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零八章假冒偽劣(下)


    第七百零八章【假冒偽劣】(下)

    張大官人看到這廣告畫,登時就氣不打一處來,記得他前陣子去京城的時候,第一次在高速休息站看到東山虎鞭丸的廣告,當時就有些惱火,不過因為時間倉促,所以沒顧得上追究,因為這件事他特地問過何歆顏,何歆顏從來都沒做過什麼虎鞭丸的廣告,這個東山臨郎市保健品廠根本就是侵犯她的肖像權。何歆顏知道這件事之後讓張揚不必過問,她會委托自己的律師進行處理,所以張揚也就忘了這件事,可今天看到東山虎鞭丸的廣告,馬上就明白,看來何歆顏處理的並不怎麼樣,這廠家虎鞭丸繼續生產,廣告繼續做,現在居然做到了南錫,做到了張揚的眼皮底下。

    張大官人這可忍不了,他一腳踩下車,推開車門走了下去,這輛車除了那中年司機還有倆人,那倆人現在都在車躲雨呢,張揚來到那中年司機麵前道:“車裝的什麼?”

    中年司機看了他一眼,咧著嘴笑道:“保健品!”

    張揚道:“打開我看看!”

    中年人愣了一下,心說你是幹什麼的?不過他嘴上還是很客氣:“不好吧,這麼大的雨,貨品要是淋濕了怎麼辦?”

    張揚道:“東山虎鞭丸?”

    中年人道:“是啊,你也聽說過,我們是正牌廠家,在東山省臨郎市很有名氣的,我們的產品暢銷全國,沒問題的。”他說到這,仿佛想起了什麼,指了指車上的廣告道:“看到了沒有,連大明星都給我們做廣告!”

    不提這事兒張揚還不惱火,聽到他這麼說,張揚怒道:“把貨櫃打開!”

    中年人聽他語氣不善,這才感覺到有些不對。

    趙天才見張揚發了火,也停下手中的活,起身看看究竟怎麼回事。

    中年人道:“你們修車就修車,不修就走人,幹什麼?平什麼檢查我們的貨品?想打劫嗎?”車內的兩個同伴,聽到下麵爭吵,兩人都推開車門走了下來,這兩人全都是身形高大,膀闊腰圓的彪形大漢,其中一人凶神惡煞的朝張揚瞪著眼睛:“幹嘛?我說你幹嘛?想找事也掂掂自己的份量!”說話間,伸手就向張揚推了過去,張揚一把撥開他的手臂,一手推了出去,推在他的胸口上,那大漢頓時立足不穩,身體蓬!地一聲 撞擊在車廂上,接著也沒站穩,一屁股坐在泥濘的道路上。

    中年人火氣挺大,看到同伴被張揚一把推到了,他怒吼一聲:“小子,你他媽找死!”衝上來一拳照著張揚麵門就打。

    張大官人豈能被他碰到,不等他衝到自己麵前,先行抬起一腳,將這廝踹了個狗吃屎,剩下的那個人還想動,趙天才猝不及防的一拳砸在他的頸側,把那小子給砸暈了。趙天才雖然沒搞明白到底怎麼回事兒,可張揚是他生死與共的戰友,在美利堅合眾國,他們共同戰鬥過,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趙天才仍然毫不猶豫。

    張揚笑了起來,他來到車後,抓住車門鎖,潛運內力,隻聽到喀嚓一聲,就把鎖扣給掰斷了,拉開兩扇車門,卻見車內堆的全都是紙箱,紙箱內放著各種各樣的『藥』品,多半都是東山虎鞭丸。

    那中年人從地上爬了起來,他顯得有些驚慌,掏出手機打電話,顯然是在求助。

    趙天才悄悄提醒張揚道:“他叫幫手了。”

    張揚冷冷看了一眼,低聲道:“讓他叫,他媽的,今兒我倒要看看,誰這麼大膽子。”

    趙天才到現在都沒弄明白張揚為什麼要發火,打開一紙箱,從中拿出了一盒東山虎鞭丸,有些詫異道:“不就是一虎鞭丸嗎?值得你發這麼大的火?”

