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零九章維權(上)

  
  第七百零九章【維權】(上)
  司機小劉拎著六個禮盒上來,禮盒上何歆顏的廣告極其醒目——我滿意我喜歡,東山虎鞭丸,薛東陽不知人家是在設套,笑眯眯將六個禮盒放在辦公桌旁:“張主任,您先留著,不是我吹,我們的產品不但效果顯著,而且包裝精美,送人也很上檔次,這些都是特製,媊捖ㄛO用木盒包裝。”
  張揚淡然笑了笑:“現在都不興殺老虎了,你們哪弄的這麼多虎鞭?”
  薛東陽笑道:“說是虎鞭丸,媊悀ㄓ@定要有虎鞭的成分,我們的意思是,服用過我們的產品之後,威猛如虎,堪比虎鞭。”
  張揚也跟著笑了起來,他指了指包裝盒上的何歆顏道:“這代言人看著眼熟啊!”
  薛東陽道:“大美女吧,我也不知道她是誰。”
  張揚道:“你不知道,我知道!”
  薛東陽還沒回過味兒來,笑道:“張主任認識?”
  張揚道:“何止認識,她是我表妹!”
  薛東陽聽到這堙A才開始覺著有些不對了,他笑道:“您表妹真是漂亮啊。”他不敢在這個話題上繼續探討下去,虛晃一槍,轉移話題道:“張主任,我看外麵這麼忙碌,你們體委是要搬家嗎?”
  張揚卻沒有被薛東陽的這句話轉移注意力,盯著薛東陽道:“我表妹好像沒簽過這份廣告,不經別人允許濫用別人的肖像權,這叫什麼?”
  薛東陽額頭上汗都冒了出來,他終於知道今天自己是自投羅網,硬著頭皮道:“張主任,我主管的是地區銷售,產品的包裝宣傳啥的不歸我管,這上麵的女明星我也不認識,是不是簽約了我也不知道。”
  張揚道:“你不知道,那就幫我聯係一個知道的,現在就給我聯係你們的負責人,我要你們廠方馬上給我解釋,不然我會以侵犯肖像權告你們。”
  薛東陽看到張揚說翻臉就翻臉,心中暗暗叫苦,他苦笑道:“張主任,別介啊,我這就聯係,我這就聯係,應該是誤會,應該是誤會。”
  薛東陽給廠長薛東興打了電話,薛東興是他堂哥,此時薛東興也不在臨郎,正在東江開地方特產博覽會,接到薛東陽的電話,聽他把事情簡略講了一遍,也不由得大吃一驚,薛東陽道:“廠長,張主任就在這堙A要不您跟他解釋一下。”
  薛東興讓薛東陽把電話交給張揚,電話中薛東陽表現的很客氣,恭恭敬敬道:“張主任,對不起了!”他知道自己理虧,所以認錯的態度比較好。
  張揚一肚子的火,這幫混蛋侵犯何歆顏的肖像權,更可氣的是,他們把何歆顏的肖像印在『性』保健品上麵,不知要成為多少男人意『淫』的對象,想起這事兒,張揚恨不能這就抓住薛東興狠狠給他倆嘴巴子,張揚道:“你沒對不起我,你們對不起的是我表妹,不經別人允許,濫用人家的肖像,而且印製在什麼虎鞭丸上,這是對個人肖像權的侵犯,現在已經立法了,我正式通知你,準備打官司吧。”
  薛東興一聽要打官司就慌了,他乞求道:“張主任,您別生氣,我們一個企業好不容易才發展到現在這種規模也不容易,當初我們隻是一個鄉鎮小廠,發展之初很多製度都不健全,法律關鍵單薄,所以才犯下了這個錯誤,這樣,您先別動氣,我在東江開土特產博覽會呢,明天一結束,我就去南錫,向您當麵道歉,具體怎麼解決,咱們見麵談好不好?”
