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零八章假冒偽劣(上)


    第七百零八章【假冒偽劣】(上)

    應喬夢媛的要求,張揚帶著她來到老體育場,因為新體育中心主體育場已經落成,運動員開始前往那邊去訓練,老體育場這邊變得越來越冷清,平日缺乏維護,顯得越發蕭條。

    張揚自從辦公地點搬走之後,也很久沒到這來了,走入體育場內,看到草坪上的荒草已經淹沒了腳踝,如果任由這塊土地閑置下去,用不了多久就會成為荒蕪之地。

    喬夢媛並不是第一次來到這,之前她就應哥哥的邀請來南錫考察過這塊地,不過那時她並沒有對這塊地提起足夠的注意力,真正讓她動了開發這塊地念頭的原因還是英德爾集團。

    草場上點綴著許許多多的薺菜花,白『色』的,星星點點,微風吹過,『蕩』漾在綠『色』的海洋,仿佛一閃一閃的星星,自然之美無處不在。

    喬夢媛躬***,折下一朵薺菜花,張揚站在一旁專注的看著她,感覺到喬夢媛的每一個細微的舉止都對自己充滿了吸引力。

    喬夢媛感覺到了他的目光,輕聲道:“為什麼這麼看著我?”

    張揚道:“我還以為你哥真的放棄了投資這塊地的計劃,想不到他是虛晃一槍啊。”

    喬夢媛在草地上坐下,雙手抱在膝蓋上,微笑道:“你以為我這次來南錫是我大哥的主意?”

    張揚點了點頭,也學著她的樣子在她身邊坐下,他的確是那麼想的,他認為喬夢媛這次出麵拿地還是喬鵬舉的主意。

    喬夢媛道:“這次的事情和我哥無關,他的確很想拿下這塊地,可是我爸反對的比較激烈,認為他出麵拿地會讓人覺著他在搞特權,而且我哥在資金上出現了一些問題,他和幾個朋友最近看中了海南的地產,目標有所改變。”

    張揚道:“既然喬***反對,你為什麼還要摻和進來?”

    喬夢媛笑道:“在我爸心,我做事始終比我哥靠譜一些。”

    張揚笑道:“那是你爸偏心。”

    喬夢媛道:“本來我也沒想過來南錫投資,英德爾公司的副總裁賈斯汀是我的大學同學,他打電話過來向我詢問南錫的情況,告訴我英德爾公司準備在南錫拓展海外生產基地的事情,正是這個緣故才讓我下定決心來南錫投資。”

    張揚道:“這個賈斯汀這次來南錫是為了進一步考察,是不是把生產基地放在南錫還沒有最後決定。”

    喬夢媛笑道:“***不離十了,我可以提前透『露』給你一個消息,賈斯汀這次來南錫的主要目的是選址,英德爾公司方麵對南錫的地理環境和相關政策條件都表示十分的滿意,生產基地應該是確定放在南錫了,當然這和南錫電子行業比較發達有關係,在這他們的傭工問題很容易就能夠得到解決。”

    張揚道:“具體的事兒我也搞不清楚,我都交給常淩峰了。”

    喬夢媛道:“你啊,幸虧有常淩峰在身邊幫忙,不然工作肯定要一團糟。”

    張揚道:“我有自知之明,搞經濟不是我的強項,我是屬於做大事的人,平時粗枝大葉慣了,大方向我把握住就行了,細節的事情還得交給別人做,你說我這叫不叫領導天賦?”這廝習慣『性』的往自己臉上貼金。

    喬夢媛被他的自吹自擂引得笑了起來。

    張揚道:“看不起我是吧?”

    喬夢媛搖了搖頭道:“不是,能把這麼多有能力的人擰成一股繩,聚集在你的身邊,為你工作,的確也是一種本事。”

    張揚道:“我怎麼聽著你不像是在誇我?”

    喬夢媛道:“我覺著是在誇你。”

    張揚望著喬夢媛春花般嬌豔的俏臉,咽了口口水,這廝是實實在在的吞了口口水,咕嘟一聲,連喬夢媛也聽到了,很怪異的看了他一眼,張大官人自己也覺著有些不雅,尷尬的笑了笑道:“條件反『射』。”

    喬夢媛道:“什麼條件反『射』?”

