已經離開了人世,如今唯一知道內情的就是陳崇山。想要解開這個疑問,就必須找到陳崇山問個明白。

    劉豔紅道:“無論是出於什麼目的,李同育這個人瘋狂的報複心都是讓人歎為觀止。”

    張揚道:“我不會讓他繼續瘋狂下去。”

    劉豔紅喝了一口酒道:“事情已經夠『亂』了,你千萬不要再做什麼出格的事情。”

    張揚笑了笑道:“放心吧,我這次一定以德服人!”

    心情不好的人容易喝多,劉豔紅很快就有了醉意,張揚擔心她喝多酒無人照顧,於是勸阻了她繼續喝酒。劉豔紅歎了口氣道:“人活在世上真的很沒勁,想痛痛快快的喝醉一次都不能夠。”她站起身道:“我該走了,去做個spa,醒醒酒,以新的狀態迎接我未來的生活。”

    張揚送她出門,劉豔紅卻不讓張揚開車送她,擺了擺手道:“忙你的去吧,我沒事兒,一個人走過去,沒多遠,我想靜靜!”

    望著劉豔紅形單影隻的離去,張大官人心中生出幾許同情,正在他站在這兒心生感慨的時候,聽到身後有人甜甜道:“哥!”

    張揚轉過身去,卻見妹妹趙靜和未來妹夫丁兆勇兩人站在酒店門口,他們兩人也是來吳越人家吃飯的,出門的時候剛巧看到了張揚。

    張揚笑了起來,從趙靜紅潤的臉『色』已經知道,這小妮子的身體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

    丁兆勇也跟著叫了聲:“哥……”雖然他和趙靜的戀愛關係已經公開化了,不過他麵對張揚的時候還是感覺到有些尷尬。

    張揚道:“得,你還是叫我名字吧,我聽你叫哥汗『毛』都豎起來了。”

    丁兆勇和趙靜都笑了起來。

    丁兆勇道:“怎麼一個人吃飯?”

    張揚道:“剛陪紀委劉***吃過飯,她辭職了,心情不好,所以安慰了她幾句。”

    丁兆勇聽到這個消息也是相當的詫異:“辭職了?不會吧,她都這個級別了,居然會辭職?”

    張揚道:“『性』情中人,難免會做出一些熱血衝動的事情。”他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微笑道:“你們倆這麼有閑情逸致?”

    丁兆勇道:“這兒的母雞煲不錯,我特地帶她過來給她增加點營養。”

    張揚點了點頭,感覺妹妹的確胖了一些。

    趙靜道:“哥,明天我和兆勇一起回家!一起去嗎?”

    張揚沒聽明白,還以為是去丁兆勇家:“你去拜會未來公婆,我去幹什麼?”

    丁兆勇道:“張揚,我們是回春陽!”

    張揚這才知道他們倆要回春陽老家。

    丁兆勇道:“我們已經定下來了今年五一就結婚,所以這次我得提前去春陽拜會一下兩位老人家,我爸我媽都說了,讓我這次回去,把叔叔阿姨順道接到東江來,兩家人見見麵,商量一下婚禮的事情。”

    張揚一聽兩人五一就要結婚了,的確應該安排雙方家長見麵了,自己雖然是當哥哥的,可畢竟父母都在,不可能把越俎代庖,把父母的事情都給承擔了,張揚道:“好啊,不過,我可能走不開,東江還有點事兒。”

    趙靜有些失望:“哥,你就跟我回去吧,明天回去,後天接了咱爸咱媽,就回來了,你不是也有很久沒回家看咱媽了嗎?”

