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一十三章君子好逑(上)


    第七百一十三章【君子好逑】(上)

    張揚笑道:“我剛才又跟酒店的領導說過了,讓他們加強保安工作,確保南洋國際這幾天的秩序平穩。”他當然明白梁鬆為什麼會擔心,當初梁鬆的侄女梁月玲就是因為追星追到了港星丘子鍵的房間,結果被丘子鍵給哄上了床,鬧出了一起風波,不過好在那件事得到了圓滿解決,最終丘子鍵和梁月玲領了結婚證,壞事變成了好事。

    市委副***吳明道:“這次邀請了這麼多明星,一定要注意他們的安全問題。小張啊,回頭我向***局方麵再強調一下,讓趙國強多派些警察過來。”在公眾場合,吳明很喜歡發號施令。

    張揚心說這件事跟你有個狗屁關係?你出力了嗎?有什麼資格說話?不過總算顧及吳明是這的最高領導,沒有當麵頂撞他,這和張大官人近期心情大好有關。工作上連創佳績,感情上和楚嫣然也有回暖的趨勢,正所謂春風得意馬蹄輕,張大官人懶得和吳明計較。

    吳明現在在南錫的政治處境十分的尷尬,市委***李長宇對他並不重視,交給他的工作都是一些無關痛癢的小事。看到張揚如此風光,吳明心也很不是滋味,他感覺自己仿佛被排除在領導層之外,真正擁有的權力甚至還比不上張揚這個體委主任,市委副***,無非是個符號罷了,和一心向往上爬,獲得更高官職的張揚相比,吳明更看重的是權力,實打實的權力,他認為,一個人無論擺在怎樣的位置上,如果沒有權力,給他再大的官也隻代表著一個符號,現在的自己就是一個符號。

    當晚吳明和梁鬆代表南錫市委領導在南洋國際大酒店宴會廳舉辦歡迎酒會,隆重宴請了來自各方的南錫體育形象大使,張揚專程去海天把關芷晴接了過來,藝術體『操』世界冠軍許怡姍姍來遲,讓張揚沒想到的是,這次江光亞居然也跟著她一起過來了,說是湊巧來南錫旅遊,順便看看他的表哥趙國強,其實他的用心很明顯,在被顧養養始終拒絕後,江光亞終於心灰意冷,現在一顆心轉移到了許怡的身上,他來南錫的目的就是追求許怡,不過許怡目前並沒有接受江光亞的感情,但是也沒有明確拒絕。

    許怡走入宴會廳的時候,看到了正在和張揚關芷晴一起攀談的喬夢媛,她之所以成為南錫體育形象大使,還是因為喬夢媛從中牽線搭橋,許怡笑著走了過去和喬夢媛打招呼。

    喬夢媛微笑迎了上來,兩人雙手握在一起,喬夢媛道:“許怡,你真是越來越漂亮了。”

    “夢媛姐才漂亮!”

    張揚端著酒杯走了過來,笑道:“這麼晚才到?”

    許怡道:“因為參加比賽,所以火車晚點了,剛好光亞來南錫出差,我搭他的順風車。”

    張揚這才留意到站在後麵的江光亞,張揚樂走了過去,在江光亞的肩膀上捶了一拳,從京城追女孩子一直追到南錫,精神可嘉,張揚道:“來南錫出差,真巧啊!”

    江光亞知道被他識破了用心,臉上微微有些發紅,低聲道:“我來看我表哥的。”

    張揚向東邊努了努嘴,南錫市***局長趙國強正在那邊,今晚趙國強也來到了酒會現場,他並沒有想到表弟會從京城過來,看到江光亞在這出現,多少有些驚奇,來到江光亞的麵前:“光亞!你過來也不提前說一聲。”

    江光亞有些發窘道:“我去上海,剛好路過南錫,想起你在這,所以順便來看看。”他麵子薄,到現在還在找理由。

    張揚低聲道:“我看你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吧?”眼角向許怡瞟了一眼。

    江光亞的臉越發紅了起來。

    此時入口處又引起了一陣轟動,卻是鄒德龍到了,張揚向趙國強道:“趙局,晚上多派點人維持下秩序,主要是這個鄒德龍,其他人沒那麼麻煩。”

    他和趙國強之間很少有交流,主要是因為趙國強認為在弟弟的死因上,張揚或多或少都有些關係,自從他來到南錫,對張揚這個人多了一些了解,他發現張揚應該算是一個敢作敢當的人,在不知不覺中趙國強對他的觀感就有所改變,雖然如此,趙國強和張揚之間還是盡量回避見麵,無論弟弟是不是被張揚撞死,他見到張揚的時候總是忍不住會想起慘死的弟弟。

    趙國強點了點頭,看了門口眾星捧月般的鄒德龍,低聲道:“真不明白請這麼一個油頭粉麵的香港明星幹什麼?咱們是搞省運會,不是搞文藝匯演。”

    張揚從趙國強的話中聽出了他對自己的不滿,張揚笑了笑沒說話,他懶得跟趙國強理論,兩人的工作上有交集的地方並不多。

    市委副***吳明端著酒杯過來和許怡見麵。

    王準找到了張揚,他不免又嘮叨了幾句:“張主任,這次保密工作沒做好啊。”

    張揚不以為然道:“形象大使,目的就是讓他幫忙做宣傳,要是做保密工作我為什麼不去找特工?”

