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二十九章受害者(下)


    第七百二十九章【受害者】(下)

    梁東平沒說話,他覺著張揚所說的這番話似乎有些道理,可是他又認為張揚還在狡辯,歸根結底還是想掩蓋事實的真相。

    是人就會有弱點,梁東平也不例外,他絕不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勇士,當初為了捍衛所謂的正義,他選擇跳樓,最終還是沒有勇氣跳下去,命運似乎在和他開玩笑,又讓他麵臨了類似的情況。張揚提供的錄音擊碎了梁東平心中最後的幻想,李同育的這番話讓他相信,李同育不可能為自己出力,隻有他自己才能救自己。

    梁東平道:“你讓我道歉……可那樣我……我以後怎麼在新聞界做事?”

    張揚覺著梁東平這個人還是很好笑的,到了這種時候,他居然還想著回去當他的記者,張揚道:“如果你在聲明中加上一條,這篇報道是在李同育的授意下寫的,我還會為你提供一份工作。”張大官人威『逼』之後開始利誘了。

    梁東平的表情很為難。

    張揚站起身道:“你自己好好考慮,我等你答複!”

    張揚離開不久之後,李同育也來探望梁東平,梁東平並沒有提起張揚過來的事情,因為剛才聽到了錄音,他對李同育這個人產生了懷疑。

    李同育先是問了一下梁東平的情況,然後又安慰了他兩句,至於實質『性』的東西根本沒有觸及。

    梁東平終於忍不住道:“李社長,我什麼時候才能出去?”

    李同育道:“小梁,我正在幫忙找人,你知道的,這次的事情有些麻煩,姓張的要起訴你傷害罪,你要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

    梁東平一聽你什麼意思?讓我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是不是不打算管我了?他充滿疑問的看著李同育。

    李同育從他的目光中覺察到了什麼,笑道:“不用怕,我會給你請最好的律師,這件事未必咱們會輸!”

    梁東平道:“咱們?就算出了事,最後坐牢的也是我。”梁東平的話中明顯帶了情緒。

    李同育歎了口氣道:“小梁,你的事就是報社的事情,咱們是社會主義新中國,作為記者,我們有言論自由,我們也有堅持真理的勇氣,在邪惡勢力和不正之風麵前,我們不能輕易低頭。”

    梁東平道:“李社長,張揚剛才來過!”

    李同育聞言愣了一下,他的表情很快就恢複了平靜,淡然道:“他說什麼?”

    梁東平道:“他說,隻要我們報社登一篇公開道歉聲明,承認之前的那篇報道沒有通過考證,屬於不實報道,他就放棄起訴……”梁東平悄悄觀察著李同育的表情。

    李同育斷然回絕道:“不行,堅持事實真相是我們新聞工作者最基本的原則。”

    梁東平道:“如果我們不道歉,他就會把我送進監獄!”

    李同育道:“那又怎樣?你是一個有良心的新聞工作者,你難道要向邪惡低頭?你難道要放棄對真理的堅持?”李同育說得慷慨激昂,正義凜然,可梁東平的內心卻冒出絲絲的冷氣,張揚有句話沒說錯,李同育根本不會在乎他的死活,李同育想做的隻是報複張揚,其他的對他來說根本不重要。

    梁東平的心中充滿著悲哀,他有種被別人拋棄的感覺。

    李同育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梁,別害怕,越是這種時候,我們就越不能屈服,我看了你的那兩篇後續報道,寫的很好,明天我就將第二篇報道刊載出來,他們越是害怕,證明其中越有問題,威脅我們,不想讓我們說話,我們是媒體,我們要起到監督的作用,不能被他們嚇怕!”

    梁東平道:“李社長……我不想坐牢!”

    李同育從梁東平的目光中讀懂了他的恐懼,李同育意識到梁東平已經支撐不住了,他低聲道:“小梁,你以為你道歉,張揚就會放過你?你把他撞成了絕育,對一個男人來說,這是關乎一輩子幸福的事情,你以為他會放過你?其實就算坐牢也沒什麼了不起,幾年的事情,我保證,你的工資待遇會分文不少,等你出來之後,總編的位置就是你的,我一定會全力扶植你。”李同育不失時機的進行利誘。

    梁東平顫聲道:“我……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李社長,你幫幫我……那篇後續報道……你千萬不要再刊載了,我不想再生事……我不想……”

    李同育站起身道:“小梁,你冷靜一下。”

    李同育走出房間,來到外麵,報社副總編唐克剛迎了過來,關切道:“李社長,小梁怎麼說?”

