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零九章維權(下)


    第七百零九章【維權】(下)

    薛東興在第二天上午抵達了南錫,他在薛東陽的陪同下前來拜訪張揚,可來到張揚原來的辦公地點卻撲了一個空,張揚已經搬到新體育中心的體委辦公樓去了。

    他們又來到新體育中心辦公樓,張揚正在信息中心了解情況,他們的信息係統已經全部癱瘓了,當初設計信息係統的唐糖又聯係不上,不過高廉明這會兒總算回了個電話,張揚握著手機站在信息中心的大門口氣得開口就罵:“高廉明,你他媽到底還想不想幹了?你當我體委是什麼地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高廉明自知理虧:“張主任,張哥,我親哥哥,您別生氣成不,我這次是真有事兒,我爸生病了,所以走的倉促,當時你又去了京城,我哪兒找你請假去,回東江照顧了幾天,遇到了幾位同學,他們拽著我來黃山旅遊,我也是沒辦法啊,這麼著,我回去後向你負荊請罪成不?”

    張揚道:“你以為自己有多重要啊,我也不是找你,現在信息中心因為搬家癱瘓了,你把唐糖趕緊找回來。”

    高廉明道:“唐糖啊,人家在美國,我就是現在聯係,估『摸』著也得過幾天才能到。”

    “我不管,整個係統都癱了,你馬上就給我聯係,機票咱們出。”張揚說完,憤憤然掛上了電話,這才看到走道上滿臉堆笑的薛東興和薛東陽。

    薛東陽張揚昨天已經見過了,薛東興卻是第一次見到,此人三十多歲年紀,長得五大三粗的,剃著一光頭,腦袋挺大,越發突出了光頭的油光亮,身上穿著一套名牌西服,可怎麼看都像從別人身上扒下來的,整個人透著一股暴發戶的氣息,薛東興搶上前去,伸出雙手,一把就將張揚的手給握住了:“張主任!我是東山省臨郎市保健品廠的廠長兼法人代表薛東興,今天是專程登門向您道歉的!”

    張大官人是抱著興師問罪的念頭的,可薛東興來到之後先拿出了誠意十足的架勢,伸手不打笑臉人,看到人家這麼有誠意,張揚也不好意思惡言相向了,他眯起眼睛看著薛東興:“你就是那個做虎鞭丸的?”

    薛東興用力點了點頭:“是我,張主任,給您添麻煩了!”他放開張揚的手,接著就來了個九十度的標準鞠躬,張揚覺著這人倒是可樂,不過有一點能夠肯定的是,薛東興絕不像表麵看上去那麼魯莽,這個人粗中有細,知道理虧,先用誠懇的態度給對方留下一些良好的印象。

    張揚的辦公室還在整理,他指了指小會議室,帶著薛東興和薛東陽來到小會議室。

    薛東陽一眼就看到小會議室內掛著他昨天送給張揚的那麵錦旗,心中不禁感歎起來,製假售假的窩點找到了,可麻煩也來了,對這位年輕的體委主任他可是聞名已久,薛東陽知道,這為張主任是南錫政壇的當紅炸子雞,是他們這些民營企業得罪不起的,在廠長薛東興來到之後,薛東陽把了解到的情況已經詳細轉達給了他,薛東興雖然沒多少文化,可是這個人在生意上很有一套,不然也不會把一個最初隻有十多個人的鄉鎮小廠經營到現在的規模,如今他的臨郎保健品廠已經成為臨郎市民營企業中的領軍人物,薛東興坐下之後道:“張主任,我今天過來,是為了當麵向您解釋廣告的事情。”

    張揚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人家大老遠來了,總得給他一個講話的機會。

    薛東興道:“我們的廠子最早是個鄉鎮小廠,生產虎鞭丸是我的想法,虎鞭丸的配方是從我祖上傳下來的。”

    張揚道:“虎鞭丸,現在國家明令禁止捕殺老虎,我看你的虎鞭丸就存在欺騙消費者的問題。”

    薛東興道:“張主任,俺沒有欺騙消費者,這名字也是從我祖上傳下來的,國家禁止的事情我也不會幹,麵的確沒有虎鞭的成分,可是我們的虎鞭丸還是很有效果的。”

    張揚道:“我不管你的虎鞭丸有沒有效,我隻想問問你,為什麼要把我表妹的肖像給印上去?”

