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二十九章受害者(中)


    第七百二十九章【受害者】(中)

    李同育道:“警方的報告中你是受害者!”這句話的意思很明顯,警方認為你是受害者,可我不這麼認為。

    張揚笑道:“警方怎麼說?”

    “警方說這件事是從我們社的那篇報道引起,你認為那篇報道觸及了你的個人利益,所以你去找梁天正,想讓他停止對你們不利的報道。”

    張揚道:“其實我想找的是你,梁天正隻是代人受過。”他停頓了一下又道:“大家心都明白。”

    李同育笑了一聲,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一雙深邃的雙目在張揚的臉上掃了掃:“張揚,咱們直話直說,怎樣你才肯放手?”

    張揚歎了口氣道:“李社長,其實早點拿出這麼誠懇的態度,一切不就都解決了?何必搞得兩敗俱傷?”

    李同育並沒有在意張揚的嘲諷,輕輕吹了吹茶麵上漂浮的葉片:“你知道新聞工作者和『政府』官員的最大區別嗎?”

    張揚笑眯眯看著他,期待著他的答案。

    李同育道:“一個喜歡說真話,一個喜歡說假話,所以他們之間注定要有矛盾。”

    張揚道:“未必!”

    李同育道:“我說的是稱職的新聞工作者,那些隻知道為某個特定階層歌功頌德的敗類不算在內。”

    張揚道:“東南日報的這篇文章,你敢說是出於公平公正,其中沒有摻雜一絲一毫的私心在內?”

    李同育笑道:“任何人都會有私心,但是我會做到將個人利益和公眾利益統一。”

    張揚道:“但是你觸犯了南錫的利益!”

    李同育不屑的看著張揚道:“那又如何?”

    “所以,我要你停止一切對南錫不利的言論,並為之前的那篇報道在東南日報上公開道歉。”

    李同育唇角的肌肉沒來由顫動了一下:“然後你就可以放過梁東平?”

    張揚點了點頭。

    李同育放下了茶杯,動作很輕,看得出他的心態仍然鎮定,李同育道:“看來你並不了解我,我這個人從來都是吃軟不吃硬,如果你今天前來,在我麵前道個歉認個錯,或許我會看在嫣然的麵上原諒你的惡作劇,可你想要通過梁東平來威脅我,我隻有送你兩個字——沒門!”李同育的目光陡然嚴厲起來。

    張大官人還從沒有見過李同育這樣的人物,他本以為自己已經掌握了事情的主動權,認為李同育在他的麵前不得不低頭,可李同育的態度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張揚道:“你不在乎梁東平的死活?”

    李同育微笑道:“害他的是你又不是我,我為什麼要在乎?”

    張揚道:“如果不是為你寫了那篇文章,他也不會落到現在的境地。”

    李同育低聲道:“世上的人分兩種,一種人生來就是利用人的,而另外一種人,生來就是被人利用的,這兩種人都有存在的必要,既然活在這世上,就要證明他們存在的價值,梁東平這次說了真話,為了真理而坐牢他對得起自己的良心,而你,因為梁東平觸犯了你的利益,你就不擇手段將他送入監獄,就算你現在不覺得,以後你也一定會良心不安。”

    張揚冷笑道:“你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你利用梁東平損害他人的利益,現在梁東平身陷困境,你卻棄之於不顧,任憑他自生自滅?”

    李同育道:“我從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我,我也從沒把自己當成一個好人,所以我不用以道德的標準來衡量自己,也不必承受善惡的評判。”李同育笑了笑,他把茶杯內的茶水一飲而盡,然後站起身:“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我沒有讓梁東平去傷害別人的身體,梁東平如果入獄,你也不會好過!”

    “威脅我?”

    李同育不屑道:“你還不夠資格!”說完他大步離開了茶館。

    張大官人算是真正見識到了李同育這號人物,茅坑的石頭又臭又硬,更過分的是,這貨走的時候,連茶錢都沒結,張大官人自認倒黴的把茶錢給結了,掏錢包的時候,不小心把袖珍錄音機也給逃出來了,他笑眯眯關上了錄音鍵,李同育啊李同育,我倒要看看梁東平聽到你這番話究竟有怎樣的反應。

    張大官人多數時候都是光明磊落的,可遇到卑鄙的人,總得用一些卑鄙的手段,他本來以為和李同育之間會有一番討價還價,可李同育表現出的強硬是張揚之前沒有想到的,他對梁東平冷酷無情的態度更證明了他是個不擇不扣的小人。

