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一十九章新仇舊恨(上)


    第七百一十九章【新仇舊恨】(上)

    張揚點了點頭。

    楚嫣然道:“我現在就去見他!你最好不要攔著我!”

    張揚一直擔心李同育會製造事端,所以他才會提前找宋懷明,楚鎮南臨終之前好不容易才幫助宋懷明父女和好,卻想不到他這邊剛剛離世,李同育來到了靜安。張揚當然不放心楚嫣然一個人過去,在眼前的情況下,想要阻止楚嫣然見李同育根本沒有可能,目前唯一的選擇就是陪同楚嫣然一起過去。

    李同育站在夢仙湖的碼頭處,當他看到駕駛快艇過來的楚嫣然和張揚,唇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張揚對李同育本來就沒有太多的好感,這次李同育選擇在這種時候過來挑唆楚嫣然和宋懷明之間的關係,根本就是往別人的傷口上撒鹽,如果不是楚嫣然在場,張揚恨不能揪住他的領子把他扔到夢仙湖去喂王八。

    李同育的胸前戴著白花,他剛才已經去過軍區追思會的現場,楚鎮南對他一家有恩,李同育趕來吊唁實屬正常。

    雖然多年沒見,楚嫣然還是一眼就認出了李同育,楚嫣然雖然表麵鎮定,可是她此時的內心卻是糾纏而掙紮的,李同育告訴了她一個可怕的事實,如果李同育真的可以證明這一切,那麼她和父親剛剛修複的關係……楚嫣然不敢想象。雖然她明白,眼前的這個李叔叔此次前來的目的沒有抱有任何的善意,可是楚嫣然無法回避現實,她要知道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到底什麼才是真相。

    李同育低聲道:“嫣然,我了解你們家中的安排,就不去打擾楚司令的清靜了,節哀順變。”

    “謝謝!”

    張揚不無嘲諷道:“你真是很會為別人考慮!”

    李同育道:“我不知道你究竟站在誰的角度說話,我想告訴嫣然的隻是一個事實,你無權對此發表任何的意見。”

    “我有權,嫣然是我的未婚妻!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張大官人虎視眈眈道。

    李同育道:“如果真相意味著一種傷害,那好,我可以不傷害嫣然。”他舉起手中的信封,掏出了火機,喀嚓一聲點燃了火苗,似乎在等待著楚嫣然的決斷。

    楚嫣然伸出手:“給我!”

    李同育點了點頭,將信封遞給了她。

    張揚憤怒的瞪著李同育。

    李同育道:“你想知道的所有東西都在麵,看還是不看,你自己選擇!”說完他轉身上了汽車,駕駛汽車揚長而去。

    張揚充滿擔心的看著那個信封,他雖然不知道麵裝的是什麼,可是他可以斷定,這些資料會讓楚嫣然更加的痛苦。

    楚嫣然站在那,她仍然在猶豫自己應不應該打開這個信封。站在那兒好久,她方才將信封塞入自己的口袋中。

    張揚看到她最終沒有打開信封,打心底鬆了一口氣,他能夠體諒楚嫣然現在的心情,她的壓力很大,她已經不再是昔日那個『性』情衝動的青澀少女,嫣然成熟了,她能夠辨明是非善惡,她已經開始學會保護自己,外公的離去已經讓她的內心飽受創傷,她不敢麵對李同育所謂的真實,在她沒有做好充分的準備之前,她決定不打開這封東西。

    張揚道:“李同育一直都暗戀你媽媽,他弄出這份東西……”

    楚嫣然搖了搖頭,阻止張揚繼續說下去,她走向碼頭不遠處的車庫,張揚跟著她一起走了過去,楚嫣然打開車庫的大門,車庫內停著一輛紅『色』吉普牧馬人,看到這輛車,張揚不由得想起他們在黑山子鄉相識的情景,自從前往美國,楚嫣然還沒有打開過這個車庫,牧馬人旁邊還停放著一輛摩托車,楚嫣然將防塵罩扯去,麵正是那輛她喜歡的黑『色』鈴木公路賽。

    楚嫣然輕輕拍了拍座椅,然後騎了上去,按下點火鍵,低沉而悅耳的聲浪在車庫內轟鳴。想不到這摩托車放了這麼久仍然可以一次『性』打火成功。

    從楚嫣然的目光中,張揚似乎看出了什麼,他出聲阻止道:“嫣然,不要……”

    楚嫣然已經加大油門,摩托車宛如離弦的利箭一般從車庫內衝了出去。從張揚的身邊掠過,瞬間已經將他遠遠甩開。

    張揚暗叫不妙,楚嫣然心情不好的時候,往往喜歡飆車,利用速度的快感讓她暫時忘卻一切。

    張揚趕緊去拉牧馬人的車門,還好車門並沒有上鎖,張揚坐了進去,從遮陽板後找到了備用的車鑰匙,吭哧,吭哧,一連打了三次,好不容易才把汽車打著,他駕駛著吉普車向楚嫣然追去。

