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一十五章往事之殤(上)


    第七百一十五章【往事之殤】(上)

    張揚道:“幫助地方企業發展是我們『政府』部門的本份,你們創匯越多,上繳的稅收也就越多,咱們的『政府』才能變得更加的富裕,『政府』富裕了,老百姓的福利才能得到進一步的提高。”

    廖偉忠道:“張主任真是明白人,真希望您這樣的幹部越來越多。”

    張揚笑道:“企業和『政府』之間是魚和水的關係,我們盡量把池塘做大做好,給你們良好的環境。”

    廖偉忠心中暗道,歸根結底還是想吃魚肉啊!嘴上卻道:“張主任形容的貼切啊!”

    張揚道:“我去過南錫的不少企業,可看來看去,無論建設規模還是管理水平,首屈一指的還是你們煙廠。”

    廖偉忠道:“市在開發區給我們劃撥了一塊地,兩年內我們的主要生產車間都要搬遷過去了。”

    張揚還不知道煙廠要搬家的事,有些詫異的哦了一聲。

    廖偉忠有些不舍的看了看身後的卷煙廠,低聲道:“企業必須服從城市的利益,為了南錫更好的發展,我們做出犧牲也是值得的。”

    張揚笑了笑,沒接話,他也聽出來了,廖偉忠在即將麵臨搬遷這件事上還是有些鬱悶的。

    返回酒店的路上,牛俊生道:“南錫卷煙廠真是讓我大開眼界,我去過全國不少的企業,還真沒有見過這樣的規模。”

    張揚笑眯眯道:“你指什麼?”

    牛俊生道:“錦灣大酒店!奢華程度超五星了!”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張大官人因為牛俊生的這句話忽然想起了一個問題,廖偉忠雖然是企業的領導人,可是在企業內部就搞了一座這麼豪華的大酒店,是不是太過招搖了?歸根結底,那筆錢也是屬於國家的,在某種意義上這也是一種揮霍和浪費,張揚又想起了駐京辦的豪華裝修,越是奢華的地方越是容易滋生腐敗,很難說廖偉忠沒有問題。

    張揚正在沉思的時候,他的電話響起來了,卻是常務副市長龔奇偉打來的,東南日報想給牛家軍做個專訪,希望張揚能夠安排一下。張揚和東南日報的淵源頗深,最早的時候因為他們針對杜天野,以劉希文為代表的那幫記者被張揚狠狠教訓了一通,可後來因為湍江水汙染的事情,東南日報站在了南錫的角度上進行報道,所以彼此的關係有所改善。

    這次東南日報來是專門為了采訪南錫新體育中心,同時也是為了落實省運會報道權的事情,所以報社方麵對此行也很重視,社長李同育親自領隊。李同育很有些來曆,他出身於新聞世家,大哥是中央宣傳部副部長,二哥是中華社社長,也正是因為這些背景,李同育在平海的地位很特殊,他敢言別人所不敢言,很多敏感的事情他都敢於報道,省幾個領導對他一直都很頭疼,私下也跟他交流過,可惜李同育還是依然固我。

    李同育和龔奇偉相識多年,大學的時候,他是龔奇偉的學長,高龔奇偉兩屆,同時也是龔奇偉上屆的學生會『主席』,他畢業後這一職位由龔奇偉接任,所以兩人的關係一直都很好,不過畢業後李同育走上了新聞工作者的道路,而龔奇偉卻踏上政途,老學長前來南錫,龔奇偉自然要悉心接待。

    張揚掛上電話之後,征求了一下牛俊生的意見,牛俊生點了點頭道:“反正來南錫就是為了幫忙做宣傳的,新聞記者免不了要接觸,好啊。不過我隻能給他們一個小時,回頭還要和隊員們去錦灣觀光呢。”

    張揚笑道:“你放心,絕對晚不了。”

    張揚讓老何開車直接前往了市『政府』一招內的茶社,龔奇偉就在那接待東南日報的記者們呢。

    等到了地方張揚才知道,這次不但社長李同育來了,隨行的還有三名記者,其中有一人張揚很熟,過去平海日報的記者梁東平,張揚對這個記者的印象很深,梁東平是個軟硬不吃的人物,當年曾經因為要報道江城教育局的事情,和張揚發生衝突,差點沒從省『政府』對麵的高樓上跳下來,後來因為擾『亂』社會治安被勞教,刑滿出獄之後,工作也丟了,卻想不到現在居然在東南日報謀到了事情做。

    梁東平看到張揚,目光明顯的充滿了恨意,他對張揚是一點好印象都沒有,認為張揚是官場中的黑惡勢力。

    龔奇偉笑著站起身來,他幫著李同育介紹道:“這位就是牛教練!”

