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二十七章上主動登門(上)


    第七百二十七章上 【主動登門】(上)

    喬振梁笑了起來:“大家對這件事的看法並不統一嘛,懷明說的也不錯,在沒有正式這篇報道的真實『性』之前,我們的確不應該盲目下結論,劉釗同誌、元平同誌,你們一個主管紀律,一個主管宣傳,這件事還是交給你們處理,你們各負其責,這件事一定要處理好,盡量不要造成不良的社會影響。”喬振梁說這句話的時候,心中其實很明白,東南日報的這篇報道的影響不會這麼快的消失。

    龔奇偉前往東南日報社撲了一個空,李同育並不在社,可龔奇偉既然來了就不甘心無功而返,他找到了那篇新聞的撰稿人梁東平。

    梁東平認識龔奇偉,知道他和李同育是老朋友,所以表現的還算客氣,李同育給梁東平的待遇不錯,給他專門配了一間辦公室,雖然小了一些,可是必要的辦公設備都有了,梁東平看到龔奇偉進門,笑著起身道:“龔市長,你來找我們社長啊?”

    龔奇偉一聽他這話心就不免有些生氣,看來梁東平對自己的來訪早有心理準備。龔奇偉笑道:“找他,也要找你!”

    梁東平當然知道龔奇偉前來一定是為了那篇報道的事情,他笑著給龔奇偉搬了一張凳子,然後起身給龔奇偉拿了瓶礦泉水:“龔市長,您喝水!”

    龔奇偉環視了一下他的辦公室,微笑道:“辦公環境不錯,報社方麵很重視你啊!”

    梁東平道:“多虧了李社長肯給我機會,我這人除了賣弄一下筆杆子,其他的都不會。”

    龔奇偉笑道:“筆杆子用好了比槍炮還要厲害,咱們中國曆史上多次證明的。”

    梁東平聽出龔奇偉言語間對自己的諷刺,他笑道:“還是槍炮厲害,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龔奇偉道:“李社長去哪了?”

    梁東平道:“他是領導,領導去幹什麼不用給我這個當下屬的匯報吧。”

    龔奇偉笑了一聲:“小梁啊,你的那篇報道我看過了。”

    梁東平明知龔奇偉是來找他算賬的,臉上仍然能夠保持著謙和的笑容:“龔市長覺著怎麼樣?”

    龔奇偉道:“你這篇報道讓我們很難做啊!”

    梁東平笑道:“沒辦法,我這個人看到什麼就寫什麼?不是特地針對你們南錫,我是針對目前社會上普遍存在的企業讚助現象,希望能夠用我的文字,喚起你們這些領導的重視,不要讓讚助成為個別企業領導換取榮譽的溫床。”

    龔奇偉道:“小梁啊,有件事我想問你,你發這篇報道之前有沒有調查過?”

    梁東平道:“我們是記者,我們的職責就是把真實的新聞公布給社會,起到輿論的監督作用。”

    龔奇偉笑道:“你還真是熱心啊!”

    梁東平道:“龔市長,其實今天刊載的隻是係列報道的第一篇,明天開始還會有後續報道。”

    龔奇偉一聽,心頓時沉了下來,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消失了,他歎了口氣道:“小梁啊,我知道你們新聞部門喜歡用這樣的社會話題引起老百姓的重視,可是據我說知新聞的第一要素是尊重事實吧?”

    梁東平道:“龔市長在質疑我報道的真實『性』?”

    龔奇偉道:“作為新聞工作者,應該有社會責任感,應該對自己發表的言論負責,我始終認為,沒有事實依據的新聞對讀者還對被報道者都是一種傷害。”

    梁東平道:“我在任何時候都保持著一個新聞工作者的良心,謝謝龔市長的提醒。”

    龔奇偉明白自己已經沒有和梁東平談下去的必要,梁東平隻是一個棋子,一個被李同育利用的棋子,想要解決這件事,唯有找到李同育,而李同育現在選擇了逃避,這讓龔奇偉不知該從何處下手。

    張揚果然聽從了龔奇偉的意見,沒跟他一起前往東南日報社,在張大官人看來,目前主要的問題已經不是東南日報社,而是因為這篇報道引起的省內影響,張揚在處理這件事上頭腦保持的很清醒,他首先去見的是省委***喬振梁。喬振梁每天的日程排得滿滿的,工作期間不可能抽出時間來見他,所以張揚唯有求助於喬夢媛,喬夢媛並不知道張揚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既然張揚這麼急著見她的父親就證明張揚遇到了麻煩,否則他也不會突然來到東江,也不會開口向她求助。

    喬夢媛讓張揚直接來家,今天中午父親會回家吃飯。

    張揚來到喬家的時候,喬振梁還沒有回來,孟傳美在後院的小屋內誦經禮佛,喬鵬舉和喬夢媛兄妹倆居然都在家,兩人難得有閑情逸致坐在客廳內下圍棋。

    看到張揚進來,喬振梁趁機把敗局已定的棋盤給推了,笑道:“不玩了,跟你下棋,我純粹是找虐。”

    張揚樂把帶來的四盒春茶放在茶幾上:“接著下,別管我!”

