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二十章老虎發威(下)


    第七百二十章【老虎發威】(下)

    瑪格麗特瘦小的身影出現在宋懷明的身後,她握住宋懷明的手臂,有些心疼的看著他流血的手,歎了口氣,掏出手帕為宋懷明包紮好傷口。

    月光下宋懷明的臉上閃爍著兩行晶瑩,他趕緊回過頭去擦去眼淚,低聲道:“媽……”

    瑪格麗特點了點頭,拾起地上的照片,拾起那封信。瑪格麗特輕聲道:“你們剛才說的話我都聽到了。”

    宋懷明道:“媽,你相信我嗎?”

    瑪格麗特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其實在靜芝死前的幾個月,我就發現了她情緒上有了很大的變化,記得她生前,我最後一次和她見麵,她說了很多話,讓我非常的敏感,我本以為你們之間出了問題,靜芝告訴我,你對她很好,柳玉瑩給你寫信的事情,她告訴了我,她還說,你們兩人彼此信任,你從不瞞她任何的事情。”

    宋懷明用力點了點頭。

    瑪格麗特道:“靜芝給了我一些病例,讓我去美國幫忙詢問治療的方法,我找到我的一位醫生朋友,根據她提供的病曆資料,他們診斷出這位患者得了淋巴癌,惡『性』程度很高,治愈的可能『性』很低,我當時心就有了一種很不祥的預感,我害怕這些病曆就屬於靜芝自己,我給老頭子打電話,你知道的,他是個粗枝大葉的人,他對這件事毫無察覺,然後我給你打了電話,你還記得嗎?”

    宋懷明道:“記得!當時你追問我靜芝的事情。”

    瑪格麗特淒然笑道:“無論我怎樣問,你都守口如瓶,你都說靜芝沒事。”

    宋懷明黯然道:“靜芝不想你們知道,她不想你們擔心,就連我也是地震前不久才知道她的真實情況,不久之後……靜芝在那場地震中遇難……”

    瑪格麗特道:“其實你應該把這件事說出來。”

    宋懷明紅著眼睛道:“我答應過靜芝,我要為她保守這個秘密,而且當時的情況,我不想大家以為我在推卸責任!”

    瑪格麗特道:“靜芝死後,老東西把所有的責任都歸咎在你的身上,這些年你受了不少的委屈。”

    宋懷明含淚道:“媽,是我的錯,我沒照顧好靜芝,是我沒有照顧好她……”說到這宋懷明壓抑在心中多年的委屈全都奔湧出來,他竟然泣不成聲。

    楚嫣然坐在埋葬爺爺的地方,呆呆望著那棵銀杏樹,夜很黑,風很冷,臉上的淚水早已風幹,楚嫣然抽動了一下鼻子,看到了遠處的那個黑影,雖然看不清是誰,楚嫣然卻猜到那是張揚,聲音有些沙啞道:“出來!”

    張揚小心翼翼地走了出來,他來到楚嫣然的身邊,走過來的時候已經把外套脫了下來,裹在楚嫣然的身上,將她的嬌軀抱在懷中。

    楚嫣然沒說話,靠在他的懷中默默流淚,哭了好一會兒,方才擦幹眼淚道:“我發現有個未婚夫也不錯,至少有人隨時脫衣服給我披上。”

    張揚笑了起來:“其實我一直都在跟著你。”

    楚嫣然道:“我和他的爭吵你都聽到了?”

    張揚道:“沒有,我躲得遠遠的,沒聽清你們在說什麼。”其實以他的耳力就算是不想聽,那父女倆說得那麼大聲也得鑽進來。

    楚嫣然當然不會相信,她輕聲道:“我是不是很過分?”

    張揚道:“雖然我說話可能會讓你生氣,可是我還得說一句,我覺著你爸是個好人!”

    “這麼肯定?是不是因為他是你的領導?你不敢得罪他?”

    張揚道:“有其父必有其女,你這麼好,你爸爸不可能壞到哪去!”

    楚嫣然道:“我隨我媽!”

    張揚笑了:“你媽我沒見過,不過我感覺你身上的很多地方都很像……”

    “別說了!我不想聽!”

    張揚道:“李同育那個人我見過,第一次和他的交手是因為他派人去清台山采訪杜天野和我卷入山民鬥毆的事情,當時陳大爺為了營救杜天野誤傷了一名山民。他派記者去清台山挑唆山民鬧事。”說起這件事,張揚忽然想起,為什麼李同育會陷害陳崇山,他曾經說過,他的父親曾經是覲遼地委書記,死於文革期間,難道他陷害陳崇山的初衷不僅僅是為了針對杜天野?他的父親和楚鎮南、陳崇山這些人之間是不是還有一些不為人知的恩怨?

