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二十一章報案(下)


    第七百二十一章【報案】(下)

    楚嫣然並不是劉廣堂的幹女兒,劉廣堂隻是通過這種方式向孫國正表明他和宋懷明非同一般的關係,孫國正聽到這個消息腦海中一片空白,用五雷轟頂形容他現在的狀態絕不為過,他真真正正開始後悔自己衝動後的行為了。

    省委***劉廣堂淡然道:“有些關係不方便為外人知道,但是低調並不意味著可以忍讓,你明白該怎麼做!”

    宋懷明的第一個電話雖然打給傅奚文,可他隻是邀請這位老同學見麵敘舊,至於是不是用這把喉舌之劍,還要看事情的進展,宋懷明認為自己應該不需要動用傅奚文,事實也正像他想象中那樣。

    楚嫣然在外婆的陪同下回來了,經過客廳的時候,向父親看了一眼,沒有說話,低頭上了樓,不一會兒她從樓上下來,手拿著『藥』箱,回到父親身邊,拉過他的手,很小心的為他解開染血的手帕,看到父親血肉模糊的手,楚嫣然內心感到一陣說不出的歉疚,淚水簌簌落了下來。一顆淚水落在宋懷明的傷口上,刀割一樣疼痛,可是宋懷明看到女兒的模樣,心中卻感到一陣溫暖,他低聲道:“沒事兒,不小心弄傷了。”

    楚嫣然咬著嘴唇,仍然沒有說話,小心地用碘伏為父親清理著傷口,最後用繃帶裹上,雖然裹得很認真,但不怎麼專業,把父親的手包紮的就像一個粽子。

    張揚和瑪格麗特坐在一旁,微笑看著他們父女倆,他們都知道,楚嫣然能夠做出這樣的表現,已經證明她的心結終於解開了,說來奇怪,一直以來張揚對宋懷明的人格都是相當信任的,雖然他沒有看到那些所謂的證據,也不知道其中具體的內情,可他能看出宋懷明的痛苦絕不是偽裝,他對嫣然的關心肯定是發自肺腑。

    時間已經指向零點,宋懷明輕聲道:“去睡吧,很晚了!這兩天大家都很累了。”

    楚嫣然點了點頭,小聲道:“爸,你也早些休息……”

    宋懷明聽到女兒重新叫自己爸爸,一時之間百感交集,眼圈都紅了,他用力點著頭,顫聲道:“乖女兒……”

    瑪格麗特笑道:“好,雨過天晴,父女之間哪有隔夜仇啊!嫣然,陪我回去休息,有什麼話,明天再說!”

    楚嫣然應了一聲,過去扶起了外婆,她們離去之後,宋懷明的臉上『露』出久違的笑容,他向張揚道:“你還不回去休息?”

    張揚點了點頭,此時外麵忽然傳來犬吠之聲,午夜時分竟然有訪客前來。

    前來拜訪宋懷明的是孫國平父子,孫國平之前在電話中說過,明天帶兒子給宋懷明道歉,他說到做到,午夜鍾聲剛剛敲響,他就帶著兒子來到這個小島上,現在的孫國平已經徹底明白了,低頭也是一種技巧,雖然他低頭了,可是他的態度不夠誠懇,在宋懷明看來,這就是一種對他權威的挑釁,宋懷明雖然人不在靜安,他的人脈仍在,方方麵麵的關係絕不是他孫國平能夠相提並論的,就連一直被孫國平視為靠山的省委***劉廣堂居然是楚嫣然的義父,孫國平不得不佩服這些人對彼此關係隱藏之深,劉廣堂來北原擔任省委***這麼久,居然沒有人知道他和宋懷明有任何的關係。

    宋懷明對孫國平的去而複返並不意外,不過期間的這個小『插』曲,讓他極度不悅,這才有了隨後的三個電話。

    孫國平帶著兒子來到客廳,他抬起手照著孫曉偉的腦袋上就拍了一巴掌,怒斥道:“混賬東西,還不給我跪下!”此時他絕對是大義滅親的形象。

    孫曉偉撲通一聲就跪在宋懷明麵前了,哭喪著臉道:“宋叔叔,我錯了,我不該招惹嫣然和張揚他們,我……我真的隻是跟他們鬧著玩的。”這小子現在是真被嚇怕了,先是被軍方給教訓了一通,然後又被送到***局,老爺子把他弄出來之後又是一通臭罵,孫曉偉這會兒肝都顫了。

    張揚望著眼前的一幕,隻差沒笑出聲來了,孫國平的手腕真是遜斃了,帶著兒子上門請罪這一招也用上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人要是真相犯賤,擋都擋不住。

    宋懷明和顏悅『色』道:“曉偉,你這是幹什麼?快起來!”

