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三十章反戈一擊(下)


    第七百三十章【反戈一擊】(下)

    劉釗點了點頭:“李社長,我會慎重處理這件事!”

    李同育又道:“我手還有一份材料,是關於江城市委***杜天野貪贓枉法的,你想不想看?”

    劉釗這會兒真的有些『迷』『惑』了,李同育這是要幹什麼?難道是之前梁東平的那個記者會激怒了他,他要跳出來揭『露』平海政壇的黑幕?要將他掌握的所有材料全都一股腦曝光出來?宋懷明、杜天野,這兩個人和李同育之間又有怎樣的過節?劉釗身為紀委***本不該這樣想,可是李同育的行徑實在是太奇怪,雖然他是東南日報社社長,可是同時舉報兩位高級幹部,其中一位還是平海省省長,而且還如此高調,甚至都沒有掩飾他的身份,難道李同育不怕得罪人?這讓劉釗百思不得其解,劉釗道:“謝謝李社長對我們紀委工作的支持,我一定會認真對待。”劉釗第二次表態。

    李同育道:“劉***希望我的材料能對你們有所幫助。”

    劉釗點了點頭,送走了李同育,劉釗麵對著他送來的兩份材料頗為為難,打開其中一個信封,果然其中是不少宋懷明和劉豔紅的照片,從照片上的日期來看,李同育應該跟蹤他們很長一段時間,其中還附著一份材料,對這些年宋懷明和劉豔紅的交往以及他們之間的關係做出了詳細注解。劉釗忽然明白李同育為什麼要把這份材料送到他這,雖然並沒有將舉報宋懷明的材料看完,可是憑借劉釗多年從事紀委工作的經驗,單憑這些東西是證明不了什麼的,其中並沒有確實的證據,遇到這種情況,大不了是友情提醒一下。可另一份材料就不一樣了,同樣是照片,可是內容卻詳細得多,劉釗看著看著,不覺皺起了眉頭。

    兩份舉報材料很快就擺到了省委***喬振梁的辦公桌上,喬振梁抽出照片看了兩張,隨後就將那些東西扔到了一邊:“這些東西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了!”

    劉釗道:“材料是東南日報社的李同育送來的。”

    喬振梁道:“又是他,這個人到底想幹什麼?總是沒完沒了的找麻煩,我們忙著治理平海,如何讓經濟發展上去,如何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他每天盡是幹些偷雞『摸』狗的勾當,沒完沒了的給我們添『亂』,真以為他有些後台,我不敢動他嗎?”

    劉釗道:“這些東西雖然不是什麼確實的證據,可是我擔心一旦流傳出去,影響不好。”

    喬振梁皺了皺眉頭道:“咱們的有些同誌也真是,自己不懂得注意嗎?”

    劉釗道:“喬***,您的意思是……”

    喬振梁道:“你去敲打一下杜天野,讓他注意一點。”

    劉釗點了點頭,拿起杜天野的那份材料,宋懷明的那份黑材料就留給了喬振梁,自然宋懷明方麵要交給喬振梁。

    劉釗走後,喬振梁拿起那份材料又看了看,他留意到一個細節,在李同育的舉報信中提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杜天野的養父杜山魁,親生父親陳崇山和宋懷明的嶽父楚鎮南都是老戰友,杜天野還差一點成為副總理文國權的女婿。喬振梁眯起雙目,這個李同育在搞什麼?他明顯是在通過這封材料,指出宋懷明和杜天野在政治上是同一陣線的,喬振梁忽然明白了李同育把這份材料遞到省紀委的真意,隻怕連他自己都不會相信僅靠著這份材料就能把宋懷明扳倒,可是他的目的是把一切對宋懷明不利的東西散播出來,他想要搞臭宋懷明。

    喬振梁決定找宋懷明好好談談。

    宋懷明看到這份材料第一反應就是:“李同育提供的?”

    喬振梁笑了笑道:“真是搞不懂他會對你擁有這麼大的仇恨,懷明,我找你來,不是想問你什麼?也不是想指責你什麼,這份材料我看過,並不新鮮,其中的一些內容在過去我就看過,看來李同育對你已經關注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關注了二十多年了!”

    喬振梁道:“懷明,我相信你有能力處理這些問題,我也希望你能夠盡快解決這些問題,不要讓這些不必要的煩惱幹擾到你,幹擾到你的正常工作。”

    宋懷明道:“喬***,你放心,我一定會盡快處理好這件事。”

    喬振梁道:“那份針對南錫企業讚助的報道也和這件事有關吧?”

    宋懷明道:“對不起,喬***,是我給大家帶來了困擾。”

    喬振梁笑了笑道:“張揚處理的挺不錯,很多時候,對付瘋狗講道理是沒用的,必須要掄起打狗棒,狠狠地痛打他,打到他嗚呼哀鳴,打到他不敢做聲!”