    李同育笑著和牛俊生握了握手道:“久仰,久仰,每次你們牛家軍劈金斬銀,我們東南日報都會進行詳細的報道。”

    牛俊生笑道:“謝謝媒體朋友的關注。”

    寒暄了幾句之後,龔奇偉安排記者們去隔壁采訪牛家軍。

    李同育並沒有去,他是報社的管理者,並不需要事必躬親,張揚也沒去,負責采訪的人是梁東平,張揚不想和這廝過多接觸,房間內隻剩下了龔奇偉、李同育和張揚三人。

    龔奇偉道:“張揚,你大概不知道,李社長是我在大學的學長。”

    張揚很客套的來了一句:“久仰,久仰!”這句話純粹是敷衍,他聽說過李同育,但是對這個人可談不到久仰,非但沒有仰慕的成分,反而還有些反感,當初東南日報針對杜天野,采用的手段相當卑劣,幕後的指使人就是這個李同育。

    李同育的長相很容易給人以好感,麵容慈和,微笑滿麵,他笑眯眯道:“張主任,我可是經常聽說你的事情。”

    張揚笑道:“好事還是壞事?”

    李同育笑道:“應該是好壞參半。”

    張揚道:“不容易,一直以來都是說我壞話的多,說我好話的少。”

    李同育笑道:“誰說的,剛才龔市長提起你的時候說得可全都是溢美之辭。”

    張揚道:“龔市長知道我禁不住誇,所以經常誇我,一誇我,我就熱血上頭,越是艱險越向前了。”

    龔奇偉笑道:“怎麼聽你這話好像在埋怨我似的?”

    張揚笑道:“不敢不敢,您是我領導,我怎麼敢埋怨您呢?”

    龔奇偉道:“還是埋怨我咯!”

    李同育道:“今天我們去新體育中心參觀了,雖然工程還沒有完工,可看得出工程的質量真是不錯,張主任年輕有為啊。”

    人家表現的如此客氣,張揚自然不能惡言相向,雖然和李同育之間曾經有過節,可今天人家是客,更何況還是龔奇偉的老朋友,麵子上的事情,張大官人肯定要照顧到。

    張揚道:“省運會即將召開,還望李社長多多報道,多多宣傳!”說完之後感覺意思表達的不完整,又來了一句:“提升南錫的正麵形象!”

    李同育笑眯眯望著張揚,他聽出來了,張揚這句話中隱含著對自己的怨念。

    龔奇偉並不知道李同育和張揚之間的舊事,笑道:“我這次請李社長過來,就是為了幫我們做好宣傳攻勢,把我們南錫的優勢和長處向全省宣傳,從下周起,東南日報專門為我們的省運會開辟了一個版麵,報道和這次盛會相關的事情,采訪南錫優秀的教練員、運動員,還有優秀的體育工作者,你也有份哦!”

    張揚道:“我還是算了,我最怕的就是吸引公眾視線。”

    龔奇偉想說什麼,這時候他的秘書過來,小聲在他耳邊說了句什麼,龔奇偉馬上起身道:“不好意思,我有點急事回去處理,張揚,你替我招待李社長,晚上我安排好了,就在一招設宴歡迎李社長一行的到來。”龔奇偉說完就匆匆走了,看來的確有急事要辦。

    張揚打心底是不想接下這個差事,可事情已經壓到頭上了,不由得他不接,隻能耐著『性』子敷衍李同育幾句了。

    李同育還是那副笑咪咪的樣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不急不緩道:“張主任,你和我們社的編輯劉希文是老朋友了吧?”

    張揚笑道:“認識倒是有幾年了,老朋友談不上,最早認識是在春陽黑山子鄉朱小橋村,他帶領一幫記者蹲點,慫恿老百姓***,我們還發生了一些過節,正所謂不打不相識,從那時候開始認識了。”張大官人臉上和氣,嘴說的話並不客氣。

    李同育哈哈大笑起來:“張主任看來對我們新聞工作者缺乏了解,我們做新聞的隻有一個原則,那就是尊重事實的真相,在新聞報道中務必要做到公平公正,不能夾雜太多的個人感情。”

    張揚心說公平個屁,直到現在他都無法了解劉希文當初的動機,他認為劉希文慫恿朱小橋村的人***絕不僅僅是為了找新聞搏版麵,他們的目的是針對江城市委***杜天野。張揚道:“都說記者是無冕之王,我都有些羨慕你們的職業了。”

    

Snap Time:2018-04-21 21:12:57  ExecTime:0.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