    薛東興道:“我們當初生產的規模小,考慮的事情也沒有那麼周到,包裝盒和廣告畫都是交給印刷廠去做,他們負責設計印刷,因為一開始給我們的外包裝就是這個,所以我們就一直延續用了下來,我也知道侵犯了人家的肖像權,可我又覺著,我們就是一鄉鎮小廠,也不會興起啥風浪,賺點小錢,想必人家也不會介意,可沒想到我們的虎鞭丸上市之後,反響良好,訂單那是嘩嘩地飛過來,就跟雪片兒似的,我不瞞您說,今年的銷售額肯定要過億,利潤至少在三千萬往上,張主任,我們做民營企業的不容易,現在商品的包裝形象都已經定格了,我連生產都來不及,哪顧得上再考慮改換包裝的事情?”

    張揚道:“所以你就明目張膽的侵犯別人的肖像權,而且一直這麼侵犯下去?你知道你給別人造成了怎樣的影響嗎?人家一個未婚女孩子,照片被你們弄到了虎鞭丸上,這對人家的聲譽影響多大?啊?如果讓人家的男朋友看到,會怎麼想?”這廝說得理直氣壯,原因很簡單,何歆顏是他女人,他得替自己女人出氣。

    薛東興道:“張主任,我承認,是我們考慮不周,所以才造成了這樣的狀況。我來之前考慮了一些解決辦法,張主任,您看這樣好不好,我們廠用了何小姐的肖像做廣告,給她造成了損失,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隻能在經紀上進行彌補,根據現在何小姐的代言價格,我們補足三年的代言費,而且我們可以和何小姐簽約,讓她成為我們的正式代言人。”

    張揚道:“我說你真是會打如意算盤,兜了一個圈,你做得是穩賺不賠的生意。”

    薛東興咧著嘴笑道:“張主任,您這是說啥,我是真的有誠意。”

    張揚道:“等何歆顏代言的產品多了,她也得有所選擇,像這種『性』保健品廣告,隻會影響到她的形象,她怎麼會接?”

    薛東興是有備而來,張揚既然不同意這個方案,他馬上又提出了一個方案:“張主任,要不這樣,我們賠償何歆顏小姐四十萬,作為侵權費用,我也詢過律師,這種官司就是真的打下來,我們的最高賠償也就是二十萬,多出的二十萬表示我的誠意。”

    張揚也沒想到薛東興會給這麼多,由此可見這個人真的很有誠意,可張揚也意識到,眼前的這位是個大智若愚的主兒,表麵上看起來像個透著傻氣的暴發戶,可實際上這人精明著呢,他知道什麼時候應該低頭,張揚原本掄起大棒狠狠打他一頓,可這廝一來到就表現出道歉的誠意,讓張揚這一棍子有些輪不下去了。張揚道:“賠償是一碼事,可你們既然承認所犯的錯誤,就應該馬上將印有何歆顏小姐肖像的所有包裝和廣告下架,改換包裝,重新來做廣告。”

    薛東興道:“張主任,我也不瞞您,我們的東山虎鞭丸因為虎鞭這兩個字已經被相關部門警告,認為我們的產品違反國家保護動物的政策,已經勒令整改,現在我們廠子正在做企劃,力求找到一個減少損失的辦法,我們也在想新的名稱,同時也在考慮邀請新的代言人,可這需要時間,我們需要一定的時間作為過渡,我可以保證,在我們的這一批產品全部銷完之後,我們將改換包裝,所以我很誠懇的請求張主任能夠和何小姐商量一下,給我們一段時間。”

    張揚道:“什麼意思?你還要繼續賣虎鞭丸?”