    王準被他搶白的無話好說,對張揚,王準一直都是發自內心的敬畏,他嘿嘿笑了起來,胖乎乎的臉上充滿了狡黠之『色』。

    張揚看到他的笑,就感到這廝笑藏『奸』,不知又打起了什麼如意算盤:“我說咱能別這麼笑嗎?挺人的!”

    王準道:“張主任,鄒德龍特地給省運會寫了首主題歌,今晚表演給大家看看怎麼樣?”

    張揚道:“好啊!”心說王準不會隻有這件事吧,以這廝的『性』情肯定不會白白付出。

    果不其然,王準接下來又道:“張主任,最近那個印度阿三又來找我了。”

    張揚明知故問道:“誰啊?”

    “拉茲,他想投資拍一部電影。”

    張揚道:“好事啊,你不是一直都想找投資的嗎?”

    王準道:“問題是他要我捧他的女朋友。”

    “哪個?”

    “卓婷!”王準歎了口氣道:“那女孩子長得也算過得去,不過缺乏靈氣,根本演不了主角。”

    張揚道:“你管他,隻要他肯出錢,你拍唄!”

    王準道:“我對這個人不放心,感覺他太滑頭。”

    張揚笑了起來,王準居然會說別人滑頭,真是讓人感到滑稽。

    王準被他笑得有些發窘,低聲道:“他明天會專門來到南錫和我見麵,我想你在場。”

    張揚道:“你有沒有搞錯,我是國家幹部,你們談生意,我跟著摻和什麼?”

    王準道:“咱們這麼多年的朋友,這個忙你無論如何都要幫,再說了,拉茲是你介紹給我的,你幫忙說兩句話也是應該的。”

    張揚無奈隻能點了點頭。

    王準道:“這個人不好搞,他還想在你們的宣傳片幫他女朋友爭取一個角『色』。”

    張揚道:“好啊,隻要他肯出錢,就給他的小情人一個正麵特寫!”

    此時省運會組委會辦公室主任蕭苕敏過來張揚身邊,提醒他上台主持講話,張揚擺了擺手道:“今晚來了這麼多的領導,輪不到我講話,你去幫我主持一下,讓吳副***和梁部長講話。”

    蕭苕敏還想說什麼,張揚道:“快去,我這兩天忙的頭大,什麼話都不想說。”

    蕭苕敏點頭去了,沒過多久,市委副***吳明上台發言,吳明雖然在南錫沒有什麼實權,可是這個人的口才還是相當不錯的,短暫的發言很好的調動起了現場的氣氛,熱烈而不失莊重,這都是長期會務曆練的結果,張大官人在下麵看著,估計自己也沒有吳明這樣口若懸河的能力。

    吳明的講話結束之後,現場響起熱烈的掌聲。

    當天體委的工作人員基本上都來到現場參加歡迎酒會,其中就包括剛剛從黃山趕回來的高廉明,張揚見到這廝,自然免不了又是一通臭罵。

    高廉明也知道理虧,張揚罵他也沒有反強,咧著嘴笑道:“下不為例,下不為例,我保證以後絕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張揚道:“你要是再敢無組織無紀律『性』,我就親手把你扔出體委大門。”

    高廉明嘿嘿賠著笑。

    張揚道:“奴顏婢膝,我可告訴你,到現在信息係統還癱瘓著呢,一周之內必須把這件事解決。”

    高廉明拍拍胸脯道:“不用一周,這兩天唐糖就會趕回來,我估『摸』著最多三天,三天內就能把係統恢複。”

    張揚道:“這可是你自己說的,三天內事情得不到解決,你就自己卷鋪蓋滾蛋。”

    張揚雖然說得嚴厲,高廉明卻不當成一回事兒,他拉了拉張揚的胳膊道:“張主任,幫我介紹許怡認識!”他一雙眼睛盯著遠方的許怡,這會兒許怡正在和喬夢媛、關芷晴在一起聊天呢。

    張揚道:“你小子少動歪心邪念,江光亞從京城大老遠跟過來,就是為了追求許怡。”

    高廉明道:“一天沒結婚,一天就有可能,大家公平競爭,你不給我介紹,我找夢媛姐去。”這廝端著酒杯厚著臉皮就過去了,在追求女孩子方麵高廉明多少從張揚那學到了一些心得,臉皮那是一定要厚,而且要不畏艱險,勇敢向前,主動出擊,決不放棄。

    

Snap Time:2018-06-21 08:26:18  ExecTime:0.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