    在孟少良的安排下,張揚和梁東平見了麵。

    梁東平望著張揚的目光中充滿了憤怒和仇恨,可既便如此,仍然掩飾不住深藏在內心的恐懼,他知道自己的前途命運全都被張揚掌握,如果張揚真的要對自己窮追猛打,隻怕他很可能會因此而入獄。

    “為什麼要害我?”梁東平的聲音有些嘶啞,失去人身自由的日子對他來說是一種煎熬。

    張揚道:“近墨者黑,近朱者赤,你的本『性』不壞,為什麼甘心被人利用。”

    “我不明白你什麼意思!”如果不是因為和張揚之間隔著桌子,梁東平可能會撲上去,一拳砸在這廝的臉上,梁東平在這仔仔細細的想了一天一夜,把整件事的細節全部想了一遍,他可以斷定自行車沒有撞到張揚的敏感部位,甚至根本沒有撞在他的身體上,這廝就倒了下去,圈套,從頭到尾都是張揚設下的圈套。

    張揚道:“如果我起訴你,你將麵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刑罰。”

    梁東平冷哼了一聲。

    張揚壓低聲音道:“其實我沒事,我就是故意設了一個圈套,把你給坑進來!”

    梁東平的喉頭發出野獸般的喘息,因為憤怒他把牙齒咬的嘎作響。

    張揚微笑道:“很生氣,很憤怒,是不是很想打我?”他攤開手,臉上做出極其可惡的得意表情:“這是警局,你隻管動手,我絕不會還手。”

    梁東平搖了搖頭,最終成功克製住了自己,他已經犯過一次錯誤,衝動讓他身陷囹圄,他不能再次犯錯誤,再中張揚的圈套,梁東平道:“你是個小人!”

    張揚道:“對付小人需要用君子手段嗎?”

    梁東平閉上了眼睛:“說完了嗎?說完了我需要離開了。”

    張揚道:“或許你以為李同育會救你。”他搖了搖頭道:“別癡心妄想了,我今天和李同育見過麵,我提出兩個條件,第一放棄對我們南錫企業捐款的後續追蹤報道,第二讓他登報公開道歉,你猜他怎麼說?”

    梁東平緊咬嘴唇,他的表情很惶恐,對梁東平來說,能否獲得自由,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李同育的身上了,如果李同育不管他的死活,那麼他隻有坐牢一條路可走,梁東平感到自己周身的神經都繃得很緊,仿佛隨時都要斷裂一樣,他低聲道:“怎麼說……”他的聲音明顯在顫抖。

    張揚拿出袖珍錄音機,按下了播放鍵,錄音經過專人處理,李同育和他的談話經過潤『色』加工。

    當梁東平聽到——害他的是你又不是我,我為什麼要在乎?他的表情變得越發黯然。

    “世上的人分兩種,一種人生來就是利用人的,而另外一種人,生來就是被人利用的……”

    梁東平聽到這,抓狂般『揉』搓著自己的頭發,他痛苦地***道:“夠了,夠了……我不要再聽……我不要再聽了……”

    張揚同情的歎了口氣,他關上了袖珍錄音機:“梁東平,我不想針對你,你可能不知道,我和李同育之間有私人恩怨,你在其中隻是一個無辜的受害者,你被他利用了。

    梁東平道:“我隻是寫了一篇報道,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害我?為什麼?”

    張揚道:“我給你一條路,登報道歉,承認你那篇報道存在很多的片麵和不實之處,正式向南錫市『政府』和相關企業道歉。”

    梁東平怒道:“可我寫得是事實!”

    張揚道:“我承認企業讚助之中存在著弊端,可我們所站的高度不同,所以看問題的角度也不同,如果企業將這筆讚助用於老百姓的文化體育事業,用於回報社會,而不是將這筆錢裝入了自己的衣兜,你們又何必橫加指責呢?你覺著自己無辜,你認為自己寫了一篇尊重事實的稿件,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因為你的這篇報道,會讓本來樂觀的省運會資金問題遇到困難,會讓老百姓對『政府』和國營企業的信心大打折扣,你認為自己幹了一件好事,可事實上卻對社會的大部分群體造成了傷害。”

    梁東平道:“你在試圖掩蓋事實真相。”

    張揚道:“咱們最大的不同在於,我在做事,而你在壞事!你隻看到企業讚助的表麵,認為自己找到了弊端,找到了所謂的社會不公而沾沾自喜,而我們卻要顧及到南錫未來的發展,怎樣才能讓省運會帶給城市最大的效益,怎樣才能帶給老百姓更多的福利和好處,如果你的手指被劃破了,你是選擇包紮傷口,還是用刀將整根手指都斬去?”

    

Snap Time:2018-01-23 15:51:11  ExecTime:0.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