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二十二章簡單愛(下)

  
  第七百二十二章【簡單愛】(下)
  張揚聽到龔奇偉認同自己的領導能力,心美滋滋的,其實他也知道自己的弱點,耳根子軟,禁不住人誇,領導要是批評他,他很難接受,搞不好就得跟人家對著幹,領導要是誇獎他,他明知人家給他上套,可心還是舒坦,張大官人兩世為人,可這方麵還是有所欠缺,不過他現在懂得謙虛了:“龔市長,我個人沒做什麼,主要是您領導有方,還離不開那些好助手的支持。”
  龔奇偉笑道:“!學會謙虛了。”
  張揚道:“不是學會,其實我一直都很謙虛,不過我的謙虛總是讓人忽視。”
  龔奇偉道:“其實真正有能力的人不需要謙虛,該什麼樣就什麼樣,過度的謙虛其實就是虛偽!”
  張揚道:“衝著您這句話以後我不謙虛了。”
  龔奇偉笑了起來,此時他的秘書過來通知他該去參加『政府』工作會議了,張揚起身告辭。
  張揚離開龔奇偉的辦公室,在走廊內遇到了《東南日報》的社長李同育和報社的一位記者。
  李同育沒事人一樣笑著向張揚走了過來:“張主任,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張揚看到這廝,心氣就不打一處來,依著他過去的脾氣,早就大耳刮子扇過去了,可他也明白,李同育的背景並不普通,自己就算把他打一頓,指不定倒黴的是誰?再者說了,拳腳上占點便宜不算啥本事,自從張揚目睹宋懷明對付孫國正的場麵,張大官人猛然之間開了竅,武力解決問題,隻能對待低層次的對手,對李同育這種喜歡玩陰謀詭計的人,就要以彼之道還諸彼身,陰謀家就要讓他栽在陰謀上,這樣的打擊才過癮。
  有了這樣的認識,張大官人也能保持笑容麵對李同育了,他笑道:“剛剛回來,李社長怎麼還在南錫啊?”
  李同育微笑道:“我正想找你呢,真巧在這碰上了。”
  張揚道:“是嗎?我也在找你。”他心暗自得意,別看你笑得歡暢,等你知道我把你的優先報道權收回,看你笑不笑的出來?
  李同育道:“本來我想讓龔市長告訴你的,既然遇到了,那麼正好告訴你,張主任,我們報社考慮了一下,鑒於我們近期新聞報導工作比較繁忙,恐怕無法勝任省運會的宣傳和推廣工作,所以那份優先報道權的事情我打算放棄了,這也是我們報社領導討論之後的結果。”
  張大官人愣了,自己原本想借著這件事好好虐李同育一下,至少要讓他麵子上過不去,可李同育竟然搶在他前頭把優先報道權給放棄了,本來是張揚不讓他幹的,現在成了李同育主動不幹,雖然結果一樣,可是在外人看來肯定不同,張揚望著李同育一臉的狡黠,心中對這隻老狐狸有了更深刻的認識,李同育肯定想在了自己的前頭,他挑唆楚嫣然和宋懷明的父女關係,既然做了這件事,他應該就想到了後果,想到了張揚會為楚嫣然出頭,想到了張揚會出手報複,在當前來說,張揚報複他的最直接手段就是剝奪東南日報的優先報道權,可李同育根本不給他機會。
  張揚笑了起來,笑得很開心,李同育也在笑,跟他過來的那名小記者識趣的躲得很遠,張大官人虛情假意道:“李社長,在咱們省《東南日報》是最有影響力的大報之一,你們中途撤出,我們的宣傳工作肯定要受到影響啊。”
  李同育裝出很無奈的樣子,歎了口氣道:“沒辦法啊,我也很想幫忙,可是報社的實際情況擺在那,我們的記者全國各地都在跑,我們報社針對的並非是平海省內的新聞,我們雖然在平海,可影響力在全國也是能夠排入前十的,東南五省的新聞,重要的事情實在太多了,作為一份綜合『性』的報紙,就算我們勉強把平海省運會的優先報道權拿下,也不可能將你們省運會的報道放在第一位,龔市長是我的老朋友,所以我更要謹慎,既然無力兼顧,我隻能忍痛放棄了!”李同育在這句話中闡明了兩個意思,第一我們東南日報的影響力很大,不是你所說的一個省報而已,第二,你覺著省運會的報道權是盤菜,我壓根沒放在眼,全國重要的新聞多了,我如果拿下你們的報道權那是抬舉你。
  張揚笑道:“李社長這個時候放棄,有些知難而退啊!”
  李同育道:“抱歉啊!”