    宋懷明沒說話,隻是微笑。

    喬振梁又道:“你和劉豔紅的事情不止一次被別人拿來說,我相信你們都是有原則『性』的好同誌,更相信你們的清白,但是中國有句老話,眾口鑠金,積毀銷骨,如果你再不認真對待這件事,很可能會影響到你的未來發展。”

    宋懷明低聲道:“謝謝喬***的提醒,我和豔紅同誌隻是正常的友誼關係,我們的來往沒有超越界限,別人說什麼我不在乎。”

    喬振梁道:“如果你是一個普通人,你可以不在乎,你可以理直氣壯,依然固我,可是你是平海省省長,你處在這個位置上,你就不得不考慮別人的想法,其實不僅是李同育,在我剛來平海的時候,就有人反映過你們的親密關係。”

    宋懷明道:“難道就因為有些人說三道四,我就要和豔紅同誌老死不相往來?”

    喬振梁道:“懷明,其實你應該懂得怎麼做。”

    宋懷明道:“我不懂,既然是謠言,為什麼我要向謠言屈服?如果我因為謠言而改變對豔紅同誌的態度,那麼隻會印證我心虧!”

    喬振梁道:“你可以做到問心無愧,但是你管不住別人怎樣想你,這樣的流言對你不利,對豔紅同誌同樣不利,她的工作能力,她過往的努力全都被人否定,無論她做得再好,別人都會認為她是因為你的關係。”

    宋懷明沉默了下去,喬振梁所說的的確很有道理。喬振梁歎了口氣道:“豔紅同誌還年輕,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不如考慮去中紀委工作。”

    宋懷明有些錯愕的看著喬振梁,喬振梁的這番話似乎是為他考慮,可稍一琢磨,其中還有剪除宋懷明羽翼的成分在內,劉豔紅是宋懷明政治上最為堅定的支持者和追隨者,如果她離開平海,宋懷明在政治上的盟友又少了一個,喬振梁根本是在利用這一事件進一步的削弱自己的力量。

    宋懷明道:“我無權決定豔紅同誌的未來!”

    喬振梁微笑道:“我也無權決定,不過作為領導,我會給出她一個友善的建議!”

    找劉豔紅談話的是紀委***劉釗,劉釗把那些照片遞給劉豔紅,然後坐在那,靜靜觀察著劉豔紅的反應,劉豔紅看了看那些照片,咬了咬嘴唇,抬起雙目,淡然道:“這種照片之前就有,不是已經說清楚了嗎?”

    劉釗道:“豔紅同誌,雖然我來平海的時間不長,可是這方麵的事情已經聽說了不少。”

    劉豔紅道:“劉***,這沒有別人,你大可直接說,別忘了,我也是從事紀委工作的,這方麵的心理承受能力我有!”

    劉釗道:“很多人舉報你和宋省長之間的事情,這份材料很詳實,包括你們最近見麵的地點時間都標記的很清楚。”

    劉豔紅道:“那就是說有人在跟蹤我們這兩個國家幹部,在當今社會,在平海,一位省長一位紀委副***見麵,時刻被人偷拍,你覺著這件事正常嗎?”

    劉釗沒說話。

    劉豔紅道:“我認為很不正常,必須要馬上報案,這件事不僅侵犯了我們的隱私,更危及到了我們的人身安全!”

    劉釗道:“豔紅同誌,在我來平海之前就有這樣的舉報發生,難道你不擔心這樣會影響到你和宋省長的形象?”

    劉豔紅道:“劉***,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劉釗道:“就算我們相信,可是外界不是每一個人都會相信。”

    “很重要嗎?”

    劉釗道:“你不要忽視流言的力量。”

    劉豔紅笑道:“那你告訴我應該怎麼做?我是不是應該在大會上作出公開聲明,我和宋省長之間沒有任何曖昧關係?需不需要我登報聲明,向全省人民解釋清楚我和宋省長之間隻是友誼,絕無其他?”劉豔紅的情緒開始激動了起來。

    劉釗道:“豔紅同誌,你要冷靜,你是一個久經考驗的『共產』主義戰士,我們相信你的『操』守和原則,但是,你有沒有想過,這樣下去,不但會影響到你的發展,也會給宋省長的工作造成困擾。”

    劉豔紅道:“劉***,你想說什麼,請明說!”

    劉釗道:“有沒有考慮過換個環境,中紀委最近很多崗位上都需要人手,我向他們推薦了你,相信你去了那邊,發展的機會更多一些。”劉釗的語氣盡量平緩而溫和,他認為劉豔紅如果理智,就不會拒絕自己的提議。

    

Snap Time:2018-04-24 16:48:57  ExecTime:0.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