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二十一章報案(中)


    第七百二十一章【報案】(中)

    譚超差點沒惱的撞頭,宋懷明說的肖廳就是北原省***廳廳長肖明覺,譚超知道宋懷明肯定不是在恐嚇自己,人家什麼身份,說得出就做得到。這樣一來宋懷明等於把難題全都扔到了自己的身上,譚超實在是後悔,自己幹嘛要給孫國正出這個主意?其實無論他有沒有出這個主意,宋懷明一樣會把這件事壓到他的頭上,譚超很快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宋懷明和自己無怨無仇的,人家沒理由為難自己,肯定是孫國正不知什麼地方得罪了他。

    譚超放下電話,沒多久軍方就把孫曉偉那幫人給送到***局,手下人也知道孫曉偉的來頭,打電話請示譚超怎麼辦,譚超回答的也很幹脆:“按照法律,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靜安市常務副市長孫國正確信兒子已經被送到了市局,一顆心總算放了下來,看來宋懷明還是顧及昔日同僚的情麵的,把他兒子交給地方,等於是手下留情,放了孫曉偉一馬,孫國正這麼認為,他打了個電話給譚超,讓譚超趕緊把兒子給放出來。

    可譚超接到孫國正的電話,不等他說話呢,就先歎了口氣道:“孫市長,這件事不好辦啊!”

    孫國正一聽就愣了:“什麼意思?不就是幾個孩子鬧著玩發生點矛盾,有什麼不好辦的?”

    譚超道:“孫市長,這件事說大就大,說小就小,咱們省三令五申要嚴查地下賽車,而且有人已經提供證據,說這次地下賽車的組織者就是曉偉,還有啊,他組織這麼多人追打圍毆,這『性』質恐怕……有點嚴重。”譚超說的婉轉,他在提醒孫國正,孫曉偉今晚的行為已經有了黑社會的『性』質。

    孫國正是個明白人,剛才還是譚超提醒他去找宋懷明的,譚超還表示,隻要宋懷明發話讓軍方放人,到了地方就好辦,現在看來事情並沒有那麼順利,肯定是其中某個環節出了問題,孫國正猜到,譚超的壓力十有***來自宋懷明,這個宋懷明當麵一套,背後又是一套,孫國正恨得已經咬牙了。

    譚超道:“孫市長,我覺著這件事是不是再找宋省長溝通一下?他是咱們的老領導,隻要把事情解釋清楚,應該不會繼續追究。”譚超這句話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你孫國正玩不過人家,該低頭還是得低頭。

    孫國正聽到譚超這麼說,心中不免有些惱火,你譚超怕宋懷明都怕成這個樣子了?孫國正剛剛才從宋懷明那回來,現在讓他掉回頭去再向宋懷明低頭認錯,這比殺了他還難受,他思前想後,自己該做的已經做了,是宋懷明不依不饒,明明隻是一件小事,為什麼非得要搞這麼大?孫國正道:“譚超,你先把曉偉放了,其他的事情,我來解決。”

    譚超道:“孫市長,我看這件事還是應該……”

    孫國正火了,宋懷明雖然過去是靜安市市委***,可他現在是靜安的常務副市長,而且今年的人代會上就能成為市長,一個走了這麼多年的市委***,憑什麼還要在靜安指手畫腳?自己已經道歉了,殺人不過頭點地,他還想怎麼做?難道要讓自己去給他磕頭認錯?人活一口氣,他孫國正的自尊也不是由著宋懷明踐踏的。

    每個人都有衝動的時候,一旦衝動起來就會忘記對方的實力,孫國正不是沒有想過和宋懷明翻臉的後果,不過他認為,第一兒子犯得事情並不大,第二,我已經給你宋懷明道歉了,現在是你過份,不是我,我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向你道歉,傳出去,我孫國正以後再靜安還怎麼混?第三,你過去在靜安當家,可是現在你是平海省省長,你的手不能伸得太長,不能探到北原來管事。

    孫國正也沒有勇氣和宋懷明正麵衝突,他隻是向譚超道:“你放人,我這就去把曉偉領回來。”

    譚超聽到孫國正這句話,不由得有些愣了,孫國正等於表明他不會再去向宋懷明道歉,譚超道:“孫市長……”

    孫國正沒有心情再聽譚超的解釋:“我馬上就到!”