  張揚道:“既然您都決定了,隻能這樣了,我也蠻遺憾的,不過,我還有個事兒麻煩您。”
  李同育笑道:“都是自己人,有什麼麻煩不麻煩的,說吧,隻要我能做到。”
  張揚道:“你知道的,我們這周就要把新聞報道權的事情給定下來,本來是打算競標的,可龔市長牽線,你們又這麼熱心,所以我就把原來準備競標新聞報道權的那些單位都給推了。時間緊迫,我就算現在一個一個的打電話去通知,別人也不會相信啊,他們肯定覺著我把他們叫來是陪標的,既然你們社已經決定退出了,就給我們南錫幫一個小忙,你們登個聲明行嗎?聲明放棄省運會的優先報道權,這樣我也好說話,也容易取信於人。”
  李同育內心一怔,好小子,居然學會了倒打一耙。
  李同育笑眯眯道:“沒那個必要吧!其實省運會的報道權還是很多人感興趣的,我們退出來,肯定有人頂上去。”
  張揚道:“話雖這麼說,可總不能這麼不明不白的,這個聲明,您要是不發,那隻有我們發,可我又不是搞新聞工作的,萬一發出的聲明讓人誤會就不好了,李社長,你是記者出身,搞新聞發聲明是您最擅長的事情,你就發一個聲明,實事求是的把事情說清楚,告訴大家你們放棄省運會的報道權行嗎?”
  李同育一臉的笑:“沒那個必要吧!”
  張揚道:“有必要!”
  李同育笑道:“我回去討論一下!”
  張揚道:“那好,您慢慢討論!”
  李同育心中暗罵了張揚一句,讓老子發這種聲明,豈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我跟你們南錫市『政府』又沒有簽署任何的書麵協議,我為什麼要多此一舉?不過他臉上還是堆滿了笑,和張揚告辭要走的時候,張揚又叫住他:“李社長!”
  李同育停下腳步微笑道:“還有事?”
  張揚道:“你給嫣然的那份東西是什麼?”
  李同育笑道:“她是你的未婚妻,你應該直接去問她!”
  張揚道:“嫣然去美國了。”
  李同育道:“總之我為她好!”
  張揚點了點頭道:“你們做記者的真是能耐啊,任何陳穀子爛米的事兒你們都能打聽到。”
  李同育微笑道:“這倒是,我知道的事情其實很多,但是未必每件事我都要刊登在報紙上。”
  張揚道:“聽起來還蠻可怕的。”
  李同育道:“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不過可惜這世上的所有人都做過虧心事。”
  張揚道:“您呢?”
  李同育道:“我做過不少,不過比起大多數的人,我還是個好人。”
  張揚笑了起來:“你說了不算!”這句話等於拐著彎兒罵李同育是個壞蛋了。
  李同育笑容不變:“忘了祝福你和嫣然,有句話我可說在前頭,我把嫣然當成自己女兒一般看待,你要是敢做出對不起她的事情……”李同育臉上的笑容陡然消失,陰森森道:“我就讓你身敗名裂!”
  張揚也被他突然改變的表情弄得愣了一下,可隨即,李同育又哈哈大笑了起來,他拍了拍張揚的肩膀道:“開個玩笑,不要介意,我相信你一定會善待嫣然。”
  張揚笑眯眯道:“難得你對嫣然這麼好,可嫣然並不喜歡你,她背後跟我說你……”他向李同育招了招手。
  李同育果然向他湊近了一些,張揚的惡名李同育早就聽說過,不過李同育麵對張揚的時候毫無懼『色』,他不怕張揚對自己使用暴力,他算準了張揚不敢,如果張揚敢這麼做,李同育保證會讓他付出慘痛的代價。
  張揚對李同育不會采用暴力手段,並不是因為他心中忌憚,而是因為他明白用暴力手段起不到真正打擊李同育的作用,他用隻有李同育和他聽到的聲音道:“你是個老壞蛋!“
  李同育笑得更加開心,仿佛聽到的不是罵聲,而是張揚對他的褒獎,李同育道:“這是你說的還是嫣然說的?”
  張揚反問道:“難道你沒有聽說過夫唱『婦』隨?”
  李同育道:“現在我真的有些擔心,嫣然這麼好的女孩子,跟著你千萬不要學壞了。”
  張揚道:“人的本『性』是與生俱來的,像我們這一種,怎麼勉強自己都不會成為一個壞人,而有些人……嘿嘿,你明白的!”張大官人也親切的拍了拍李同育的肩膀。
  李同育笑道:“明白,我當然明白!”
  

Snap Time:2018-12-11 03:47:20  ExecTime: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