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一十三章君子好逑(中)


    第七百一十三章【君子好逑】(中)

    高廉明端著酒杯湊到她們麵前,笑眯眯道:“夢媛姐!關小姐,你們都來了!”他父親和喬振梁相交多年,兩家的關係一向很好,喬夢媛一直都把他當成弟弟看待。

    喬夢媛笑道:“廉明,我們在聊女『性』話題,你不方便參予。”幾個女孩子一起笑了起來。

    高廉明窘得滿臉通紅,比起張揚,他這方麵的修為還是差上許多,不過高廉明勇氣可嘉,他向許怡看了一眼道:“你是體『操』世界冠軍許怡吧,我是你的fans,每次有你的比賽我都會看。”

    許怡微笑著點了點頭。

    喬夢媛一看就知道高廉明過來的目的,是想找許怡搭訕的,喬夢媛幫他們做了個相互介紹,這也算是間接給高廉明幫了個小忙。

    江光亞剛才隻顧著跟表哥說話,轉眼間的功夫,就看到高廉明在許怡身邊搭訕,他和高廉明不熟,先來到張揚身邊問道:“那是誰?”

    張揚看到江光亞表情緊張的樣子暗自發笑:“高廉明,我們體委的法律顧問,留美大律師!”

    江光亞聽張揚這麼說,越發的緊張了,他也端著酒杯走了過去。

    喬夢媛和關芷晴都識相的走開了,兩人來到張揚的身邊,喬夢媛道:“張揚,我看高廉明和江光亞兩人好像有些不對付啊。”

    張揚笑道:“公平競爭,現在的年輕人感情太外『露』了,就是不如我們這一代含蓄。”

    一句話把喬夢媛說得俏臉微紅,關芷晴笑道:“什麼時候把自己歸為中老年一列了?”

    張揚道:“歲月催人老啊,在體製中工作的人,尤其容易變老,我現在是二十多歲的人,七十多歲的心。”

    關芷晴道:“我可沒看出來!”

    此時酒店派來的主持人,興奮的向所有人宣布,香港影視歌三棲巨星鄒德龍要表演一曲他創作的歌曲為大家助興。

    鄒德龍一身金光閃閃的演出服走向小舞台,一時間掌聲雷動,鄒德龍用標準的廣東普通話道:“大家好!今晚我獻上一曲專門為南錫省運動會創作的歌曲《和速度賽跑》送給大家!”

    張大官人一聽啥?南錫省?這貨當了這麼久的代言人,一直把南錫當成省份嗎?

    喬夢媛也不由得感到好笑,小聲道:“張主任,你的這位代言人好像出糗了!”

    鄒德龍地理常識雖然不咋地,不過創作的歌曲還是頗具水準的,音樂聲響起之後,熱烈動感的歌喉響徹在現場,所有到場的人們應和著歌曲的節奏齊齊鼓掌,一時間酒會的氣氛掀起了一個高『潮』。

    鄒德龍一曲唱完,又獻上一曲情歌《羅曼史》,溫柔而沙啞的歌喉浸潤了不少人的心田,現場燈光變幻,男女作對進入舞池,張揚把目光投向喬夢媛,卻發現喬夢媛端起紅酒杯靜靜品味著,似乎若有所思,張揚卻知道喬夢媛大概意識到自己想要向她邀舞,所以故意回避自己的眼神。

    張揚笑著把手伸向了關芷晴,關芷晴淡淡笑了笑,將手放在張揚的手心,兩人一起進入舞池,冰公主關芷晴本來就是天生的舞者,她的舞步輕盈,舞姿曼妙,擁著她在懷中仿佛擁抱著一支輕盈的羽『毛』,張揚在舞蹈上也有著相當的天份,更先後經過幾位舞林高手的調教,關芷晴不覺有些好奇:“張揚,想不到你的舞居然跳得這麼好?”

    張揚道:“馬馬虎虎過得去,跟你這樣的專業人士不能比!”說話的時候,他向舞池邊的喬夢媛看了一眼,發現許怡已經逃到了喬夢媛的身邊,原因是高廉明和江光亞兩人搶著邀請她跳舞,許怡有些招架不住了。

    關芷晴順著他的目光望去,也不禁笑了起來。最終的結果是,喬夢媛幫忙分擔了部分火力,她把高廉明拉下去跳舞,許怡則和江光亞共舞。

    關芷晴道:“過去我一直都以為西方的男孩子在感情上更為奔放外『露』一些,想不到國內也是這樣。”

    張揚道:“天下烏鴉一般黑,狼看到羊十有***就要凶相畢『露』。”

    關芷晴笑道:“你在提醒我男人都很危險。”張揚望著關芷晴清理絕倫的俏臉,本想說出一句調笑的話,可話到唇邊又覺著並不合適,關芷晴是楚嫣然的閨蜜,自己不方便跟她開玩笑,微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兩小子追求許怡也實屬正常!”

