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二十八章幫幫我(中)


    第七百二十八章【幫幫我】(中)

    梁東平被張揚這一耳刮子打懵了,不過李同育沒懵,他非但沒懵,而且頭腦清醒得很,今天這件事來的蹊蹺,他雖然不知道張揚為什麼會精子成活率為零,可他能夠斷定,整件事都是張揚導演出來的陰謀,但是李同育也沒有想到這樣的結果,他認為梁東平有句話沒說錯,張揚精子成活率為零,絕不是自行車給撞得,興許這廝本來就有生理缺陷呢,李同育這麼想,他卻不敢這麼說,畢竟剛才梁東平挨得那一耳光子他看得清楚,雖然他知道張揚未必敢對他下手,可現在這種情況,張揚忽然占了理,保不齊這廝幹出什麼出格的事來。

    李同育道:“小張,你別著急,現在醫學這麼發達,什麼病都能治好,要不先住院再說。”他想先把張揚穩住。

    張大官人從來都是個得了便宜賣乖的角『色』:“住院?住院能讓我的種子複活嗎?”

    梁東平這會兒回過神來了,捂著臉委屈的嚷嚷道:“興許你原來就有問題呢,憑什麼賴我身上……”

    “啪!”又是一大嘴巴子落在臉上了,兩名巡警聽到這響聲不由得縮了縮脖子,真響啊!

    李同育頗為無奈的看了梁東平一眼,這次連他都不同情梁東平,你說這話不是找揍嗎?

    張大官人的表演天賦再次展現的淋漓盡致,他痛不欲生道:“醫生,我怎麼辦?我年輕輕的就被這孫子給撞絕育了,我還沒娶媳『婦』,這事兒要是傳出去,誰樂意跟我啊!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餘得利心中那個暢快啊,他朝李同育看了一眼,麻痹的,你們不是想報道我嗎?不是想揭穿醫院的黑幕嗎?現在人家是真有事了,別管是不是你們的原因,沾上你們就跑不了。

    一名巡警過來倒是說了句公道話:“大夫,這自行車撞了一下後果就這麼嚴重啊?”

    餘得利故意歎了口氣道:“很多的病症是現有醫學解釋不通的,按理說被自行車撞了一下,不會發生大規模精子死亡現象。”他向張揚道:“你過去檢查過嗎?”

    張大官人沒查過,不過沒查過也得說查過,他點了點頭道:“我過去查過,每年都體檢幾回,成活率百分之百。”

    李同育忍不住道:“體檢有這項目嗎?”他每年都體檢,怎麼就從沒查過精子成活率?

    張大官人道:“我主動要求查的,要不要我把化驗單找給你看?”想要化驗單還不容易。

    李同育不吭聲了,他這會兒苦苦思索對策,一時間也想不出什麼主意。

    餘得利道:“根據眼前的情況來看,你的絕精症應該和這起車禍有著直接的關係。”

    梁東平一聽就急了:“大夫,你不能信口雌黃啊!”

    餘得利不慌不忙的笑了笑道:“傷者過去多次體檢都正常,而且他既然能夠順利取精,證明他的功能正常。”

    梁東平道:“他都說了,我隻撞了他一邊,怎麼會死亡百分之百?”

    餘得利氣定神閑道:“應激反應,人體有許多自我保護機製,在遇到突然的危險的時候會發生應激反應,你們看過昨天新聞嗎?因為氣候變化引起鯨魚集體『自殺』,一樣的道理!”餘得利最大的長處就是能把兩件不相幹的事情扯到一起,而且還解釋的像模像樣。

    張大官人一臉悲戚道:“你是說我的鯨魚全他媽『自殺』了!”

    餘得利道:“目前隻能這麼解釋!”

    張大官人搖了搖頭,斷然道:“不是『自殺』,是他殺!他是故意撞我的,如果他不撞我這一下,我的鯨魚怎麼可能『自殺』?我要告他!”

    梁東平道:“……我……我不是存心的……”

    張大官人道:“過失殺人也是殺人,你一下就幹掉了我幾億小生命,一句不是存心的就完了?你丫就是存心的,我要告你傷害罪!”

    兩名巡警又出去匯報,回來之後就把梁東平給銬上了,梁東平抗議道:“為什麼銬我?”

    其中一名巡警道:“他要是真的被你撞絕育了,你就是嚴重傷害罪,等著坐牢吧!”

