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二十六章頭版頭條(下)


    第七百二十六章【頭版頭條】(下)

    就算龔奇偉不找張揚同去,張大官人也已經做好了出發的準備,他心明白,李同育搞出這場風波針對的就是自己,張揚是個從不推卸責任的人,接到龔奇偉電話的時候,他正準備驅車前往東江。

    龔奇偉聽說他正準備出發,讓他就在原地等著,十多分鍾後,龔奇偉的紅旗車出現在張揚的麵前,張揚拎著一隻黑『色』的旅行包,拉開後備箱放了進去。

    龔奇偉忍不住道:“你帶這麼東西幹什麼?”

    張揚道:“帶了點今年的春茶,給領導們嚐嚐鮮!”

    龔奇偉不說話了,這小子表麵上大咧咧的,其實眼頭還是很活絡的。

    張揚和龔奇偉並肩在後座上做了,看到後座上擺著一份東南日報,不禁笑了笑道:“我看過了!”

    龔奇偉道:“有什麼感想?”

    張揚道:“你這位老朋友太不夠意思!”

    龔奇偉道:“你們之間該不會有什麼矛盾吧?”

    張揚道:“龔市長,你不用提醒我,我心清楚,您和李同育是老朋友,我對這個人不方便評論。”

    龔奇偉當然能夠看出張揚對李同育很反感,他笑了笑道:“這件事我有責任,如果我不把東南日報請到南錫,或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張揚心說你這句話說對了,你把李同育請來就是引狼入室,那貨絕不是好人。張揚從最初的憤怒中冷靜了下來,現在再來看這件事,麵有很多讓張揚感到不解的地方,拍賣火炬首先是得到省委***喬振梁支持的,最早就定下來喬***跑第一棒,省長宋懷明又是自己的未來嶽父,這層關係自不必說,肯定對他是無條件支持,利用聖火采集隊拉讚助,現場宣傳部長肖元平和省體委主任渠聖明都在,這些人無一不在政壇上擁有相當重要的地位,李同育作為東南日報社的社長,應該能夠看清形勢,這幫人哪個都不是他能輕易得罪的,可他仍然刊載了這篇言辭尖銳,指向明確的報道,根本是在玩火啊!難道他自恃有些後台就敢無所顧忌了?

    龔奇偉對李同育的做法也頗為不解,可是他到現在為止還是期望能夠和平解決這一問題的,畢竟李同育是他多年的老友,龔奇偉道:“張揚,等到了東江,我先和李同育談談!”他說這句話的目的是讓張揚不要衝動,他深知張揚的脾氣,這小子是個從不吃虧的人,李同育搞了這一出,張揚肯定放不過他。

    張揚知道龔奇偉的意思,笑了笑道:“龔市長,您放心,我心有數!”

    張揚把這件事看得很清楚,事情雖然是李同育挑起來的,可影響已經造成,李同育那邊的問題要解決,省領導那邊也需要去做做工作。

    省常委會議上,省委***喬振梁就拿出了這份報紙,他揚了揚手中的《東南日報》道:“今天的東南日報大家都看過了吧?”

    現場很靜,多數常委已經看過這份報紙,就算沒有看過的,也從別人口中知道了頭版頭條的內容。

    喬振梁道:“怎麼不說話?”

    省委宣傳部長肖元平輕輕咳嗽了一聲,現場的沉默必須由他來打破,他主抓宣傳工作,而且在張揚利用聖火采集隊大搞讚助的時候,他就在現場,雖然他沒有明確表示支持,可他也沒有反對,很多時候沒有反對就意味著支持。肖元平道:“這份報道以偏蓋全!”肖元平首先給東南日報的報道定『性』。然後道:“他所報道的這件事,剛好我當時就在現場,所謂的『政府』給企業壓力,根本就是無稽之談,當時的情況我看得很清楚,企業讚助都是自願的,而且讚助單位不僅僅是南錫本地的企業,多數都是其他城市的企業,這些企業應該是本著回報社會的目的進行讚助的,咱們不是常說取之於民用之於民嗎?”

