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一十一章便宜大舅子(下)

  
  第七百一十一章【便宜大舅子】(下)
  所有人都聽出了張揚這句話的弦外之音。
  趙靜道:“哥,我並不想當老師。”
  張揚道:“你長大了,很多事情可以自己處理,但是你畢竟剛出校門,社會上的事情很複雜,有很多不能隻看表麵,做事情不能隻憑著自己的感覺,要學會全麵的看問題。。”
  趙靜沒說話,丁兆勇道:“張揚,其實趙靜在公司堛穛{的很不錯……”
  張揚忽然臉『色』一凜:“我說丁兆勇,我跟我妹說話,你『插』什麼嘴?”
  丁兆勇被他嗆得滿臉通紅,換成過去少不得要爭執幾句,可今時不同往日,過去張揚是他好哥們,現在是他未來的大舅子,關係的突然轉變,讓丁兆勇心理上有些不能完全適應,總覺著跟做賊似的,尤其是趙靜懷孕之後,丁兆勇心虛,麵對張揚這位準大舅子的時候尤其發虛。
  看到哥哥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毫不留情的斥丁兆勇,趙靜當時就不樂意了:“哥,我選擇去兆勇哥那堣u作是我自己的決定,和他沒關係,你衝他發什麼火啊?”
  張揚道:“怎麼跟他沒關係?如果不是他那個混賬弟弟帶著你去打工,你哪有那麼多的想法?老老實實在學校呆著多好?”
  趙靜氣得臉漲得通紅:“你什麼意思?”
  張揚道:“沒什麼意思?”
  丁兆勇笑道:“張揚,你們兄妹倆別生氣,都是我的不是,我給你賠不是,我認罰行不?”
  喬夢媛也覺著張揚有些過分,伸手拉了拉他的胳膊,張揚不依不饒道:“你跟我陪什麼不是?你哪兒對不起我了?”
  “我……”丁兆勇頓時語賽。
  李長宇也過來打圓場:“張揚,你這發得哪門子邪火?小靜來我家做客,你教育妹妹也不能挑在我家堸琚H”
  張揚道:“我就是不明白,你們老丁家幹嘛訛上我們了?覺著我好欺負是不是?”
  丁兆勇滿臉通紅,他明白了,張揚肯定都看出來了。他知道張揚的能耐,搞不好趙靜懷孕這件事已經被他識破,這就難怪他要發這麼大的火了。
  趙靜怒道:“哥,你少針對兆勇,是,我們倆戀愛了,怎麼著?我喜歡他你能怎麼著?”
  葛春麗一邊勸趙靜,一邊道:“張揚,這可是你不對了,現在都什麼時代了,年輕人講究戀愛自由,你當哥哥的也不能幹涉。”
  張揚道:“我是幹涉嗎?我是為她好,我是怕她吃虧!”
  趙靜道:“你霸道,你獨裁,你根本就是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張大官人怒道:“你再說一遍!”
  趙靜在氣頭上也豁出去了怒道:“你自己女朋友換了一個又一個,別人連戀愛的自由都沒有了!”
  如果私下說倒沒有什麼,可今天喬夢媛就在身邊,張揚麵子上可過不去,他惱怒之下站起身來:“反了你還,你以為我不敢抽你!”
  丁兆勇擔心這廝惱羞成怒什麼事都幹得出來,趕緊攔在趙靜身前。
  張揚道:“喲!你丫的膽子夠肥的啊,我今兒就找你算賬!”
emsp; 丁兆勇也火了:“誰怕誰?來啊!”
  喬夢媛趕緊上前拉住張揚,李長宇怒道:“張揚,你小子犯什麼混?給我滾蛋!”
  張揚道:“你是幹爹,我是她親哥,我管我妹妹跟你沒關係!”
  李長宇氣得指著張揚的鼻子道:“你敢動小靜一根手指頭,我明天就撤你的職!”
  張揚道:“公報私仇啊!”
  李長宇道:“我就公報私仇你能怎樣?”
  喬夢媛拉著張揚,好說歹說把他給勸了出去。
  趙靜委屈的坐在那堶了起來,丁兆勇慌忙摟著她的肩頭勸慰。
  李長宇氣得臉『色』鐵青,罵道:“混小子,發什麼瘋!”
