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二十二章簡單愛(上)


    第七百二十二章【簡單愛】(上)

    瑪格麗特決定長留靜安,留在這夢仙湖,陪伴著楚鎮南,陪伴著那棵銀杏樹。

    張揚為瑪格麗特診脈之後,微笑道:“外婆,您的身體狀況不錯。”

    瑪格麗特道:“你給我的那些調養方子真的很有效用,看起來我還能在這世上多呆一些時間。”

    張揚笑道:“您一定能夠長命百歲!”

    瑪格麗特微笑道:“長命百歲我不想,可是既然上帝讓我活在這世上,我就會珍惜我活著的每一天,我很幸福,活著我擁有對老東西的記憶,我可以照看這棵銀杏樹,看著他一天天的長大,等我死了,我也變成一棵樹,和他永遠相伴,我的一生擁有這麼多的回憶,我很幸福。”

    張揚點了點頭,瑪格麗特是個睿智而開明的老人,她對一切看得都很清楚,可能人到了她這種年齡才能參悟生死,才能真正理解感情的意義。

    遠處宋懷明父女陪著陳崇山一起走了過來,楚嫣然手中還拿著一張披肩,來到外婆身邊,將披肩圍在她的身上,笑道:“外婆,我們一猜你就到了這兒,隻是沒想到張揚也在。”

    瑪格麗特道:“我起得早,剛好張揚在湖邊打坐,他剛剛幫我檢查了一***體。”

    陳崇山道:“老嫂子,聽說你不打算回美國了?”

    瑪格麗特微笑道:“雖然那邊還有一些事,不過我暫時不能走,我走了,老東西會孤單的。”

    陳崇山點了點頭,瑪格麗特和楚鎮南的伉儷之情,不由得讓他聯想起他的妻子邱敏,非常的時代造就了他們這些非常的愛情,其中的深刻是現在的年輕人無法理解的。

    瑪格麗特道:“人老了,就為回憶而活著,我現在經常想起過去的事情。”

    陳崇山微笑道:“我也是,幾乎每天都在回憶,看來不久以後,我們就可以去那邊和他們相聚。”

    瑪格麗特笑道:“你們都想去見馬克思,我卻想去見上帝,不知道馬克思和上帝熟不熟悉?”

    陳崇山笑道:“在我們***人的心中,馬克思就是我們的上帝。”

    楚嫣然抗議道:“好了好了,你們這些老人家一見麵就談論生死的問題,好好的心情都變得凝重起來。”

    瑪格麗特道:“嫣然,其實死亡並不是一件悲傷的事情,如果你隻把它當成人生的一個曆程,那麼你的心情就不會那麼沉重。”

    微風吹過,銀杏葉沙沙作響,瑪格麗特微笑望著那棵樹,輕聲道:“你們聽,老東西也讚同我所說的話呢。”

    陳崇山過來是向瑪格麗特告辭的,送完了戰友最後一程,他也應該返回清台山,坐看朝雲暮雨,靜靜陪著妻子的墳塚了卻餘生。

    宋懷明也要走了,平海還有很多重要的事情等他回去處理,他來到瑪格麗特麵前,瑪格麗特伸出手,握住宋懷明的手道:“有機會帶玉瑩和你的兒子過來看我!”

    宋懷明道:“一定!媽,您要保重身體!”

    瑪格麗特笑道:“放心吧,我還要等著參加嫣然的婚禮呢。”

    楚嫣然紅著俏臉垂下頭去。

    張揚把陳崇山和宋懷明送到了碼頭,洪長武在碼頭上等著他們,宋懷明停下腳步,向張揚道:“張揚,你什麼時候回去?”

    張揚道:“明後天吧,省運會的籌備工作正在最緊張的時候,我不可能在這呆太久。”

    宋懷明點了點頭道:“省上上下下對這次運動會都很重視,你對外宣稱要奪得金牌榜獎牌榜雙榜第一,大話說出去了,要是萬一實現不了,到時候看你如何收場。”

    張揚嘿嘿笑了一聲道:“宋叔叔,我現在已經有了五分把握!”

    宋懷明知道這小子詭計多端,說不定他真有什麼出奇製勝的法寶,宋懷明本來還想跟他說幾句,可話到唇邊,還是止住了念頭,低聲道:“抽空來東江一趟,最好帶嫣然一起過來!”

    張揚目送宋懷明他們遠去,宋懷明剛才欲言又止的神情他看得很清楚,看來這位嶽父大人對自己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宋懷明對付孫國正父子,張揚全程親曆,對他的手段和韜略也有了更深層的了解,自己在感情上的那些事兒很難瞞住這位精明的嶽父,張揚估計,早晚嶽父大人還要給他上一堂課,一堂深刻的課。

    當天下午張揚和楚嫣然一起專門去靜安市內探望了小莊,楚嫣然還專門給小莊留下了一千元的營養費。

    回到承載著他們太多回憶的那輛吉普牧馬人上,楚嫣然靠在張揚的肩頭,輕聲道:“這次回來,我發現很多事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樣。”

    張揚笑道:“我還是一樣。”

    楚嫣然搖了搖頭道:“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

    楚嫣然道:“長大了,懂得為別人考慮了。”

    張揚道:“其實我還是過去那樣沒心沒肺!”

