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一十五章往事之殤(下)


    第七百一十五章【往事之殤】(下)

    張揚來之前並不知道家有這麼多人,柳玉瑩抱著兒子宋新生在客廳中陪家人聊天,看到張揚進來,柳玉瑩笑著站起身來,抱著小新生走了過去:“看看是誰來了!”

    張揚樂把手頭的東西放下,叫了聲柳阿姨,低頭看了看那孩子,生得粉雕玉琢煞是可愛。張揚伸出手指輕輕觸了觸小新生吹彈得破的小臉蛋,笑道:“小新生,認不認是我啊?”

    小新生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朝張揚看了看,居然笑了起來,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向張揚的衣服抓去。

    張揚笑道:“他見到我很開心噯!讓我抱一抱!”

    柳玉瑩笑道:“小新生知道你是他的救命恩人,當然和你親近了。”她把兒子交給張揚,張大官人雖然兩世為人,可卻沒多少抱孩子的經驗,這麼小的孩子抱在懷,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同時又有幾分新奇,望著新生純淨的雙眼,張大官人暗自感歎,難怪說孩子是最為純潔的,因為他們的世界還沒有被俗世所汙染。

    張揚道:“小新生,快快長大,等你長大了,我教你功夫!”

    小新生好奇的看著張揚,伸出小手想去抓張揚的鼻子,張揚笑了,可小新生的小臉卻突然變得非常委屈,哇!地一聲哭了起來,張大官人心中納悶,好好的這孩子哭什麼?六月的天孩子的臉,變得還真快,正納悶的時候,感覺胸口一熱,頓時明白,中招了!

    柳玉瑩慌忙把孩子接了過去,笑道:“你看這孩子,剛剛『尿』過又來了!”卻見張揚身上已經濕噠噠一大片。

    張揚笑道:“童子『尿』,好東西,小新生還真是照顧我。”

    柳玉瑩的大哥柳玉山走過來道:“小張,我有衣服,要不去房間先換上。”

    張揚笑道:“沒事兒,暖烘烘的挺舒服的。”

    宋懷明聽到動靜也從書房出來了,他向張揚道:“張揚,什麼時候到的?”

    張揚道:“剛進來沒一會兒。”

    宋懷明道:“吃飯了沒有?”

    張揚沒吃飯,可現在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如果宋懷明家沒有其他人,他就不客氣了,可現在這麼多人在,當然不好意思留在這吃飯,笑道:“吃過了!”

    宋懷明道:“上來說話!”

    張揚向柳玉瑩笑了笑,又和柳玉瑩的家人打了聲招呼這才走上樓梯,跟著宋懷明來到了他的書房。

    宋懷明笑道:“家很少有這麼熱鬧,現在一大家子人都圍著一個孩子在轉。”

    張揚笑了笑,和宋懷明一起在沙發上坐了。

    宋懷明道:“喝茶嗎?”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就是有件事想當麵跟您說一聲,馬上就走。”

    宋懷明道:“什麼要緊事?”

    張揚直截了當道:“宋叔叔,您認識一個叫李同育的人嗎?”

    宋懷明聽到李同育的名字明顯愣了一下,他起身給從茶壺給張揚倒了杯茶,遞給他道:“認識,東南日報社的社長啊!”

    張揚道:“昨天他去南錫談省運會報道權的事情,我和他聊了一會兒。”

    宋懷明道:“你準備工作搞得很充分嗎,什麼事情都想到了。”

    張揚道:“他談到了嫣然!”

    宋懷明的手忽然停頓了一下,然後笑道:“說什麼?”

    張揚道:“他說認識楚司令,還說過去曾經和你是很好的朋友。”

    宋懷明抬起頭,他的表情極其複雜,凝望張揚,聲音低沉道:“他究竟說了什麼?”

    張揚道:“他說有些關於嫣然母親的事情想要告訴她!”

    宋懷明抿了抿嘴唇:“他知道嫣然回來了?”

    張揚點了點頭道:“我想他應該知道了。”說完之後他悄悄觀察著宋懷明的表情,宋懷明長時間的陷入沉默中,過了好一會兒方才道:“嫣然在靜安。”

    張揚道:“我知道,我能夠看出李同育對您好像並不友善,所以我擔心他告訴嫣然的事情,可能會損害到你們父女間的關係。”

    宋懷明默默喝了口茶,又將茶杯添滿,目光注視著茶杯中的水『色』,低聲道:“李同育曾經是我最好的朋友,當年我們常在一起打乒乓球,我們的球技差不多,年齡差不多,有一次,我們相約去工人文化宮打球,他帶來了一個女孩子,過來看球,提前跟我打招呼,當天一定要讓他贏。”說到這宋懷明陷入對往事的沉思之中。

