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二十六章頭版頭條(上)


    第七百二十六章【頭版頭條】(上)

    喬夢媛道:“工程建設的時候,我們就會進行同步招商,一期工程建成,對外營業,我們就能夠回籠部分資金,這筆資金用於二期工程的建設。”在商業投資上,喬夢媛不但擁有超前的眼光,更擁有超出一般人的勇氣。

    張揚沒多少商業眼光,不過他相信喬夢媛的能力,隻要喬夢媛看好的事情,問題應該不大,他笑道:“你放心,南錫方麵一定會給你全力的支持。”

    喬夢媛道:“還有一件相當重要的事情。”

    張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說來聽聽!”

    喬夢媛道:“我和龔市長談這一區域的未來規劃的時候,龔市長專門提到過,西淩河大橋是今明兩年的市政重點工程,這件事現在究竟有沒有確定?”

    張揚道:“已經確定了,這事兒常委會上都已經通過了,七月份就會進行橋梁施工,預計工期是八個月,估計你們數碼廣場建成之前就能通車,大橋建成之後,大大縮短了從數碼廣場到市民中心廣場的距離,這也是市全力支持高科技商業中心的一個配套工程。”

    喬夢媛微笑道:“如果一切可以按照計劃完成,對我們數碼廣場是一個最大的利好消息。”

    張揚問起安語晨,最近都沒有見過這丫頭,張揚最為擔心的還是安語晨的身體,每次跟她通話,她都說自己很好,不過見不到她人張揚總是有些放心不下。

    喬夢媛道:“安小姐最近狀態不錯,我去香港的時候還乘遊艇和她父親一家人出海遊玩。”

    張揚聽到這個消息不由得一怔,安語晨和她父親的關係一向都不怎麼樣,後來雖然有所緩和,可彼此之間的接觸仍然很少,她和後媽的關係就更不用說,想不到現在突然變得那麼融洽。看來人長大了,想法和過去也不一樣了,張揚不由得想起了楚嫣然,楚嫣然和父親宋懷明如今也冰釋前嫌,血脈至親的親情果然不是輕易能夠隔斷的。

    喬夢媛道:“她也很關心你這個師父,問起你的不少情況。”

    張揚笑道:“她現在哪還把我當成師父。”心中還是有些奇怪,安語晨投資兩個億,居然都不到南錫來實地考察一下,看來她和喬夢媛之間已經建立了絕對信任的關係。

    喬夢媛還要前往市『政府』找常務副市長龔奇偉,針對土地開發的細節跟他詳談。

    張揚把她送到體委門外,提出邀請道:“今晚我來做東,給你和胡總接風洗塵。”

    喬夢媛歉然一笑道:“今天不行,我和龔市長見過麵之後,今晚就要返回東江,晚上還要和銀行方麵見麵,商談貸款的問題。”

    張揚望著喬夢媛的俏臉,低聲道:“多注意身體,你瘦了!”

    喬夢媛笑了笑:“現在流行減肥,工作忙點,省得花錢買減肥『藥』了。”自始至終她都沒有提及張揚訂婚的事情。

    張揚望著喬夢媛遠走的背影,心中總覺著少了點什麼。

    當晚張揚帶著胡茵茹前往鳳眼湖水街,兩人來到朱老三砂鍋居吃飯,朱老三一如既往的熱情,把他們請到二樓臨窗的位置,來這張揚是不需要點菜的,朱老三會根據他人員的多少,把最拿手的菜肴搭配好了給送過來。

    張揚打開帶來的清江特供,自己倒了一杯,又給胡茵茹倒了一杯,胡茵茹莞爾道:“怎麼?想把我灌醉?”

    張揚道:“不是想把你灌醉,是想把我自己灌醉!”

    胡茵茹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兩人把這杯酒飲盡,胡茵茹搶先拿起酒瓶將酒杯滿上,她看出張揚有心事,小聲道:“我本以為你會很開心,可這次見你卻感到你心事重重。”

    張揚道:“我訂婚了!”

    胡茵茹柔聲道:“我知道!”

    張揚道:“還是和嫣然!”

    胡茵茹反問道:“有分別嗎?”胡茵茹這句話回應的巧妙,張揚和誰訂婚並不重要,總之不是和她,而她對此也坦然接受,自從愛上張揚的那一刻,她就已經決定默默跟隨張揚一輩子,從未想過得到什麼名份,要什麼結果。胡茵茹也明白,讓張揚感到困擾的並不是自己,並不是每一個女人都有自己這樣的心境。

    張揚道:“你不在乎?”