    楚嫣然舉起纖長白嫩的手指,對著陽光看著她手指上的黃銅戒指,輕聲道:“我忽然很想悔婚!”

    張大官人握住她的手,將她拉到自己的懷抱中:“現在想悔婚是不是已經太晚?”

    楚嫣然搖了搖頭道:“你不懂,我總覺著做你的愛人要比做你的妻子要快樂得多。”

    張大官人不由得心跳加速,聰穎如楚嫣然,不會不清楚他『色』彩紛呈的感情世界,其實結婚這件事,就連他自己也沒有考慮好。

    楚嫣然閉上美眸,輕聲道:“我現在是你的未婚妻,你對我這樣好,甚至比過去還要好,好的不真實,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成為你的妻子,你會不會仍然這樣對待我?”

    “會!”張大官人斬釘截鐵道。

    楚嫣然道:“其實我們分手之後,我有想過要重新開始,天下間比你優秀的男孩子有的是,我為什麼一定要吊死在你這顆歪脖子樹上?”

    “然後……”

    楚嫣然道:“然後我發現自己根本就是一個悲劇。”

    “什麼悲劇?”

    “一葉障目不見泰山!”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那是因為我太出『色』!”

    楚嫣然瞪了他一眼道:“有一點你沒變,臉皮還是像過去一樣厚。”

    張揚道:“關芷晴有句話沒說錯!”

    “什麼話?”

    “其實咱們心一直都裝著對方。”

    楚嫣然道:“她倒是肯為你說好話,等我回去之後,得好好盤問盤問她,到底收了你什麼好處。”

    張揚吃了一驚:“你還要回去?”

    楚嫣然道:“外婆不回去了,集團這麼多事情難道就扔在那不聞不問?貝寧財團是她老人家的心血,不能斷送在我手。”

    張揚點了點頭,有些不舍道:“咱們總不能老是兩地分居吧?”

    楚嫣然咬了咬嘴唇,笑道:“這樣才好,兩地分居你才惦記我,要是每天都見麵,說不定你早就看膩了。”

    張揚道:“不可能,我每天見你的感覺都是挺新鮮的。要不,你幹脆把貝寧集團的總部轉移到國內,現在國內經濟發展這麼迅猛,你們財團好像在國內的投資力度並不大,千萬不要坐失良機啊。”

    楚嫣然道:“我倒是想過在國內投資,不過貝寧財團是股份製,雖然我們是絕對控股方,但是有些決斷還是要征求公司董事會同意的,國內的經濟發展從長期來看是向好的,但應該並不是我們投資的最佳時機。”

    張揚道:“什麼意思?”

    楚嫣然道:“明年就是九七了,或許會引起一些經濟格局的變化。”

    張揚有些不解道:“政治上有些變化我信,可經濟上應該沒多大影響吧,畢竟製度不變,一切照舊。”

    楚嫣然笑道:“未必是香港,而是亞洲,很多經濟學上的東西跟你說不明白。”

    既然說不明白,張大官人也沒有細問,楚嫣然拍了拍他的手背道:“你給我的那個箱子我帶回來了,麵好多鑽石。”

    張揚笑道:“挑顆最大的以後給你訂做婚戒!”

    楚嫣然道:“不義之財我可不敢要,現在我把東西都放在保險櫃了,你什麼時候要?”

    “咱倆誰跟誰?我的就是你的,你保管著唄!”張大官人對金錢的概念從來都很淡泊。

    楚嫣然點了點頭,這幾天經曆了這麼多的事情,她和張揚的內心忽然重新貼近,握著張揚的手,那種從內心產生的溫暖感覺騙不了自己。

    楚嫣然正想說話,她的手機忽然又響了,她向張揚笑了笑,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拿起電話,電話是美國打來的,楚嫣然的英文純正熟練,這是張大官人望塵莫及的,他支著耳朵聽也隻聽懂了幾個單詞,感覺這學英文比練武功要難多了。

    楚嫣然談了足有十五分鍾方才結束通話,她歎了口氣道:“看來我的歸期要提前了。”

    張揚道:“怎麼?”

    楚嫣然道:“我們投資的一家地產公司倒閉了,我必須趕回美國力求挽回一些損失。”

    張揚關切道“損失會不會很大?”

    楚嫣然道:“最壞的可能就是我們要接管南太平洋沒有完成開發的小島,你放心,不會影響到公司的運營!”

    

Snap Time:2018-06-19 16:21:20  ExecTime:0.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