  張揚本來是一肚子火的,可對方的認罪態度很誠懇,這個薛東興應該是個明白人,張揚想了想,這件事還是等薛東興來了再說,他低聲道:“好,你自己好好想想,咱們當麵解決。”
  薛東陽垂頭喪氣的離開了南錫市體委,今天他是自己送上門來的,怨不得別人。
  薛東陽這邊剛剛走,南洋國際的老板李光南和南國山莊的總經理任文斌就一起過來了,體委今天搬家,他們怎麼都要過來看看,在過渡期,體委一直都借住他們的小樓辦公。
  張揚看到他們來了,笑著站起身迎了過去,他先和任文斌握了握手,因為任文斌平時都在東江,很少到南錫來。
  任文斌道:“我剛到南錫,就看到你們要搬家了。”
  張揚道:“估『摸』著得三天才能拾掇利索,這段時間給你們添麻煩了。”
  李光南笑道:“張主任太客氣了,你們在這媬鴗蓮O南洋國際的榮幸,這一走,我心媟P到有些失落呢。”
  張揚笑道:“快請坐!”
  兩人坐下之後,李光南道:“張主任,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隻管說,我這邊出人出力都行。”
  張揚道:“不用,已經請搬家公司了,瑣碎的東西還得靠我們自己的工作人員整理,等我們搬走後,我聯係了一家保潔公司,把這堨敢蔽熒F幹淨淨,然後還給你。”
  李光南道:“不用,這些事交給我來做。”
  張揚道:“好借好還再借不難,當初你給我的時候是好好的,總不能弄得一片狼藉的還給你。”
  幾個人都笑了起來。
  其實體委搬家也就是搬到新體育中心的辦公樓,距離南洋國際仍然很近,雙方還是鄰居,張揚道:“最近我會召集幾家酒店開會,為了即將到來的省運會,咱們要提前拿出接待方案。”
  李光南道:“張主任,我們已經開始在做有關的計劃,過兩天就能夠拿出具體方案。”
  張揚點了點頭道:“很好,我們初步定下,省運會的接待工作主要由南洋國際和海天兩家負責。”
  李光南笑道:“我已經開始感到壓力了。”
  張揚笑道:“有壓力才有動力,我相信你們的服務水平,一定能夠做好這次的接待工作。”
  李光南這次前來還有一個目的,他本來是想和張揚商量,給他們的酒店冠以獨家讚助的稱號,可現在看來張揚已經決定讓海天加入,李光南對張揚和袁波之間的關係也有所了解,既然張揚已經決定了,他當然不好再提出什麼獨家讚助的事情了。李光南道:“張主任,我聽說星鑽要接手老體育場地塊?”
  張揚笑道:“怎麼?你也對這塊地感興趣?”
  李光南笑著搖了搖頭道:“興趣雖然有一些,可是我沒有這麼雄厚的實力,從拿地到開發,沒有五個億的資金作為保障是不行的,單單是南洋國際這邊,我的銀行貸款就欠了一大筆。”
  任文斌道:“這塊地的命運倒是挺曲折的,當初星月也想要這塊地,還專門找我們了解過一些情況,現如今,星月已經退出了競爭,想不到海瑟夫人拿到這塊地不久又出了問題。”
  李光南歎了口氣道:“前些日子我回新加坡的時候,專門去探望過範思琪小姐,她的狀況很差,醫生對她的病情一籌莫展,恐怕她沒有多少時間了。”
  張揚對範思琪的情況很清楚,正是他略施小計才讓範思琪變成了如今的樣子,因為範思琪涉嫌綁架龔雅馨,殺死林佩佩,除了讓她裝病沒有其他的辦法可以讓她從困境中解脫出去。他當然知道範思琪不會有『性』命之虞,根據目前的狀況,他並不適合和範思琪主動聯係,張揚故意歎了口氣道:“真是可惜,範思琪這麼年輕就得了這樣的怪病,真是天妒紅顏。”
  李光南道:“星月內部權力鬥爭也非常的激烈,因為範思琪病重,那幫董事都在想著奪取公司的控製權,範小姐的處境也是相當的艱難啊。”從李光南的這番話可以看出他對範思琪還是頗為同情的。
