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一十八章婚禮(下)


    第七百一十八章【婚禮】(下)

    瑪格麗特道:“傻瓜,那你還等什麼?為什麼還不趕緊親吻你的新娘?”

    楚鎮南猛然將瑪格麗特擁抱在懷中。

    每個人都在流淚,望著這對曆經波折,終於走到一起的老人,他們開始去回憶自己的感情。楚嫣然不停地流淚,還好有張揚在她的身邊,擁住她的肩膀,用寬闊而溫暖的胸懷給她安慰。

    林秀也在抹淚,在她準備尋找的時候,謝誌國及時送上他的手。

    宋懷明的眼中有淚光在閃動,他想起了楚靜芝,想起天崩地裂的那一刻,妻子的身影伴隨著倒塌的樓宇永遠消失在他的眼前。

    楚鎮南親吻著瑪格麗特的嘴唇,雖然她的嘴唇已經不再潤澤,雖然她的容顏已經隨著歲月老去,可是在楚鎮南的心中,她永遠是那個紮著麻花辮的外國女孩,他和她的愛情,走過戰火,走過風雨,當他們老去的時候,終於可以重新相擁,楚鎮南對著妻子的耳朵小聲說出了這一輩子瑪格麗特想讓他說,而他認為肉麻至極的那句話:“我愛你……”

    這也是楚鎮南這一生說出的最後一句話,他在他的生命終結之前,他終於讓妻子聽到了這句話,楚鎮南走得很安詳,安然睡去,再無聲息。

    周圍人都看到楚鎮南突然垂落的手臂,想要上前。

    “不要過來!”瑪格麗特大聲道。

    所有人同時停下腳步,看到瘦小的瑪格麗特抱著楚鎮南魁梧的身子,一點點挪動到沙發上,走得很艱難,但是她的臉上帶著笑,費了好大努力才將楚鎮南的身體放在沙發上,瑪格麗特擦去額頭上的汗水,自己坐在沙發上,托起楚鎮南花白的頭顱,放在自己的腿上,輕聲道:“都出去吧,他太累了,睡著了,讓他好好睡一覺……”

    楚嫣然捂著嘴唇,一轉身撲入張揚的懷中,張揚緊緊擁抱著她,感到楚嫣然的嬌軀因為極度的悲傷而不斷顫抖著。

    陳崇山揮了揮手,所有人都默默退了出去,走出小樓之後,楚嫣然率先哭出聲來,她捶打著張揚的胸膛,一口狠狠咬在張揚的胸口,疼痛讓張揚的眉頭顫抖了一下,但是他沒動,隻是抱緊了楚嫣然。

    天空中飄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洪長武、謝誌國這一個個鐵骨錚錚的漢子此時都不禁灑下了熱淚。

    陳崇山沒有哭,他聲音沉痛而緩慢:“壯心未與年俱老,死去猶能作鬼雄!鎮南!走好!”

    因為楚鎮南的離去,宋懷明推遲了返程的時間,楚鎮南生前德高望重,他離去之後,他的戰友、部下從全國各地絡繹不絕的趕來,瑪格麗特並沒有安排任何人瞻仰儀容,按照楚鎮南生前的遺言,第二天一早就將他火花,沒有舉辦追悼會,部隊方麵在楚鎮南生前工作的軍區禮堂專門布置了靈堂,以供楚鎮南昔日的戰友和部下吊唁追思。

    瑪格麗特帶著家人一起將楚鎮南的骨灰埋在了小島上,沒有陵墓,隻是在骨灰上種了一棵銀杏樹。

    宋懷明將手的一捧土添在樹邊,他向瑪格麗特道:“媽,爸生前戰友很多,為什麼不舉辦一次追悼會?”

    瑪格麗特道:“他生前喜歡熱鬧,喜歡人多,可是追悼會雖然人多,氣氛卻不好,每個人都哭哭啼啼的,我怕老東西聽到心煩得慌,就讓他走得安心一些吧。”

    宋懷明點了點頭。

    陳崇山道:“鎮南走得安心,我想他的在天之靈也想我們所有人開開心心的送他。”

    瑪格麗特淡然笑道:“老陳說得對,鎮南沒有死,他隻是以另外一種方式活在我們的心。”她向楚嫣然看了一眼,孫女兒的一雙妙目已經哭得紅腫,瑪格麗特道:“嫣然,等我將來走了,就把我埋在你外公的身邊,也種一棵銀杏樹,看看我們誰長得高。”

    楚嫣然含淚點頭。

    瑪格麗特在楚鎮南逝去之後表現的出人意料的堅強,她為銀杏樹添上最後一把土,開始為銀杏樹澆水,放下水壺,向周圍人道:“都忙了一天了,你們回去吃飯,我想陪老東西單獨呆會兒,跟他說說話。”