    張大官人厚著臉皮道:“見到你總是情不自禁的流口水。”

    喬夢媛俏臉一熱,美眸仰望天空,看著天空中飄浮的那悠悠『蕩』『蕩』的白雲,輕聲道:“看來你的問題挺嚴重的,想治好你的病有個簡單辦法。”

    “什麼辦法?”

    “把你送到寺廟,見不到異『性』,保管你再也不會流口水。”

    張揚道:“我這人不受佛祖待見,還是別去給他老人家添堵了。”

    喬夢媛笑道:“說的也是,佛門淨地,的確不是你這種人去得地方。”

    張揚道:“所以我還是留著禍害人間吧。”他躺了下來,雙手枕在腦後,望著天空,卻發現雲層變得有些濃了。

    喬夢媛道:“給我透個底兒,這塊地你們的心理價格是多少?”談到公事,喬夢媛總是很認真的。

    張揚道:“其實你並不是第一個對這塊地感興趣的人,在你之前星鑽已經遞過計劃書。”

    喬夢媛道:“看來又要經過一場公開競標了。”

    張揚道:“星鑽給出的條件並不算太好,他們想要趁火打劫,壓低這塊地的價格。”

    喬夢媛道:“我不問了,大家公平競爭,我不想你徇私。”

    張揚笑道:“徇私,咱倆之間私從何來?”一句話把喬夢媛問得俏臉通紅,的確她這句話充滿了漏洞,這廝也真是可惡,從不知道給別人留些情麵嗎?

    喬夢媛應變也是奇快,她輕聲道:“我相信你不會給我特殊的照顧,可是你可能會顧及到我爸爸的麵子。”

    張揚道:“在我這,你爸說話不如你說話頂用。”

    喬夢媛看到他越說越離譜,幹脆用沉默以對。

    張揚道:“因為英德爾公司的事情,常淩峰提出了一個打造高科技工業園的概念,你這次做得計劃書,正符合這一理念,星鑽方麵的目的是把這塊地打造成高檔商業區,他們的定位和出發點並不明確,所以兩份計劃書擺在一起,我們更傾向於你的那份。”

    喬夢媛道:“你壓根沒看我的那份計劃書!”

    張揚道:“不用看,我信得過。”

    喬夢媛道:“既然你這麼相信我,我也不瞞你,我對這塊地的心理底線是一億五千萬,如果你們期望更高的價格我隻能放棄了。”

    張揚道:“我早就告訴過你,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從來都是這個原則。”

    喬夢媛道:“你這是假公濟私!身為一個領導幹部這可是大忌。”

    張揚道:“在同樣的出價麵前,我當然要選擇對南錫發展更為有利的一方,星鑽打造商業區的理念雖然不錯,可是並不符合我們南錫未來發展的大方向,更何況他們的出價在你麵前沒有任何優勢。”

    喬夢媛道:“我有些後悔來找你了。”

    張揚道:“為什麼?”

    “你這個人做官做事總是摻雜著太多的感情『色』彩,我來找你,就等於害你犯錯誤,讓你假公濟私濫用職權。”

    張揚道:“你對自己的投資計劃這麼沒有信心?”

    喬夢媛道:“也許我應該直接去找你的頂頭上司。”

    張揚道:“知道我為什麼這麼排斥星鑽嗎?”

    喬夢媛不解的搖了搖頭。

    張揚道:“就是因為他們先去找了我的頂頭上司。”

    喬夢媛笑了起來,她當然不相信張揚這個離奇的理由。

    張揚道:“我這人特別相信感覺,對於合作者的選擇很挑剔,隻有相互信任,才能夠合作無間,星鑽讓我感覺不踏實。”

    喬夢媛道:“別忘了一句話,無商不『奸』,我也未必就值得你信任。”

    張揚道:“我相信你!”

    一句話把喬夢媛說得愣在了那。

    張揚坐起身,很認真的看著她:“京城的事情,我一直都沒有機會對你說聲謝謝。”

    喬夢媛道:“舉手之勞罷了,隻是希望以後不要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張揚點了點頭,此時天『色』變得越來越黯淡了,天空中陰雲密布。喬夢媛順著他的目光望去,輕聲道:“要下雨了?”

