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一十章發展與規劃(上)


    第七百一十章【發展與規劃】(上)

    聽說興旺集團的老總朱興旺到來,常海天專程從靜海趕回了南錫,興旺集團的名氣很大,常海天生產保健品,很多原材料需要從延東進貨,而興旺集團是他不二的選擇。

    東山臨郎保健品廠薛東興的出現讓常海天倍感意外,東山虎鞭丸目前在男『性』保健品市場上如日中天,這都是常海天想要結識的人物,他有些佩服張揚了,真是哪行哪業都有他的朋友,卻不知張揚和這兩人的相識純屬偶然。

    張揚也請了喬夢媛,可是喬夢媛不喜歡這種交際場合,如無必要她是不想參加的,寧願留在賓館靜靜地看書休息,也好過在酒場中消耗時間。

    當天晚上,張揚在南洋國際宴請了朱興旺和薛東興,薛東興當然明白自己是沾了朱興旺的光,不過,他這次來南錫可謂是獲益匪淺,在常淩峰的點撥下,他已經悟出了一些經營之道,對自己未來發展已經有了一個初步的規劃。

    朱興旺是帶車過來的,晚上雖然是張揚請客,可酒是他提供的黑土。

    張揚舉杯道:“歡迎各位新朋老友來到南錫,今天我借著這頓飯略表寸心,希望大家以後經常到南錫來,最好能夠在南錫投資建廠,我一定會給你們爭取最優惠的條件。”

    幾個人都笑了起來,常海天道:“張主任什麼時候都忘不了替南錫市『政府』招商,我先聲明,我已經來了,雖然力量微薄,不過我已經為南錫的經濟發展做出了一點點貢獻。”

    朱興旺道:“我也有往南發展的打算,不過投資這種事不是一時『性』起,也不能因為咱們關係好,我就得把錢投在這兒,親兄弟明算賬,我會讓我們集團的企劃部過來考察,如果他們認為可行,我不排除近期在南錫投資的可能。”

    張揚笑道:“你們投資與否都在其次,我今晚這頓飯是作為朋友來請你們,你們千萬別覺著吃了人家的嘴軟,沒那種事,我不是設個圈套讓你們鑽。”

    所有人一起笑了起來。

    幹了幾杯酒之後,薛東興端起酒杯道:“張主任,借著您的這杯酒,我再次向您道歉,侵犯何小姐肖像權的事情是我們的錯,我會盡快把錢給何小姐匯過去,也會在短時間內改變我們的錯誤做法,重新定位包裝我們的產品。”

    既然事情已經說開了,張揚也不再把這件事放在心,他笑道:“薛廠長,犯了錯不怕,就怕犯了錯不承認,我剛和表妹通過電話,她對你們的做法也表示理解,原諒了你們的侵權行為。同時,她們公司方麵也答應,會去你們廠子考察,幫忙做好你們產品的新包裝和新的廣告,具體的合約,你們見麵詳談。”

    薛東興連連點頭。

    對常海天來說,當晚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興旺集團是原材料供應商,薛東興在『性』保健品市場已經占據了相當的份額,常海天剛好借著這個機會向他們取經。

    常淩峰微笑望著這群人,他忽然發現張揚真是一員福將,他的身上就有那麼一種凝聚力,把行行『色』『色』的人都吸引到他的周圍。

    朱興旺和張揚連幹了三杯酒,他笑著問道:“兄弟,我聽說牛家軍要到南錫來?”

    張揚點了點頭道:“下周,牛家軍是我們省運會的形象大使之一,他們過來是專程拍攝形象宣傳片的。”

    朱興旺道:“牛俊生跟我可是過命的交情。”

    張揚欣喜道:“真的?”

    朱興旺道:“那還有假?

    張揚道:“所以說,這世界真是小,神州大地一般是親戚一般是朋友。”

    朱興旺道:“都是一個老祖宗生出來的,追根溯源原本就是一家子。”兩人越聊越是近乎。

    席間聊起了薛東興的虎鞭丸,薛東興道:“這虎鞭丸的方子是從我老祖宗傳下來的,我聽我爺爺說,我家祖上有位神醫叫薛剛正,是他研製出了虎鞭丸。”

    張大官人聽到薛剛正的名字,喝到嘴的一口酒差點沒把自己給嗆著,他咳嗽了兩聲道:“薛剛正,可是隋末唐初的那個薛剛正?”