    喬鵬舉道:“不下了,反正我也下不過她,今天老爺子非要讓我們陪他吃飯,留在家實在無聊,所以才想起和夢媛下棋。”

    喬夢媛看了看茶幾上的春茶,微笑道:“怎麼?還專程帶了禮物?”

    張揚笑了笑道:“沒帶啥好東西,南錫翠雲湖的春茶,給喬***嚐嚐。”

    喬鵬舉道:“無事不登門,你該不是又犯什麼錯誤了吧?”

    喬夢媛笑道:“你們聊,我去廚房看看!張揚,中午一起吃飯啊!”

    張揚答應了一聲,和喬鵬舉一起在茶海邊坐下。

    喬鵬舉本來就泡好了茶,倒了一杯遞給他,張揚啜了一口道:“這茶不錯,比我帶來的好!”

    喬鵬舉笑道:“一到這個季節,我們家的茶葉泛濫,回頭給你帶幾盒好茶走。”

    張大官人有些不好意思了:“嘿嘿,你當我是來釣魚的?”

    喬鵬舉道:“你來幹什麼的?”

    張揚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有喝了口茶道:“喬哥,你什麼時候從海南回來的?”

    喬鵬舉道:“昨天,我在海南談了一宗土地買賣,合約簽完了,留在那也沒什麼意思,所以就回來轉轉,我家那個老爺子,幾天不罵我心難受,我是專程飛回來給他罵的。”

    張揚忍不住笑了起來。

    喬鵬舉道:“這次回來還要給夢媛幫忙,銀行方麵的關係,她不如我熟悉,她在你們南錫搞這麼大的動作,需要的資金量很大,我這個當哥哥的怎麼都要為她出點力。”

    張揚道:“兜了一個圈子,這塊地還是沒跑出你們兄妹倆的手心。”

    喬鵬舉笑道:“別這麼說,這塊地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說起來,我這心還真有些不平衡,同樣都是兒女,我家老爺子怎麼就這麼偏心?當初我要拿下那塊地,他說要注意影響,害怕別人說閑話,不然我也不會放下這塊肥肉去海南,可現在我妹要開發那塊地,他不說話了,居然高舉雙手支持,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

    喬鵬舉說完這句話,忽然看到張揚笑得有些古怪,順著他的目光望去,父親已經來到了門外,想必自己剛才說的那番話全都被他聽到了。喬鵬舉故意道:“張揚,今兒天氣不錯!”想打個馬虎眼蒙混過去。

    喬振梁瞪了他一眼道:“知道我怎麼想的嗎?夢媛拿那塊地,是真心真意的搞開發,你拿那塊地,是在炒地皮,隻要獲利馬上套現走人,你們不同,一個浮誇,一個務實。這麼大人了還學不會踏踏實實做事,總想著不勞而獲,一本萬利。”

    “爸,您這話就有失公道了,我怎麼不勞而獲了?我現在也是靠自己掙錢吃飯。”喬鵬舉抗議道。

    喬振梁道:“這些年,空手套白狼的事兒你幹得還少嗎?整天做生意,我怎麼就沒見你幹過一件踏踏實實的事情?”

    喬鵬舉道:“爸,您這是老觀念,生意的範疇不一定是實體,我做得是金融貿易……”

    “拉倒吧!就你那德『性』,老子還不清楚你!”

    喬夢媛笑著走了過來:“爸,哥大老遠從海南來了,您別見他就罵行不行?”

    喬鵬舉道:“沒事兒,我回來就是聽他罵的,他幾天不罵我他難受,我被罵習慣了,幾天聽不到他罵我,我也難受。”

    幾個人聽他這麼說,不由得都笑了起來。

    喬振梁這才把目光落在張揚的身上:“張揚,我說你大老遠從南錫跑來我們家蹭飯啊?”

    張揚笑道:“喬***,我沒打算白吃您的飯,我給您帶東西來了,今年的新茶!”他拎起放在茶幾上的茶葉。

    喬振梁翻了翻眼皮道:“我們家不缺這個,蹭飯可以,不過回頭得給我寫一幅字,我看看你最近的水平有沒有進步?”

    張揚道:“沒問題!”

    喬振梁道:“答應的這麼痛快,小子,今天是有求而來吧?”

    張揚笑道:“不是,就是想來看看您,我跟鵬舉是一個『毛』病,一段時間不被您罵,渾身都不自在,今天我來,就是想讓喬***罵幾句,被您罵幾句才舒服。”

    

Snap Time:2018-01-16 17:54:43  ExecTime: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