    薛東興道:“張主任,我們的訂單很多,生產線在24小時不停的運作,根據我的初步估計,可能需要三個月的時間來消化訂單和更換產品的包裝,所以……”

    張揚道:“也就是說你們要繼續侵犯何歆顏的肖像權三個月。”

    薛東興道:“張主任,我們民營企業好不容易才發展到了現在的規模,如果你讓我們現在就更換所有的包裝,我們麵臨的損失是無法估計的,我承認我們犯了錯,我也願意在經濟上給何小姐補償。”

    張揚處理這種事情並不在行,人家現在態度這麼誠懇,願意賠償,如果他要求臨郎保健品廠現在就停止侵權也不現實,畢竟人家更換包裝,重新搞廣告也需要時間,張大官人又不是不講理,四十萬的賠償金額已經不少了,可張揚又有些不甘心,想起自己女人的肖像還要被印在『性』保健品上,他就打心底不爽,可殺人不過頭點地,自己也不能太過分,張揚把常淩峰給叫了過來,常淩峰在商業方麵是行家,讓他幫忙看看這件事怎麼辦。

    常淩峰在了解這件事的來龍去脈之後,他笑道:“我看這件事並不複雜,這麼著吧,看得出你們誠意十足,而且你們的虎鞭丸麵臨更名,重新改換包裝,重新印刷廣告,民營企業經營到現在的地步的確很不容易,但是法律上並不能用同情說話,你們的侵權是事實,應該就此作出賠償,四十萬的侵權賠償金也顯出了你們的誠意,不如這樣,你們可以將包裝設計和廣告推廣交給何小姐的廣告公司,一來得到這種一流廣告公司的包裝和推廣,你們的產品可以更上一個台階,二來,也借著這件事對何小姐的聲譽損害作出進一步的補償,這應該是個共贏的好事,你們覺著怎麼樣?”

    薛東興連連點頭道:“好,我們就缺乏正規的包裝和推廣,我沒問題,隻要何小姐的廣告公司能夠幫我們做好這次的轉型工作,我願意拿出一大筆錢來作為酬金。”

    常淩峰笑道:“人賺錢的目的不僅僅是花錢,而是要讓錢花得更有意義。薛廠長,你們的產品銷售的如此紅火,卻缺乏一個正規的企劃,這樣下去,用不了太久的時間就會在經營上出現大問題。”

    薛東興道:“是啊,可惜我是個大老粗,對企劃啥的是一竅不通,常主任願意指點指點我嗎?”

    常淩峰道:“你們想在平海開拓市場,這次的省運會是個很好的推廣機會,在你們的新產品定下名稱之後,可以通過我們的省運會迅速的把新的品牌打出去。”常淩峰當然不會忘記給省運會拉讚助,薛東興這種人發跡的太快,手太多錢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花。

    薛東興道:“張主任,你們幫我想想,如果真的能夠接著省運會推廣我們的品牌,花多少錢我都不在乎。”這廝雖然墨水不多,可是膽子很大,眼光也很準,他看出來了,張揚和常淩峰的境界不知比自己要高出多少,真要是能和這樣的人結交,對他企業的發展肯定大有好處,這次的侵權事件,雖然要拿出點錢作為賠償,可如果真的能和這些人攀上交情,薛東興認為很值。

    幾個人談得正熱鬧的時候,又有人過來拜訪張揚,竟然是延東興旺集團的總裁朱興旺,朱興旺和張揚分手之後去東江開了一個地方特產博覽會,結束博覽會之後,他沒有急於返回延東,而是來錦灣遊玩,途中想起張揚邀請他到南錫來看看,還要給他介紹當地企業合作,所以朱興旺就順道過來看看。

    朱興旺的到來讓張揚喜出望外,在火車上他和朱興旺就很投緣。讓張揚沒想到的是,朱興旺居然和薛東興也很熟悉,兩人在博覽會上相識,朱興旺對薛東興的產品很感興趣。世界真的很小,因為朱興旺的出現,張揚和薛東興之間的關係越發的緩和了。

    張揚笑道:“有朋自遠方不亦樂乎,今天晚上我來請客,順便介紹朋友給你們認識。”

    

Snap Time:2018-07-21 04:28:56  ExecTime:0.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