    張揚才把自己發火的原因告訴趙天才,趙天才一聽樂了,難怪張揚生氣,這件事換在他身上,一樣也忍不了。

    中年人叫的人沒到,可張揚叫得人已經到了,河西***分局的***幹警在局長程焱東的帶領下迅速來到現場,程焱東來到張揚麵前問明情況,張揚把事情說了,程焱東小聲道:“這事兒可不歸我管。”

    張揚道:“別管這麼多,把這車貨先扣了再說,我要讓他們廠子的領導過來,這件事非得跟他們掰扯清楚不可。”

    一名***拿起那『藥』品看了看,又擰開其中一瓶,聞了聞,驚聲道:“假『藥』!”

    一句話把張揚和程焱東都吸引了過去,程焱東道:“假『藥』?你能斷定?”

    那***點了點頭,低聲道:“這『藥』我吃過,你們看這包裝印刷,很粗劣,根本就不是正廠出品。”

    張揚那過去看了看果然如此。

    押車的那三個人這會兒有些害怕了,中年人道:“警察同誌,我們隻是運貨的,車麵裝的什麼,我們真不知道啊!”

    程焱東冷哼了一聲:“仔細搜,看車上還有什麼!”

    兩名武警爬到車內,仔細搜索起來,不搜不知道,這貨櫃車內不僅僅是東山虎鞭丸,麵還有抗生素、抗癌『藥』、有很多都是市麵上的稀缺『藥』品,不過從外表裝上,可以初步判定基本上都是假『藥』。

    張大官人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本來是想給何歆顏討回公道,卻想不到誤打誤撞發現了一車假『藥』。

    程焱東估計這三人十有***就是假『藥』團夥的成員,怒喝一聲道:“全都給我銬起來!”

    三人嚇得麵無人『色』,那中年人叫道:“冤枉啊,冤枉!”

    張揚走了過去,伸手在他頭上就是一巴掌:“瞧你賊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你冤枉?冤枉個屁!老實交代,這些假『藥』是從哪弄來的?”

    那中年人咬死口不承認,隻說自己是運貨的。

    程焱東笑道:“這件事交給我吧,我一定盡快把這件事查明,給你一個交代。”

    張揚倒不是想要什麼交代,他本來的目的也不是查假『藥』,而是想找東山虎鞭丸的晦氣,卻想不到連東山虎鞭丸都是假冒的。

    張揚故意向程焱東道:“程局,這麼一車假『藥』算得上是大案吧,估計得十年往上吧!”

    程焱東當然知道他的意思,和張揚配合的相當默契,點了點頭一臉凝重道:“這麼大的案子,搞不好就是一無期,嚴重的話槍斃都有可能。”

    那中年人被張揚給嚇住了,臉都白了,嘴唇哆哆嗦嗦道:“跟我沒關係……”

    張揚道:“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我黨的政策你應該知道,趕緊把製假售假的窩點告訴我們,爭取寬大處理。”

    程焱東道:“有些人就是死不悔改,不見棺材不落淚,張主任,您就別『操』心了,這種人不值得同情!”

    中年人還好,他身邊的那兩個同夥可被嚇得魂飛魄散,兩人爭先恐後的叫道:“跟我們沒關係,跟我們沒關係,我們是他叫來幫忙押車的……我們不知道麵是什麼。”

    程焱東道:“趕緊交代,這些『藥』是從哪來的?”

    這幾個人的精神防線終於崩潰了,他們很快就交代出來,這些假『藥』全都是從南錫北郊的一家私營工廠運出來的,工廠對外打著灌裝水的招牌,可麵卻是個假『藥』製售窩點,在他們交代之後,程焱東率領手下***幹警,當即就前往那去收繳徹查,讓他們震驚的是,這家私營工廠千餘平方的庫房內堆得滿滿的全都是假『藥』,這些假『藥』多數都是抗癌『藥』、『性』保健品,生產條件灌裝設備都是極其簡陋。

    工廠的老板已經提前收到消息逃跑了,當場抓住的都是一些前來打工的工人,都不是什麼重要人物。

    假『藥』廠將目標鎖定在『性』保健品和抗癌『藥』上,其原因是仿冒這些『藥』物隱蔽『性』比較強,不容易被發現,程焱東在現場找到了一份出貨單,單單是這兩個月的假『藥』交易額就在一百三十萬,這個數字隻是他們的出貨價格,一旦這些假『藥』被運出去,其價格會幾倍幾十倍的上漲,然後冒充真正的『藥』品流入醫療市場,損害相關企業利益的同時,也在損害著老百姓的身體健康。