    張揚道:“一到春季,南錫雨就下個不停,我真有些不習慣。”

    喬夢媛起身打去身上的草葉,笑道:“你在江城呆慣了,那邊的氣候和這的確不同。”

    張揚道:“這邊『潮』氣太大,整天感覺到身上都黏糊糊的,不清爽。”

    喬夢媛道:“一方水土一方人,你來了這麼久也應該適應了。”

    兩人走出體育場,天空已經開始有雨水滴落下來,喬夢媛跟著張揚一起上了他的吉普車,張揚啟動引擎,一連幾次,都沒打著火,雨卻越下越大了,張揚氣得在方向盤上捶了一拳道:“這破車!”

    喬夢媛道:“還好啦,至少能夠讓我們避雨。”

    張揚開始懷念起他的那輛皮卡車了,他給趙天才打了個電話,趙天才聽說車壞了,那邊笑了起來:“等雨停了,我去那邊看看究竟出了什麼問題,這會兒我正忙著呢。”

    張揚道:“從我用這車,一到關鍵時候就熄火,你還跟我吹什麼『性』能,我說你小子故意整我是不是?”

    趙天才道:“不是,我一開始也是讓你湊合著開,這樣吧,等雨停了,我把車拖回來,抽時間全麵保養一下,實在不行我把發動機也給你換了。”

    事情到了這種地步,張揚也沒什麼辦法,他掛上了電話,和喬夢媛一起坐在吉普車內,望著外麵淅淅瀝瀝的春雨,雨時大時小,短時間內沒有停歇的跡象。

    喬夢媛也有些失去耐『性』了,看了看時間道:“我待會兒還要談生意,看來隻能打車了。”

    張揚哪能讓她打車,趕緊給老何打了個電話,讓老何開著體委的那輛商務車過來,

    老何趕到的時候,趙天才開著維修車也到了,喬夢媛冒著雨跳下了吉普車,張揚也跟著出去,用上衣護住喬夢媛,替她遮擋著風雨,一直送她上了商務車。

    直到喬夢媛離去之後,他才濕淋淋來到了趙天才的拖車上,趙天才咧著嘴笑道:“我說張主任,表演的是不是有點過了。”

    張揚惡狠狠瞪了他一眼,自己對喬夢媛的關心絕沒有半點虛情假意的成分在內,這廝居然誤解自己,張揚道:“我還沒說你呢,你不是一流的機械師嗎?這吉普車怎麼總是熄火?”

    趙天才道:“一次而已,可能是某個部件有問題,你也知道,這吉普車是兩輛破車東拚西湊的弄在一起,很多部件都需要磨合,別說車了,人也有生病的時候啊,你別急,我現在就把車弄回去,好好檢查一下,這次一定把所有的隱患都給清除掉。”

    趙天才把傘交給了張揚,讓張揚幫忙打著傘,來到吉普車前,打開引擎蓋,他檢查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了問題所在,笑道:“電瓶接線鬆了,這麼簡單的問題你也搞不定!”他將接線接好,舒了口氣道:“好了!”

    張揚道:“就這麼簡單?”

    趙天才道:“本來就這麼簡單。”

    此時看到一個矮胖的中年人穿著雨衣朝他們跑了過來,那***聲道:“師傅!您是修車的?”

    趙天才笑著點了點頭,他的維修車上印著車體廣告呢,難怪人家直奔他過來了,那中年人指了指不遠處的一輛載著集裝箱的大貨車:“我的車壞了,您能幫忙給看看嗎?”

    趙天才跟著他走了過去,張揚沒有馬上跟過去,試著打了一下火,吉普車果然好了,他開著吉普車經過那輛大貨車旁邊,衝著趙天才道:“我走了啊!”

    趙天才正幫人修車呢,他沒顧上抬頭,擺了擺手道:“走吧,忙你的去!”

    張揚正準備離去的時候,卻看到那車上貼著一張小廣告,廣告上居然是何歆顏的畫像,上麵有一行字——我滿意,我喜歡,東山虎鞭丸!

    

Snap Time:2018-04-23 09:28:26  ExecTime:0.394