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一十八章婚禮(上)


    第七百一十八章【婚禮】(上)

    宋懷明知道楚鎮南對自己的態度突然改變是因為這個原因,而並不是因為楚鎮南真正原諒了自己,他更明白嶽父的苦心,楚鎮南不想他和嫣然永遠的隔閡下去。

    楚鎮南握著嫣然的手,直到現在楚嫣然仍然不知道如何麵對自己的父親,如果不是外公強迫她和父親這樣麵對,她寧願選擇回避。楚鎮南道:“過去我一直不服老,可老了畢竟是老了,嫣然一天天的長大,已經可以管理這麼大的財團,按理說不需要我擔心,可是在我眼,她始終還是一個孩子,我仍然放心不下。”

    宋懷明微笑道:“爸,在父母的眼中,孩子無論是否長大,他們始終都是孩子。”

    楚鎮南道:“回首這過去的十幾年,我盡可能的給嫣然庇護,我想讓她得到健康的成長,我盡一切努力去保護她。”

    宋懷明充滿感觸道:“爸,您做得已經很好!”

    楚鎮南搖了搖頭,他低聲道:“不夠好,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讓你過來?”

    宋懷明雖然心中明白,可是他沒有說。

    楚鎮南道:“自從靜芝死後,我把她的死因歸咎到你的身上,並因此而拒絕讓你照看嫣然,可以說你和嫣然之間的隔閡是我造成的。”

    宋懷明道:“爸,事情過去了這麼多年就別再提了。”

    楚鎮南道:“我終於發現我錯了,我不該因為靜芝的事情而剝奪你作為父親的權利,嫣然已經失去了母愛,而我又讓她失去了父愛,我對不起嫣然。”

    楚嫣然含淚道:“外公,不要這樣說,這十多年來我一直過得開心快樂。”

    楚鎮南搖了搖頭:“母愛無法替代,父愛也一樣無法替代。”他的目光轉向宋懷明道:“身為父親,有責任保護自己的女兒。”

    宋懷明用力點了點頭道:“我會保護好嫣然。”

    楚鎮南微笑道:“是時候將這種責任交還給你了。”

    楚嫣然道:“外公,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

    楚鎮南微笑道:“我相信我對你的關心是無私的,這世上真正關心你的不隻是我,你爸爸也是一樣。”他牽著外孫女的手,鄭重放在宋懷明的掌心中,用力把他們的手握在一起。

    楚嫣然本來是抗拒的,可是外公的堅持讓她不得不這樣做,父親的大手十分的溫暖,這溫暖讓她感到踏實,給她以安全感,楚嫣然抬起頭,遇到父親慈和的目光,她的心沒來由顫抖了一下。

    宋懷明望著女兒,輕聲道:“對不起!”

    楚嫣然緊咬著嘴唇,強迫自己不要流下眼淚。

    楚鎮南道:“嫣然,他永遠都是你的爸爸!”

    楚嫣然點了點頭,輕聲道:“爸!”雖然聲音很小,可是這聲音卻如子彈般擊中了宋懷明心中最為嬌嫩的部分,素來不輕易在人前流『露』感情的宋懷明,此時的眼圈紅了,他的雙目中閃爍著淚光,這些年來,他無時無刻不在期待著女兒能夠認回自己這個父親,現在終於變成了現實,宋懷明甚至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宋懷明握緊了女兒的手:“乖女兒……”他的聲音有些顫抖了。

    楚鎮南拍了拍嫣然的手背,輕聲道:“嫣然,你出去幫忙布置,我和你爸有些話要單獨說。”

    楚嫣然起身離去,房間內隻剩下宋懷明和楚鎮南兩個,宋懷明道:“爸,謝謝你!”

    楚鎮南歎了口氣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沒多少時間了,很多事終於想明白了。無論我是否原諒你,都否決不了你是嫣然父親的事實,我無權剝奪嫣然應得的父愛。”

    宋懷明知道楚鎮南並沒有真正原諒自己,他低聲道:“爸,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嫣然。”

    楚鎮南道:“我放心不下嫣然,雖然張揚那小子剛剛向她求婚,可是我仍然不放心這個小子。”

    宋懷明道:“他不定『性』,但是有我在,他不敢欺負我的女兒!”

    楚鎮南道:“有件事我始終想問你,當年,你為什麼要堅持讓靜芝留下?”

    宋懷明默然無語,他抿起雙唇,臉上的表情極其痛苦,忽然他屈膝跪在楚鎮南的麵前:“對不起,爸!如果我當時多為靜芝考慮一點,事情就不會發生,我隻想著黨員幹部要以身作則,我害怕別人說閑話,所以……”

    楚鎮南搖了搖頭道:“你想讓別人說你大公無私,你想為自己的政治前途增加籌碼?”

    宋懷明紅著眼睛道:“爸,當時那種情況,我真的沒有想到自己的政治前途,我發誓!”

    楚鎮南道:“起來吧,我不會再提這件事,你要是真心對靜芝好,那麼就照顧好嫣然,不要讓她受到任何的傷害。”

    “我保證!”