    張揚無意中發現的這起假『藥』事件意義十分的重大,也為很多的製『藥』企業解除了困擾,當天事發不久,東山省臨郎市保健品廠的當地銷售代表就專程前來體委向張揚表達謝意。

    銷售代表叫薛東陽,他是臨郎保健品廠駐南西辦事處主任,這兩年他們的虎鞭丸銷售形勢一片大好,去年廠子的利潤達到了一千五百萬,預計今年第一季度銷售額要在去年的基礎上翻番,正是因為企業的紅火,才被假『藥』集團盯上,現在市麵上的假冒東山虎鞭丸越來越多,廠子也被這件事深深困擾。

    聽說查獲了假『藥』集團,薛東陽第一時間就去分局了解情況,這才得知是體委主任張揚發現了假『藥』車輛,順藤『摸』瓜找到了製假窩點,***機關果斷采取行動將之搗毀,薛東陽對張揚聞名已久,知道他是南錫政壇的紅人,早有攀交之意,苦於一直都沒有機會,現在遇到了這樣一個良機,他剛好打著感謝的旗號來找張揚。

    薛東陽當然不知道張揚查獲假『藥』的最初動機是什麼?如果知道他無論如何也不會自投羅網。

    張揚聽說臨郎保健品廠來了人,心說正可謂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我還沒去找你們呢,你們居然自己找上門來了,好啊,今天我要老賬新帳跟你們一起算,把我女人的照片弄到虎鞭丸包裝上,麻痹的,吃了豹子膽了?

    薛東明此次前來還專門帶來了一麵錦旗,錦旗上繡著見義勇為,人民公仆,八個大字,錦旗店麵都是現成的,反正都是些冠冕堂皇的套話,到那就可以信手拈來。

    薛東明帶著助手進了張揚的辦公室,因為體委這兩天正在搬家,所以院子顯得有些淩『亂』。薛東明走進來的時候,張揚正在看報紙,聽到傅長征道:“張主任,東山省臨郎市保健品廠的薛主任專程來感謝你了!”

    張揚抬起頭,看到一個黑黑胖胖的中年人帶著一名助手走了進來,身後那位助手拿著一麵錦旗,錦旗上繡著八個大字,張揚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你們是……”

    薛東明這人有點自來熟,他大步走向張揚,伸出手去,緊緊握住張揚的大手道:“張主任,真是謝謝您了,如果不是您找出了假『藥』集團,我們的企業還不知要遭受多大的損失,謝謝,太謝謝了!”東山人透著一股爽直的勁兒,握起手來也很有力度。

    張揚咧嘴笑了:“你是臨郎市保健品廠的?”

    薛東明放開張揚的雙手,很麻利的遞上一張名片:“臨郎市保健品廠駐南錫辦事處主任薛東明。”

    張揚在名片上掃了一眼:“坐!”

    薛東明讓助手把錦旗交給傅長征,然後兩人在沙發上坐下了。

    張揚道:“你們廠就是生產虎鞭丸的?”

    薛東明點了點頭道:“是啊,張主任今天幫我們解決了一個大難題,假『藥』問題困擾我們很久了,進入今年以來,市場上出現了大量仿冒我們東山虎鞭丸的假『藥』,讓我們的信譽受到了嚴重的損害,幸虧張主任發現了假『藥』集團,今天我過來就是專程向張主任表達謝意的。”

    張揚道:“你身上有真『藥』沒有?”

    一句話把薛東明給問愣了,這位張主任是怎麼個意思?難道他想要虎鞭丸?可他這麼年輕,按理說這方麵不應該有問題啊。

    張揚看他不說話,忍不住追問道:“有沒有啊?”

    薛東明道:“車有,我帶了十多個禮盒,小劉啊,趕緊去拿來。”他笑著向張揚道:“張主任,不是我吹,我們的虎鞭丸絕對是夠勁夠力,以後饋贈親友啥的,隻要幾句話,要多少我給您送多少過來。”

    張揚也是一臉的笑,不過這廝的笑容開始透『露』出那麼點陰險的味道。

    

Snap Time:2018-05-25 07:34:17  ExecTime: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