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二十章老虎發威(中)


    第七百二十章【老虎發威】(中)

    從楚嫣然的口中知道,小莊看到有麻煩發生,連續不斷的撥打她的電話,楚嫣然最終拿起了電話。張揚道:“為什麼他打電話你接,我打電話你就不接呢?”

    楚嫣然小聲道:“你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

    “就是不一樣,我就是不接!”

    張揚笑了一聲,笑聲停下之後,展開臂膀將楚嫣然的嬌軀擁入懷中:“謝謝你保護我!”

    機車明顯晃動了一下,然後楚嫣然迅速控製住方向,啐道:“我在開車,你好煩!”前方不遠處就是那輛紅『色』的吉普牧馬人,楚嫣然停下機車,讓張揚把車開回去,張揚還有些不放心道:“這次你不能再把我撇下跑了。”

    楚嫣然道:“好了,知道!”

    張揚又想起了受傷的小莊,跟楚嫣然說過之後,讓楚嫣然打電話給他問候一下,小莊此時已經到醫院了,頭上縫了三針,傷得不重,讓他們不用擔心趕緊回去。

    重新回到夢仙湖的快艇之上,張揚想起李同育交給楚嫣然的那份材料,卻不知她有沒有看過,楚嫣然從張揚的目光中覺察到了什麼,輕聲道:“你在關心那份東西?”

    張揚點了點頭。

    楚嫣然道:“你很關心他?”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關心的不是他,而是你,我害怕那份材料會打擊到你。”

    楚嫣然道:“我知道他給我這些東西的目的。”

    張揚道:“當年李同育一直暗戀你的母親,因愛生恨這種事其實很常見。”

    聽到因愛生恨四個字,楚嫣然狠狠瞪了張揚一眼。

    快艇靠近小島,遠遠就看到小島碼頭上立著一個身影,是宋懷明,他一動不動的站在碼頭上,翹首以盼女兒的到來。楚嫣然看到父親的身影,心中忽然泛起一股難言的滋味。

    楚嫣然向張揚道:“李同育的事情,我不允許你透『露』給他!”

    張揚道:“我覺著有些話還是說開得好。”

    楚嫣然怒道:“你究竟站在他那邊還是我這邊?”

    張大官人苦笑道:“還用問嗎?我當然站在你這邊。”他一邊將快艇緩緩靠岸,一邊低聲道:“其實之前他讓我帶一封信給你,不過來靜安之後發生了這麼多事,我一直沒機會交給你,他來到後又要了回去。”

    楚嫣然點了點頭。

    宋懷明看到張揚和女兒一起平安歸來,臉上『露』出欣慰之『色』,他快步迎了上去,向女兒伸出手去,楚嫣然卻並沒有把手交給他,直接跳上岸。

    宋懷明從女兒微妙的動作中已經意識到了什麼,楚嫣然快步從他身邊走過。

    張揚在碼頭上係纜繩的時候,父女倆已經走遠。

    宋懷明追趕上女兒的腳步:“嫣然,為什麼這麼晚還要出去,大家都很擔心你。”

    楚嫣然停下腳步回過頭來,望著父親道:“我知道,我從小到大聽你說無數次了。”

    宋懷明道:“嫣然,我知道我對不起你,沒有盡到一個做父親的責任,我會盡一切努力去改,你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證明,我不是一個壞爸爸。”

    楚嫣然道:“你是好是壞,我都無法否認你是我親生父親的事實,可是你明不明白,我在乎的不是這件事,我一直在想,當年你為什麼不去救我的媽媽,你究竟愛不愛她?”

    宋懷明有些激動地叫道:“我愛她,這世上沒有任何人能夠取代她在我心中的位置,她離開我這麼多年,我對她的感情沒有一絲一毫的變淡,從未改變過!”

    “反正我媽媽已經死了,你怎麼說都行!”楚嫣然的態度表現的非常抗拒。

    “嫣然!當年的那場地震,我沒有讓你媽媽去參加救援小組,我堅持讓她留下照看你,為了這件事我和她發生了激烈的爭吵。”

    楚嫣然道:“恐怕不僅僅是為了這件事吧?”

    宋懷明從懷中掏出了一封信:“這是前兩天我讓張揚帶給你的信,這麵我把當年的一切寫得清清楚楚,我來到靜安之後,知道張揚還沒有來得及把這封信交給你,所以我又向他要了回來,想要親自對你說明當年的事情,可又發生了你外公的事情。”

    楚嫣然道:“你說,我聽著!”

