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一十六章不測風雲(中)


    第七百一十六章【不測風雲】(中)

    張揚道:“人品,一定是人品問題!”

    陳紹斌氣得抬腳踢了他一下:“你才人品有問題呢!歸根結底是因為我這人心善,有良心,沒有禍害人家的心思……”話沒說完,外麵喀嚓一個震耳欲聾的春雷,嚇得陳紹斌不由自主縮了縮脖子,張揚和丁兆勇同聲大笑起來,張揚道:“你臉皮太厚,連老天爺都看不過去了!”

    傾盆暴雨說來就來,張揚看了看窗外,歎了口氣道:“得,咱們趕緊結束,這麼大雨,不知明天能停下來不,我得回去早點休息,明兒一早就得趕路。”

    陳紹斌道:“沒勁,好不容易才見了一麵,還沒喝兩杯呢,這就散場。”

    張揚是心有事兒,他笑了笑道:“等我出差回來,你們全都去南錫,我叫上梁成龍,咱們哥幾個好好聚一聚,要不就清明節吧。”

    陳紹斌罵道:“呀呀呸,你丫說話能不能吉利點,清明節,你當我們是孤魂野鬼啊!”

    喀嚓又是一聲春雷,陳紹斌吐了吐舌頭,這兩聲雷打得他心直犯嘀咕,低聲道:“走,各奔東西!”

    張揚把陳紹斌送了回去,自己則驅車去了南國大酒店,在這他一直享受最高級別的貴賓待遇,雨越下越大,張揚也誰不踏實,淩晨四點鍾的時候就爬了起來,聽到窗外風雨聲仍然繼續,而且絲毫沒有緩和的跡象,他決定盡早出發,從東江到靜安就是不下雨也得六個小時的路程,他提前走,留出八個小時的時間應該不會晚了和楚嫣然的約會。

    南國山莊靠近高速,張揚駕車來到高速入口的時候,雨漸漸小了,他心中暗讚,天公作美,這下不用擔心路上耽擱了,可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張揚拿起電話,一看號碼是丁兆勇打來的,半夜三更的打電話肯定有急事,張揚接通了電話:“喂!”

    電話那頭傳來丁兆勇驚慌失措的聲音:“張揚……趙靜摔到了,流了好多血……”

    張揚一聽就緊張了起來,他猛然踩下車,顫聲道:“怎麼了?”

    丁兆勇道:“你趕緊來,我送她去市『婦』幼保健院,光榮馬路這。”丁兆勇因為緊張聲音的腔調都變了。

    張揚咬了咬牙,趕緊掉轉車頭向東江市內駛去。

    當他趕到『婦』幼保健院的時候,趙靜已經被推進了急診手術室,丁兆勇失魂落魄的站在手術室外,臉『色』蒼白,手上身上還沾染著不少的鮮血。他一邊抽著煙,一邊緊張的在手術室外來回踱步,看到張揚,他慌忙迎了上來:“張揚……趙靜他……”說話的時候眼圈都紅了,看得出他對趙靜是發自內心的關心。

    張揚心中也很緊張,可是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埋怨誰都沒用,他拍了拍丁兆勇的肩膀道:“究竟怎麼回事?”

    丁兆勇道:“我不該讓她一個人去廁所的,她半夜起來去廁所,不小心滑倒了,然後就開始出血,我……我不知該怎麼辦,隻能把她送到醫院。”

    張揚道:“別難過,小靜吉人天相應該不會有事……”

    說話的時候手術室的房門開了,為趙靜手術的一名『婦』科醫生走了出來,張揚和丁兆勇同時迎了過去,那位『婦』科醫生拿下口罩道:“誰是趙靜的家屬?”

    “我是!”丁兆勇搶先道。

    “我是她哥!”張揚隨後道。

    “病人應該沒有生命危險,不過孩子保不住了!”

    丁兆勇道:“大人沒事就好!”話雖然這樣說,仍然掩飾不住心中的失落。

    張揚道:“我們能見她嗎?”

    『婦』科醫生道:“馬上就會出來!”

    又過了十多分鍾,趙靜被推了出來,丁兆勇一個箭步就衝了上去,來到推車旁,一手握住趙靜的手,一手撫『摸』著她蒼白的額頭。感覺到趙靜的額頭上全都是冷汗,丁兆勇溫言寬慰她道:“小靜,沒事兒,我在這,咱哥也在!”

    趙靜緊緊握著丁兆勇的手,眼圈忽然紅了,淚水在她的眼眶不停打轉。

    張揚笑道:“小靜,沒事兒,我們都在這陪著你。”心中不禁感歎,命運對趙靜實在是太殘酷了。

    他們把趙靜送到病房,趙靜終於哭出聲來,丁兆勇摟著她的肩膀不停寬慰。張揚也覺著非常難過,看到妹妹承受這樣的痛苦,做哥哥的心中總不是滋味兒,好不容易等趙靜的情緒平複下去,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早晨八點多了,張揚忽然想起和楚嫣然的約會,就算現在片刻不停的趕過去,隻怕也要遲到了,他來到病房外,拿起電話給楚嫣然打了過去。

    楚嫣然接到電話,聲音透著快樂:“張揚!”

