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一十四章入戲與出戲(上)


    第七百一十四章【入戲與出戲】(上)

    張揚並沒有馬上給予周雲帆肯定的答複,周雲帆也很耐心,他望著前方的鳳眼湖,輕聲喟歎道:“如果不是偶然來到這,我不會對這產生興趣,鳳眼湖的資源很好,雖然湖麵麵積不大,但勝在清新雅致,現在的水街是『政府』工程,建成五年,一直缺乏有效地管理和統一的規劃,看似熱鬧,但是整條水街沒有一家像樣的消費場所,如果我能夠接下這片地方,我會加大投入,在文化和格調上做文章,將鳳眼湖水街打造成為平海最有品味最高端的消費場所。

    張揚對周雲帆的品味持保留態度,一個市儈的商人,一切以金錢至上,指望他搞出什麼品味,幾乎是天方夜譚。但是鳳眼湖水街目前的狀況的確是有些混『亂』,周雲帆願意注資這畢竟是好事,張揚點了點頭道:“我估計這件事問題不大。”

    周雲帆聽張揚這麼說,不由得『露』出會心的笑意,張揚說問題不大,就證明這件事絕無問題,他相信張揚的能力。

    自從回國之後,張揚還沒有見過艾西瓦婭,來到別墅庭院中的時候,看到身穿紅『色』印度民族服裝的艾西瓦婭坐在輪椅之上,沐浴在正午的陽光中,靜靜觀賞著院中的玫瑰花。

    她的舅舅拉庫馬也在南錫,正在二樓的平台上打著電話,看到張揚和周雲帆一起進來,笑著向他們揮了揮手。然後指了指電話,示意自己還沒有聊完。

    張揚笑了笑,目光回到艾西瓦婭的身上,艾西瓦婭回過頭來,綠寶石般的美眸因為看到張揚而綻放出異樣的神采。她驚喜道:“你來了!”

    張揚忽然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現象,艾西瓦婭見到自己的時候很少會用張先生、張主任甚至張大哥來稱呼,這樣說話的方式讓人感覺到他們很熟悉,很親近。

    張揚笑了起來:“還好嗎?”

    艾西瓦婭用力點了點頭,她的美眸眨了眨,宛如星辰般在閃爍著,纖長雪白的手指努力動了動,她在向張揚展示自己的康複成果。

    張揚走了過去,蹲***,握住她的右手,查探了一下她的脈息,艾西瓦婭感覺一股溫暖的氣流在自己的體內流動,望著張揚英俊的麵龐,艾西瓦婭的內心也隨之溫暖了起來。

    在外人看來艾西瓦婭恢複的速度相當驚人,可是在張揚看來,艾西瓦婭身體康複的速度比他預想中要慢,張揚反複考慮之後得出一個推論,這很可能和艾西瓦婭自幼修習瑜伽有關,瑜伽延緩了她體內新陳代謝的速度,在她受傷後,激發了自體本能的保護作用,現在雖然得到了有效地治療,她本身的功法仍然處於一種保護狀態,對外界的治療產生排斥反應,正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瑜伽在此時反倒延緩了艾西瓦婭的康複。

    張揚道:“最近身體有沒有什麼異常?”

    艾西瓦婭道:“最近服用你給我開的湯『藥』,每次服用半個小時之後小腹就會疼痛,然後擴展到身體四肢,這兩天疼痛過後就會出現肌肉僵硬,也許是康複過程中的正常反應吧。”

    張揚搖了搖頭。

    艾西瓦婭看到張揚凝重的表情,一顆心不由得沉了下去,她太渴望恢複健康,太渴望正常的行走,過去她一度絕望,正是張揚喚醒了她心中的希望,肢體感覺的逐漸恢複,讓她的信心一點點建立了起來,可正因為如此,她越發的害怕失敗,如果這次再度失敗,她會喪失活下去的勇氣。艾西瓦婭顫聲道:“是不是……我……”

    張揚笑道:“別害怕,我可以查到原因。”

    拉庫馬來到張揚的身邊,艾西瓦婭康複的情況讓他倍感欣慰,他開口表達對張揚的謝意。

    張揚道:“康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可能還要等幾個月,或許還要等幾年,不過我能夠確定的是,艾西瓦婭一定可以恢複健康。”這次他的用詞明顯變得謹慎,因為張揚對瑜伽這種功法並不了解,所以他不知接下來的康複過程中會發生什麼。

    艾西瓦婭綠『色』的美眸中籠上了一層不易察覺的陰翳。

    張揚道:“如果不介意的話,我想和艾西瓦婭一起去湖邊走走。”

    拉庫馬笑著點了點頭。

    張揚推著艾西瓦婭離開了家門,走向鳳眼湖。

    艾西瓦婭的表情很緊張,她小聲猜度道:“你是不是有事情對我說?”

