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二十六章頭版頭條(中)


    第七百二十六章【頭版頭條】(中)

    清晨張揚從睡夢中醒來,睜開惺忪的睡眼,看到身邊的胡茵茹仍在熟睡,潔白的被單從她的身上滑落了一半,『露』出曲線柔美的香肩,細膩潔白的肌膚,張揚笑了笑,湊過去,親吻著她的肩頭。

    胡茵茹宛如夢中囈語般小聲道:“別鬧我……好累……骨頭都快散了……”

    張大官人有些得意的笑了笑,說來奇怪,他為了喚醒楚鎮南,不惜以金針刺『穴』激發體內潛力,功力損耗甚巨,可在兩『性』方麵仍然神勇無比,這一夜幾經伐撻,胡茵茹雖然已經有了一些內功根基,卻仍然不堪承受,看來自己在這方麵的確是天賦異稟。這廝忍不住在想,單從生理角度來講,自己如果一夫一妻的話,對女方是不是殘忍了一些?

    張揚拿起手表看了看,已經是上午九點了,今天並非周日,他還要去體委上班,這就體現出領導的好處來了,在單位,永遠都是領導查崗,而不用擔心有人查領導的崗,單位的第一領導人永遠都是全勤,既沒有遲到,也很少有病事假,這就是當領導的特權。

    張大官人洗漱完畢,這才想起把手機打開,昨晚是胡茵茹堅持讓他關機,兩人纏綿的時候,如果有電話突然打進來,該是多麼大煞風景的事情。

    張揚剛剛打開手機,電話就響了起來,他害怕吵醒胡茵茹,來到了陽台之上,方才接通了電話,電話是高廉明打來的,他的語氣很急:“張揚,你在哪兒?”

    張揚道:“叫我張主任!”

    高廉明道:“張主任,出大事了!”

    張揚道:“什麼事情?你小子就學不會鎮定?一點小事就大咋呼小叫的,以後能有什麼出息?”

    高廉明道:“真出大事了,你有沒有看今天的《東南日報》?”

    張揚道:“沒有!”聽到《東南日報》這四個字,張揚心中忽然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

    高廉明道:“頭版頭條有一篇文章,就是針對火炬拍賣的事情!”

    張揚一聽就料到李同育十有***在背後使壞,他低聲道:“我馬上去買!”

    張揚返回室內,對著穿衣鏡整理了一下衣服,急匆匆出門,來到小區外的報亭,買了一張今天出版的《東南日報》,看到首頁的標題就是《讚助!企業不能承受之重!》,這片報道主要是針對當前形勢下,『政府』攤牌『性』質的捐款,讓企業不堪重負的事情,其中著重點名指出了南錫市利用聖火采集,就募集到三千萬的資金,連之前火炬拍賣,煙廠廖偉忠用五百萬拍得第二棒火炬的事情也羅列了出來,文中提出質疑?在這些讚助的過程中企業承受了怎樣的壓力?企業的領導人動輒數百萬上千萬的讚助,這些讚助是不是獲得了企業職工的同意?一個企業的領導人動用這麼大筆的讚助,究竟是企業的決策還是出於其他的目的?他們的行為究竟是為了企業的發展還是損害企業的利益?

    張揚越看越是惱火,文章的指向『性』很明確,而且把握的很準,文字犀利,宛如尖刀,刀刀都捅向張揚的腰眼,張大官人這個怒啊,把手中的那份《東南日報》三下五除二的給撕成了碎片,大罵道:“李同育,***大爺!”

    一群走過的路人都以詫異的眼光看著張揚。

    張大官人近些年很少有這麼喪失理智的時候,也很少這樣去恨一個人,這篇文章是梁東平寫的,梁東平過去就和張揚有過節,而且那個人是出了名的強脾氣,隻要他認準的事情,絕對會幹到底。可張揚知道,沒有李同育在他的背後撐腰,梁東平不敢這麼幹。

    聖火采集隊的事情,連省宣傳部長肖元平都出麵力頂,平海省內大小媒體誰也不敢這麼寫,可東南日報不一樣,肖元平和李同育之間沒有直接的領導關係,而且李同育的後台很硬,他不怕肖元平找他算賬。

    張大官人氣得幾乎要暴走了。

    南錫市委***李長宇也看到了這篇報道,和張揚不同,他首先留意到的是梁東平的名字,對梁東平他早就領教過,早在他還在江城擔任分管教育的副市長的時候,就領教過這個記者的難纏,李長宇看完那篇報道也是愁上眉頭,張揚拉讚助動靜太大,大張旗鼓的結果肯定會引起很多人的注意,東南日報的這篇報道別有用心。而且的確命中了要害,李長宇已經預見這次的事件肯定不會輕易平息下去,搞不好會演變成一場暴風驟雨。

    李長宇先把常務副市長龔奇偉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東南日報最早是龔奇偉牽的線,至於最後為什麼沒有合作成功,李長宇並不了解內情,可有道是買賣不成仁義在,像東南日報這種合作不成,轉過臉來就倒打一耙的主兒還真不多見,更何況他們指向的全都是極其敏感的話題,李長宇必須先問清楚情況,為什麼東南日報要針對他們?