    薛東興點了點頭道:“正是那個薛剛正,他是我祖輩,據說給隋唐兩朝的皇帝都看過病。”

    張揚心中這個感慨啊,薛剛正何許人也?張大官***隋朝那會兒的『藥』童,生火煎『藥』的小僮兒,一晃眼,『藥』童都成了人家的祖宗了,世事難料,滄海桑田啊!

    薛東興看到張揚的表情,有些詫異道:“您知道?”

    張揚脫口而出:“我見過!”,這話把所有人都驚到了:“你見過?”

    誰也不會相信,你張主任也太能吹了,隋末唐初的大夫你也敢說見過,這牛『逼』吹大發了。

    張大官人這才回過味兒來,他尷尬笑道:“我在史書上見過!”

    “哦!”眾人恍然大悟,其實人家張大官人沒說謊話,他真見過,當年的小『藥』童還算伶俐,平時跟在他身邊學了不少的東西,這虎鞭丸如果是他留下的方子,十有***還是從自己那學去的,想不到薛東興和自己還有這段淵源,張揚看著這廝忽然感覺到有些親切了。誰的心都有些懷舊情結,張大官人也不例外。

    當晚的酒宴結束之後,張揚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去了喬夢媛那拜訪,喬夢媛知道他過來,已經換好了衣服,並沒讓張揚進入自己的房間,開門之後,輕聲道:“我正要出門。”

    張揚有些詫異道:“這麼晚了,你還要出去?”

    喬夢媛笑道:“你啊,什麼記『性』,今晚英德爾的副總裁賈斯汀要來南錫,你忘了?”

    張揚在自己的後腦勺上拍了一下:“啊,這麼重要的事情我給忘了,我這就去通知常淩峰,讓他一起過去去接人。”

    喬夢媛卻搖了搖頭道:“算了,賈斯汀那個人不喜歡熱鬧,還是我自己過去吧。”

    張揚道:“別介啊,這麼晚了,還是我陪你過去吧。”

    喬夢媛看了他一眼道:“你認識賈斯汀?”

    張揚道:“我不認識他,可我認識你,美國人沒幾個好東西,還是我跟你一起過去。”

    喬夢媛知道他在擔心什麼,不禁有些想笑,她輕聲道:“這樣貿貿然跟過去,有些不禮貌吧。”

    張揚道:“反正我早晚也得和他見麵,咱們中國人不是好客嗎?人家不遠萬來到南錫考察,我要是不出麵招待也說不過去。”

    喬夢媛道:“你不是體委的嗎?”

    張揚道:“現在市把經貿會的事情也交給我了,招商辦現在在我的領導下協同工作。”

    “聽起來好像很威風。”

    張大官人洋洋自得道:“是啊,我個人是不想接這麼多工作,可是我不幹又有誰幹?我佛有雲,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喬夢媛忍不住笑道:“還是第一次聽人把官場形容成地獄。”

    張揚道:“走吧,我送你!”

    喬夢媛不再拒絕,上了張揚的吉普車,汽車啟動之後,她不由得有些擔心:“半路不會再熄火吧?”

    張揚笑道:“哪兒能呢?吉普車雖破能避風雨,後麵一句是啥來著?”

    喬夢媛瞪了他一眼,這廝還是那個油嘴滑舌的家夥。

    賈斯汀已經抵達了南錫,他住在海天大酒店,他是安頓好之後才給喬夢媛打電話的,約好了在海天旁邊的黑傑克酒吧見麵。

    國內的酒吧總會蒙上一層中國特『色』,這種舶來品感覺始終不是那麼的純正,酒吧開業沒多久,門臉就是一個巨大的啤酒桶,生意也很清淡,喬夢媛和張揚一起來到門前的時候,不忘叮囑他道:“你別跟著胡說八道。”

    張揚道:“我就是想胡說八道他聽得懂嗎?”

    喬夢媛笑道:“你別小看賈斯汀,他精通十多個國家的語言,其中就有漢語。”

    張揚道:“那成,我罵他的時候就說江城方言。”

    喬夢媛啐道:“好好的你罵人家幹嘛?”