    張揚沒敢打擾他,靜靜把玩著手中的茶杯。

    宋懷明道:“那是我第一次見到靜芝,我知道李同育很喜歡她,正在追求她,所以當天我和李同育打了幾局,全都是我輸,可連續輸了這麼多局,看到靜芝在笑,我感到麵子上過不去,所以改變了主意,最後一局我想贏,於是我拚盡了全力,李同育也一樣拚盡了全力,我們的水平原來就差不多,所以這一局打得很精彩。”

    張揚笑道:“最後誰贏了?”想不到沉穩如宋懷明也有年輕氣盛的時候。

    宋懷明笑著搖了搖頭道:“最後還是我輸了,我不但輸了,而且為了搶救最後一個球的時候,因為難度過大,身體失去平衡,我的腦袋撞在了乒乓球台的棱角上。”

    張揚哦了一聲。

    宋懷明道:“很不幸,那時的乒乓球台是水泥的,我的額頭被撞出了血,當時靜芝就衝了過來,用手絹壓住了我流血的額頭,我當時感覺很幸福,從那時起我就喜歡上了她。他們兩人把我送到了醫院,到了醫院之後,我才知道,靜芝原來是這個醫院的醫生,我的額頭縫了五針。”宋懷明指了指自己額頭的左側,張揚仔細望去,果然看到他所指的地方有一道淺淺的疤痕,因為恢複的比較好,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想不到這條疤痕還有這樣的典故。

    宋懷明道:“我和靜芝從此認識了,幾次換『藥』,她都在場,靜芝的心地善良,我自己不小心碰破頭,她總覺著自己有責任似的,還跟我說對不起,我喜歡她的善良,可我也知道我的好朋友喜歡她,所以我一直都和靜芝保持著距離。我傷好後,我和李同育又在一起打乒乓球,靜芝也常過來看,開始的時候是李同育帶她過來的,可後來走的時候,她總是等著我,和我一起走。”

    張揚暗歎,李同育對宋懷明的仇恨果然源於此,他認為宋懷明橫刀奪愛,搞不好還會以為宋懷明用上了苦肉計,先博取楚靜芝的同情,然後趁機竊取了她的芳心。

    宋懷明道:“感情的事情真的恨難說,雖然我知道這樣對李同育是一種打擊,可後來我和靜芝仍然無法控製彼此的感情,我們相愛了。李同育知道這件事後,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他找到我,和我打了一架,指責我利用苦肉計欺騙靜芝的感情,我勸他冷靜,他瘋了一樣的攻擊我,可當時的情景又被靜芝看到了,她站在我這邊,斥責李同育無理取鬧,李同育從那時起就再也不和我聯係,但是我知道,他的心中仍然沒有放下靜芝。”

    “靜芝生下嫣然之後,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們夫妻倆兩地分居,李同育仍然去糾纏靜芝,我知道後很生氣,主動找李同育談這件事,李同育告訴我,靜芝可以不喜歡他,但是任何人無權阻止他對靜芝好,我當時也很年輕,我警告他要遠離靜芝,不要幹擾他娘倆寧靜的生活,我們言語不合,打了起來,這次是我贏了!”說起往事,宋懷明的口中帶著深深地憂傷。

    張揚原本隻是想提醒宋懷明提防李同育從中搗鬼,並沒有想到宋懷明會對他說這麼多,甚至將當年的這段感情糾葛和盤托出,足見宋懷明對他還是相當信任的。

    宋懷明道:“八二年的那場地震奪去了靜芝的生命,我失去了妻子,也失去了女兒的信任,一時間我成了千夫所指,他們都認為我是害死靜芝的罪魁禍首,靜芝的葬禮上,我嶽父堅持不讓我參加,我過去的時候,他憤怒的掏出手槍想要一槍把我給崩了!”

    張揚能夠想象得到當時的情景,以楚鎮南的火爆脾氣,這種事肯定幹得出來。從宋懷明的身上,他不由得想到了自己,自己讓楚嫣然受了這麼多的委屈,楚老爺子心還不知得憋多大的火,這次過去,該不會把槍口轉向自己吧?

    宋懷明道:“李同育當時也在災區,他是記者,報道災區的情況,得知靜芝的死訊之後,他跑過來找我拚命,被其他人勸住,我仍記得他當年的話,他要讓我給靜芝償命,是他第一個指責我害死了靜芝……”

    張揚充滿同情的看著宋懷明,在楚靜芝的問題上,恐怕宋懷明一輩子也無法抬起頭來。

    

Snap Time:2018-01-18 21:59:20  ExecTime:0.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