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一十七章生死有命(下)


    第七百一十七章【生死有命】(下)

    張揚的笑容溫暖而深情,他點了點頭:“我從未想過放棄!”

    楚嫣然握住他的手,兩人就這樣相互偎依在一起,靜靜望著夜『色』中的夢仙湖,什麼也沒說,什麼也不需要說,仿佛天地間隻剩下了他們兩個。

    楚鎮南一直沒有休息,瑪格麗特在第二天下午風塵仆仆的趕到了靜安,當她看到老頭子好端端的坐在那的時候,方才放下心來,顧不上周圍還有其他人在場,衝上去緊緊抱住了楚鎮南:“你這個老東西,千萬不要嚇我,千萬不要嚇我!”說話的時候,從來在人前以堅強示人的瑪格麗特忍不住落下淚來。

    楚鎮南笑道:“傻丫頭,這麼多小輩在,也不怕被人笑話!”

    瑪格麗特的臉居然有些發紅,羞澀的就像個小姑娘:“你叫我什麼?”

    楚鎮南道:“傻丫頭!”

    瑪格麗特緊緊握住楚鎮南粗糙的大手,灰藍『色』的雙目中『蕩』漾著激動的淚光:“我喜歡你這樣叫我!”

    沒有人感到肉麻,周圍人都在靜靜注視著他們,非但沒有感到肉麻,反而都被他們之間的伉儷情深感動的眼睛濕潤了。

    楚鎮南的聲音依然洪亮:“趁著大家都在,我要當眾宣布一個喜訊!”

    林秀道:“張揚和嫣然還在外麵,我去叫他們進來!”

    楚鎮南點了點頭,此時洪長武陪著宋懷明走了進來,宋懷明處理完平海的工作之後馬上趕來靜安,他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情,可是楚鎮南既然主動找他,肯定有急事。

    瑪格麗特有些詫異的看著宋懷明,在她的印象中,楚鎮南將女兒的死完全歸咎到宋懷明的身上,這輩子都不可能原諒宋懷明,卻不知宋懷明怎麼會在這出現,讓她更為驚奇的是,看到宋懷明,楚鎮南居然沒有生氣,他笑著向宋懷明招了招手道:“懷明來了,坐!”

    宋懷明有些受寵若驚,他把帶來的營養品交給了洪長武,來到楚鎮南的身邊坐下,恭敬道:“爸,聽說你生病了!”

    楚鎮南笑道:“好了,都好了!”

    宋懷明道:“那就好,爸的身體一向硬朗。”

    楚鎮南道:“聽說你剛剛添了一個兒子?”

    宋懷明有些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嶽父大人會不會因為自己生了這個兒子而感到不悅?

    楚鎮南笑道:“好,好,真想看看那孩子。”他的臉上都是慈祥的笑意。

    宋懷明道:“爸,過幾天,我接您去平海轉轉,散散心,順便看看他。”

    楚鎮南笑著點了點頭,他心中卻明白自己已經沒有機會了。

    張揚和楚嫣然一起來到客廳。

    楚嫣然看到父親出現在這,明顯感到意外,她咬了咬嘴唇,回避父親關切的目光,黑長的睫『毛』低垂下去。

    張揚叫了聲宋省長,忽然想起宋懷明讓自己轉交的那封信仍然沒有交給楚嫣然,主要是他覺著現在把信交給嫣然並不合適,這兩天因為楚鎮南的事情,楚嫣然承受的壓力已經很大,自己不應該在給她增加困擾。

    楚鎮南笑道:“謝誌國怎麼還沒回來?”謝誌國被他派去春陽接陳崇山去了。

    林秀道:“司令,剛剛我打過電話,他已經接到了陳叔叔,目前已經到荊山了,估計天黑前能夠抵達靜安。”

    “好!好!”楚鎮南道。

    瑪格麗特開始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

    楚鎮南抓著瑪格麗特的手,他忽然當著所有人的麵,單膝跪在了瑪格麗特的麵前,瑪格麗特發出一聲驚詫的尖叫:“老頭子,你幹什麼?”

    楚鎮南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粗糙的小木盒,因為年月久遠,小木盒已經看不出原來的漆『色』,打開小木盒,其中放著一個黃燦燦的銅戒指。

    瑪格麗特看到這木盒,看到這黃銅戒指,感情的閘門瞬間失控了,模糊的淚眼中,她仿佛回到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英武粗豪的楚鎮南站在自己的麵前,咧著大嘴道:“馬麗,幹脆咱倆一塊兒過吧!”

    “你在向我求婚嗎?”

    “呃……就算是吧!”

    “沒有鮮花,沒有戒指,甚至你都沒有跪下,這叫哪門子求婚呢?”

