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三十一章真性情(上)


    第七百三十一章【真『性』情】(上)

    劉釗說完,看到劉豔紅並沒有異常的反應,他以為劉豔紅已經動心,輕聲道:“豔紅同誌,其實這也是大家商量之後的決定,也是為了你日後的發展著想。”劉釗並不認為自己是最適合跟劉豔紅說這番話的人選,雖然他是紀委***,可畢竟他剛剛來到平海,對於平海紀委內部的情況還沒有『摸』清楚,就目前而言,劉豔紅要比他對工作熟悉的多,他剛來就要把劉豔紅從平海支走,這會讓人產生排除異己的誤會。

    劉豔紅出奇的平靜:“大家的決定?誰?喬***還是宋省長?還是你們常委會集中討論的決定?”

    劉釗感覺到了劉豔紅的抗拒情緒,他笑了笑,試圖緩解剛剛出現的僵持氣氛:“豔紅同誌,我們所有人都沒有否定你的工作成績,也沒有相信這些所謂的證據,隻是大家考慮到以後的工作更好開展,考慮到……”

    劉豔紅打斷劉釗的話:“你幫我轉告各位領導,我不需要他們為我考慮,我對自己還能負責,我對我現有的工作表示滿意,現在不打算調離,以後也沒有這樣的打算,至於我和宋省長之間,我可以說,清清白白,日月可鑒。”

    “可……”

    劉豔紅根本不給劉釗任何說話的機會:“別跟我說人言可畏眾口鑠金的話,隻要是活在這世上,又有哪個人不被人說?我不怕!我也不在乎!”說完這番話,劉豔紅奪門而出。

    劉釗愣在那,他沒想到劉豔紅會如此果斷的拒絕了他的好意,雖然劉釗也明白,讓劉豔紅離開,不僅僅是出於工作方麵的考慮,也是某種政治上的需要,可劉豔紅根本沒有考慮過離開。

    劉豔紅直接去找宋懷明,她很委屈,也很憤怒,當她出現在宋懷明麵前的時候,宋懷明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不過宋懷明仍然保持著謙謙君子風度,微笑道:“豔紅同誌來了!坐!我正要問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劉豔紅沒有坐下,站在那,直視宋懷明道:“調我去中紀委,是不是你的意思?”

    宋懷明搖了搖頭,他已經知道了這個消息,在第一時間他就想到,一定是喬振梁利用這次的事件,來進一步削弱他在平海的勢力,李同育的舉報並沒有任何的實質內容,可是卻給了某些人一個機會,喬振梁利用的很巧妙,如果宋懷明旗幟鮮明的反對這件事,就更證明他和劉豔紅之間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如果他不反對,也等於間接證明了他和劉豔紅之間的關係非同尋常,否則為什麼要選擇規避?可以說在這一事情的處理上,宋懷明相當的被動。

    劉豔紅道:“你為什麼不反對?”

    宋懷明道:“我考慮過,在這件事上,我不方便說話。”

    “你怕什麼?”

    宋懷明道:“我不是怕,如果我開口說話,隻會授人以柄,讓別人說更多的閑話!”

    劉豔紅的心中忽然生出一股難言的失望,她心目中的宋懷明本不是這個樣子,一個正直勇敢、開朗無畏的男子漢,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瞻前顧後?劉豔紅道:“你不是常說謠言止於智者,清者自清嗎?”

    宋懷明道:“老同學,其實去中紀委對你個人的發展來說是一件好事……”

    劉豔紅望著宋懷明,目光中陡然充滿了失望,她用力咬著嘴唇,眼圈兒倏然紅了。

    宋懷明顯然被她此時的表情嚇住了,剩下的話沒有說完,默默看著她,低聲道:“老同學……”

    劉豔紅道:“什麼人都可以對我這樣說,唯有你不可以!”

    宋懷明沒說話,因為他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劉豔紅道:“那些舉報信是假的,你和我都明白,咱們之間沒有他所舉報的關係。”

    宋懷明點了點頭。

    劉豔紅道:“可那些舉報又是真的,你對我雖然從未有過非分之想,可是我已經喜歡了你很久!”

    宋懷明依然沒有說話,目光中流『露』出幾分歉意。

    劉豔紅從不在人前流淚,這次也一樣,她抬起頭,強迫自己湧到眼眶的淚水縮回去:“我不會走,我一樣不會影響你,不會給你造成任何的困擾!”

    宋懷明道:“豔紅!”

    劉豔紅一步步向宋懷明走了過去,宋懷明不知她想要做什麼,目光變得閃爍。

    劉豔紅張開臂膀,低聲道:“抱我一下!”

