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一十七章生死有命(中)


    第七百一十七章【生死有命】(中)

    楚鎮南沒有將自己隻有三天生命的事情告訴任何人,生命對他如此可貴,他要利用這不多的時間做一些事,完成未完的心願,他堅持返回夢仙湖,回到自己的別墅,如果注定要離開這個世界,他寧願選擇留在家中,讓親人們陪伴在他的身邊,他不想留在醫院,因為他不喜歡醫院冰冷的白『色』,不喜歡醫院那刺鼻的來蘇爾『藥』水的味道。

    楚鎮南當天下午就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和他一起回來的有楚嫣然,有張揚,還有專程從各地趕來看望他的後輩,楚鎮南回到房間內的第一件事就是打了一個電話,電話打給宋懷明。

    宋懷明接到楚鎮南的這個電話感到十分的錯愕,在他的印象中,這位前嶽父永遠也不會和自己主動聯係,他甚至忘記了上次他們通話是什麼時候。

    楚鎮南的話很簡單也很直接:“懷明,我有重要事找你,你能來靜安一趟嗎?”

    宋懷明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他馬上道:“爸,我把手頭的工作交代一下,盡快過去,明天一定趕到。”

    楚鎮南道:“我等你!”

    楚鎮南接著把張揚叫到了自己的房間,他已經明白這個年輕人為自己所做的一切。

    張揚坐在楚鎮南的對麵,靜靜看著他,此時的楚鎮南少了幾分霸氣多了一些平和,人經曆生死之後,往往會大徹大悟,現在的楚鎮南把一切都看開了,他向張揚點了點頭道:“謝謝你救了我。”

    張揚道:“不用謝我,雖然我很想救你,可是我做不到!”

    楚鎮南微笑道:“你給了我一個含笑九泉的機會,有很多事我想做而沒來得及去做,有許多話,我想說還沒來得及說出口。”

    張揚道:“您老想對我說什麼?”

    楚鎮南道:“善待嫣然!”四個字凝聚著楚鎮南對孫女兒的愛憐,也代表著他對張揚的期許。

    張揚低聲道:“我一直做得都不好!”

    楚鎮南道:“你喜歡嫣然嗎?”

    張揚點了點頭。

    楚鎮南道:“那就給她幸福!”

    張揚道:“我會盡力去做!”

    楚鎮南搖了搖頭:“我要你一定做到!”

    張揚沒有說話,因為他對自己能否做到沒有確定的把握。

    楚鎮南的目光充滿了期待,他多麼希望從張揚那可以得到一個肯定的答案,然而張揚始終沒有說話。楚鎮南道:“你覺著嫣然配不上你?”

    張揚搖了搖頭:“是我配不上嫣然!”

    楚鎮南道:“既然配不上她,你為什麼還要來?為什麼要讓她始終對你抱有希望?”

    張揚沒說話。

    楚鎮南怒吼道:“懦夫!”他拉開抽屜,取出手槍對準了張揚的額頭,張揚平靜看著他,伸出手,握住楚鎮南的手,拉著他將槍口抵在自己的前額之上。

    楚鎮南道:“你以為我不敢開槍?”

    張揚道:“我不想撒謊,因為我不知道和嫣然之間的未來會怎樣,我不能貿貿然答應你,如果答應你,我就一定要做到!”張揚閉上雙目:“我能答應你的,隻是一輩子對她好,至於嫣然能否幸福,並不是我所能夠左右的。”

    楚鎮南歎了一口氣,他將槍口慢慢垂落下去,低聲道:“看來感情是你們兩人的事情,我沒有發言權,我隻是想嫣然幸福,我也相信,你能夠給她幸福。”

    張揚道:“我會盡力去做!”

    楚鎮南將手槍重新放回自己的抽屜:“為什麼不惜生命來救我?為了嫣然?”

    張揚點了點頭:“就算沒有嫣然的因素在內,我仍然會救您,因為您不僅是嫣然的外公,也是我敬重的長輩。”

    楚鎮南笑了起來:“我這個人一輩子都不喜歡欠別人情,可是臨死之前卻要欠你一個大情,這個人情我是還不上了,如有可能,讓嫣然替我還!”

    張揚道:“我救你並不是為了讓你還我人情。”他有些艱難地說:“楚司令,我本來應該在中午抵達靜安,如果我及時抵達,你發病的時候,我就可以第一時間為你醫治,你的病情就不會發展到如今的地步。”

    楚鎮南起身走了兩步來到張揚的麵前,他伸出手,輕輕拍了拍張揚的肩頭:“小子,你在自責。”

    張揚抬起頭,眼圈微微有些發紅。

    楚鎮南道:“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你雖然醫術高明,但是你無權『操』縱別人的生死,就算我發病的時候,你在我身邊又能如何?你救了我一次,能救我下一次嗎?或許你可以延長我一年甚至十年的生命,你能讓我長生不死嗎?你做不到,任何人都做不到,我已經七十多歲了,人道七十古來稀,對我來說離開這個世界無非是早晚的問題,如果我今天下午就死了,那麼我的確會死不瞑目,因為我還沒有來得及交代一聲就這麼不明不白的走了。是你給了我一次機會,三天對我來說已經足夠,我可以從容不迫的把該說的話說完,把該見的人見完,小子,認識你我很幸運。”