    宋懷明望著女兒的眼神,從她的身上看到了過去妻子太多的影子,宋懷明痛苦的抿了抿嘴唇,低聲道:“你媽媽在參加搶救小組之前已經得了絕症,她沒有告訴任何人,地震發生之前,我才知道這件事,我讓她申請去美國,那的醫療條件比國內好,也許會有辦法,可她堅持認為自己已經無『藥』可醫,她放棄治療,寧願在國內和家人共度最後的時光。”

    “你撒謊!”楚嫣然用力搖著頭。

    宋懷明道:“我沒有撒謊,我永遠不會欺騙自己的家人,靜芝的病曆到現在我仍然保存著,她生前沒有來得及向任何人告別,她說過,如果有一天她死了,就靜靜地消失,除了我之外,不會告訴任何人,別人問起她,隻說她出門遠遊了,至少在親人的心中還能存有一分希望,可是我們都沒有想到,噩運來得這麼快。”

    楚嫣然道:“既然這樣,你為什麼不向外公解釋,任由她誤會你這麼多年?”

    宋懷明道:“我答應過你的母親,我答應過她,不將她的病情告訴任何人,你外公,你外婆,他們把我當成了間接害死靜芝的凶手,我如果作出解釋,他們隻會更加傷心更加難過,讓他們恨我,他們的心還會好過一些。”

    楚嫣然道:“為什麼不告訴我?”

    “你是我的女兒,我不想你承受這樣的打擊,一直準備在你真正長大後再將事實的真相告訴你,我甚至想過放棄仕途來照顧你,可是我……”宋懷明的眼圈紅了。

    楚嫣然搖了搖頭:“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地震的當天,你明明有機會去救我媽媽,卻帶著救援隊前往了鄰近的小學,你去救誰?除了那些孩子以外,你還救了誰?”

    宋懷明的目光充滿了震驚和錯愕,他的內心一陣隱痛。

    楚嫣然道:“柳玉瑩,當年她就是那所學校的老師!”

    宋懷明道:“誰告訴你這些?是誰告訴你這些?”他大聲怒吼道。

    楚嫣然道:“你永遠掩蓋不了事實的真相!”

    宋懷明想到了一個人,李同育!如果李同育現在出現在他的麵前,他會毫不猶豫的衝上去,狠狠賞給他兩記耳光,宋懷明的目光交織著痛苦和悲傷,他低聲道:“不錯,柳玉瑩是那間小學的老師,但是我去救她的時候,根本就不知道她在……”

    “你早就認識她?”

    “是!但是我和她之間是清白的,我忠於你的母親!”宋懷明怒吼道。

    楚嫣然拿出了那份材料,信封已經被撕開,她終於還是抑製不住內心的好奇,看完了那份材料,父女兩人靜靜對峙在夜『色』之中,楚嫣然的麵孔蒼白如雪,宋懷明麵部的肌肉緊繃著,他在竭力控製著內心的悲痛。

    楚嫣然從中找出了幾張泛黃的照片,其中就有宋懷明和柳玉瑩的合影,雖然並不是單獨合影,可是集體照中,宋懷明和柳玉瑩站在一起,兩人笑得都很甜蜜,楚嫣然揚起那張照片,然後扔在了地上:“這是什麼?”

    宋懷明沒有說話,他的表情越發的痛苦。

    楚嫣然又拿出了一封信,歲月已經讓那封信變得陳舊,然而上麵的字跡依然清晰,楚嫣然道:“要不要我讀給你聽,要不要把這充滿感情的文字念給你一遍?”

    宋懷明瞪大了雙眼:“嫣然,我承認這封信是柳玉瑩寫給我的,但是我從未做出對不起你和你母親的事情,我去救她也不是因為我對她有任何特別的感情,我主要是為了那些孩子……”

    楚嫣然道:“你早就認識柳玉瑩,這些合影,這封信,都已經證明,你們早就有來往!而我的媽媽一直被你欺騙,是什麼才讓她心灰意冷?是你的背叛!你背叛了我的母親!”

    “住口!”宋懷明瘋狂吼叫道,再也無法保持冷靜的他揚起手給了楚嫣然一個響亮的耳光,打完之後,兩人都愣在那,楚嫣然捂著麵孔搖了搖頭,她沒有流淚,目光中充滿了倔強和怨憤,她轉身向遠方走去。

    宋懷明望著女兒遠去的背影,慢慢抬起了自己的手,喃喃道:“我做了什麼?我做了什麼?”他感到一陣眩暈,伸手扶住身邊的大樹,內心有種壓榨般的疼痛,他忽然揚起手,一拳一拳狠狠砸在樹幹上,直到皮開肉綻,可他似乎感覺不到絲毫的疼痛。

    

Snap Time:2018-04-23 10:03:06  ExecTime:0.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