    譚超在這件事中是無辜的,這是宋懷明和孫國正之間的博弈,自己隻是很不幸的被卷入其中,宋懷明因為女兒被欺負所以勃然大怒,孫國正雖然已經道歉,可是他欠缺誠意的表現顯然沒能讓這位靜安市的市委***滿意。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孫國正也在扮演父親的角『色』,在保護自己兒子的方麵,他一樣不遺餘力。孫國正認為這件事最壞的下場就是自己和宋懷明翻臉,以他今時今日在北原的人脈,宋懷明就算惱火,也不能把他怎樣。

    譚超夾在其中相當的為難,可是孫國正親自過來領人,他又不能不放,他不想得罪宋懷明,可是現在孫國正是靜安的常務副市長,他親自過來領人,這個麵子他必須得給,更何況這次的事件並沒有宋懷明渲染的這麼嚴重,楚嫣然毫發未損,反而是孫曉偉在被軍方帶走之後挨了幾拳。

    孫國正把兒子從***局內帶走之後,心中還是有些忐忑的,他在很多事情上表現的都很猶豫,對宋懷明不滿,可是真要是翻臉,他還有些欠缺膽『色』,慎重考慮之後,他還是給宋懷明打了個電話,他向宋懷明道:“謝謝宋省長的寬容,明天我帶曉偉登門向您道歉。”

    宋懷明隻回答了他三個字:“不必了!”放下電話,宋懷明臉『色』如常,可是內心卻怒火填膺,孫國正這樣做根本是先斬後奏,自己已經把話說在前頭了,譚超仍然敢放了孫曉偉,擺明了沒有把自己這個前市委***放在眼,宋懷明讓軍方將孫曉偉那些人送往***機關,目的是轉嫁壓力,他並不是想為難譚超,孫國正如果聰明的話,他應該做的不是去把他的兒子從***局領出來,而是先來向自己誠懇道歉,可孫國正並沒有這樣做,他先把兒子領出來,然後才給自己打電話,證明孫國正並沒有多少底氣,他應該看出來自己在這件事上並沒有真正原諒他,知道還這麼做就是明知故犯,或許是孫國正的翅膀真的硬了,或許是自己離開靜安太久,孫國正認為他已經有挑戰自己權威的資本。

    宋懷明仔細考慮之後,當天晚上打了三個電話,一個電話打給他的老同學北原日報社社長傅奚文,一個電話打給北原省***廳廳長肖明覺,最後一個電話打給北原省省委***劉廣堂。

    對孫國正這種級數的官員,宋懷明根本不需要采用太多的手段,他雖然離開北原,並不代表著他的人脈從此在北原消失,傅奚文這個老同學自不必說,***廳廳長肖明覺是他在靜安工作時候的知己好友,至於北原省委***劉廣堂,外人並不知道他們之間的淵源,宋懷明的父親在解放戰爭期間曾經救過劉廣堂父母的『性』命,有些關係並不一定要外人知道。其實隨便出動其中的一樣關係就可以讓孫國正陷入困境,但是宋懷明做事有他原則,他並非是沒給孫國正機會,對一個不懂得珍惜機會的人,對一個得誌便猖狂的人,宋懷明要給以顏『色』,這和氣量無關,這不但涉及到個人的麵子,更涉及到許許多多仍在北原的關係,他要告訴靜安的一批人,他人雖然走了,可是別人還要懂得尊重。

    譚超並沒有估計到後果會這麼嚴重,省廳廳長肖明覺在打給他的電話中毫不客氣的說道:“明天我會派工作組專門調查靜安地下賽車案,以及其中有沒有黑社會犯罪問題,你準備一下,明天來我辦公室檢討。”

    譚超道:“肖廳……我正在追查這件事……”

    肖明覺道:“不必了,有證據表明你在這件事上又瀆職行為,如果查實,你會承擔相應的責任,譚超,我一直以為你是個頭腦冷靜,做事分得清輕重的人,你太讓我失望了!”

    譚超聽肖明覺說完就傻了,他心中這個後悔啊,肖明覺說得對,他分不清輕重,孫國正雖然是常務副市長,可他跟宋懷明相比,屁都不是!這下完了,宋懷明真被激怒了,人家把火燒到自己頭上了。麻痹的孫國正,你真是害人不淺啊!

    幾乎在同時,孫國正專門給省委***劉廣堂打了電話,得罪了宋懷明,他心很不踏實,他必須要把這件事的前因後果說給劉廣堂聽,他闡述的重點在於,一個外省的幹部,手伸得太長,居然管到北原的土地上了,他想挑起劉廣堂的同仇敵愾之心,隻要劉廣堂願意為他撐腰,宋懷明就算再折騰也沒什麼作用,這是北原,劉廣堂說話才算。

    可劉廣堂壓根沒興趣聽他把話說完,隻問了一句:“小孫,你兒子是不是欺負了嫣然?”

    孫國正愣了一下:“呃……隻是孩子們鬧了點誤會。”

    劉廣堂道:“你知道嫣然是我幹女兒嗎?”

    

Snap Time:2018-04-23 04:10:24  ExecTime: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