    梁東平現在是真害怕了,他苦著臉向李同育道:“李社長……幫幫我……”

    李同育歎了一口氣道:“小梁,你別害怕,我盡快把情況搞清楚。”他看了看張揚,張大官人這會兒根本不答理他,握著餘得利的手道:“大夫,這事兒太丟人了,你得幫我保密,要是讓人家知道,我這輩子都抬不起頭來見人了。”

    餘得利道:“你放心,我們醫院會尊重患者的隱私權,我給你開個住院通知單,你這病得係統治療,我就給你寫***挫傷,不提你的隱私。”

    張大官人心說這餘得利真是個明白人,打燈籠都難找的好大夫,怎麼就讓自己給遇到了,張揚道:“餘大夫,別人我還真信不過,我就信你。“

    餘得利笑道:“我就是泌『尿』外科的,這樣我把你安排在我床上!”

    李同育暗自叫苦,麻痹的今兒是不是犯太歲,怎麼落在這個無良醫生的手。

    餘得利大筆一揮唰唰唰就把住院通知單給開好了,到住院押金那一項停頓了一下:“先交多少?”

    張揚道:“我這病多少錢能看好?”

    “不好說!”

    張揚道:“那就先交一萬吧!”

    餘得利把錢數給填上,然後笑眯眯交給了李同育,心說你丫不是牛『逼』嗎?現在還不得乖乖去交住院費。

    李同育這會兒氣焰果然不如剛來的時候那麼囂張,沒辦法,張揚占了理,雖然李同育知道麵有陰謀詭計,可人家化驗單上白紙黑字寫得清楚,精子成活率的確為零,更倒黴的是,梁東平推車撞了張揚也是事實。

    李同育把住院通知單交給跟他一起前來的財務,張揚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李社長,這事兒就咱們幾個人知道,如果我的隱私外泄,你們報社可要負責的。”

    李同育氣得夠嗆,當天在場的有大夫有護士,有警察,憑什麼隱私泄漏就得是他們的原因?他低聲道:“小張啊,這事兒咱們還是好好溝通一下吧。”從開始躲著張揚不見麵,到現在李同育主動和張揚溝通,這一變化不可謂不大。

    張揚沒接他的話茬:“李社長,我來的匆忙,身上分文沒有,這一住院,誤工費,營養費啥的肯定少不了,你是不是先給我點錢用?”他開始明要了。

    李同育真是頭大,讓財務拿了一千塊給張揚,理虧啊,沒辦法不給人家錢。

    餘得利絕對夠壞,而且這個人還很計較,他又提醒道:“剛才ct檢查費還是那位小姐墊付的呢,你們得給人家!”

    李同育冷冷掃了餘得利一眼,目光中充滿殺機,如果他此時的目光是尖刀,餘得利肯定要被他捅得渾身都是透明大窟窿。

    餘得利這會兒可不怕他,心說你丫瞪我?別忘了傷者在我床上,老子用檢查單壓死你,老子用『藥』片砸死你,老子用營養『液』淹死你!當然這話隻能擱在心,借他膽子他也不敢說出口。

    張揚道:“大夫,我這病不需要住在醫院頭吧?”

    餘得利回答的也幹脆:“住不住在醫院無所謂,隻要每天你查房的時候來就行了,又不影響吃喝,也不影響你的正常活動,該幹啥幹啥,明天我查房的時候給你做個全麵檢查!”還要檢查呢。可能是處於對李同育的反感,餘得利和張揚有種同仇敵愾的感覺,不知不覺中就和他站在了統一戰線上。

    張揚走出門外,喬夢媛在急診室的大門口等著呢,她看出張揚這件事就是在借題發揮,早知道這樣,自己就不過來陪著他胡鬧了,畢竟他傷得地方實在太過敏感,喬夢媛都有點不敢正眼看他。

    張揚來到她麵前:“我住院了!”

    喬夢媛嗯了一聲,本想問問情況,可實在說不出口。

    張揚又道:“沒啥事兒,這就能走了!”

    喬夢媛又嗯了一聲。

    李同育這會兒走過來了,他來到喬夢媛身邊,把剛才喬夢媛墊付的檢查費教給她,喬夢媛也沒有推讓,直接把錢收了下來,檢查發票交給了李同育。

    李同育向張揚道:“小張,入院手續都已經辦好了,你還沒吃飯吧,要不咱們找個地方吃點飯?”

    “不餓!”張大官人的回答硬梆梆的,掌握了主動權就是不一樣。

    李同育又道:“今天這事兒……”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現在不想談,明天吧,反正我電話開機,你隨時都能給我電話。”說完他向喬夢媛使了個眼『色』,喬夢媛心領神會的站起身,和他一起走了。

    李同育望著張揚的背影真是又氣又恨,這小子以為利用這樣的小伎倆就能阻止自己繼續報道南錫讚助的事情,哪有那麼容易?李同育的唇角浮現出一絲冷笑,我馬上就讓你嚐到玩弄陰謀的代價。

    

Snap Time:2018-04-23 06:11:32  ExecTime:0.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