    胡茵茹笑了,嫵媚的雙眸閃爍著一絲『迷』離之『色』,她掏出一盒香煙,取了一支點上,誘人的櫻唇含住香煙,輕輕抽吸了一口,嫋嫋的輕煙讓她美得讓人目眩神『迷』的麵孔變得模糊起來。

    胡茵茹道:“如果我說我不在乎,你會相信嗎?”

    張揚沒有說話,端起酒杯一口喝了下去。

    胡茵茹道:“雖然在乎,可是仍然無法放棄你,因為除了你以外,我的心底已經容不下其他人的位置。”她彈了彈煙灰,淡然笑道:“可能不僅僅是我自己有這樣的想法。”

    張揚道:“我是不是很自私?”

    “是!”胡茵茹果斷的回答道。

    張揚歎了口氣:“我也這樣看,是我給你們帶來了這麼多的煩惱。”

    胡茵茹道:“可是你現在要是從此不理我,我會更加的痛苦。現在雖然知道你訂婚,雖然早就知道將來和你走到婚姻殿堂的不會是我,心有那麼一點點的不舒服,可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想起你的時候,我仍然是快樂的,我無法想象失去你的日子,可能上天注定,你就是我命中的煞星吧。”

    張揚又喝了一杯酒:“茵茹,我很貪心,你們每一個我都喜歡,每一個我都放不下,如果可能,我要把你們每一個都娶回來。”說這句話的時候,連張大官人自己都嫌棄自己卑鄙,過去他可沒有這樣的想法。

    胡茵茹笑道:“我知道,你對每一個人都很好,你很貪心,可法律上卻隻能娶一個,如果在古代,我倒是不介意給你做小。”

    張揚道:“我不知道該怎樣平衡這種關係。”

    胡茵茹道:“大家彼此留有空間,尊重彼此的選擇,合則聚,不合則散,豈不是很好?其實還不是考慮這種問題的時候,有一天你真正走入婚姻殿堂的時候,也許……”胡茵茹沒說話,但是她的內心中卻明白,終有一天會麵臨抉擇。她端起酒杯道:“好了, 別說這些不開心的事情,咱們喝酒,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朱老三此時端著特製五珍燴砂鍋送了過來,兩人停住說話,朱老三笑道:“這五珍燴是我剛剛研製的新品種,是用老公雞、泥鰍、豬小排、牛肉、鴨胗燉出來的,你們嚐嚐。”

    張揚道:“一起喝兩杯吧。”

    朱老三搖了搖頭道:“不了,最近生意紅火,圍著灶台團團轉,不過,這樣的日子也沒幾天了。張主任,聽說這已經被印度人給包下來了,說是要搞什麼高檔次的水街?”

    張揚和胡茵茹對望一眼,都笑了起來,鳳眼湖水街是周雲帆承包下來的。

    張揚道:“是印籍華人,也是從咱們平海走出去的。”

    朱老三道:“馬上我們這些小店都要清場,以後再想吃砂鍋,啤酒廠宿舍那邊了。”

    張揚道:“水街是重新打造,以後還是要公開對外招商的,你仍然有機會回來再幹。”

    朱老三對此卻不抱希望,他歎了口氣道 :“再說吧,我這個砂鍋店針對的都是平民老百姓,跟高檔次可挨不上,我有自知之明,就算水街改造後有機會租下門麵,估計租金也貴的要死,本來就賺不幾個錢,大部分還要給別人,想想也不甘心。”他感歎完,轉身走了。

    胡茵茹道:“周叔叔這次是很認真的,他看好鳳眼湖水街,想要把這打造成為南錫的特『色』街區。”

    張揚道:“他的定位是高檔,以後這些傳統的小吃估計就見不到了。”

    胡茵茹道:“南錫這麼大,不可能人人都喜歡高檔消費,這種家常風味的小吃,我看就挺好。回頭我跟他談談,高檔水街要搞,特『色』小吃也要搞。”

    張揚笑道:“你跟他說應該沒有問題,他一向把你當成女兒看待。”

    胡茵茹道:“其實他人挺不錯的,隻是人生經曆多了一些,所以自我保護的意識比較強,在外人看來,很狡猾,是一隻老狐狸。”

    張揚笑道:“他的確也有優點,對你,對他那個印度朋友都很不錯。”

    胡茵茹道:“每個人的身上都有閃光點,這和你用怎樣的角度去看他有關。”

    張揚道:“在你看來,我的身上有沒有閃光點?”

    胡茵茹深情望著他道:“你從頭到腳,到處都是閃光點!”

    張大官人笑道:“沒那麼誇張,其實最閃光的也就是那麼一點!”

    胡茵茹聽懂了他在說什麼,俏臉一紅輕聲啐道:“死相!”

    

Snap Time:2018-08-18 01:32:36  ExecTime: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