  喬夢媛把張揚拽到外麵,兩人就在市委家屬院的小花園塈中U了,喬夢媛嗔怪道:“幹什麼你?好好的一件事,非要搞得所有人都不開心。”
  張揚剛才還一臉怒容,出來之後表情卻緩和了起來,而且唇角還帶著一絲笑意,他笑道:“我要是不『逼』他們,他們能這麼痛快的把關係交代出來?”
  喬夢媛這才知道這廝剛才是故意表演,氣得揮拳在他肩頭很捶了兩下:“你真是個混蛋,我還以為你是真的要和丁兆勇翻臉,看情形,都覺著當場要打起來了。”
  張揚笑道:“我要是真想揍他,十個丁兆勇也不是我的對手。我和他這麼多年朋友,這個人我了解,他弟弟丁斌不是什麼好東西,既沒擔當,又油頭滑腦的,我不放心小靜和他談戀愛,可兆勇是個實在人,有原則,有責任心,他和小靜戀愛,我開心都來不及,又怎麼會生氣?”
  喬夢媛道:“你剛才那個樣子也不怕把他們嚇到。“
  張揚笑道:“這丫頭越來越不像話了,給她點教訓也是應當的,說什麼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我這個當哥哥的在她心中就是這般形象嗎?”
  喬夢媛卻道:“難道她說的不對嗎?”
  張揚為之一窒,此時丁兆勇找了出來,喬夢媛看到丁兆勇過來了,向張揚笑了笑道:“好好跟他聊聊,別胡『亂』發脾氣,我去看看趙靜,隻怕被你嚇得不輕。”
  張揚點了點頭,丁兆勇衝著張揚走了過來,一臉的大無畏,在丁兆勇看來,張揚什麼事情都看出來了,他生氣發火並不僅僅是因為他和趙靜談戀愛,根本原因是趙靜懷孕了。
  丁兆勇來到張揚麵前,雙目勇敢的看著他:“你有火衝著我發,小靜是無辜的。”
  張揚道:“你以為你們能瞞住我?”
  丁兆勇道:“我沒想瞞你,一直都在想找機會告訴你,可時機總是不對。”
  張揚道:“要什麼時機?在南武這麼多天你不說,之後你隨時都可以打電話給我,你還是不說,你到底想要什麼機會?”
  丁兆勇道:“張揚,我一直把你當最好的朋友。”
  張揚道:“拉倒吧,你就這麼對待好朋友的?”
  丁兆勇咬了咬嘴唇,他有些慚愧道:“你知道的,男女之間整天相處,難免會產生感情,我和趙靜……”
  張揚道:“我對你們倆的感情史沒有任何興趣,我是趙靜他哥,我想問問你,你到底打算怎麼辦?”
  丁兆勇心說壞了,到底是全都讓他看出來了,有道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自己還是老老實實把所有事情都給交代出來吧,丁兆勇道:“我會負責,等小靜這邊畢業,我和她就結婚,我算過了,到時候她懷孕也就是四五個月,應該看不出來……”
  張大官人雖然醫術卓絕,可也沒到那種隔著老遠就能看出別人懷孕的地步,尤其是這種早孕一個月的,他雖然感覺趙靜有些不對,可沒忘這方麵想,丁兆勇因為上次張揚識破林清紅懷孕的事情,所以認為這次一樣瞞不住他,所以全都交代了。
  再看張大官人,臉都綠了,他心中這個惱火啊,本來談戀愛就談戀愛吧,他也不是真生氣,可丁兆勇可夠本事的,居然把他妹妹肚子給搞大了,要知道趙靜大學還沒畢業啊。
  張揚恨恨點了點頭:“丁兆勇啊丁兆勇,你他媽也叫我朋友?”他抬腳就踹在丁兆勇肚子上,丁兆勇猝不及防,被他踹了個屁墩兒,張大官人一個箭步又躥了上去,抓住丁兆勇的領口揮手就要打。
  “住手!”李長宇的怒吼聲響起。
  張揚舉起的拳頭終於還是沒有落下,他氣得在丁兆勇的頭頂給了一個暴栗,罵道:“枉我一直都當你是一老實人。”
  丁兆勇看到他這一拳沒有落下來,心堣]稍稍安定了一些,低聲道:“這事兒別往外說,咱們自家的事兒,家醜不可外揚!”