    張揚的雙目中淚光隱現。

    楚鎮南道:“你說得對,你和嫣然感情的事情,任何人都無法過問,可是我作為一個長者,作為一個局外人,我看的很清楚,嫣然愛你,從小到大,她的心從沒有其他男孩子的位置,因為她母親的緣故,她對感情看得很重,害怕傷害,可是一旦愛了就執『迷』不悔永不回頭。”

    楚鎮南舒了口氣道:“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可是有一點我必須要告訴你,你和嫣然真的很登對,旁觀者清,當局者『迷』,我已經沒幾天了,希望你不要嫌我囉嗦。”

    張揚道:“我明白。”

    楚鎮南卻道:“你不明白,感情在你身邊的時候,幸福來得太容易,往往你不會去珍惜,可當身邊人離開你的時候,你才感到她對你的種種好處,才會發現她對你的重要。”楚鎮南做這句話的時候想起的卻是瑪格麗特,這麼多年,他都沒有主動向瑪格麗特說聲對不起,他耽擱了太多的時間。

    月『色』漫天,張揚獨自坐在小島的碼頭上,望著夜幕中的夢仙湖,獨自回憶著他和楚嫣然之間從相識到現在的種種經曆,往事如同電影一般一幕幕在他的腦海中回放。

    楚嫣然靜靜出現在張揚的身後,她小心翼翼的踩著防腐木搭成的長橋,似乎害怕驚醒張揚的沉思。

    張揚道:“這麼晚了,還沒有去休息?”

    楚嫣然知道自己已經被他發覺了,她咬了咬櫻唇,來到張揚身邊坐下,屈起纖長的美腿,雙臂抱住自己的膝蓋。

    張揚道:“楚司令睡了沒有?”

    楚嫣然搖了搖頭:“他不願睡,說……說什麼害怕睡了之後就再也不會醒來,他要等我外婆來了才肯休息……張揚,我有些擔心他……”楚嫣然的心中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張揚抓起身邊的一顆小石子,用力扔向湖心,過了一會兒,才聽到石子入水的聲音,他脫下鞋襪,兩條腿伸入微涼的湖水中,腳掌有節奏的在水中晃動著。

    楚嫣然小聲道:“對不起……”

    張揚笑了起來:“為什麼總是向我說對不起?”

    楚嫣然道:“我覺著你還沒有原諒我。”

    張揚道:“如果我無法將楚司令救活,你會原諒我嗎?”

    楚嫣然沒說話,她也學著張揚的樣子,脫去鞋襪,將兩條嫩白纖長的玉腿探入湖水之中,來回『蕩』啊『蕩』啊:“不知道,醫院宣布外公死訊的時候,我腦子一片空白,恢複記憶之後,想到的第一個人就是你。”

    張揚道:“你恨我?”

    楚嫣然點了點頭,俏臉微微有些發紅:“可是當我看到你抱著外公的身體悲痛欲絕的樣子,我又感到心疼,我心清楚,外公的事情和你無關,我不該怪你,你也不該為此承擔任何的責任。”

    張揚道:“如果我準時到來,也許楚司令就沒事。”

    楚嫣然搖了搖頭,一陣夜風吹來,她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張揚脫下自己的外衣,為楚嫣然披在肩頭。兩人目光相遇,往日的情景,瞬間湧上心頭,楚嫣然抿了抿嘴唇,她的螓首靠在張揚的肩頭,淚水卻無聲滑落下來,素來堅強的她,今天的淚水格外的多。

    張揚摟住她的肩頭,讓她更緊的靠在自己的懷中。

    楚嫣然道:“我知道外公終有一天還會離開我……我知道……”不知為什麼,她忽然感到一陣難以描摹的酸楚,伏在張揚的懷中大聲哭泣起來。

    張揚道:“人都會有走的一天,無論楚司令還是其他人,還是我們自己。”

    楚嫣然含淚道:“張揚,外公晚上跟我說了好多話,我感覺他好像有些不太對。”

    張揚捧著楚嫣然的俏臉,一字一句道:“嫣然,我想我有必要告訴你,我雖然可以讓楚司令暫時清醒過來,可是我……”

    楚嫣然搖了搖頭:“不要說……”她已經明白張揚要說的是什麼。

    “對不起!”張揚真摯道。

    楚嫣然捂著嘴唇,此時的她已經完全冷靜下來,在這件事上,張揚沒必要說對不起,他無需為此承擔責任。

    張揚望著楚嫣然,他仍然在為自己的遲到而感到自責,無論楚嫣然怎樣說他,他都能夠接受。

    楚嫣然擦去臉上的淚水,展『露』出一個皎潔而淒楚的笑顏,她輕聲道:“你還要我嗎?”

    

Snap Time:2018-08-21 09:53:29  ExecTime:0.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