    張揚看出了她的緊張,笑著拍了拍她的肩頭道:“我之所以帶你出來,是想單獨問你一件事,你曾經告訴我,從小修煉瑜伽,能把你修煉的事情詳細告訴我嗎?”

    艾西瓦婭道:“我是從爺爺那學會的瑜伽,應該是五歲的時候,學習三年之後,他帶我去孟買郊外的雷恩古寺去參佛,因緣巧合結識了佛學大師摩珂多,他送給了我一本佛經,佛經的後半部分記載了一種古老的瑜伽術,當時我並沒有在意,第二年,我爺爺入寺修行,我哭著跟他來到了雷恩古寺,又見到了摩珂多大師,摩珂多大師一邊安慰我,一邊告訴我好好研習佛經,心中有佛自然不會害怕孤單。”

    回憶起往事,艾西瓦婭的美眸微微有些發紅,她可愛的鼻翼***了一下,繼續道:“從此爺爺徹底離開了我,每當想起他的時候,我就翻閱那本佛經,可是摩珂多大師騙了我,雖然看懂了佛經,我仍然無法放下對爺爺的思念,我開始按照上麵的古法修煉瑜伽,開始的時候進展很慢,可到了後來我逐漸可以排除雜念進入忘我的狀態中,至少在修煉的時候,我可以忘記對爺爺的思念,到後來我的父母也離開了我,我仍然用這樣的方法忘記憂傷。我知道,自己應該算的上一個瑜伽高手了。”艾西瓦婭有些自嘲的笑道。

    張揚道:“艾西瓦婭,你康複的速度比我想象中要慢。”

    艾西瓦婭道:“我已經很驚喜,很開心,在遇到你之前,我的身體毫無知覺,這幾個月,我的周身肢體已經漸漸恢複了知覺,我的手指也可以微微活動,我第一次對康複產生了希望。”

    張揚道:“還不夠,按照我的經驗,你現在雙臂應該可以恢複自由的活動。”

    艾西瓦婭輕聲道:“也許我比別人要慢一些,治療也因人而異。”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估計和你修行的瑜伽有關,記得當初我剛剛為你治療的時候,我發現你癱瘓這麼久,你身體的肌肉卻沒有出現常人那樣的萎縮,依然健康,依然保持著彈『性』。”

    艾西瓦婭點了點頭道:“應該和我修煉瑜伽有關,瑜伽術延緩了我身體新陳代謝的速度,也延緩了我肌肉萎縮的速度。”

    張揚道:“同樣延緩了你康複的速度,你的瑜伽術已經相當的精深,對於我的治療表現出抗拒和排斥,這隻是保護你身體的一種本能反應,但是卻不利於你的康複。”

    艾西瓦婭有些明白了,她輕聲道:“可是我自從受傷之後就再也沒有修煉過瑜伽術。”

    張揚道:“你從小開始練習瑜伽,很多東西已經融入了你的體內,你受傷之後,瑜伽術會保護你的身體部分延緩萎縮,你雖然沒有使用瑜伽術,但是你的身體會不由自主的發生本能的反應。”

    艾西瓦婭咬了咬櫻唇道:“我該怎麼辦?”

    張揚道:“想要解決這一問題,我就必須要了解你的瑜伽術,中華武學和印度武學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我不敢貿然對你進行救治。”

    艾西瓦婭道:“你想了解我修煉的瑜伽術?”

    張揚慌忙解釋道:“我絕沒有想偷師的意思。”張揚知道中國武林各派對本門武功嚴守機密,絕不輕易向外人泄『露』個中關鍵,不知道印度是不是這樣。

    艾西瓦婭笑道:“別說是瑜伽術,你讓我做任何事我都不會拒絕!”

    張大官人微微一怔,艾西瓦婭的這句話讓他有些誤會了。

    艾西瓦婭從張揚的表情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俏臉不覺有些發紅道:“我是說我能夠做到的,回去我就將那本佛經拿給你。”

    張揚苦笑道:“就算你拿給我,我也看不懂,到了印度我就是一文盲。”張大官人忽然感覺到統一各國語言的必要『性』,明明都是人類,幹嘛要有這麼多種語言,交流起來多不方便,不過要說世界最通用的語言要數肢體語言,張大官人想著想著就想到了邪道上。

    艾西瓦婭道:“佛經上有圖譜,至於修煉的方法,我念給你聽。”

    張揚道:“我必須要了解瑜伽術的修煉方式,方才能夠從中找出解決你體內對抗治療的方法。”

    

Snap Time:2018-04-23 04:10:57  ExecTime: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