    宋懷明的雙目瞪圓了,他沒想到劉豔紅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劉豔紅望著宋懷明的目光,緩緩搖了搖頭,她一步步向後退去:“宋省長,我明白了,完全明白了!”

    “豔紅……”

    劉豔紅辭職了,她把辭職報告鄭重放在喬振梁的麵前。

    喬振梁望著那封辭職信,表情很凝重,他用一根手指摁壓在辭職信上,緩緩向劉豔紅推了回去,輕聲道:“拿回去,隻當我沒有看到這封信。”

    劉豔紅毅然決然的搖了搖頭:“喬***,我不是一時衝動做出的決定,我考慮的很清楚,以我目前的工作狀態,已經不能勝任現在的工作,我想改換一下工作環境。”

    喬振梁道:“那也沒必要辭職嘛!”

    劉豔紅道:“我這個人的『性』格就是這樣,寧折不彎!”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目光陡然變得異常明亮。

    喬振梁的內心也不由得為之顫動了一下,劉豔紅應該看穿了自己的目的。憑心而論,喬振梁的確有利用這次舉報的因素在內,可是他並沒有想『逼』迫劉豔紅辭職。喬振梁微笑道:“豔紅同誌,你在紀委工作這麼多年,工作能力有目共睹,也取得了相當出『色』的成績,我不了解你為什麼會辭職,可是我真的感覺到很惋惜,你如果走了,對我們的黨,對我們的幹部隊伍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劉豔紅淡然笑道:“當一個人失去工作熱情的時候,你還認為這個人可以做好工作嗎?我突然就失去工作熱情了,我厭倦了自己所為之奮鬥為之努力這麼多年的工作,我想換一種活法,重新選擇我的人生。”

    喬振梁意味深長道:“以為自己走錯路了嗎?”

    劉豔紅輕聲道:“我活得很執著,從不認為自己走錯,隻會厭倦,當我厭倦了我就會選擇離開。”

    喬振梁道:“要不,你先休息一陣子,等心情平複了再重新考慮去留問題,這封信先拿回去。”

    劉豔紅起身道:“喬***,我已經決定了,謝謝這些年來你對我工作的支持!”她禮貌的伸出手去,喬振梁有些無奈的站起身來,和這個倔強的女人握了握手,最後仍然道:“我不接受你的辭職!”

    劉豔紅笑了笑,再不說話,放開喬振梁的手走出門外,她的背脊挺直,步幅比任何時候都要堅定。

    回到辦公室抱起早已整理好的紙箱,在紀委工作多年,陡然選擇離開,心中的失落是難免的,可劉豔紅沒有猶豫,她清醒的意識到這種失落感不僅僅來自於離開,更是對某人的失望,拉開辦公室的房門,正遇到抬手敲門的張揚。

    因為太過突然,劉豔紅嚇得呀了一聲,手中的紙箱落了下去,張大官人眼疾手快,一伸手就把紙箱給接住了,他笑道:“人嚇人嚇死人,劉***,咱可不帶這樣的,我長得那麼寒磣嗎?把你嚇成這樣?”

    劉豔紅看清是張揚,不由得歎了口氣道:“有你這樣的嗎?突然出現在門口,不嚇著別人才怪。”

    其實這事兒不賴張揚,誰知道她會突然開門?

    張揚抱著紙箱道:“這是要丟垃圾還是要搬家?”

    劉豔紅道:“你來的正好,幫我搬到車去。”

    張揚應了一聲,抱著紙箱,幫劉豔紅搬到樓下的停車場,劉豔紅走到中途又想起了什麼,返回辦公室把她放在辦公桌上的兩盆綠蘿拿了下來。

    打開後備箱,把東西收好了,張揚有些詫異道:“真搬家啊?”

    劉豔紅接下來的話就讓張大官人感到震驚了:“我辭職了!”

    “啥?”張揚差點沒把倆眼珠子給瞪出來。

    “我已經辭職了!”劉豔紅說完就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張大官人從另外一邊也拉開車門坐了進去:“劉***……不,劉姐,你辭職了?”這廝還是不相信,到了劉豔紅這種級別怎麼舍得辭職呢?

    劉豔紅點了點頭,再次證實了她的話。

    張揚惋惜至極的歎了口氣道:“別介啊,多可惜啊,真要是不想幹,您退休,讓我***唄!”

    聽到這小子的話,劉豔紅忍不住笑了起來,原本鬱悶的心情似乎開朗了一些。

    張揚道:“騙我?騙我好玩是不?”

    劉豔紅道:“我幹嘛騙你,請我吃飯,我心難受著呢!”

    張揚這才相信劉豔紅真的辭職了。

    

Snap Time:2018-05-21 21:02:48  ExecTime:0.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