    龔奇偉也已經看到了那則報道,看完之後他馬上就給李同育打了電話,龔奇偉也很惱火,就算合作不成,你李同育多少也要給我這個老朋友一些麵子,不能在背後捅刀子吧?可李同育似乎早有預料,手機始終處於關機狀態。

    龔奇偉走入李長宇的辦公室,李長宇就將那份報紙推到了他的麵前。

    龔奇偉歎了口氣道:“我看過了!”

    李長宇抽了口煙道:“東南日報社的社長李同育不是你的老朋友嗎?為什麼要給咱們南錫下絆子?”

    龔奇偉道:“我不知道,我也想不通,看到這篇報道我就給他打了幾個電話,他手機關機,根本聯係不上。”

    李長宇吐出一團煙霧:“這麼說他就是故意製造事端!他難道不清楚我們的媒體簽約會,連肖部長都前來參加了?”

    龔奇偉道:“東南日報並不屬於平海省宣傳部管理,李同育的大哥是中央宣傳部副部長,他二哥是中華社社長,就算他故意刊登這篇稿件,肖部長也不能將他怎麼樣。”

    李長宇道:“奇偉,這篇報道寫得很尖銳,搞得咱們很被動,民營企業的讚助還好解釋,可國企的讚助,的確容易落人話柄。”

    龔奇偉道:“你擔心省會注意到這件事?”

    李長宇道:“如果這個李同育存心攪局,這篇報道隻是一個開場曲,針對我們不利的報道還會接二連三的刊載出來。”

    龔奇偉檢討道:“李***,這件事都是我的錯,是我把他請到了南錫,不過我沒想到他會這麼幹?會些這麼多負麵的東西。”

    李長宇道:“和你無關,有沒有你,李同育仍然會關注這件事,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就不要做自我檢討了,還是想想怎麼解決這件事。”

    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李長宇拿起電話,電話是煙廠***廖偉忠打來的,廖偉忠也看到了東南日報,打電話找李長宇訴苦來了。

    李長宇寬慰了他兩句,放下電話,又看了看那份報道,氣得拍了拍桌子道:“張揚這小子,做事情非要搞得那麼高調,這下好了,把媒體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讚助的事情上來了。”

    龔奇偉道:“李***,張揚也是好意,他也是為了咱們能夠成功舉辦這次的省運會。”

    李長宇何嚐不知道張揚是好意,可眼看著一件好事變成了壞事,他也不禁糾結起來,東南日報的影響力不容小覷,作為東南地區最有影響力的報紙之一,這篇報道很可能引起驚濤駭浪,進而引起所有人對企業讚助的反思,最擔心的是,如果這篇報道被省領導看到,他們又不知作何感想。

    龔奇偉道:“李***,要不,我去東江一趟,找李同育當麵談談,看看這件事能不能壓下去,讓他不要進行後續報道。”

    李長宇道:“我看李同育這次肯定是有所蓄謀,你去了未必有什麼用。”

    龔奇偉道:“亡羊補牢猶未晚矣,我如果不去,事情搞不好會越撓越嚴重。”

    李長宇對這件事看得很清楚,李同育如果給龔奇偉這個老朋友麵子就不會發表這樣的報道了,龔奇偉就算找到李同育,李同育十有***也不會給他麵子。李長宇道:“解鈴還須係鈴人,既然這件事是張揚鬧出來的,還是叫他一起去。他在省方方麵麵都有些關係,宋省長又是他的未來嶽父,大不了讓他去認個錯,省應該也不會深責。”

    龔奇偉道:“如果我們認錯,等於否定了企業讚助,已經確定的讚助費恐怕要泡湯了。”

    李長宇道:“當初就不該搞什麼讚助的噱頭,搞得人盡皆知,現在好了,把別有用心的媒體招來了。”

    龔奇偉道:“李***,這件事我應該承擔首要責任,你放心,我馬上聯係張揚,我們立刻前往東江,盡力把這件事的影響控製在最小的範圍內。”

    李長宇沒說話,目光落在那份東南日報上,事情都上了東南日報的頭版頭條,影響已經擴展出去,現在還想控製在最小的範圍內,可能嗎?

    

Snap Time:2018-01-17 07:36:16  ExecTime:0.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