    又過了一天,楚鎮南帶著一捧山菊花,拿著他親手做的木盒,木盒中裝著他不眠不休,一夜用炮皮做出來的銅戒指,堂堂七尺男兒,居然真的跪倒在了她的麵前:“給我當媳『婦』兒吧,趁著年輕,咱倆多生幾個孩子!”

    瑪格麗特不停的流淚,不停的點頭……

    楚鎮南握住瑪格麗特的手,昔日白嫩的那雙手如今也布滿了皺紋,他們已經不複青春美貌,可是在他們彼此的心中,對方一如從前,從未改變。楚鎮南道:“媳『婦』兒,回來吧!”說話的時候他的聲音不禁哽咽了。

    瑪格麗特哭了,她發現自己從未改變過,她的心從未離開過。她一邊哭一邊道:“你這個馬大哈,這算是向我求婚嗎?連鮮花都沒有!”

    楚鎮南變魔術一樣從懷中掏出了一隻玫瑰花,瑪格麗特接過鮮花,戴上那炮皮製成的黃銅戒指,她展開臂膀緊緊抱住了楚鎮南,哽咽道:“老混蛋,我……等你這句話等了多少年……你知道嗎?”

    鐵骨錚錚的楚鎮南此時也流淚了,他一把將瑪格麗特抱了起來:“我知道,……趁著我們還活著……我們複婚吧……”

    楚嫣然率先哭出聲來,周圍的每個人都被此情此境感動的淚流滿麵。

    宋懷明緊咬著嘴唇,望著遠處痛哭流涕的女兒,從她的身上,他看到了亡妻的影子,這許多年來,他始終沒有將她忘記,楚鎮南和瑪格麗特還有機會,而自己,和楚靜芝天人相隔,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

    張揚握住楚嫣然的手,楚嫣然淚眼模糊的看著他。張揚忽然意識到自己何嚐不是讓楚嫣然等了太久,楚嫣然在等待中已經慢慢長大,他不可以讓她繼續等待下去。

    兩人彼此對望著,就在瞬間,他們突然讀懂了彼此的心意,張揚單膝跪了下去:“嫣然!嫁給我好嗎?”

    楚嫣然呆呆望著張揚,幸福來得太突然,讓她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張揚重複道:“嫣然,嫁給我好嗎?”

    楚嫣然用力咬著嘴唇,剛剛止住的淚水又再度奔湧而出,她不明白為什麼幸福的時候總是要讓她落淚,楚嫣然道:“沒有鮮花,沒有戒指……這叫求婚嗎?”雖然她的心中已經答應,可是女孩子的矜持讓她要這樣說。

    張揚還沒有說話,瑪格麗特已經走了過來,她把鮮花遞給了張揚,把黃銅戒指交到了張揚的手,這下張揚有了鮮花,也有了戒指。而楚嫣然再也沒有拒絕的理由,她也從沒有想過要拒絕。

    楚嫣然道:“可是……外婆……這是你的……”

    瑪格麗特道:“你外公當年送給我的戒指,我雖然取下,可是我始終帶在身邊,這枚戒指就算是我們送給你們倆的祝福。”

    張揚很小心的幫助楚嫣然將戒指戴上,他站起身,猛然將楚嫣然擁入懷中,當著所有人,捧住嫣然的俏臉,在她嬌豔欲滴的櫻唇上深深一吻。

    楚鎮南含笑望著這對幸福的年輕人,他感到自己是幸福的,上天給他的實在是太多太多,雖然他很留戀,可是他已經沒有任何的遺憾。

    楚鎮南和瑪格麗特要在今晚舉辦他們的婚禮,專程從清台山趕來的陳崇山是他們當年的證婚人,如今再次充當了同樣的角『色』,昔日浴血奮戰同生共死的戰友所剩寥寥,昔日風華正茂的少年如今也是鬢染霜華,唯一沒變的就是他們真摯的感情。

    楚鎮南將自己即將離世的消息告訴了瑪格麗特,瑪格麗特表現的出奇的平靜,她輕輕撫『摸』著楚鎮南的麵孔,柔聲道:“每個人都哭哭啼啼的來到這個世界上,可是我們走的時候,要開開心心的走,因為我們的這一生沒有白活,我認識了你,愛上了你,下輩子我仍然認定了你!”

    楚鎮南的雙目濕潤了,他重重點了點頭道:“我會開心的走,我會牢牢記住你,我走到哪,都不會忘了你!”

    每個人都在被他們的愛情所感動著,楚鎮南在走近死亡的時候,也在有條不紊的安排著未了的每件事,他把宋懷明和楚嫣然叫到了他的身邊。

    雖然楚鎮南沒有將自己大限將近的事情當眾宣布,可每個人都已經覺察到了這一點。

    

Snap Time:2018-04-25 05:15:08  ExecTime:0.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