    關芷晴道:“你的朋友居然也有君子?”

    張大官人為之氣結。

    連跳了兩隻舞之後,張揚和關芷晴回到場邊休息,喬夢媛也走了過來,有些無奈道:“張揚,你能不能說說他們兩個,總是這麼纏著許怡,許怡都快招架不住了。”

    張揚笑道:“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我說你們這些女孩子,有人追的時候嫌煩,沒人追的時候又糾結,你們矛不矛盾啊?”

    喬夢媛道:“追女孩子也得拿出風度,不能像蒼蠅一樣圍著嗡嗡轉吧?”兩人說話似乎都有所指。

    關芷晴笑了起來。

    張揚道:“你們以為許怡煩,其實她隻是表麵厭煩,心還不知多享受多滋潤,有人追的感覺那是真的不一樣。”

    喬夢媛看了看許怡那邊也忍不住笑了。

    關芷晴道:“我們沒人追豈不是很慘?”

    張揚道:“不是沒人追,是你們太優秀,不接地氣,普通的男人都自慚形穢,誰還敢主動招惹你們,除了我這種不怕死的,誰樂意冒風險站在你們身邊啊。”

    喬夢媛道:“你冒什麼風險了?”

    張揚道:“你們倆是全場最受人矚目的兩朵鮮花,誰站在你們身邊,其他人心肯定要想,這兩朵鮮花怎麼就『插』在那牛……啥上……”

    關芷晴道:“牛糞!”

    張揚道:“我敢打賭,今晚上不知有多少人在心底詛咒我這一大灘牛糞了。”

    關芷晴和喬夢媛都笑了起來,喬夢媛斥道:“真惡心,別說了!”

    張大官人以牛糞自喻,想當牛糞的***有人在,但是有勇氣當牛糞的人並不多,張揚是一個,鄒德龍演出之後也成為另一個,他來到關芷晴麵前邀請關芷晴跳舞。

    關芷晴的反應卻有些出乎鄒德龍的意料,她淡然道:“不好意思,已經答應張揚了!”

    鄒德龍對自己的魅力還是相當自信的,沒想到在她那碰了一個不軟不硬的釘子,他笑了笑,想找喬夢媛,喬夢媛卻已經跑到一旁休息去了,鄒德龍訕訕的退了回去,不過像他這種人注定不會冷場,很快就有幾個年輕女孩子圍了上去。

    張揚和關芷晴走下舞池,有些奇怪的問道:“為什麼拒絕人家?”

    關芷晴道:“我不喜歡跟陌生的人跳舞。”很簡單又是很合理的一個解釋。

    當天的酒會舉辦的非常成功,第二天上午,王準集合這群體育形象大使在南錫標誌『性』的景點和建築前拍攝形象宣傳片,其中一個鏡頭是在新體育中心主體育場前拍攝的,這些形象大使都習慣了麵對鏡頭,拍攝進行的相當順利,僅僅一個上午就結束了大部分的拍攝過程,鄒德龍和許怡的鏡頭已經全部拍完,下午可以休息。牛家軍方麵和關芷晴還要進行一下午的拍攝。

    上午的拍攝張揚全程陪同,王準在拍攝結束之後,和張揚一起去了鳳眼湖水街,前往水街的目的是為了和周雲帆見麵。

    周雲帆和他的小女友卓婷已經在水街的欣怡茶餐廳等著,他並不知道王準會把張揚也叫過來,笑著把他們迎入包間內。

    張揚道:“拉茲先生,來南錫也不找我?”

    周雲帆笑道:“這次來一是為了把艾西瓦婭送過來,二是為了和王導演見個麵。”

    張揚知道艾西瓦婭前陣子被周雲帆送到江城去於子良的醫院進行康複治療和階段檢查,自從他從美國返回之後,還沒有和艾西瓦婭見過麵,張揚道:“情況怎麼樣了?”

    周雲帆笑道:“於教授說恢複的情況很好,目前身體各部分已經有了知覺,四肢關節也可以微弱的活動,不過想要恢複自如行動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

    張揚笑道:“待會兒我去看看她。”

    周雲帆讓人上菜,卓婷一雙眼睛嫵媚的看著張揚,嬌滴滴道:“張主任,聽說你們在拍南錫的形象宣傳片,我也想幫你們出一份力。”

    張大官人並沒有給她麵子,反問道:“你是南錫人嗎?”

    卓婷被問得愣在那:“不是省運會宣傳片嗎?”

    張揚道:“省運會在南錫舉辦,當然要突出南錫的主題,這次都拍完了,等下次有機會吧。”

    卓婷有些不高興的撅起嘴巴,挽住周雲帆的手臂,用力晃了晃,她是要周雲帆幫她說話。

    王準暗自好笑,張揚真是抹得開麵子,換成自己真不好意思拒絕。

    

Snap Time:2018-01-18 19:22:46  ExecTime:0.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