    孫曉偉不敢起來,眼巴巴看著他老爺子。

    孫國平痛心疾首道:“宋省長,我對不起您啊,我整天忙於工作,顧不上管教這小子,所以他才做了這麼多的壞事,讓嫣然他們受委屈了,我恨不能打死這混蛋。”說到這,他又裝腔作勢的揚起手在兒子頭上拍了兩巴掌,雖然打得很響,其實沒用上多大的力量。

    宋懷明道:“國平,曉偉都這麼大了,有話好說,別動不動就拳打腳踢的。”

    孫國平道:“對這個不成器的小子,不打不行!”

    宋懷明道:“張揚,你帶曉偉去外麵轉轉!”

    張揚當然明白宋懷明是要支開他們,看來有話單獨對孫國平說,應了一聲出去了,孫曉偉也跟了出去。

    小樓的客廳內隻剩下宋懷明和孫國平兩人,孫國平一臉討好的笑容:“宋省長,對不起啊,這麼晚了還來打擾您。”他現在的表情又回複到了昔日宋懷明還在靜安擔任市委***的時候。

    宋懷明道:“該說的話,你不是已經說過了嗎?”

    孫國平道:“宋省長,這次我是專門帶曉偉過來向您道歉的。”

    宋懷明道:“我不是說已經沒事了嗎?”

    孫國平道:“可我心仍然過意不去,必須讓他過來當麵向您道歉。”

    宋懷明道:“國平,你總是說讓他過來向我道歉,他究竟錯在了哪?”

    孫國平心說還要問嗎?錯就錯在招惹了你女兒,換成別人根本不會搞成這個樣子,我至於奴顏婢膝的討好你嗎?當然,這種話是不能說出來的,孫國平道:“他不該和那些狐朋狗友來往,搞什麼地下賽車,以後我對他一定會嚴加管教,絕不讓他在外麵胡作非為。”

    宋懷明道:“國平啊,其實你沒必要來這一趟,曉偉的事情有***門進行處理,既然***門把他無罪釋放了,就證明他沒事,沒事何必要道歉?”

    孫國平內心一沉,宋懷明還是沒原諒自己,這話什麼意思?難道他還要繼續追究?他低聲道:“宋省長,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

    宋懷明笑了起來:“國平啊,什麼話,孩子這麼大了,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你讓他下跪認錯,卻說是你的錯,我真搞不懂你究竟怎麼想的了,過去你在我手下工作的時候,不是現在這個樣子啊?”

    孫國平聽完這句話,仿佛明白了什麼,宋懷明不是問孫曉偉錯在了哪,而是問他錯在了哪!他咬了咬嘴唇,忽然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宋懷明的麵前。

    宋懷明漫不經心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仿佛沒有看到孫國平下跪似的,輕聲道:“孩子就是孩子,真正走向成熟需要一個過程,你當我真的會和一個孩子一般見識?還好嫣然沒事,如果真的有什麼閃失,你以為認錯能解決問題?”

    孫國平悔得恨不能狠狠衰自己倆嘴巴子,宋懷明不是生兒子的氣,他真正惱火的是自己,整件事應該怪自己不知天高地厚,言語中得罪了他。孫國平道:“宋省長,你是我的老領導,如果不是您提拔我栽培我,我也不會有今天的位置,我錯了!”

    話已經完全挑明了,孫國平此時的認罪態度真心實意的誠懇。

    宋懷明道:“孩子們年輕,犯了錯還有改過的機會,官場之中容不得你犯錯,一步錯,步步錯,可能一個錯誤的舉措會讓你後悔終生,你說是不是?”

    孫國平點了點頭,內心的沮喪難以形容。

    宋懷明道:“夜深了,回去休息吧!”

    孫國平這才敢站起身來,宋懷明沒有起身送他,小樓內發生的事情隻有他們兩人知道。

    可同樣,此時小樓外麵發生的事情隻有張揚和孫曉偉知道,孫國平找到兒子的時候,看到兒子鼻青臉腫的靠在門口的樹幹上,張揚兩手『插』在褲兜,神情自得的站在一旁,發生了什麼,一望即知。

    孫國平又是心疼又是難過,拉起兒子的手,一言不發的向碼頭走去。

    張大官人得意洋洋道:“不送!”

    回到客廳,宋懷明看了他一眼:“走了?”

    張揚點了點頭道:“走了!”

    宋懷明道:“你沒幹什麼出格的事情吧?”

    張揚道:“沒有,我就是跟他套套近乎!”

    “真的?”

    “真的!”

    小樓內同時響起兩人暢快的笑聲。

    

Snap Time:2018-04-23 09:59:38  ExecTime:0.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