    張揚和大家一起在客廳布置,房間內掛上了一串串紅燈籠,牆上還掛著一串串紅『色』的辣椒,金黃『色』的玉米,瑪格麗特正按照過去記憶中的樣子布置著婚禮現場,老太太坐在沙發上,親手剪著喜對兒。

    陳崇山在謝誌國的陪同下進入小樓內,眼前的情景讓他吃了一驚,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這幾乎變成了當年的革命根據地,瑪格麗特放下剪刀,笑著迎向陳崇山道:“老陳,歡迎你來參加我們的婚禮!”

    陳崇山用力點了點頭,來的路上,謝誌國已經告訴了他所有的一切。

    洪長武抱著一摞衣服走了進來,這是他專門從文工團借來的八路軍軍服,洪長武向楚嫣然道:“嫣然,把這些衣服分給大家!”

    楚嫣然接了過去,把軍服分給了每個人,大家都換上了八路軍軍裝,楚嫣然紮起了兩條麻花辮,陳崇山現場演示怎樣打綁腿。

    楚鎮南換好軍裝後從房內走了出來,顯得精神抖擻,他大步來到陳崇山麵前,樂握住陳崇山的雙手道:“書呆子,你總算來了!”

    陳崇山笑道:“你的婚姻大事,我怎麼能不來?新娘子呢?”

    楚嫣然笑道:“新娘子去房間打扮了!”

    楚鎮南環視小樓周圈,喃喃道:“好像少了點什麼?”

    陳崇山道:“少了『毛』『主席』的畫像!”

    楚鎮南道:“對頭,對頭,長武,趕緊去!還有!黨旗!黨旗!”

    張揚把燈籠掛好,從扶梯上下來,雖然工作並不繁重,他的額頭上卻滿是虛汗,為了喚醒楚鎮南,這次他的功力損耗甚巨,想要恢複需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楚嫣然看到他滿頭大汗,有些心疼的走了過去,用白羊肚『毛』巾幫助他擦去額頭上的汗水。

    張揚擦完汗把軍帽重新戴上。

    楚鎮南走了過來,很鄭重的幫助張揚把風係扣扣上,又幫他端正了一下軍帽。聲若洪鍾道:“當兵就要有當兵的樣子!”

    張揚啪!地一個立正,向楚鎮南敬了一個軍禮道:“是!首長!”

    楚鎮南笑了起來,他重重拍了拍張揚的肩膀道:“好!這才像我孫兒女婿!”

    宋懷明也一身軍裝走了出來,楚鎮南卻對他的這身裝扮頗為不滿,搖了搖頭,來到宋懷明麵前,幫他整理了一下衣服:“你啊,一點軍人氣質都沒有!”其實這也是當年楚鎮南對宋懷明這個女婿有些不滿的原因,他本來想讓女兒嫁給一個真正的軍人。

    陳崇山把宋懷明叫了過去,教他把綁腿打好。

    灰『色』軍裝,白『色』棉襪,圓口布鞋,鮮紅的黨旗,紅豔豔的辣椒,金燦燦的玉米,小樓仿佛在瞬間穿梭了時空,來到了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

    在眾人的歡呼聲中,瑪格麗特穿著紅棉襖,深藍『色』的『毛』呢裙,紮著和楚嫣然一樣的麻花辮,帶著灰『色』的軍帽,軍帽上還有一顆璀璨的紅五星,在外孫女的陪伴下走向楚鎮南。

    楚鎮南望著瑪格麗特,目光中流『露』出無限深情,他仿佛看到當年那個美麗多情的女記者,歲月滄桑,改變了他們的容顏,卻改變不了他們心中堪比金堅的深情。

    兩人站在了一起,站在『毛』『主席』的畫像前,站在了鮮紅的黨旗下。

    陳崇山帶著激動地心情大聲道:“我宣布,楚鎮南同誌和瑪格麗特小姐的跨國婚禮正式開始!”

    掌聲、鞭炮聲、歡笑聲交織在一起,讓這個平凡的夜晚變得溫馨而浪漫。

    陳崇山道:“楚鎮南同誌,你願意娶瑪格麗特為妻嗎?愛她、忠誠於她,無論她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你願意嗎?”

    楚鎮南用力點著頭:“願意,我願意!”

    陳崇山向瑪格麗特道:“瑪格麗特,你願意嫁給楚鎮南嗎?愛他、忠誠於他,無論他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你願意嗎?”

    瑪格麗特微笑道:“我願意,我已經用我的一生來愛他,我永遠忠誠於他,無論他富貴或者貧賤,無論他得意還是失意,無論他活著還是死去,這世上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把我們分開……”瑪格麗特說這番話的時候,淚水已經簌簌落下。

    楚鎮南握住瑪格麗特的手,瑪格麗特溫柔道:“我漂亮嗎?”

    楚鎮南激動地點頭:“你是這世上最美的新娘!”

    

Snap Time:2018-04-20 22:37:28  ExecTime:0.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