    沿著縣級公路一直前行,張揚很快就將車速加到了一百以上,他看到了遠方已經成為一個小黑點的楚嫣然,張揚將油門深踩了下去,楚嫣然應該發現張揚緊跟過來,她加大了油門,瞬間又拉開了他們之間的距離。

    牧馬人這種吉普車的長項並不在於公路加速,這並非是它的舞台,更倒黴的是,剛剛開出沒多久油箱就開始報警,張揚隻能先把吉普車駛入前方的加油站。

    等加好油之後,楚嫣然早已不知去向,張揚沿著這條路一直追了下去,眼看就進入靜安城區了,他在靜安的朋友並不多,前思後想還是先給洪長武打了個電話,洪長武聽說楚嫣然失蹤了,又聽說她是騎摩托車離去的,頓時也緊張了起來,他向張揚道:“我馬上讓人去找,張揚,你在周圍找找,千萬不要讓嫣然出事。對了,她過去經常在悅動車行保養車輛,和那的老板很熟,你去問問。”這句話提醒了張揚,記得當年他和楚嫣然一起來靜安的時候就去過悅動車行,而且楚嫣然的那輛黑『色』鈴木就是從悅動車行買走的。

    張揚記憶力驚人,憑著昔日的記憶居然找到了悅動車行,雖然距上次過來已經過去了三年多的時間,悅動車行卻並沒有怎麼變樣,老板小莊正帶著一幫工人在修車,看到紅『色』的牧馬人,小莊停下手頭的工作,有些好奇的迎了上來。

    張揚落下車窗:“小莊!”

    小莊沒能第一眼就把張揚認出來:“你是……你怎麼開著楚小姐的車?”說完他方才想起了什麼,笑道:“我見過你,你過去和楚小姐一起來過!”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小莊,有沒有見到嫣然?我是她未婚夫!”

    小莊道:“沒見過,前幾天來過一次,說了兩句話,怎麼?你們鬧別扭了?”

    張揚道:“她剛才騎著一輛黑『色』鈴木1000走了,我沒追上她,你還記得嗎?就是當年從你手買的那輛鈴木!”

    小莊道:“記得,我當然記得,可是楚小姐很久沒飛車了……”

    張揚道:“你知不知道她可能去哪?我害怕她有危險。”

    小莊想了想:“前兩天她來店的時候問過我,問起過去那幫飆車族最近還在不在,還有沒有地下賽車,,我還答應有時間帶她過去看看呢。”

    “在哪?”

    小莊道:“北四環,那條路段封閉施工,最近大家都去那邊玩兒,走,我帶你去!”

    小莊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張揚在小莊的指引下來到了北四環,這條道路部分已經修好,從李家湖到曹村路段八公的距離已經維修完畢,這段業已完工的封閉道路吸引了飆車族的注意力,他們從曹村部分的缺口進入這一路段,每天天黑之後都會來到這飆車騎行。

    缺口很小,吉普車是不可能進去的,小莊讓張揚把車停在缺口處,停車的時候,就看到有人騎著各式各樣的摩托車陸續進入缺口。

    小莊和這的多數人都很熟,他找到了兩個熟人讓那兩人騎車把他們帶進去,張揚有些好奇地問道:“地下賽車不是明令禁止嗎?怎麼還有這麼多人過來湊熱鬧?難道靜安的警察不管?”

    帶張揚的那名騎手聞言笑了起來:“你是外地來的吧?知道這比賽是誰組織的嗎?咱們孫市長的兒子!”

    張揚皺了皺眉頭,他忽然想起了一個人:“哪個孫市長?”

    小莊的話驗證了他的猜想:“常務副市長孫國平的公子唄,現在咱們摩協『主席』孫曉偉!”

    張揚一聽是孫曉偉,當年曾經和自己發生過矛盾,在那次的地下賽車中,記得還有一個叫和尚的混混被自己痛揍了一頓,孫曉偉也跟上去踢了兩腳,後來那個混混因為心髒病突發死於非命,因為那件事宋懷明不得不親自出麵。

    小莊和張揚來到賽車現場,已經有近百輛摩托車在現場集結,馬達的轟鳴聲一浪高過一浪,張揚在人群中四處張望,希望找到楚嫣然的影子,然而他在人群中找了一遍,都沒有看到楚嫣然也沒有看到她的那輛黑『色』鈴木賽車。

    小莊也沒有任何的發現,歎了口氣道:“應該不在這!”

    張揚點了點頭,以嫣然現在的狀態應該沒心情來這賽車,不過自己實在不知怎樣去找她,所以才會想到小莊,抱著有棗無棗打一杆的念頭來到了這。

    張揚正準備離去的時候,忽然聽到嘖嘖的聲音:“看看是誰來了!”

    

Snap Time:2018-01-18 19:35:49  ExecTime:0.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