    李同育搖了搖頭,低聲道:“準備一份開除聲明,從聲明之日起,梁東平的一切行為和我們報社無關!”

    “那篇報道……”

    “繼續刊載!”

    李同育並沒有想到梁東平當晚就被放出來了,而且在被釋放的當天,梁東平就在張揚的陪同下召開了一個公開記者招待會,梁東平活這麼大,始終都是在采訪別人,自己麵對鏡頭,被諸多媒體采訪是第一次。

    鎂光燈閃爍之中,梁東平拿起了麥克風:“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各位媒體記者大家好,我是梁東平,今天我在這召開記者招待會的目的是發一個公開致歉聲明。”梁東平咳嗽了一聲,轉身看了看,張揚就坐在他的旁邊,笑眯眯朝他點了點頭。

    梁東平從兜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白紙,上麵是他剛剛擬好的草稿。梁東平道:“本人梁東平,現任職於東南日報新聞部記者,於本月23號,也就是前天,在《東南日報》第一版發表了一篇名為《讚助!企業不能承受之重!》的文章,這篇文章中對企業讚助問題進行了深度剖析,並列舉了很多的實例,文章發表之後,在平海省內外引起了很大的影響,給南錫市的不少企業帶來了很大的麻煩,這是我在寫這篇文章之前說沒有想到的,看到造成了這麼大的影響,我深感慚愧,因為這篇報道中所提到的問題多數並不屬實,我也並沒有經過實際調查,文中列舉的實例都是道聽途說,缺乏事實依據……”

    下麵已經開始竊竊私語。

    張揚接到了一個電話,趁著梁東平停頓喝水的時候,附在他耳邊道:“最新消息,你已經被東南日報給開除了!”張大官人等於往火上澆了把油,梁東平本來還是有所顧忌的,畢竟和李同育沒翻臉,他出來召開記者招待會,公開道歉,目的是免於牢獄之災,他並不想落井下石把李同育給牽連到麵,雖然李同育對他不聞不問,可他也不想和老東家撕破臉皮,聽說自己被東南日報給開除了,梁東平的怒火徹底被激發了起來,麻痹的李同育,你卸磨殺驢啊!你不救我就算了,還不允許我自救,看來張揚沒說錯,從頭到尾你李同育隻把我當成一個利用的工具,既然你不仁,我也不義。

    梁東平這個人本來做事情就有些偏激,這兩天他本來對李同育已經很不滿了,這節骨眼上又被李同育給開除了,所有的怨念一股腦都爆發了出來,梁東平把那張草稿給扔了,拿起了麥克風,激動道:“我還要向在座的媒體記者坦承一件事,這篇報道是我們社長李同育授意我寫的,我開始的時候很抗拒,我認為,作為一個新聞記者要有良心,要尊重事實,不可以把沒有事實依據的東西寫出來吸引公眾。可是李同育對我進行威『逼』利誘,他說新聞最重要的不是事實,是要吸引公眾注意力,隻要能讓老百姓關注我們的報紙,就是一個成功的記者。可是自從發表這篇報道之後,我感到良心不安,我認為,作為一個記者,最重要的是尊重事實,要對得起我們的良心,不能為了報紙的銷量和公眾的主意而出賣自己的良心,借此機會我向因為我這篇報道而造成困擾的南錫各大企業表示鄭重道歉,並正式宣布,從今天起我辭去東南日報的一切職務。”

    現場靜了下去,可隨即一個熱烈的掌聲響起,張大官人第一個鼓掌,用力鼓掌,然後所有人都跟著鼓起掌來。

    接下來到了記者提問的環節,有記者問梁東平:“梁先生,請問東南日報社社長李同育為什麼要授意你撰寫這篇沒有事實依據的報道呢?”

    梁東平道:“我不清楚……”

    張揚笑眯眯拿過話筒道:“這個問題我可以代為回答,我們南錫市體委此前曾經和東南日報達成省運會優先報道權的意向,可是後來我們發現東南日報並不符合我們的要求,所以提前通知東南日報,終止了合作意向,選擇了更為專業,影響力更大的平海日報,可能是這個原因,讓有些人對我產生了不滿,進而產生了報複的念頭吧!”

    

Snap Time:2018-08-15 03:23:43  ExecTime:0.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