    張揚牽住楚嫣然的手,他們一起離去,楚嫣然有些不放心外婆,走了幾步又回頭望去。

    看到外婆正站在那顆銀杏樹前,深情凝望著那棵樹,在她的心中楚鎮南已經變成了那棵銀杏樹,他的生命正以這種方式而延續著……

    宋懷明來到楚嫣然的身邊,低聲道:“嫣然,去吃點東西吧,從昨天晚上到現在,你一直沒吃過東西。”做父親的始終在關注自己的女兒。

    楚嫣然點了點頭:“知道了……”說完,她停頓了一下道:“爸,你也去休息吧!”讓他們父女和好是外公的心願,楚嫣然叫宋懷明這聲爸爸是為了讓不遠處的外公聽到。

    宋懷明激動的點了點頭,向張揚道:“張揚,照顧好嫣然!”他已經將那封信要回,女兒已經承認了他這個父親,那封信已經沒有給她看的必要。

    林秀已經準備好了飯菜,隻等眾人回來吃,楚嫣然並沒有吃飯,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內,張揚並不放心她一個人呆著,去拿了碗麵送到楚嫣然的房間內。

    楚嫣然默默收拾著衣櫃的衣物。

    張揚道:“吃些東西,總是不吃飯,人撐不住的。”

    楚嫣然停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麼,走回張揚的身邊,從手上取下那枚訂婚的黃銅戒指,遞給了張揚。

    張揚道:“幹什麼?”

    楚嫣然的目光仍然悲傷,但是她現在非常的理智:“謝謝你向我求婚,在外公離去之前,給他安慰。”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不是為了給他安慰,我是真心向你求婚。”

    楚嫣然道:“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我不想勉強你。”

    張揚道:“嫣然,我們已經浪費了太多的時間,我不想再和你分開,我喜歡你!我要娶你!”他抓住楚嫣然的手,近乎霸道的將她的嬌軀擁入懷中。

    楚嫣然道:“我相信,可是我知道,你還沒有準備好!”

    張揚背脊的肌肉不由自主的緊繃了起來。

    此時楚嫣然的電話響了起來,她輕聲道:“我去接電話。”

    張揚放開了她,楚嫣然拿起手機:“喂!”

    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響起:“嫣然,節哀順變,我對楚司令的離去致以最沉痛的哀悼。”

    楚嫣然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還是禮貌的說了一聲謝謝。

    對方緊接著就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嫣然,你應該還記得我,你小時候我經常帶你玩,我是李叔叔!”對方說完又補充道:“還記得嗎,有一年我騎車帶你去買糖,路上地滑,咱們一起摔倒了,你的頭被磕青了,結果我被你外公揍了一頓。”

    楚嫣然搜索著記憶,她很快就想起這個李叔叔是李同育,記憶中李叔叔對自己很好,母親死後的一段日子他經常過來看自己,可後來又消失了,已經有近十年沒有他的消息。楚嫣然輕聲道:“李叔叔,我記得。”

    張揚聽到楚嫣然的話,不覺一怔,他幾乎在第一時間就聯想到了李同育,難道這個電話是李同育所打?

    李同育道:“嫣然,我在靜安,我有一些關於你母親的事情想要告訴你。”

    楚嫣然道:“對不起,李叔叔,我現在心情很『亂』,改天再說好嗎?”

    李同育道:“有些真相不應該被掩蓋起來,否則那是對死者的不敬,十四年前的那場地震,掩埋掉了很多東西,為什麼你的母親會選擇留守到最後?是什麼讓她忘卻女兒還在家中,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去?你知不知道,本來一線救援隊中並沒有她的名字,你知不知道地震發生的前夜,她和你的父親發生了爭吵?”

    楚嫣然的嘴唇顫抖了起來:“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李同育道:“你母親被坍塌樓房掩埋的時候,你的父親正在指揮另外一場救援行動,從那場災難中救出的有學生,也有一位年輕的老師,她的名字叫柳玉瑩!”

    楚嫣然緊咬嘴唇:“你在騙我!”

    李同育道:“我的手中有一份資料,關於那場地震的詳細資料,不但如此,我還可以證明,你的父親,宋懷明!他在救起柳玉瑩之前就和她相識,我有足夠的證據可以證明,他指揮救援隊去救人,不僅僅是大公無私,而是假公濟私,因為他最緊張的那個人根本就是柳玉瑩,而你母親在地震前夕已經發現了他們的關係!”

    楚嫣然怒道:“你撒謊!”

    李同育道:“我就在夢仙湖碼頭,所有的證據都在我的手中!”

    楚嫣然放下電話,一言不發的向門外走去,張揚上前抓住她的手臂:“嫣然,是不是李同育打來的電話?那個人別有用心。”

    楚嫣然道:“你見過他?”

    

Snap Time:2018-07-22 11:19:38  ExecTime:0.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