    楚嫣然道:“我記得小時候他經常到我家來,我家人都不喜歡他,又一次我爺爺發火還打過他。”

    張揚道:“就我接觸他的幾件事,可以斷定這個人是個小人,後來我找關芷晴當形象代言人,他又派記者去搗『亂』,當場就被我給揍了!”

    楚嫣然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她拉住張揚的手臂:“我知道,芷晴回美國之後就告訴了我,也是從那次開始她改變了對你的看法,一直一直幫你說好話。”

    張揚道:“這一次,他又弄出這份東西,嫣然,我雖然不知道麵到底是什麼,可是李同育那個人絕對沒安好心,為什麼他要選擇這種時候把這些所謂的秘密給抖落出來?因為他見不得你們楚家好!”

    楚嫣然道:“我知道這個人不懷好意,可是我抑製不住心中的好奇,我還是看了那份東西。”

    張揚歎了口氣。

    楚嫣然道:“很奇怪,我看完他所謂的證據,我以為我會恨我爸爸,可是……”她淚光盈盈的看著張揚:“我又做不到……”

    瑪格麗特的聲音在他們身後響起:“因為,你本來就不該恨他!”

    楚嫣然和張揚慌忙分開,她的俏臉紅了,畢竟和張揚摟得太緊,讓外婆看到總是有些難堪。

    張揚叫了聲外婆,瑪格麗特笑了笑道:“你先回去吧,我和嫣然單獨說兩句。”

    看到瑪格麗特出現,張揚也放下心來,其實楚嫣然的情緒並沒有像他想象般那樣激動,李同育拿出的那些材料應該沒有起到他想要的作用,楚嫣然並沒有完全相信,相信瑪格麗特可以解開嫣然的心結。

    張揚回到小樓內的時候,發現小樓來了幾位訪客,其中一人正是靜安市常務副市長孫國正,宋懷明坐在沙發上,他的右手包裹著一條白『色』的手絹,此時的宋懷明已經恢複了冷靜,端著茶杯靜靜地喝茶。

    孫國正的麵前沒有茶杯,應該是宋懷明沒有讓人給他上茶,孫國正現在雖然是靜安市常務副市長,常委中的一員,可是在宋懷明麵前,他仍然抬不起頭來,過去他一直都是宋懷明的跟班,宋懷明擔任市委書記的時候,他是市委秘書長。

    看到張揚進來,宋懷明道:“張揚,過來坐!”

    張揚來到宋懷明的身邊坐下,恭敬道:“宋叔叔找我有事?”

    宋懷明道:“孫市長你見過吧?”

    張揚點了點頭,向孫國正道:“孫市長好!”

    孫國正笑道:“聽說張揚在平海幹得不錯,宋省長栽培有方啊!”他這句話意在討好,可是宋懷明卻並不領情,淡然道:“張揚有現在的成績全靠他自己,我這個人不懂得照顧家人,連我的女兒我都沒有好好照顧,想起來真是慚愧。”

    孫國正道:“宋省長忙於工作,為了事業犧牲太多了。”

    宋懷明道:“我雖然疏於照顧我的家人,可是並不代表著別人可以欺負我的女兒!”他啪!地一聲頓下茶杯,茶水不少都潑到了茶幾之上。

    孫國正唇角的肌肉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其實自從幾年前因為地下賽車孫曉偉和楚嫣然發生衝突,他在事情上的護短處理就引起了宋懷明的強烈不滿,那時候矛盾已經悄然埋下,宋懷明走後,孫國正也沒有顧得上修補彼此的關係,好在他在宋懷明走後馬上重新站隊,巴結上了北原省省委書記,這今年仕途走得很順,現在已經覬覦靜安市市長的位置了,底氣自然比起過去足了不少。

    孫國正笑道:“年輕人難免會衝動誤事,宋省長,咱們多年的老朋友了,孩子們相互鬧些矛盾,別當真,千萬不要傷了和氣。”這種話孫國正過去是不敢說的,尤其是最後一句,千萬不要傷了和氣,已經在暗示宋懷明要給自己幾分麵子,多年的同僚不說,現在是在靜安,你宋懷明過去雖然是靜安市委書記,可現在你走了這麼多年,我是靜安市常務副市長,孫國正之所以敢這樣說還有一個原因,北原省的主要領導也已經更換的差不多了,他自問自己在北原上上下下的關係要比宋懷明強得多,強龍不壓地頭蛇,今天我已經主動登門給你道歉,你宋懷明也應該見好就收。

    宋懷明深邃的雙目冷冷盯住孫國正,這目光仿佛直視到孫國正的心底,讓孫國正不免有些慌張,宋懷明擔任他的領導多年,在氣場之上完全將他壓製住,宋懷明充滿譏諷道:“國正,這些年的變化不小啊!”

    

Snap Time:2018-01-23 06:20:07  ExecTime:0.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