    張揚道:“嫣然,我遇到點事兒,恐怕中午趕不到靜安了。”

    楚嫣然沉默了下去,從她的沉默,張揚已經察覺到楚嫣然的失望,雖然他認為自己的理由很充分,不過趙靜流產的事情並不方便說,張揚道:“真的發生了一些急事,等我到了靜安再跟你細說!”

    楚嫣然的聲音變得冷淡:“你會到嗎?”

    張揚道:“會,隻要這邊的事情處理完,我馬上趕往靜安。”

    “不必了,我沒什麼要緊事,你不用太趕!”楚嫣然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張揚放下電話,臉上不僅浮現出一絲苦笑,看來上天真的不想他和楚嫣然之間的感情路走得太順利,為了這件事張揚做足了準備,可中途還是出了問題,真正讓張揚感到不安的是楚嫣然的態度,換成過去,楚嫣然肯定要發發脾氣,使使小『性』,可剛才她的語氣沒有流『露』出任何生氣的情緒,很平淡很冷靜,或許現在的楚嫣然已經逐漸成熟了,可這種成熟卻讓張揚感到有些陌生。

    趙靜在丁兆勇的勸慰下『迷』『迷』糊糊睡了過去,丁兆勇小心翼翼地從房間內出來,他向張揚小聲道:“剛剛睡了!”

    張揚笑了笑:“沒事就好。”

    丁兆勇道:“我決定了,今年五一,我就和小靜舉辦婚禮。”

    張揚望著丁兆勇,心中不禁湧起一陣感動,丁兆勇果然是個負責人的漢子,他拍了拍丁兆勇的肩膀:“無論怎樣,我都會祝福你們。”

    丁兆勇道:“我一直都想要這個孩子,小靜嘴上反對的很堅決,不過我知道她其實心中也想要……”

    張揚安慰他道:“你們還年輕,有的是機會。”

    丁兆勇用力點了點頭,他想起張揚出差的事情:“張揚,耽誤你出差了吧?”

    張揚道:“沒事兒,什麼事也不如小靜平安重要。”說這句話的時候,張揚的心中不禁有些慚愧,自己對楚嫣然食言了。

    丁兆勇道:“你走吧,這有我照顧,醫生說小靜已經渡過危險期了。”

    張揚剛才也查探過妹妹的脈搏,知道她的身體不會有大礙。

    丁兆勇看出張揚仍然顯得猶豫,他笑道:“快去吧,萬一耽誤了你的公事,我可承擔不了這個責任,對我你還放心不下嗎?”

    張揚離開醫院的時候已經是上午九點,此時卻又接到宋懷明的電話,宋懷明問他離開東江沒有,如果沒有離開東江,讓他去省『政府』一趟,捎一封信給嫣然,這一折騰又耗去了半個多小時。

    張揚再次進入高速路口的時候已經是上午十點多了,他給楚嫣然打了一個電話,這次楚嫣然沒有接,任憑電話鈴聲在那響著。

    張揚搖了搖頭,有些無奈的將手機扔在車座上。從這前往北原靜安,就算一刻不停的趕路,到那也要下午四五點鍾了。

    楚嫣然沒接他的電話,證明還是生了他的氣,張大官人感覺到這應該是好事兒,如果連他遲到都不在乎了,就證明他們之間真的存在很大的問題。

    中間來到休息站的時候,張揚又打了電話,楚嫣然仍然沒有接。

    其實楚嫣然就在電話旁,聽著手機鈴一遍遍響起,楚嫣然輕咬著嘴唇,她的內心也在猶豫。楚鎮南從門外走了進來,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禁歎了口氣,搖了搖頭道:“嫣然,為什麼不接電話?是不是張揚打來的?”

    楚嫣然道:“我不想聽他解釋!”

    楚鎮南道:“也許他真的有事!”

    楚嫣然道:“他總是有成千上萬個理由。”

    楚鎮南笑道:“很多事情誰也無法預料,我相信他一定會來的。”

    楚嫣然道:“一個連時間觀念都沒有的人,證明他根本不尊重別人!”

    楚鎮南笑道:“嫣然,你已經是跨國財團的執行總裁了,怎麼忽然變得像個委屈的小女孩?”楚鎮南明白,孫女仍然深愛著張揚,不然她不會表現的如此在乎。電話鈴再度響起,楚鎮南道:“接電話吧,我想他一定在趕來靜安的路上,你這樣對他,他心神不寧的開車也不安全。”

    聽到爺爺這樣說,楚嫣然有些猶豫了,手機鈴響起了幾聲之後,她終於拿起了電話。

    

Snap Time:2018-01-19 07:53:21  ExecTime: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