    張揚道:“我是說,假如他得罪我的話。”

    喬夢媛道:“除非你不想英德爾公司把生產基地設在南錫。”

    張揚道:“你認識我這麼久,還不了解我的骨氣,原則問題上,我是絕不會退讓的。”至於什麼原則,這廝也說不出一個頭緒來。

    兩人走入酒吧,看到了一個金發老外獨自坐在吧台,從背影看起來身型挺不錯。

    喬夢媛叫了聲賈斯汀。

    那老外轉過身來,居然是一相貌英俊的帥哥,帶著無框眼鏡顯得十分的儒雅,張大官人過去對老外的印象普遍是跟儒雅二字挨不上,可這個賈斯汀不一樣,顯得文質彬彬的,氣質透著那麼股子書卷氣,他笑著走了過來,張開臂膀,和喬夢媛擁抱了一下,還輕輕吻了吻喬夢媛的麵頰,張大官人看在眼,酸在心,尼瑪!狗日的居然敢占喬夢媛的便宜,其實他也明白,人家是西方禮節,未必真的有占便宜的念想,可看到這一幕心還是極其的不爽。

    喬夢媛將張揚介紹給賈斯汀認識。

    賈斯汀笑著向他伸出手,張大官人笑眯眯跟他握了握手,然後出其不意的給了他一個擁抱,賈斯汀想不到他會突然抱自己,而且抱得如此用力,感覺到周身骨骼都吱吱嘎嘎的,就快被這廝給摟斷了。幸好張揚很快就放開了他,哈哈笑道:“歡迎歡迎!”

    賈斯汀活動了一下手臂,也笑了起來,用熟練的中文道:“張先生的力氣好大!”

    喬夢媛聽到這話頓時知道張揚向賈斯汀下暗手了,有些不滿的看了他一眼,張揚笑道:“我們中國人都很好客。”

    賈斯汀邀請他們來到吧台坐下,他和張揚坐在喬夢媛的兩邊,賈斯汀道:“百利甜酒?”

    喬夢媛笑道:“想不到你仍然記得。”

    賈斯汀道:“關於你的一切我都記得很清楚。”

    張揚越聽越不是滋味,這老外對喬夢媛好像不是抱著純友誼的關係,賈斯汀又向張揚道:“你喝什麼?我請!”

    張揚道:“我來請吧,你是客人!”

    賈斯汀笑道:“來一瓶龍舌蘭!”

    張揚過去很少喝洋酒,不過今天他存著和賈斯汀較勁的意思,哪方麵也不能示弱。

    賈斯汀喝龍舌蘭的方法有些特別,先在虎口上抹一點食鹽,飛快地用舌頭一『舔』,然後一小杯龍舌蘭一口下肚,再『舔』一口檸檬片,閉上眼睛很享受的樣子。

    張揚雖然沒那麼喝過,可依樣畫葫蘆總會,也『舔』了一口鹽,可惜『舔』多了,一口龍舌蘭喝了下去,麻痹的,怎麼跟『藥』酒似的?張大官人實在喝不慣這味兒,兩道劍眉擠在了一起。

    喬夢媛看到他的模樣,不禁笑了起來:“你啊,喝不慣洋酒,可以喝國酒。”

    張揚道:“這洋酒都得調配著喝,我喝不慣。”

    賈斯汀道:“中國酒一樣可以調配,東西方的酒文化雖然有些差別,可是萬變不離其宗,其中都是酒精的成分。”

    張揚道:“中國酒的味道純正。”

    賈斯汀笑道:“中國酒我喝得不多,二鍋頭喝得最多,還是上學的時候。”

    張揚道:“你喝過二鍋頭啊,早說,咱倆喝二鍋頭。”他招手讓服務生拿了一瓶二鍋頭,賈斯汀道:“你大概不知道,二鍋頭一樣可以兌出洋酒的味道。”

    張揚道:“怎麼調?”在酒吧文化這方麵,張大官人的道行還是差上許多。

    賈斯汀要了兩聽紅牛,和二鍋頭勾兌在一起,混合之後,到給張揚一杯,張揚端起酒杯,一飲而下,我靠,真是一股洋酒味兒。

    賈斯汀道:“這種喝法還是你們中國人發明的,二鍋頭兌紅牛,能喝出芝華士的味道。”

    張揚道:“你對中國了解的還真多。”

    

Snap Time:2018-07-18 14:41:26  ExecTime:0.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