    省長宋懷明道:“拋開讚助本身的問題不談,這篇報道存在著很大的問題,照我看,有刻意抹黑『政府』形象之嫌,如果企業職工看到了這份報道,肯定會產生負麵的情緒,老百姓看到這份報道,心也不會舒坦。”

    喬振梁道:“東南日報的東西喜歡劍走偏鋒,不過咱們中國有句老話,蒼蠅不叮無縫的,大家不要隻顧著挑別人的『毛』病,這篇報道在我看來也不是一無是處,讚助捐款,不僅僅是南錫,也不僅僅存在於平海,在國內很普遍,不過我就沒看到別的地方鬧出這樣的風波,讚助不但要透明化,而且需要一個有效地監督機製,這篇報道有幾個地方值得我們注意,第一,在企業的讚助過程中,地方『政府』有沒有給他們暗示,有沒有給他們壓力?第二,國有企業的領導人,拿出大筆讚助費博得一片喝彩的同時,有沒有考慮過企業職工的想法,有沒有經過他們的同意?”

    會場再度陷入沉默之中,誠如喬振梁所言,企業讚助在如今國內屢見不鮮,小則幾萬幾十萬,大則幾百萬幾千萬,甚至上億,企業家們大袖一揮,談笑之間,視金錢如糞土,無數人也因此而博得了熱心公益,回報社會的美名,很少有人去關注讚助和捐款背後的問題,東南日報的這篇報道雖然針對『性』很強,有他們的目的,可的確是揭『露』出了社會上廣泛存在的一個問題。

    新任省紀委***劉釗道:“我讚同喬***的話,《東南日報》的這篇報道有唯恐天下不『亂』之嫌,但是我們也應該看到正是我們的製度上還存在相當的缺陷,一個企業的領導是企業的法人,可這並不代表著他擁有企業的絕對話語權,企業的財富是全體職工共同努力的結果,當企業獲得了利潤,除了應該上繳國家的部分,其他利益的支配權,一樣應該屬於全體職工所有。無論讚助的目的何在,這在實際上已經構成了一種越權行為,我懷疑已經違反了相關組織紀律,在此,我鄭重建議,這件事必須要徹查到底,利用這次機會,好好整頓一下。”劉釗這個人在中紀委就以作風強硬著稱,因為來到平海的時間不長,大家對這位新來的紀委***還欠缺了解,不過從他平時在常委會的發言上已經感覺到平海的紀委工作會因為他的到來而變得越發嚴厲。這對平海的幹部來說,並不是一個好消息。

    宋懷明自始至終都沒有發表意見,東南日報為什麼會刊登這則報道?很容易就能聯想到李同育的身上,宋懷明敏銳地覺察到,李同育利用這篇報道想要打擊的人是張揚,這讓他重新估計了李同育人品的下限,現在的李同育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為了報複自己不惜利用一切的手段,他可以詆毀自己的名譽,翻出十多年前的陳年舊事,利用捕風捉影的一些所謂的證據來離間自己和嫣然的父女關係,他也可以利用張揚在工作上的熱情上進,抓住張揚的弱點,來陷張揚於麻煩之中,宋懷明對李同育的忍耐力已經達到了極限,李同育恨自己大可以衝著自己來,為什麼要不擇手段的對他的身邊人下手?

    喬振梁的目光轉了一圈來到宋懷明的身上,他低聲道:“懷明,你怎麼看?”身為平海省的最高領導人,他在很多時候必須要做到不偏不倚,要在所有人麵前顯示出他的公正無私,雖然他對李同育其人也有些惱火,可是李同育這次的確抓住了南錫讚助事件的弱點,其實喬振梁何嚐不明白,企業讚助的問題廣泛存在於國內的每一個省市,但是問題一旦被人揭開,作為領導他就不能繼續捂蓋子,就要公事公辦。

    宋懷明笑了笑,他淡然道:“僅憑著一張報紙說明不了問題,《東南日報》刊載的這篇報道,可信的東西究竟有多少?其中是不是有誇大其詞的地方?企業讚助究竟是有償讚助還是無償讚助?報紙上說企業的領導人沒有通過企業職工的表決就做出了讚助的決定,可事實究竟是不是這樣?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我們是國家幹部,我們不是記者,所以我們要依靠事實說話!”宋懷明的這番話已經表明了他的態度,他對東南日報報道的可信『性』持有明確的質疑。

    在場的常委每個人心中都明白,宋懷明之所以反應這麼激烈,因為東南日報這篇報道指向的直接目標就是張揚,而張揚正是宋懷明的未來女婿,宋懷明站出來質疑東南日報就是在保護張揚,這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

    

Snap Time:2018-07-23 00:42:32  ExecTime:0.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