    張揚心主要是放不下李同育這事兒,他笑道:“這樣吧,我看情況,你們走之前給我電話,我如果能把事情處理的差不多就跟你們回去。”

    有些事並不是張揚想解決就能馬上解決的,李同育向省紀委舉報宋懷明和杜天野之後,已經去了京城,報社說他去開會,可張揚不是那麼認為,這廝去京城肯定要搞風搞雨。在東南日報社,張揚遇到了正在收拾東西的梁東平,梁東平現在已經成了過街老鼠,報社麵是人人喊打,可他有些資料和私人物品還在報社,必須得拿走,所以頂著別人的冷嘲熱諷回到了這,他的東西已經被人扔到了角落的大紙箱。梁東平一邊收拾,一邊聽著幾名同事在他耳邊的挖苦和諷刺,梁東平心很難過,自己一個文化人混到這種地步,真的很慘淡,他意識到自己也不是什麼硬骨氣的文人,缺少捍衛真理寧折不彎的風骨。

    梁東平拾掇好自己的物品,抱著紙箱走出去的時候遇到了張揚,張揚沒找到李同育,氣得正在那兒罵呢:“李同育那孫子呢?壞事做完,拍屁股走了?你們都給我聽著,幫我轉告李同育,以後我見那孫子一次就揍他一次。”

    報社工作人員很多,可沒有一個敢接茬的,鬼怕惡人,自古以來都是這個道理。

    梁東平望著這個惡名在外的張大官人,忽然感覺說不出的悲哀,像他這樣循規蹈矩的人,活得為什麼這麼淒慘,張揚這種動輒出手的壞分子,為什麼能夠混得風生水起,都說世界是公平的,可他怎麼感覺不到公平?

    張揚看到梁東平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頭,梁東平原本不想搭理他,可迎麵碰上了,也躲不開,他又不敢得罪張揚,隻能朝張揚笑了笑,笑得很勉強,也很艱難,朝張揚笑的時候,內心中流淌的全都是苦澀的滋味,他清醒的意識到自己害怕,自己再不是那個為了捍衛真理和正義而不惜代價的梁東平,自己變了,變得怕死,怕坐牢,怕挨揍。

    梁東平小聲道:“我先走了……”

    張揚卻道:“別介啊,我還有事情找你呢。”

    梁東平走得很快,躲瘟神一樣躲著張揚,出門的時候因為太過匆忙,和進來的一名報社員工撞了個滿懷,箱子的東西全都灑落在了地上,梁東平嘴說著對不起,然後蹲下去收拾自己的東西。

    張揚走過來,幫他一起收拾。

    梁東平接過張揚遞來的那一摞書,低聲道:“謝謝!”

    張揚道:“不幹了?”

    梁東平心說你這不是廢話嗎?我被你拉著開了一個記者招待會,在全省人民麵前指責李同育,跟東南日報徹底劃清了界限,就算我想幹,人家誰還會要我?其實梁東平對現實看得更加悲觀,發生了這件事之後,別說東南日報,在新聞界已經沒有他的立足之地了,試問誰還會用他這樣的記者?

    張揚和梁東平一起走出報社的大門,梁東平道:“我走了!”他不敢恨張揚,可他也不想跟張揚再有任何的牽扯,如果不是他陰謀陷害自己,自己何至於落到現在這種地步。梁東平感覺到自己英雄末路,天下之大,竟然沒有他的立錐之地。

    張揚道:“你這邊不幹了,以後打算怎麼辦?”

    梁東平道:“不知道!”他實話實說,真不知道。

    張揚道:“你這麼有才氣,不幹記者可惜了!”

    梁東平把這廝的這句話理解為對自己的嘲諷,他的臉微微有些發紅,很憤怒,但是又不敢表『露』出來,梁東平努力了半天方才憋出一句話道:“可能我這種人不適合當今社會吧。”

    張揚道:“這次的事情讓你難做了,梁東平,我有一個提議,現在我們南錫正在籌備省運會,體委人手嚴重不足,你來南錫吧,幫忙搞搞宣傳,把宣傳科的工作抓起來你看怎麼樣?”

    梁東平壓根也想不到會有這種好事落在自己的頭上,一時間不知怎樣回答張揚。

    張揚以為他不願意,笑道:“放心吧,我們的稿件和宣傳資料要比東南日報的社論好寫,省運會期間要和很多媒體接觸,你在這方麵很擅長,待遇方麵等到了南錫再詳談,總之工資收入絕不會比你現在低。”

    梁東平結結巴巴道:“可是……可是……”

    “別可是了,就這麼定,我回頭給南錫體委打聲招呼,你明兒就去南錫報到,我讓常副主任給你安排好一切,梁東平,真的,過來幫我忙吧!”

    

Snap Time:2018-01-20 10:44:31  ExecTime:0.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