  張揚笑了笑,範思琪年紀輕輕就能夠成為星月的總裁,絕非是運氣使然,在接連經曆了人生的巨大挫折之後,相信她一定會慢慢成熟起來,家族內部的紛爭,範思琪自然可以應付。
  張揚並不想在這個問題上探討下去,他笑道:“李總,下周幾位省運會形象大使會來南錫合拍宣傳片,接待工作就交給你了。”
  李光南聽說這件事不由得又驚又喜,看來今天真是沒白來這一趟,據他所知,體育大使有冰公主關芷晴,藝術體『操』冠軍許怡,香港明星鄒德龍,還有紅遍神州大地的牛家軍,這些人同時來到南錫,必然造成轟動『性』的明星效應,張揚把接待工作交給他,無形之中等於幫他的南洋國際做了宣傳。
  李光南道:“這樣一來恐怕我的保安工作要增加好幾倍了。”
  張揚道:“現在追星族太多,如果你感覺壓力大,我可以分別作出安排。”
  李光南笑道:“放心吧,我一定做到讓你滿意。”
  張揚道:“不是讓我滿意,是要讓這些形象大使滿意,他們都是義務幫忙,分文不收,如果咱們接待工作做不好,麵子上交代不過去。”
  李光南連連點頭:“我會把最好的房間,最好的服務留給他們。”
  此時常海心敲門走了進來,李光南和任文斌趁機起身告辭,張揚也沒遠送,常海心道:“程序又出問題了,張主任,讓你聯係的事情怎麼樣了?”
  張揚這才想起她讓自己找高廉明和唐糖聯係的事情,不由得苦笑道:“你看看我,這兩天太忙,把這件事給忘了。”
  常海心有些不開心的撅起了櫻唇,目光看到張揚辦公桌旁放著的那些禮盒,她一眼就認出了上麵的何歆顏,可當她看清上麵的廣告詞的時候,俏臉不禁紅了起來。
  張揚看到她的表情,馬上明白了常海心因何會臉紅,笑道:“我正準備幫歆顏維權呢,這家無良企業,居然侵犯她的肖像權。“
  常海心道:“我也覺著何歆顏不會做這種廣告。”
  張揚低聲道:“聽說這虎鞭丸不錯,要不回頭咱倆試試?”
  常海心的俏臉越發紅豔,輕聲啐道:“你還用這些?”低下頭,羞得匆匆走了,來到門前又想起自己過來的目的,轉身向張揚道:“別忘了,趕緊跟高廉明聯係,唐糖再不來,整個信息係統就癱瘓了。”
  張揚樂點了點頭,常海心走後,他馬上打高廉明的手機,這廝還是關機,張揚又往他家堨握F電話,一問才知道,高廉明去黃山旅遊了,張揚心中有些惱火,這高廉明也太隨便了一些,既然已經和體委簽了合同,就要遵守體委的規章製度,他還當自己是個遊兵散勇,這次一定要敲打敲打他。
  張揚又想起虎鞭丸的事情,接著給何歆顏打了個電話。
  何歆顏和胡茵茹在一起,正在海南拍廣告呢,聽張揚說起虎鞭丸的事情,何歆顏氣呼呼道:“我正準備和他們打官司呢,已經委托給律師了,最近就要發律師信給他們。”
  張揚道:“還別說,你印在這虎鞭丸上,的確有點效用。”
  何歆顏道:“什麼意思?”
  張大官人厚顏無恥道:“看著就忍不住有反應。”
  “滾!”何歆顏笑著罵他。
  張揚道:“他們廠長明天要過來見我,說是當麵和我解釋這件事,你想我怎麼替你出氣?”
  何歆顏道:“我問過律師,準備向他們索賠二十萬,登報道歉,勒令他們撤去一切和我相關的廣告宣傳。”
  張揚道:“才二十萬啊!”
  何歆顏道:“真正打起官司來,估計得不到這麼多,國內對這方麵的懲罰力度並不大。”
  張揚道:“這麼著吧,這件事交給我,我來幫你解決,二十萬?不能這麼便宜他們!”
  

Snap Time:2018-10-20 06:55:31  ExecTime:0.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