  張揚低聲罵道:“臭不要臉的,誰和你是一家人了。”
  丁兆勇對張揚的脾氣還是有些了解的,別看他罵的起勁,不過氣已經開始消了,丁兆勇和他這麼久的朋友,當然知道張揚什麼時候也沒吃過這麼大的虧啊,想起自己把他妹妹的肚子給搞大了,丁兆勇忽然有些沾沾自喜,自己居然讓他當了個便宜大舅子,這也是一種成就感。
  李長宇來到他們麵前,看到張揚居然一伸手把丁兆勇給拉了起來,李長宇道:“你們這麼多年的好朋友,怎麼能動手打人呢?”
  張揚道:“想當我妹夫,當然要先過我這一關,我讓他提前有個心理準備,以後要是敢對不起我妹,我打得他滿地找牙。”這廝的臉上居然『露』出一絲難得的笑意,不笑也沒辦法,趙靜懷孕也是兩廂情願的事情,丁兆勇也不是不負責任,人家都說要娶趙靜了,這事情雖然來得突然,可他必須得接受,木已成舟,由不得他不接受。
  李長宇道:“趕緊回去吧,你葛阿姨氣得不輕,你個混小子,跑到我們家媯o起飆來,小靜還在哭呢。”
  張揚點了點頭道:“李叔你先回去,我和兆勇馬上就到。”
  李長宇聽他又叫起了兆勇,估計他兩人的誤會已經解開了,笑著搖了搖頭,心說這幫年輕人跟小孩子差不多。李長宇走後,丁兆勇和張揚一起慢慢走回去,丁兆勇道:“原來你沒看出來啊!”
  張揚道:“你當我是神仙啊?”
  丁兆勇不由得有些後悔,自己怎麼把什麼都交代出來了。
  張揚道:“你打算怎麼辦?”
  丁兆勇道:“我跟小靜商量過了,等她畢業就結婚,要不,我們五一先舉辦儀式也行,等她畢業了我們再正式領證,我是無論如何都要留下這個孩子的。”既然交代了,丁兆勇就坦然了,也不怕在張揚麵前提起孩子的事情。
  張揚望著這個突然到來的妹夫,心說自己真是疏忽了,咋就沒發現丁兆勇和妹妹之間的問題呢。
  丁兆勇又道:“張揚……”
  張揚瞪了他一眼:“還叫我張揚?你有點尊卑觀念沒有?叫我哥!”
  丁兆勇紅著臉,這角『色』轉換的夠快的,不過他和趙靜成了,可不是得叫張揚聲哥,無論自己是不是比他大,丁兆勇低聲道:“哥……”這聲叫得怎麼就那麼別扭。
  張揚卻心滿意足的笑了。
  丁兆勇道:“小靜不想要這個孩子,她想流掉,我想要,你幫我勸勸她!”
  張揚道:“她敢!”說完他又瞪了丁兆勇一眼:“你覺著我勸她合適嗎?”
  丁兆勇沒說話,趙靜是不讓他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的。
  張揚道:“她想流掉這個孩子是害怕我和家堣牊鵅A兆勇啊,我了解你,說真的,你和小靜能在一起,我高興!”
  丁兆勇半信半疑道:“你高興?”心說你高興剛才還凶神惡煞的給了我一個窩心腳?
  張揚道:“咱們是好哥們,你為人我清楚,我剛才是故意嚇你們呢,我看你們吞吞吐吐的猶豫是不是把關係挑明,所以幫你們下定決心。”
  丁兆勇擦去額頭的冷汗,笑道:“張揚……”
  “嗯?”張大官人瞪圓了雙眼。
  “哥……剛才真是把我嚇了一大跳。”
  張揚道:“隻是我沒想到你居然……嗨!”張大官人歎了口氣,不提也罷,話說趙靜有句話的確沒說錯,自己的確有點隻許州官發不許百姓點燈的意思,孤男寡女長期相處,幹柴烈火,真要是出了點啥事也正常。
  

Snap Time:2018-10-15 16:34:57  ExecTime:0.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